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节 思念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5 2004.10.16 20:34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轻轻吟诵着前朝末代皇帝的旷世名句,清丽出尘的少女站在二楼的窗户边,目光幽幽清冷,望向南方,一股莫名的哀怨缠绕在心间,挥之不去。

  “姐姐,你又在这儿独自伤怀了。”轻细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袭厚实的披风掩在了她身上,一名容颜相仿却略苗条的冷艳少女来到她身后,替她披上。

  “天气已经转冷了,姐姐也要注意身体啊,你要是病了,咱们这个家可怎么办?”冷艳少女虽是容颜可人,但眉宇间却自带一股子说不出的傲贵之气,一双与平常女孩子有异的浓眉更显出她的与众不同。

  淡淡的笑了笑,凭栏远眺的少女收回目光,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嘴角略略上翘,爱怜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貌似坚强冷傲的妹妹,道:“姐姐身体再好又能怎么样?”

  冷艳少女一窒,不过马上就转过话题:“那你也要为远在万里之外的他想一想啊,如果他知道你生病了,不知心里该怎么着急啊。”情急之间冷艳少女一下之找不到借口,只好拖出了那个人作掩护。

  清丽少女白嫩如玉的脸庞上顿时浮起一丝动人的红晕,一双波光粼粼的大眼睛也闪过一丝羞涩的光芒,“死丫头,竟敢打趣起你姐姐来了。”

  见转移话题成功,冷艳少女心中一宽,她很敬爱自己这个只大她半岁的姐姐,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从小在一起长大,姐姐一直十分关心照顾两个妹妹,这让对外一直保持冷漠状态的她很是感激,三姐妹关系极佳,而且前几天姐姐还力排众议,坚持否决了自己父亲将自己许给一名纠缠自己很长时间的贵族纨绔子弟,让自己虎口脱险,没有落入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的魔掌。

  自从国破家亡,一家人逃亡到帝都来以后,她就很少看到自己姐姐的笑容了,笼罩在姐姐脸上的始终有一层抹不去的淡淡忧愁,直到那个叫李无锋的家伙出现,姐姐才仿佛有了一点寄托,脸上也重新恢复了一丝笑容。

  可这个不懂女孩子心事的家伙似乎对所有漂亮女人都充满兴趣,不但终日在那些风月场所中流连忘返,而且还经常与帝都内的贵族们打得火热,一天醉生梦死,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中,实在与他在自己几姐妹面前表现出来的形象截然不同,让自己三姐妹都难以看清楚这个人的真面目。

  不过她自己也发觉,这个家伙在各方面都的确有着过人的才华,不但与姐姐相谈甚欢,连自己和小妹也觉得和他谈话的确很精彩吸引人,他几乎对各方面有所涉猎,即便是自己爱好的诗词歌赋和小妹喜爱的音乐也总能找到一些谈得来的话题,让人不得不佩服他见识的渊博,而他与生俱来的那股子雍容大度的气势,更是让少女们心仪不已。

  不过自从这个家伙离开帝都后,姐姐的心情好象又变成了以前,脸上总是带着一股薄薄的忧郁,让人望之生怜。不要说姐姐,连自己和小妹似乎也觉得生活总缺少了什么,原来那个家伙三天两头总要找上门来谈谈心逗逗乐,生活总是充满生气,可他这一离开,自己三姐妹就觉得好象有些不适应了,生活一下子就变得枯燥乏味起来,连日常的社交活动也显得那么单调,虽然她自己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在不知不觉中那个看不清真面目的家伙已经悄悄的走进了自己三姐妹的心间。

  而姐姐还要经常为了那遥远而渺茫的复国梦去奔走,虽然明知道那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梦想,但作为流亡的越京国王族成员,现在寄人篱下,你不去做这些工作,又能干些什么呢?想到这儿,冷艳少女更为自己姐姐感到心疼。

  “姐姐,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冷艳少女为了拉开话题,一边拉着清丽少女的手,有意问道。

  清丽少女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既象是思念又象是思索,沉吟了一下才道:“现在帝国局势动荡,他身为西北和北吕宋两地的领主,肯定事务很多,听说太平教在关西和北原还有燕云闹得很厉害,帝国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形势了,其中关西和北原都和他的领地接界,他肯定不敢掉以轻心,现在大概正在严阵以待吧。”

