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节 奖赏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27 2006.05.22 07:08

    “那大人的意思究竟是怎么样呢?难道就这样一直放任不管?要想选取合适的时机恐怕在目前来说不太容易,皇帝陛下的一天没有驾崩,只怕帝都也好,中原也好,都不会出现大的变故,要想不让朝中那些人关注泸江不太现实,即便是我们再小心谨慎,只怕那些有心人一样会将这些事情有意挑燃拨明。”古全并不认同无锋的看法。作为自己兄长的助手,古全已经在帝都协助古基负责情报事务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一直相当敬佩自己大哥的眼光,大哥看准的事和人从来不会走眼,而作为大哥最为推崇的人,古全自己也很想到西北来见识一下大哥心目中的英雄。

  “不,古全,你还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的想法是希望能在短时间内将泸江情况完全掌握,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着盘根错节的势力彻底铲除,再辅之以宽松的经济和财政政策,使得泸江完全臣服于我的脚下,要让外界势力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就牢牢的掌握在我们手中了。这需要作周密的布署和安排,而且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我们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来准备,正好也可以借这段时间来观察那些心怀异志的家伙有什么表现。”无锋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有些时候,需要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风头的时候就必须隐忍,但有些时候需要展现杀气和实力的时候再有风险也必须去做,只是既然要做那就做得更彻底一些。”

  看见对方话语最后嘴角已经隐现狰狞面目,古全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主帅不是担心影响太大,而是希望能够一次性的彻底解决问题,这话语的后半部分显然是暗示着尽可放开手脚大干一番,若是安全部门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个意思,只怕泸江将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看来主帅是对这一段时间来泸江各方势力的表现十分不满的一种表示。

  “那大人的意思是······?”古全终于问到了今天自己来请示的主题上。

  拍了拍案桌上的条函,无锋反问道:“你挑选出来这几家,你自己觉得他们都能够为我们所用么?他们优势和劣势各有哪些?”

  虽然条函上已经介绍了许多,但古全知道现在才是上司需要了解的最隐秘的情况,许多未经核实的情况是不能随便上条函的,但许多重要的情况恰恰又是无法得到嘴中核实的,这也是情报部门的规矩。

  “其实泸江几方势力能为我们所用的都是原来与帝国一系势力中较为薄弱的,因为受到太平军控制后的打压,帝国一系势力中原来势力较强的已经基本衰落了,而这几家却因为和那些最初的主流派有些距离,所以反而得到了保存,但他们在林家入主后却受到了来自三江扶植的势力的挤压,处境一下子变得相当困难,可以说举步维艰,而郎家入主时间太短,他们即使想去捧场也没有机会,而我们的入主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希望,所以他们才会在第一时间想我们表示效忠,只是鉴于目前形势尚未明朗,大人也吩咐我们不要过分张扬,许多事情我们都还在暗中进行沟通。”

  “唔,说具体一些。”无锋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听这些渊源,他只想听谁最适合为自己效力,谁为自己效力能够带来更大的利益,这才是最关键所在。

  “目前有三家纳入了我们视线,第一家是泸江城南的朱家,朱家原本就是泸江望族,但在上一代家主当权时因为得罪了朝中权贵,所以受到了对方的打压,很快便衰落了下来,不过在泸江本地依然有相当潜势力,也是泸江府的土地大户之一,生意上目前主要以经营到巴山和巴陵的水路运输,但在马其汗人的封锁下,他们在巴陵的势力已经受到很大削弱。第二家是庐山派,庐山位于庐江以南一百里地,也是泸江府最大的江湖门派,庐山派原来在泸江府有着举足轻重的势力,但在太平教人入主泸江后,因为他们暗中抵制太平教人,所以遭到了太平教人的镇压,险些灭门,后来还是门中一位女性弟子嫁给了太平教人中一位重要将领为妾,这才免遭灭门之祸,他们在泸江底层的关系很复杂,在林家控制泸江期间与林家也保持着较好的关系,不过似乎林家对他们不太感冒,大概是因为他们江湖人的身份原因,另外庐山派在泸江府南部也有着大量田产,在府城内也经营着一些其他生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和那些曾经与太平教关系莫逆的势力并不太和睦。”

