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节 风云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685 2005.07.27 19:58

    房间里又只剩下金发少妇一人,白嫩的面颊隐隐有几丝红晕流转,一副千娇百媚吹弹得破的玉靥,外加一副傲人的娇躯,整个房间里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慵懒情调。乌木窗棂上镶嵌着来自西大陆的磨砂雕花玻璃将外间的冷风隔在另一个世界,窗外的腊梅在寒风呼啸而过中摇曳飞舞,细碎的雪花飘飘茫茫的从无尽的天际里散落而下,有些灰暗的天空就像一副死人脸一般,总让人心中生出一股子不舒服的感觉。

  “唉,”嫣红的樱唇悄然吐出一声轻叹,随手将手中拿起的一卷书放下,在这沙发上一坐就是半下午,似乎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连平素自己十分喜好的《西厢记》也难以吸引自觉的兴趣,全身总觉得没有力气,金发少妇扭了扭娇躯,尽量将身体缩成一团,使身体更舒服一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接到爱郎的来信了,似乎生活中一下子缺少了什么主心骨似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索然无味。其实要说消息,安琪儿还是随时能够掌握自己爱郎大的行动情况的,她也知道自己爱郎这段时间的繁忙程度,她并不奢求自己爱郎能够在这么紧张的形势下还能有时间写给自己私人信函,但下意识中总还是期望自己爱郎能够记住自己的生日,哪怕是随便代一个口信也好啊,但似乎这种愿望太过理想化了,自己的爱郎好像不是这种具有浪漫思想的人。

  一抹淡淡的忧愁慢慢爬上少妇那光洁的额头,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自己尚未曾饮酒,可心间却似乎已经为相思充塞。

  “小姐,小姐!”门外响起自己侍婢惊喜的欢呼声。

  “怎么了?”有些不悦的皱起眉,金发女郎拂了拂蓬松的秀发,整理了一下长裙,是不是自己伯父来找自己了?苗家打什么主意,伯父应该很清楚啊,怎么会还来找自己?自己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难道伯父还不明白?

  这苗家找自己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卢龙大型铁矿山的问题,古基已经通知了自己,苗家在卢龙以及北原其他地方暗中和太平军勾结,太平军中许多武器的来源从表面上似乎是来自各地走私和卡曼帝国,但经过无锋的安全部门仔细调查,这里边有着许多不为人的秘密,帝国有不少豪门大家已经暗中参与到了对太平军的走私买卖中,而且参与规模还相当大,参与程度还相当深,否则以太平军的补给积蓄,根本不足以支撑如此长久如此规模的战争,即使有卡曼人的支持也不可能,这其中苗家便是首要,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这等大规模的货物进出,要想瞒过有心人却也不易,尤其是在西北军在近期的几场大战中攻城拔寨连连得胜,俘虏劝降了不少太平军高级将领后更是获得不少高层机密。卢龙的矿山归属问题已经未有定论,但苗家矿山被当地地方政府查封的消息已经传至京城,要说以苗家的势力早该在帝国朝中闹腾开来,但苗家却一直未敢有任何强硬动作,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安琪儿自然清楚。

  自己和爱郎的关系瞒不过有心人,尤其是那些帝国上层那些耳目灵通的人士,何况自己的伯父似乎也不想就此隐瞒什么。但她也知道苗家已经三番两次派人找上门来求见自己,自己再没有得到爱郎的明确意见之前不想就这隔问题作任何表态,以免影响了自己爱郎的安排和计划,虽然她并不赞同此时和苗家撕破脸。倒是自己伯父似乎更愿意借此机会和苗家拉拢关系,虽然不清楚无锋的态度,但伯父像是并不担忧什么,也许这就是老谋深算的伯父的经验吧,大概他清楚知晓这等时候爱郎是不会轻易和这在帝国朝野有着深厚人脉的苗家翻脸的,当然利用手中掌握的东西达成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应该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不过这需要时间和时机,需要彼此的耐心和双方的诚意。

  门被重重的推了开来,安琪儿有些恼怒的望着从门外跑进来的侍婢,不过女郎脸上恼怒的神情一下子被侍婢手上的玫瑰花给冲淡了,火红的玫瑰一下子给有些沉闷的房间带来一丝清新和欢快,甚至还透露出一抹浓浓的情意。

  “谁送来的?”心中已经有些感觉,连话语声都有些发颤,安琪儿心房扑通扑通跳跃着,顿时紧张起来,一双湛蓝的双眸丝毫不想掩饰自己的期盼。

  “小姐最盼望是谁送来的呢?”有些调皮的将另一只手放在背后,侍婢仗着主子对自己的宠爱,歪着头笑着反问。

  “死丫头,竟敢捉弄我?”一抹红晕倏的爬上双颊,但安琪儿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是他?”

