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节 松江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01 2006.11.13 13:04

    灰衫老者明显对自己主子的看法有些不太赞同,但看到此时主子兴致正好,也不好扫他的兴,只得婉转的道:“殿下,千万不能小看这个成大猷,这个家伙心计可谓深远,入主九江这么长时间一直和各方势力周旋委蛇,始终不肯明确表态,可是恰恰在殿下与七殿下起刀兵之时突然宣布投靠司徒朗,这个机会可是选得真好,接着又借着帝国正统名义招兵买马,大肆扩军,居心叵测,现在又入主湖州,听说这个家伙暗中与太湖水匪勾结,准备收编太湖水匪,组建自己独立的水军,其志向不小啊。”

  “哦?这个消息从何而来?准确么?”司徒泰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他原以为这成大猷不过是想趁乱多捞取一些利益,也好在大势已定时多一些讨价还价的砝码,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企图组建水军,那里边包含着的意义可就不同了。

  “还没有得到落实,但他和太湖水匪二头领邝天彪有过接触却是事实,邝天彪在湖州城里城守府出现,这明显是应成大猷的邀请而来,其目的不问可知,太湖水寇被成大猷收编,那成大猷就会拥有一支纵横内河地区的水军,其战斗力殊为不弱,想一想成大猷得到帝国内河水军十几年来一直都未能剿灭的太湖水寇相助,那也就弥补了他原来的弱势,我们如果要进军湖州,也需要慎重对待。”冷谦作为司徒泰的首席谋士,司徒泰的情报系统也掌握在他手中,所以有些时候他比司徒泰更清楚局势变化。

  司徒泰对冷谦如此推崇太湖水匪的战斗力有些不以为然,太湖水匪固然战斗力不弱,但他们主要是依靠太湖复杂变幻的水情和地理环境与帝国内河水军周旋,真正要与帝国内河水军面对面的交战,肯定不是帝国水军的对手。

  “冷老,光是一支太湖水匪恐怕也不足以改变力量的对比吧?就算成大猷控制了湖州,以两地的实力难道就可以抗衡我们?我想成大猷不会如此狂妄吧?”司徒泰皱了皱眉,尽量用平静的口吻道。

  眼见自己主子此时根本听不进自己的劝诫,冷谦心中暗自叹气,不过现在也的确不是谋划湖州的时候,维扬已经掌握在手中,松江已经成为决定整个江南归属的关键,只要夺下松江,姑苏指日可下,而江南七府,余杭、维扬、姑苏、松江四府财富就占了十停中的七停,即便是不能拿下全部江南,就凭这四府的财力也足以支撑起现有消耗了,而司徒朗失去了江南,皇位不保也是早晚之事,自己一方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见自己的首席谋士不再开腔,司徒泰以为自己的话驳倒了对方,心中更是畅快,朗声笑道:“冷老,你说那廖其长现在正往余杭来,打的是什么主意?莫非他也想投效于我?”

  “殿下,老朽也不大清楚,不过这廖其长老奸巨猾,在先皇一朝中屹立于朝中几十年未倒,其圆滑程度可见一斑,现在七殿下已经失势,老朽以为以他的眼光应该能够看清楚谁才是江南的真正主人,只不过这个家伙在前一段时间大肆煽动江南商人们向外敌转移资产,防止战火殃及,这倒是很令人费解,其中许多商人都将资产转移到了李无锋的领地中,我很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和李无锋有什么勾结,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家伙似乎又很留恋江南,这种情况下也不愿意离开,所以老朽也看不清这个家伙的真面目,只有等他来了见了面也许才能搞清楚这个家伙究竟是哪路人。”冷谦沉吟了一下,有些含糊其词。

  说实话,他也的确不太清楚廖其长此人的心思,说是他与西北勾连么,可是西北相距太远,似乎手足也还没有伸到江南,而且他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呆在江南,并且还在来余杭的路上,似乎又不大像,可是这个家伙大肆鼓吹江南之乱将起,唆使江南富商转移资金财产和人员,这分明是一种敌意行为,所以在这一点上他的所作所为都已经损害了已经在江南占据绝对主动己方利益。

