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萌芽(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726 2006.11.22 13:05

    凯旋广场是整个帝都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建筑物之一,广场上的凯旋门是帝国的标志建筑,许多重要政府机和建筑都座落在这附近。凯旋门旁边军旗猎猎飘扬,几顶军用帐篷搭在旁边。

  帝国法律规定,凡年满十六周岁不到四十五周岁的男子均可加入军队,但一经加入,未经军部批准,不得退出军队,否则以逃兵论处。由于帝国人口众多,兵源充足,故采取募兵制。许多中下层人民也把加入军伍做为改变自己命运的一种手段,虽然机会不多。因为帝国是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国家,国家将人民分为几等,第一等为皇族,是指皇帝的直系亲属和近亲。第二等为士族,也就是上层贵族,是指因军功或政绩被皇帝封有爵位,或者继承上一辈的封号而拥有爵位的帝国功臣及其后代。

  帝国法律规定,被册封的贵族,只能由其下一代中一人继承,而且如果没有其它军功政绩则不能延及第三代。这样,就限制了帝国内拥有爵位封号的贵族不会太多,但帝国法律也规定,被册封的贵族的后代,在帝国范围内从政、从军等各方面均可获得优先考虑。这一类人就是士族。第三等为庶族,是指各级政府普通官员,商人、地主、作坊主等各类人中做出突出贡献者获地方政府批准后报帝国中央备档,以及其后代,即为庶族。第四类为自由民,是指普通的从事各行各业的老百姓。第三、四等通称平民。

  还有一类人虽未被帝国法律承认,但却广泛存在帝国每个角落,那就是奴隶,这一类人数量也不小,生活在帝国最底层。这些人许多来自战俘,或者是罪犯,或者因债务沦为奴隶,以及他们的后代。帝国法律规定,奴隶要想成为自由民,必须由主人出具奴隶原始身份证明,要求予以解除,并向当地地方政府交纳一定的身份建档费用,由地方政府确认解除奴隶身份,方可生效。帝国皇帝可直接解除奴隶身份。

  由于帝国将人民分为几等,而士族在从军、从政上都可获得优先考虑,所以第三、第四两等人要想出人头地,往往要付出几倍的努力。许多庶族和自由民出身的官员,即使再有才华,功劳再大,但由于出身限制,往往还不如那些平庸甚至腐化的但出身士族的官员,以至于许多有识之士被埋没于下层。这甚至是帝国现在存在的最大问题,李无锋甚至觉得这比外敌入侵的威胁更大。

  帝国有些有识之士也认识到这种情况的弊端,也向历代帝国皇帝反映过这个问题,但由于这涉及士族利益,每当一提出这个问题,就会遭到帝国上层贵族的强烈反对,因为帝国高官显贵绝大部分出自士族,所以这类提议全都无疾而终。无锋想起自己曾与师傅讨论过一个话题,成大事者,最重要的才能是什么,最后得出结论,既不是武技盖人,也不是德高望重,也不是谋略无双,而是要具备选贤任能,知人善用的能力,要具备海纳百川、气吞万里的心胸。而帝国这种制度,扼杀了许多人才,有许多不甘没没无闻一辈子,宁肯远走异国他乡,寻求发展,这些人由于了解帝国内部情况,甚至对帝国也构成了威胁。

  来到凯旋门旁边的招兵处,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了,由于帝国素来看重军功,特别是近几十年来,帝国对外战争屡次受挫,极大地影响了帝国在大陆各国中的威信,本朝皇帝更是有心重塑帝国形象,对立有军功者均给予重奖,而帝国对庶族和自由民有意从政者则要求甚严,升迁也相对军队更为困难,毕竟在军队中上了战场,只要有胆有识,机会就会多的多,所以中下层人民对加入军伍都相当踊跃。

  无锋看了看帐篷外面的征兵要求,这次征兵主要是帝国城卫军团几个师团进行充实编制,以应付越来越严重的局面。由于城卫军团就驻扎在首都城内和近郊,所以首都的老百姓参军入伍的积极性更高。