  在帝都的日常社交活动中,清丽少女也经常听到对帝国眼下局势的看法和一些前线传来的消息,虽然少女的矜持让她不好过分追问他的消息,但幸好有帝国文教卫生大臣魏忠行这个长辈在朝中,有许多情况还是能够知晓。

  “嗯,那姐姐你看他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冷艳少女下意识的问出这一句话后才发现自己这句话有些暴露自己内心情感,想改口也来不及了。

  被姐姐那带着暧mei笑意的目光看得双颊霞飞,冷艳少女不安的扭了扭身躯道:“姐姐,你别有这种眼光看我啊,我只不过是替你问一问吧。”语气却显得很虚弱。

  “是吗?”清丽少女没有多说什么,几姐妹她是老大,自然对两个妹妹的心思一清二楚,不过她并不十分在乎,虽说对感情的分享有些困难,但在当今大陆上的一男多女这种状态尤其是一个身份非同一般的男性娶上多妇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若是只娶一妻那才真正不正常,所以她心理上并没有什么反感,反倒是觉得若是几姐妹能长期呆在一起也是一件好事情。何况目前两个妹妹也只是对他略有好感,自己对他的心思连自己有时候也难以说清道明。先在就想这些,未免有点为时过早。

  “我本想若是有机会,咱们几姐妹能够抽时间到西北一游,或者到北吕宋去旅游一翻,听说中大陆和咱们这边的风土人情大不相同,能有机会去看看,也是一件美事,没想到这帝国局势混乱,连去西北的道路都被叛乱军队挡住了,现在看来只有放弃了。”轻轻叹了一口气,清丽少女微微摇摇头,略带遗憾的说道。

  “是啊,早就听说北吕宋那边民族众多,风俗习惯奇特,我也早想去看看,他也不是邀请过我们吗,看来现在短时间里是去不成了,真是可惜。”冷艳少女喜好文学,在她看来外出旅游,游览大陆风情各异的名山大川和名胜古迹能够对自己文学素养的提高大有裨益。

  “会有机会的,看以后局势的发展变化吧。”清丽少女牵过妹妹的手微笑着一边望屋里走,一边道,“我就不信这混乱的局势会一直发展持续下去,总会有平静下来的时候。”

  “姐姐,咱们什么时候到安琪儿姐姐哪儿去坐哟坐吧,她已经邀请我们很多次了。”冷艳少女与安琪儿已经比较熟悉了,安琪儿优雅大方的风度和对文学艺术的造诣都很让她感到和对方在一起心情愉悦,所以建议道。

  “嗯,好吧。咱们抽时间就去吧。”清丽少女知道安琪儿和李无锋关系非浅,也想到她那儿去听听有关无锋的具体消息,所以犹豫了一下边答应了,毕竟到与自己关心的男子关系不一般的女孩子那里探听消息总觉得有些唐突,但急于获知情况的心情压倒了少女的矜持让她答应了妹妹的提议。

  梁崇信脸色阴沉的在房内踱着步,虽然心情很糟糕,但他并未乱阵脚。得知双堆城的失陷,他当时也是热血上冲,一股马上杀回去的冲动在胸中涌起,但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不智的想法,逐渐冷静下来。

  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梁崇信不想推脱自己的责任,在料敌先机上,自己的确是有点太过自信了,没想到吕宋人竟然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狠狠的插上一刀,这一刀可真够味道,让自己这两个师团竟然一时间没了安身之地。好在紫荆关还没有丢失,否则自己真的只有一退几百里,狼狈不堪的回维托城了,那这西北吕宋要想再拿回来就真的要费一番周折了。

  可这几天楼兰人和贝加人还有库车人怎么都不约而同的不安分起来,楼兰人和贝加人的联军频繁在边境地区活动,让呼延道这个家伙惊慌失措,一改前几天要求自己尽快离开的态度,奴颜婢膝的要求自己再驻扎一段时间一帮助赛思纳稳定乌孙国内局势,连库车人也偷偷摸摸的在边境地区做些小动作,弄的好不容易夺回王位的赛思纳惊恐不安,屡屡召见他,希望他无论如何也要再逗留一些日子,以帮他度过难关。

  接到双堆城失陷的消息后,他才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乌孙国内局势和西域三国的行动似乎都有着某种一致性,似乎都与吕宋人的北犯有着某种联系,对此他不敢绝对肯定,但却有相当的把握。

  吕宋人北犯应该是早有预谋之事,但乌孙政变和西域三国的诡秘举动究竟是一种偶和还是双方结成了某种性质上的联盟呢?梁崇信在苦苦思索的这个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