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节 东与西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209 2004.09.13 00:09

    甩了甩头,似要将这些杂乱无序的想法抛在一边,无锋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把思绪回到眼前的问题上,“陇东是个战略要地,的确值得重视,但我在想帝国大概也会看到这一点,也不会放任不管的,我估计帝国城卫军团那几个师团也在盯着那里,就算我们能够打下陇东府城,帝国一纸令下,我们恐怕也只有乖乖退出。而太平教那个薄近尘也不会看不到陇东府城的重要性,肯定会有对策,派兵抢占鹧鸪关大概也是为了防止我们两面夹击陇东府城吧。”

  三人都赞同无锋的看法,但又觉得要是不趁此机会拿下陇东府城实在有些可惜,都不甘的咂咂嘴。

  “好了,陇东这边我看我们可以加紧搜集情报,这时候不拿下,并不代表我们以后也不动手,帝国既然有信心自己拿下,那我们就袖手旁观吧。”无锋若有所思的道,“西康这边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我们现在也不宜出兵西康,那边地旷人稀,除非一鼓作气拿下西康府城,否则没有多大必要分散我们本来就嫌有些不足的兵力,最好还是能等待时机成熟,先攻克陇东为上。”龙自行提出自己的看法。

  “我也赞同自行的看法,现在咱们力量稍显薄弱,无论是太平军还是帝国军方的力量都相当可观,我们这时候只能等待机会。”木力格也支持龙自行的观点。

  听二人这样一说,无锋心中甚是欣慰,不愧为自己的主力师团主官,虽然一样渴望打仗建功,但却不盲目鲁莽,能够沉着冷静的根据战场局势和敌我双方力量对比来判断行动方向,这一点是成为独当一面的指挥官的起码素质,看得出这二人跟随自己几年来的确成熟了许多,而舍内却略显毛躁了一点,看来多一些磨练对他的成长大有好处。

  “唔,大家都下去该休息就休息,该布置去布置,这鹧鸪关既然落在了我们手中,咱们可得保管好,后勤工作尤其是防御方面的就交给独立第二师团,我看这里还需要大量防御器械,舍内你最好派人去和战备署协调一下,让他们及早送来。”无锋心中虽十分高兴,但并未露声色,只是简单的安排了一下。

  回到书房,接过秦霜影递给自己的厚厚一份情报,是顾登云从汉中传回来的情报,怎么会这么多?无锋心中有些奇怪,接过来,只看了寥寥几句,就被吸引住了。

  书房里灯光亮了起来,无锋依然在仔细阅读着,时而皱眉,时而轻叹,显然是这份情报十分重要,读完后,无锋抚额沉思,甚至连秦霜影递到手边的茶盏也没注意到。

  “锋哥,歇一歇吧。”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无锋连忙接过美人手中的茶杯,下意识的放到嘴边呷了一口,思维却还停留在顾登云的送回来的情报上。这是一份近一段时间来太平教在关西地区各方面的情报汇总,相当详实,而且最令无锋满意的是这中间加了不少顾登云个人的看法,这些看法很合无锋的胃口,提出的一些建议也相当实际,让无锋心中也是一震。

  太平教在关西地区的情况有了新的变化,尤其是在安抚人心方面有了一些新动向。

  首先,太平教改变了原来宣扬的要没收贵族和地主的土地分给贫苦教民这一条,而是将那些因害怕太平教而逃亡的贵族和地主的土地加以没收分给教民,对那些与太平教保持良好关系和主动愿意与太平教合作的贵族、商人和地主则加以保护,由于逃亡的大多是拥有大量土地的帝国士族,遗留的土地也相当多,那些贫苦的教民也分得了比较充足的土地,而那些部分愿意与太平教合作的上层士绅利益也得到了保护,所以整个关西地区局势已经相对平静了许多,太平教的统治也在当地中上层士绅中被暂时得到一定限度的承认,这对太平教巩固统治相当有利。

  其次,太平教在经济方面也采取了一些新举措,例如减免税收以收买中下层工商业者和拥有小块土地的农民,颁布一些条例鼓励发展工商业,对与帝国官府关系密切的大贵族、大地主和大商人则加大打击里度,将他们的所有财产充公,获得了巨额资金,为扩充军事力量奠定物资基础。

  其三,淡化弱化原来教旨中一些比较极端的教义,如均贫富,废除奴隶制,严禁使用奴隶劳动等,虽还未完全取消,但也赢得了不少人的认可。

  总之这些措施都大大巩固了太平教在关西地区的统治,有不少商人已经主动表示愿意与太平教合作,还有不少人也表示有条件的接受太平教的管理。

  顾登云在信中提出了应该采取手段毒化当地气氛,挑起当地各各方面各阶层包括教民和非教民之间、中立派和亲太平教派人士之间的矛盾,从内部进行分化瓦解和离间;另外在外部,则应该加大对太平教控制区的经济封锁,禁止与太平教控制区那些愿意与太平教合作的那些商人的经济来往,必要时还可以采取特殊手段予以打击等等。

  看得出来顾登云在这份情报上是倾注了不少心血,无论是情况介绍和采取应对措施都有理有据,看得无锋也点头不止,一夜未眠。

  看到从陇东和西康送回来的战报,薄近尘心中一震,李无锋果真动手了,而且一来就和圣教军对垒上了,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如果再抢先一步,也许局面就不会如此严峻了。

  叹了口气,薄近尘站起身来,案桌上的地图在油灯下忽明忽暗,宗师和教中几位教使都已经离开关西转道河朔去了北边,二少师也去了马其汗国,北边起事在即,这关西事务全部都交给了自己,自己顿觉压力倍增,可局势却愈发严峻,稍有不慎就会给今后的发展带来严重后果。