  “嗯,小姐心想事成,真的是李大人送来的呀。”侍婢一脸灿烂的阳光,由衷的为自己主子感到高兴,“这里还有一个礼物呢,只是不知道这里边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接过侍婢递过来的精美盒子,安琪儿心中一动,这是一个明显带着西大陆的礼品盒,一般是情人之间互送定情礼物的包装样式,华丽的羽毛包装,精美的丝缎蝴蝶结,一看就是专业水准的礼品店出品,想不到自己爱郎还有这般心思,安琪儿方才的幽怨和失望早已丢弃在九霄云外,玉靥上洋溢的光彩让人一望便知道这是一个陷入爱情陷阱的女子,不复有方才沉思的大家风范。

  解开丝带,安琪儿眼前一亮,一枚精美的双环同心结被一支金箭穿过,上面一个悬空而起飞翔的天使正冉冉而去,好一枚精致的玉雕!神情恍惚,眼中情意溶溶,安琪儿轻轻将玉佩按在高隆的胸脯上,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侍婢也知趣的悄悄离去,顺便将门轻轻带上,只留下自己主子一个人留在房中静静的品味这难得的礼物。

  司徒彪焦急的等待着,这段时间可谓度日如年,他每天都处于一种难言的焦灼状态,许多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似乎患了某种精神类疾病,偏执固执的想着或者想做某一件事情,即使明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还是一样无法摆脱这种奇怪的想法。

  就像今天,母亲派出来的送信人怎么还没有将情况报出来,父皇昨天的昏迷究竟是一种什么情况,他必须了解清楚,究竟是一时的不适造成,还是真的······他迫切的希望了解一些,了解得越清楚越好。

  这帮该死的,舅父那边的消息怎么也还没有传回来,听说三哥也在和目标频繁接触,其目的不问可知,不知道舅父的把握究竟有多大,真的像舅父自己所说的有相当把握吗?司徒彪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种折磨人的等待是最痛苦最难以忍受的了,可是没有等待没有痛苦何来希望和快乐呢?司徒彪清楚这个道理,但还是觉得这种日子实在让人窒息,他不知道这种日子还会持续多久。

  沿着扇江西上,枯水期的江水比起丰水期少了许多,不过这并不影响江上行走来往的客货船只。作为沟通帝国东西最重要的一条水道,扇江承担着帝国中部尤其是勾通帝都与东海和江南两郡之间货物往来的重要责任,尤其是南北运河与扇江水道交汇处的金陵府城更是成了帝国第一大内河港,也是帝国东部最重要城市之一。东海两郡的粮食、食盐、布匹、绸缎、茶叶等大宗货物,只要不是急需的物品,许多都走运河和扇江水道,源源不断的运往帝都,这条水道还承担着一个重要责任,那就是从东海、江南两郡解往帝都的税金也大多走这条水道。

  苏秦站在船舷边,神色淡漠的注视着远处检查的水军巡逻船,看得出来这支水军巡逻船不过是走走过场,大概是临近年关来为自己捞捞外水准备过年,当船主将早已准备好的小袋光明正大的扔给检查军士的时候,军士那乐开怀的模样甚至连站在船尾的苏秦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喜悦,随着带头军士的小旗一挥,原本还装模作样提刀拿枪要查看一番的几名士兵立即收队回撤,也不管座舱中的乘客们如何作想,三步并作两步便跳回自家的巡逻船上,轻巧的巡逻艇立即离开,又朝着不远处另外一个目标奔去。

  微微摇摇头,苏秦叹了一口气,这江南一行,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收获,也许只有回到西北详细想自己的汇报后才能说得清,自己这一趟花费不少,耽搁的时间更长,接触的人也够多了,方方面面都不少,真正能够上得了台盘的算起来也有几个,只是到底能够与自己一方拉上关系能够和自己一方结成利益关系的有多少,他心中也没有太多把握,这一切都还有待于时局的变化和上司的想法才能决定。

  想到这儿,苏秦又回味起自己离开时候对方那肥胖的身影后边隐藏着的东西,米兰人在江南活跃的身影又代表着什么呢?似乎五湖郡的郡守府的人也经常出现在余杭,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而阴险狡诈的倭人据说原来在江南东海两郡活动异常频繁,可是自己在江南逗留的这一段时间里,似乎并没有掌握到这帮家伙的行踪,连情报系统反应出来的消息也说这帮家伙似乎一下子偃旗息鼓了,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古怪,只是现在自己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来考究这个问题了,这不是自己该考虑的事情,自然有帝国去考虑,只是帝国眼下这副情形,苏秦也很担心帝国究竟还有多少余力来过问这些事情。

  七殿下像是没有回帝都的意思了,第七军团也开始在频频演练,名义上是为了防范倭人的入侵,但表现出来更多的却是陆地攻防战的演练,这好像并不是针对沿海作战的演习,明眼人一看都清楚,但七殿下此时似乎也不太在乎这些了。

  该来的都要来了,虽然地处江南,但苏秦依然可以在第一时间获得西北强大的情报网的支持,无论是西北内政形势的变化,还是关西战局的进展,亦或是河朔的风云变幻,甚至是帝都情况的潜移默化,都没有能够躲过他的耳目,要来,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一卷跃马中原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