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节 深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74 2003.07.15 18:38

    11月7日,马其汗国汗王毕希利“抱恙”接见了唐河帝国副外交大臣兼帝国外交特使井则中,井则中在会谈中详细阐述了帝国立场,毕希利表示充分理解帝国的看法和意见,认为两国关系向来良好,不应因此事而使两国关系受损乃至兵戎相见,特别是经济贸易方面更不应因此中断,并指示参加会见的马其汗国国务大臣雷觉天和外交大臣诺丁汉要马上与帝国方面展开会谈,积极进行协商,力争短期内达成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协议,同时他也请帝国方面理解自己一方的处境,希望能圆满解决问题。

  11月11日,帝国和马其汗国经过三天的艰苦谈判,最终达成妥协,签署了《唐河帝国----马其汗国谅解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中,内容十分简单,帝国同意在30日之内恢复与马其汗国经济贸易往来,解除贸易禁运;帝国军队不再向边境地带集结;马其汗国承诺不侵犯越京国领土主权,并将部署在边境的军队在10日内撤离;两国如有争端,应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不得以武力方式作为解决争议的唯一方式;关于安坤城和杰美洛王国两地地位问题,两国将派有关人员成立一个磋商小组,以确定两地地位及归属。在谈判中,帝国方面提出关于安坤城和杰美洛王国两地地位的磋商应有原两地王室人员和政府官员参加,但被马其汗方面坚决拒绝。

  井则中和诺丁汉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了字,事后双方共同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并应邀答记者问。《帝国新闻》和《每日快报》均在当天的头版头条以长篇大论的形式报道了这一消息,极尽可能的吹嘘帝国为挽救东大陆的战乱局势所做的努力。而马其汗国则显得相当低调,只在本国最大新闻媒体《民族报》副刊上发表了一篇不足三百字的评论。

  当帝国和马其汗国签署和平协议的内容传到帝都时,手中握着报纸的何知秋内心充满了苦涩的味道。日薄西山吗?昔日的蛮荒外国如今也能够与帝国平起平坐,甚至利用手中掌握的有利局势迫使帝国签订和约。这一纸和约,帝国其实什么也没有得到,只是为帝国在东大陆摇摇欲坠的大国地位蒙上一面遮羞布罢了。马其汗人什么也没有让步,所谓承诺和平,那不过是欺骗愚人的把戏,谈判安坤城和杰美洛王国地位问题,居然将两地原来的主人摈弃在外,这简直是外交史上史无前例的闹剧。

  可不达成这样的协议又能怎么样呢?帝国虽然表面做足了准备大战一仗的模样,但何知秋和帝国重臣都知道,帝国其实根本不敢打这一仗,也打不起这一仗,这些情况妈其汗人也同样清楚。北方三国虎视眈眈,两大藩镇居心叵测,而帝国军队的战斗力又令人担忧,这也真难为了谈判的外交人员了,这也不由得让何知秋想起了国际上一句老话:穷国无尊严,弱国无外交。

  马其汗国国都桑林城大汗宫。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洋,欢声笑语,整个大汗宫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毕希利高居正中主位,满面春风,两侧则是重臣分列,皆盘腿而坐。

  “来来来,诸位,大事已定,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让我们先干了第一杯,为庆贺我国在此次战争中获得的胜利干杯!”毕希利喜形于色,首先站了起来,端起了酒杯。

  “干!”即使平时有什么心情也很难形诸于色的雷觉天也露出难得一见的笑脸,众人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汗,咱们此次完全可以一举连越京也拿下啊,唐河人根本就不敢和我们开战,米兰人没了唐河人的支持,根本无足挂齿,我们为什么还要与唐河人达成什么协议不侵犯越京国啊?”说话的是一个年龄近五十岁的瘦削将军,乃是御林军统帅奔松,他是一个典型的民族主义者,向来把马其汗族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对毕希利的忠心也是有目共睹,当初也是任军队要职的他全力支持毕希利登上大汗位置,才使得原本并不看好的毕希利一跃成为马其汗之主,毕希利登基后,便将御林军统帅这一要职交给他,对其看重程度可见一斑。连雷觉天到马其汗国主政后,他也依然丝毫不买帐,直到近几年来,马其汗国国力在雷觉天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军事实力也水涨船高,他才改变了态度。在马其汗国,也只有毕希利和雷觉天的话他才听得进。