  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算轮到无锋报名,当无锋将自己的身份证明交给接待报名的中年军官时,中年军官看了看交上来的身份证明,又用惊奇的眼光打量了一下无锋,然后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身份证明,这才按规定要无锋报上自己名字、年龄、籍贯等有关情况。无锋知道接待的军官为什么会感到惊奇,因为士族出身的人极少到这种最基层加入军队,往往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到军队机关或上层,像无锋这种直接到征兵处报名加入最基层的,的确很少见。经过简单的目测和身体检查,征兵处很快作出同意入伍的决定。就这样,李无锋就成为帝国城卫军团第三师团的一名新兵。

  经过了入伍初期三个月的新兵基本训练,由于无锋在训练中牛刀小试,获得了训练新兵的军官的一致好评,再加上无锋的士族出身,无锋很快被任命为帝国城卫军团第三师团第四联队新编的第五大队第三中队第二小队小队长。

  在得知被任命为小队长后,无锋心中忍不住涌上一股兴奋之情,毕竟这是向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成功迈出的第一步。不过面前的路并不平坦,一般说来,一个新兵是很难直接晋升为军官,更何况是跃过分队长一级直接晋升为小队长,而无锋的年龄还不到十七岁。一个小队五个分队三十五号人,自己能不能真正地在小队里站得住脚,能不能真正赢得全队人的信服,还有待于考验。而队中肯定会有不少人特别是一些老兵和自认为自己有本事的人要给自己出难题,与其坐等,不如开门见山挑明,光明正大的解决,想到这儿,李无锋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各位,在还没有各就各位之前,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以后我们就是一起战斗生活的兄弟了,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的工作。我叫李无锋,今年十七岁,中州人,以后就是你们的小队长。”

  无锋站在整个小队队伍前,不动声色地将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下边士兵们脸上明显流露出惊奇、不服、嫉妒混合而成的表情,但都保持着肃静,因为帝国军纪森严,有藐视上司者,按军法处置。

  无锋接下来话锋一转。“也许大家心里都在想,这个嘴上无毛的家伙肯定是上边什么人的亲戚,饭吃撑了,没事跑到军队来镀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最下边来,我可以开诚布公地向大家讲明,我李无锋是出身士族,但绝不是靠什么所谓关系来混饭吃的,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现在我还不是大家的队长,如果有谁对我的能力有怀疑,欢迎大家指正。我们这儿是军队的最基层,比的就是杀敌的本事,我现在以我个人名誉起誓,绝不会对向我挑战的人因此而挟怨报复,无论胜败,如有违背,天诛地灭。如有击败我者,我向上级推荐接替我的队长位子,我当一名普通士兵。”

  无锋的这一番话,立刻在士兵中掀起了巨大波澜,不就是一个毛孩子吗,打败他就有望当上小队长,就算当不上小队长,至少也能当个分队长,就算败了,也没啥影响,反正他已经当众发下毒誓,不可能再反悔,士兵们不由得你望我,我望你,都有些跃跃欲试。

  “怎么,没人敢来试一试吗?”

  果然,这一句话一出,立刻有人应声而出。

  “我来,列兵康建国向大人请教。”

  无锋打量了一下跃身而出的汉子,二十三四岁,生得虎背熊腰,方面宽额,左手挽盾,右手提刀,颇有股打虎英雄的味道,他向无锋敬了一个礼后,就退后两步,等待无锋,无锋也顺手拿过旁边一名持枪士兵的长枪,说了一声“来吧!”

  对方也不客气,左盾护身,欺身就上,无锋侧身长枪就势朝对方下半shen一个突刺,对方也不示弱,左盾向下一压,动作做得干净利落。“当!”的一声响,二人各退一步,无锋也暗感对方实力不俗,他哪知道就这一枪就让几乎所有在场人目瞪口呆,因为这个康建国是整个第三师团新兵中的佼佼者,居然被无锋以枪击盾一枪震退,要知道镔铁盾比长枪重得多,以轻击重,而且盾是挽在手臂上,相当于大半个身体的力量,才是个旗鼓相当,明显实力不成比例,而这已是新兵中的尖子了。

  康建国更心里有苦自己知,整个左臂被震得发麻,根本使不上劲,可现在势成骑虎,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晃动一下左盾,康建国向前一个快速翻滚,已到了无锋面前,右手就势挥刀猛剁无锋双腿,无锋早有防备,后退一步,长枪斜推,封开这凶狠的一刀,然后长枪上挑直刺对方咽喉,对方扭头闪过,铁盾前推,猛砸无锋胸部,同时收刀回防,无锋用枪杆格开铁盾一击,然后后退两步,长枪直刺对方举刀右手,康建国右手刀刃上立一格,无锋顺势下压,使出绞劲,对方只觉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再也拿不住朴刀,被长枪绞飞一丈多远。