  又把各地送来的情报仔细的在自己的脑海中过了一道,薄近尘瘦脸在灯光下越发阴晴不定,局势虽然严峻但也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看来帝国是下定决心谢绝西北军的“帮助”了,否则李无锋的军队不会就止步不前,不过还要看帝国究竟能够熬得了多久。

  对陇东府城的防守薄近尘还是很有信心,陇东城的守将手他自己的得意门生,而且拥有近五万人的兵力,城墙也进行了加厚加固,何况采取了一些措施也使得整个陇东局势有所好转。不过若是让西北军队和帝国大军前后夹击,就会有危险,现在还看不出有这方面的趋势,但并不表示后来情况发展了敌人仍然会这样按兵不动,在许多时候,局面也会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变化。

  看来还得考虑从西康这边策应一下,以防一旦局势变化西北大军难免会趁火打劫。薄近尘一边绕着桌案踱步,一边仔细思索应对方略。

  三万人居然经不起一战就只剩下八千人,看来西北军的实力还是低估了,如果帝国军队都这样,恐怕自己也只有自认失败了。还得好好布置一下,绝不能让李无锋趁机拣个便宜。

  梁崇信一脸阴沉的看着手中的急报,这是从庆阳来的紧急信报,是用专用雪鸽传来的,看来事情不是不是好事,旁边几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梁崇信神色如此慎重。

  看完来信,梁崇信心情有些郁闷,这帮西域热还真会挑时候,这个时候居然会想搞什么联合防御阵线,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所谓的联合防御阵线太明显了,不是针对自己一方便是针对罗卑人,罗卑人会怎么想呢?

  现在自己对旁遮人的战斗才打响,聚集了这么多兵力本来就想好好打一仗,看来有要落空了,大人在信中要自己纵观全局,不要因小失大,言外之意大概是要自己对旁遮人的战斗适可而止,不要把对方逼急了眼,看来自己这设计巧妙的一场战役又只有束之高阁了,惋惜的咂咂嘴,梁崇信扫了一眼旁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四人,平静的道:“看什么?回去休息!”

  “梁老大,究竟怎么回事?”赫连勃腾的站了起来,粗声粗气的问道。

  “是啊,梁大人,孩儿们都还等着好好打一仗好好教训教训那帮印德安兔崽仔呢!”摩拳擦掌一脸跃跃欲试模样的自然就是被吕宋独立步兵师团的师团长山柱,“前几天那一仗简直就象搔痒,一点意思也没有,要打就来一回大的才痛快。”

  没有理睬二人,梁崇信径直命令:“来人!去请卢曼大人来一趟,就说我想和他商量一下让人去和旁遮人谈谈俘虏的赎金问题。”

  “是!”得到命令的士兵前脚刚出大门,房间里犹如炸开了锅。

  “什么?!释放俘虏?!”赫连勃首先跳了起来怪叫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打了?这时候就谈释放俘虏,什么意思?”

  “那你说这是什么意思?”梁崇信平静的转过脸反问道。

  一句话将赫连勃噎得差点说不出话来,黑黝黝的脸膛有些发红,“我,我的意思是,梁老大你能不能给咱们解释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总得有个原因啊,咱们辛辛苦苦才设计好这样一个计划,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流产了,呃,这个,是不是``````?”山柱厚实的嘴唇嘟囔着,看到梁崇信目光扫过来,也只好把到口边的话收了回去。

  倒是另外两人虽然也是一脸疑惑,但却没有多言语,但望过来的目光明显也是在等他的解释。轻舒了一口气,梁崇信才道:“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难道我不想好好收拾收拾这帮外强中干的家伙,可情况有变化,咱们北边的那些家伙有有些不安分了,得先解决那帮家伙才行。”

  “哦?西域诸国又要翘尾巴了?”令狐翼接上话茬。

  “嗯,始终不死心啊。年初的联合计划被苏秦给搅黄了,这不,又来了,只不过这次是秘密进行的,看来也是在防范我们察觉啊。也不知大人是从哪儿得到的情报?”梁崇信耸耸肩笑道:“没办法,大人安排大伙儿只有服从。”

  “那,那不是仗就没得打啰?”山柱舔了舔厚嘴唇满脸失望的问道,手底下一大帮弟兄成天缠着自己要求打仗,弄得自己头都大了。

  也难怪他们,当初自己招募选拔他们的时候谁让自己敞着嘴巴乱说,跟着李大人就得打仗,而且打胜仗,打了胜仗就可以升官发财。升官普通士兵倒并不太在意,毕竟那军官名额有限,不是谁都能当上的,但发财就不同了,只要打了胜仗,听说李大人向来大方,从不亏待打了胜仗的弟兄,这些话被自己一帮手下吹得天花乱坠,部队训练越发刻苦,大伙儿都憋足劲儿,就等能痛痛快打他一仗,这下可好,刚赶上了一仗,还没过瘾,这又黄了。

  “嘿嘿,放心,树欲静而风不止,我看西域这帮家伙皮也痒了,需要咱们给他搔搔痒,这联合防御阵线我倒要看看能不能防御住咱们?”梁崇信的话语里也充满了浓浓的战意,很明显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搅黄了自己的计划很是不爽。

  “师团长,你说这西域诸国成立这所谓的联合防御阵线难道就不顾忌北边的罗卑人?”一直没有发言的曲波终于问到了点子上。

  方才还闹哄哄的房间里顿时寂静了下来,几人都在考虑这十分明显的问题,成立联合防御阵线可以瞒得一时,但瞒不了一世,罗卑人现在的征东大将军贝桑也不是庸人,一旦事情嚗光,两方面联合起来干涉足以让西域五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说明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