  “哈哈,奔松将军不必着急,该我们的它迟早也跑不掉。本王和雷大人也就此事商量过,权衡利弊,觉得目前还不是吞下越京国的时候,具体理由,还是由雷大人来解释吧。”毕希利对奔松直截了当的质问不以为忤,他和在座的众人早就习惯了奔松直来直去的性格。

  在座的大多数人,特别是许多军方的将领都对自己一方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放弃到口的肥肉----越京国感到惋惜,但鉴于此决定是大汗和雷觉天两人经过仔细研究作出的,必然有其中道理,都将目光望向了坐在毕希利下手第一人的国务大臣雷觉天。

  “说实话,我内心还是很想借此次机会一劳永逸的解决越京国的问题,但经过反复考虑,我和大汗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我们之所以没有一气呵成拿下越京国,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第一,虽然唐河帝国的军队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近期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威胁,但从长远来看,一旦他们真正被激怒,而与米兰人结成联盟,将会对我们北方和动方防线造成很大的压力,我们军事力量以后的活动将会受到很大的牵制。第二,我们现在的综合国力还远不足以支持打一场大仗,特别是与唐河帝国这样的大国,仍需要一段和平时间来发展经济,尤其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吞并的安坤和杰美洛两地。一旦与唐河帝国扯破脸,长期的经济制裁对我国的发展十分不利。第三,越京国已经是瓮中之鳖,只等时机成熟,自然会瓜熟蒂落,不急在现在这一时。我们与唐河帝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也为我们占领安坤和杰美洛两地在道义上稍微挽回了一些,虽然现在世界上是实力决定一切,但赢得必要的道义也不可忽视。”

  雷觉天有条不紊的将各种利害关系分析出来,在座的众臣都非常人,立即体会出其中的轻重缓急。他的一番话,赢得了在座众臣的频频点头。

  “只要有在座诸位的共同努力,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越京国一定会成为我们马其汗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到时候,我请诸位一起夜游倚红湖。”毕希利信心百倍的向席中的众多臣子许下诺言。

  黑夜丝毫不能阻挡宛如一条快速移动的乌龙的行军部队,整个队伍就象一个上满发条的机器,在默无声息的紧张运行着,中间看不到任何脱节的现象。除了行军时发出的唰唰脚步声,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一切都在黑暗中秘密的进行着。

  艰苦的训练在这时候可以看出成效,虽然已经在黑夜中急行军近八个小时了,但战士们依然精神抖擞,尤其是领先行进的轻步兵联队的战士们,更是看不出任何倦意。木力格站在路旁,满意的看着飞速前进的队伍,山柱则显得更加自豪,毕竟自己族人表现出的实力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山岳族人与生俱来的奔跑能力的确让其他民族甘拜下风。

  “师团长,按这个行进速度,明天中午以前到达喜峰口,应该没有问题吧?”山柱望着一直查看队伍行进的木力格虽然脸上已经流露出宽慰的神色,但眉宇间仍然有一丝忧色,忍不住问道。

  “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我们不仅是在与时间赛跑,同时也是在与敌人赛跑,目标都是喜峰口。如果我预料的没错的话,乱军肯定也察觉到申屠化部停滞在香山集附近的危险性,他们肯定也会不惜代价想要接应上申屠化部,行军速度也不会慢,更何况他们比我们先出发,时间上zhan有优势,敌人的力量远远强于我们,而这一带都是一马平川,只有喜峰口地形稍微复杂一些,可以作为阻截敌人的位置,所以我们必须抢在乱军之前占领喜峰口,并且还要尽可能的修筑一些简易防御工事,作好持久战的准备。”木力格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那怎么办?不如让我率领轻步兵联队加快行军速度,不管后面的,先抢先占领喜峰口再说,师团长您率主力再跟上。”山柱略一思考,便主动请战。

  “也好,就这样,你先行一步,我随后跟来。记住,一旦占领喜峰口,马上组织人修筑工事,可以适当安排人轮流休息,千万注意警戒。”木力格拍了拍山柱的肩膀,严肃的叮嘱自己的副手。

  “师团长放心,我绝不会放一个敌人从阵地上通过,除非他从我的身上跨过。”山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答。

  “我需要你完整的给我活着。”木力格郑重的命令山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