  康建国满面羞愧地楞站在那儿,不知怎么办才好,无锋将枪插在地上,走过去拾起刀交给他,他才如梦初醒似的向无锋行了一个礼。“属下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请队长责罚。”

  “我早就说过,欢迎大家指正。你没有任何过错,何来责罚。”干脆利落地击败了挑战者,立刻镇住了几乎所有人,大家都在掂量自己,能不能这么轻易地击败康建国,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各人自己心里都很清楚,队伍里一片寂静。

  “还有没有哪位来试一试?”

  几个老兵的目光都投向了左首第一人,那是一个比康建国大一两岁的汉子,论身材还不及康建国,但站在那儿的气度明显要比康建国这些新兵蛋子高出一筹。

  无锋也不再说,只是面带微笑地望着他,那汉子明显有些犹豫,但最终好像受不了众人目光的压力,还是站了出来,行了一个礼。“属下第二小队第一分队队长下士梁崇信,请大人多多指教。”说话明显比方才礼貌多了。

  “请。”无锋也不多言,看起来这个梁崇信实力要比刚才那个高出一筹还不止。梁崇信提起手中戟枪慢慢走出队列,无锋则从旁边士兵手中拿过刚才康建国曾经使过的铁盾和朴刀。

  周围士兵们都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刚才无锋以长枪轻易将持刀盾的康建国击败,那无锋应该擅长枪戟类的长兵器,现在对方手持戟枪,他却换成刀盾,莫非长短样样精通,如果是这样,恐怕自己也比康建国好不了多少,本就没有多少信心的梁崇信面色显得更加凝重,也罢,尽力而为,也算不辜负兄弟们的一番心意。

  想到这儿,梁崇信不由得振作精神。一声低喝,梁崇信一个飘亮的进步冲刺首先发起进攻,这一招赢得了场外士兵们的满堂喝彩,无锋也不怠慢,左臂抱盾,身形斜转,轻轻地一磕便将对方一招十分凌厉的攻势化于无形,士兵们这边喝彩声未落,又不禁为无锋的轻松化解而叫好。

  化解了梁崇信的招式,无锋欺身前扑,右手朴刀当头就劈,对方架开刀,戟枪顺势斜砍下来,无锋举盾挡开,右手刀向前猛刺,对方闪身躲过,戟枪自下向上猛挑无锋小腹,无锋后退一步,让过这一狠招,对方借势又是一记斜提,戟锋直逼无锋腰肋,无锋见对方来势凶猛,不再退让,否则对方将气势更盛,不退反进,镔铁盾侧压挡住对方戟枪,右手刀一记凶狠的拦腰斩。

  对方没料到无锋不退反进,杀招迭出,有些猝不及防,不得不借铁盾撞击戟枪之力一触即退,无锋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左手铁盾上劈下砸,右手朴刀如雪花狂舞,招招直取要害,梁崇信一招受制,步步受困,手中戟枪根本无法发挥长兵器的优势,陷入频于防守之中。无锋则充分发挥短兵器的特点,不让对方脱身,最后利用对方防守中的漏洞,右刀一记斜拉将对方肩带划断,这也是无锋手下留情,否则如果是在战场上,对方的一只臂膀就算报销了。

  梁崇信倒并不意外,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失败有心理准备,能坚持这么久,败得也不算难看,也算对得起大家了,对方明显还有所保留,对自己也算手下留情,自己还不知进退,就太不识抬举了。敬了一个礼,梁崇信尊敬的说道:“属下败了,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哪里,哪里,都是相互切磋,不必在意,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无锋走过来热情地握着梁崇信的手说。

  看见无锋胜了依然十分谦和,与其它自己所见过的士族那股盛气凌人的样子大不相同,梁崇信和所有士兵都有些感动,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不服了。就这样,无锋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而他胜而不骄的谦和质量也赢得了整个小队的尊敬,在第二小队很快建立了威信,再也没有人敢把他看作一个小孩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