  “也罢,等这个家伙来了,我倒要看看这个号称江南王的家伙怎么自圆其说。听说这个家伙在江南的潜势力甚至超过了老七,虽然他没有掌握军队,但无论是士绅士族还是商贾庶族,抑或是下层民众,都对这个家伙赞誉有加,这也算得上一个人才吧,如果能为我所用,对咱们安抚江南民心稳固江南统治也有莫大帮助。”司徒泰抖了抖衣襟,目光重新转向南面,“不知道斥候部队什么时候能回报?松江前线敌人情况究竟怎样?如果时机成熟,我们不妨就直下松江,彻底解决老七和米兰人毕其功于一役,也好早些有个了断。”

  灰衫老者也在盘算收复江南的步骤先后问题,维扬、姑苏两地已经没有多少有战斗力的江南军,只需派出跟随在后的十三军团两个师团即可一鼓而下,关键战场还是在松江,米兰人援军估计也即将抵达,松江这一仗是决定江南归属的关键,就看这一仗怎么打了。

  “殿下,老朽也赞同先解决松江问题,维扬、姑苏两地可以暂时不管,只要一举拿下击溃米兰人,我想维扬、姑苏也飞不出我们手掌心。”筹划再三,冷谦终于提出的自己的意见。

  “那维扬和姑苏会不会被成大猷或者老六捷足先登呢?”事到临头,司徒泰反而有些犹豫起来了,维扬府和姑苏府可是仅次于余杭府的大埠,真要被别人抢先拿下,那损失可就大了。

  “殿下,所以我们必须要快,集中所有兵力短时间内将米兰人和七殿下的军队彻底打垮,树立我们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形象,成大猷吞下湖州已经是他的极限,殿下不妨命令现在镇守鲁阳和彭城的十三军团所部在南部边境佯动,威吓湖州,想那成大猷不敢动弹,至于六殿下那边,只要我们速度够快,相信他还来不及安顿好金华,我们就可以解决战斗,以六殿下手中那点实力,我想他不敢和咱们硬碰硬的,他北方的三殿下可还在虎视眈眈心有未甘呢,一旦他这边有个闪失,恐怕他连岳阳和安顺都未必能保得住呢。”对这些皇子殿下们的心思冷谦可谓了如指掌,如果能不费力气不付代价不担风险的获取利益自然争相追逐,一旦可能面临巨大风险时,他们往往举棋不定准备打退堂鼓了。

  “那好,就派十三军团第一师团继续沿着维扬境内前进,我会派人去警告老六,让他识相一点,不要搅在这趟混水中来,十三军团第二师团折向转道往东进击松江,命令第二军团除留一个直属联队镇守余杭府城外,全数南下松江,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米兰人,让路易这个老混蛋知道敢于介入咱们唐河帝国家务事需要付出的代价!冷老,你留守余杭,马上下达征兵令,立即组建余杭警备师团!”脸色变幻不定,良久,司徒泰终于下定了决心,咬牙切齿的从喉咙深处挤出几句话,这也是他能够动用的最大兵力了。

  此次南下江南以第二军团为主力,外带十三军团两个师团,在绍兴一役中轻松就击溃了第七军团的阻截,但这一次松江战役却不同,米兰人携势而来,而唐河军队以前从未与米兰军队交过锋,只能通过平素驻米兰武官和他们与马其汗人的对抗来了解他们军队的战斗力,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米兰人的战斗力肯定不会像江南军那般松包,否则他们也不敢口放狂言协防江南了。

  衣带飘飘,瘦棱棱的脸颊上满是狂热而骄傲的自信,放目东望,老者忍不住伸开双臂想像要拥抱整个世界一般,振臂扬声高呼:“大陆必将属于我们和人,我们将屹立于大陆东方!”

  站在身后的素服男子眼含忧虑的望着自己的主公,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的主动已经听不进任何自己的劝诫了。天求部的归顺已经让主公踌躇满志,而虾人的来降的确有些太过顺利,连始作俑者的自己也觉得十个意外惊喜。

  这些虾人本来生活在群岛北部,有着自己的文化和宗教,连语言也与自己民族不同,但鉴于立原部统一整个东洋群岛已成事实,大概是看到了立原部强大的武力和残酷的镇压手段,所以没花多少条件就让他们来降了。虾人的来降为立原部又添一大助力,虽然虾人们并没有强大的武力,但他们多达数十万人,而且都是淳朴善良的农夫和渔夫,他们的归顺又为主公的文治武功增添了一道耀目的光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