  “还有就是城东的许家,许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泸江人,他们是来自巴陵的移民后裔,大概是在一百多年前迁徙到泸江的,代表着五湖西迁移民的势力,许家也不是什么望门,原本也只是依靠榨油起家的普通小商号,但许氏家族前几代家主都十分善于经营,许氏油坊很快就从一家不起眼的榨油作坊发展成泸江最大的榨油工场,控制了泸江将近一半的食用油生产和销售,而且还将生意扩展到了食盐经营上。他们原来一直受到和林家交好的几家大商贾排挤,生意一度受到影响,但总算是经营有方,挺了过来。另外许家在巴陵也有着一定影响力,从宗族上来算,泸江许家应该算得上是巴陵许家的一个分支,不过这只是小道消息,无法查证,巴陵许家和泸江许家也矢口否认双方之间的关系。”

  无声的点点头,无锋显然对这些并没有记录于条函上的信息十分感兴趣,在他看来这些才是真正值得重视的东西,那些摆在台面上的东西明眼人都清楚,用不着再了解,倒是这些模棱两可的信息反而能凸现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这三家古全你都派人接触过了么?他们有什么表现?”无锋用手支起下颌,绕有兴致的问道。

  “接触过的不仅仅是这三家,但是经过一番筛选,属下和刁大人觉得这三家更适合我们与我们合作,他们与其他几方势力没有太大的干联,而且在泸江也具有一定潜势力,只要在我们的扶持下,应该很快可以壮大起来,为我们所用。”古全也是经过充分准备的,胸有成竹的回答道:“利用他们的人脉关系,我们也可以很快摸清楚那些和太平教、林家、马其汗人等各方纠缠不清的势力,这些势力虽然隐藏得很深,只要这几家肯下深水为我们效力,应该还是可以挖出来的,这也是作为他们投效我们的见面礼吧。”

  “嗯,这么说来,你是对这三家有相当把握的了?”无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袅袅的白雾在面前升起,人像一阵模糊。

  “是的,大人,我想只要我们达成协议,他们应该可以在一个月以内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古全笃定的答复毋庸置疑。

  点了点头,无锋站起身拍拍古全的肩膀笑道:“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刁肃去办,两个月后,我想看到一个安定祥和的泸江。”

  相比于泸江的复杂形势,巴山的局面要平稳许多,太平教人在巴山一直未能真正深入下去,所以在郎家挺进巴山后,太平教建立起来的统治立时土崩瓦解,原本虚与委蛇的各方势力也马上转向了郎家,但随着西康沦入西北之手后,巴山的民心也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商贾们垂涎于西北的政策,而士绅们则更看重皇帝陛下驸马李无锋所代表的帝国嫡派势力,虽然内里他们也清楚李无锋和帝国正宗传统势力有着相当大的区别,但光凭这驸马这道光环也足以让这些按照惯性思维的人更倾向于西北了。

  巴山顾家也在这次关西事变充分发挥了他们的作用,无论是在军事上支持表现,还是在巴山境内协助西北军稳定局势,都足以表达他们对无锋的忠诚。有过必罚,有功必奖,这是李无锋素来的原则,如果你不能给予为你效劳的人以鼓励和奖赏,那就是你不认可他们为你所作的一切,这是对向你效忠的人的最大打击。

  巴山顾家的元老燕青被破格提拔为陇东内政署的副署长,这一任命几乎震惊了全关西郡。虽然大家都知道巴山顾家与西北关系匪浅,也清楚巴山顾家在这次西北入主关西一仗中所起的作用,但这种直接将江湖人士提拔为一府高级官员的事例,简直是闻所未闻。江湖人士素来是帝国官场的忌讳,但在李无锋治下的关西终于打破了这一禁忌,这不但让巴山顾家全体感恩戴德,这件事情影响之深远连无锋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成了整个帝国武林江湖人物争相传诵的第一新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