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节 诡变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34 2005.05.03 06:59

    借着茫茫夜色,从大酋长宫逃出的一行人很快就从包围网中的缝隙穿出,眼见得已经脱离了唐河人的包围圈,华服胖汉终于得以长舒一口气。已经是郊外了,往西去可以到达塞尔姆斯,往南可以前往提克盟友领地,究竟该往何处去呢?华服胖汉正欲和自己的心腹情报官商量一番,停住脚步,跟随着自己身边的卫士仅剩下10余人,华服胖汉有些奇怪的打量着身边的这些卫士门,怎么这些卫士好像都是陌生的面孔,自己那几名贴身卫士却一个不见呢?

  讶然回头正欲问个究竟,一阵剧痛从背心传来,电光石火间,借着旁边卫士们的火把灯光,华服胖汉不解、惊奇、迷茫、痛楚、痛恨的神色瞬间定格,用尽全力将手指抬起指着对方喘息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昆单,你为什么?”

  凄楚无助却又隐含着不屈和迷惘的话语连躲在暗处的妖媚女子脸上也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火把下,一脸卑躬屈膝的神色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白脸汉子一脸轻蔑的一撇嘴,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的狰狞,“也该换换位置了吧,你们几家也享受够了,也该轮到我们了吧。”

  “哈哈哈哈”,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华服胖汉的嘴里喷涌而出,“昆单,干得好!你就不怕唐河人趁机一网打尽?”

  “呵呵,动动脑子吧,李无锋会把他的精力全部放在这里?没有你们这些人从中作梗,怕是很容易就可以和他坐在一起了吧。”脸上阴毒的笑容在火光下霍霍闪动。

  “唉,也该咱们扬眉吐气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接了上来,干枯瘦小的身影出现在白脸汉子的身边,漠然的表情就像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望着身形摇摇欲坠的华服胖汉。

  “是你?!”由惊奇变成恍然大悟,一抹不甘心的痛苦夹杂着兴奋的神情浮现在华服胖汉已经苍白若雪的脸上,“原来如此!昆单,你也是乌衣派的!”

  “嘿嘿,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放心的去吧。”一丝阴笑闪过,枯瘦老者摇了摇头。

  “你们休想得逞!提克人还有海德拉巴人以及所有的印德安人都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是在痴心妄想!“竭尽全力吼出这样一句话,华服胖汉话语嘎然而止,眼神也在那一瞬间黯淡下来。雄壮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了,怦然倒地。

  让无锋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天刚放亮,就在宋天雄勒令各部的俘虏交换位置,混合编队时,已经隐隐约约有一些苗头露了出来。原本一直惶恐不安等待处置的俘虏们开始变得有些桀骜不逊,虽然没有直接的挑衅负责押解的士兵们,但流露出来的那股味道已经让负责押解事务的两个联队长感觉到潜藏的危机。

  得到消息的宋天雄来不及请示无锋便断然采取强硬措施,并亲自指挥预备队介入,一连斩杀了几十个微露不逊之意的挑头者,几十具血淋淋的尸体被高悬于大营之中一字排开的旗杆上,而还有10多个龇牙咧嘴痛苦不堪的头颅索性就直接被堆积在了大营正中心搭起的高台上。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顿时弥漫在整个大营内。当宋天雄恶狠狠的目光伴随着他游行于羁押大营中时,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这个面带杀机的戎装汉子毫不掩饰的森森杀气。每当他从一群俘虏前走过,他那森冷的气息总让俘虏们不自觉的泛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屏住呼吸,身怕自己不留意的动作会找来对方的误解,那等待着的又是一场毫不留情的屠杀。

  8名紧随着宋天雄身后的重装骑兵都是从几千精锐中挑选出来的彪形大汉,厚实的铁甲连他们的脸孔也遮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双漠然无情的眼睛黝黑锋利大长矛斜提手中,连人带马的盔甲上斑斑血迹清晰可见,偶尔还有一点血珠顺着矛锋的血槽中滑落下来,带给周围俘虏们阵阵凉意。

  绕行一圈,来到大营的校场中心高台边,宋天雄方才扳鞍下马,重步迈上高台,轻描淡写的一脚将滚落在一边的一个头颅提出几十米远的台下,傲然登台,双臂环抱,用有些生硬的天方语说道:“都给我听好了!想造反趁早,但不要连累你们身边那些妻子儿女和父母兄弟还在期盼他们回去的战友!战争已经结束,若是还有人想要闹事,就再也没有下一次,宋某人说到做到!”

  话音刚落,宋天雄随手拔出腰间长刀猛然狂挥,沛然刀气轰然而出,几米开外原本堆积如山般的头颅被这突如其来的刀气顿时撞击的绽裂开来,几十个头颅猛的炸了开来,血肉酱顿时四散飞溅,连台下的士兵也被自己主将这惊天动地的一手惊的目瞪口呆,更不用说四周惶惶不安的俘虏们了。

  强压住胸中翻腾的血气,一抹常人难以发觉的暗红悄悄掠过宋天雄颊边。宋天雄也知道自己方才这蓄势已久的一招依然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过度使用潜内力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但此时若是不来上这么一招,恐怕真的难以镇住那些躲藏在背后企图不轨的家伙们,只有铁和血才能让这些家伙害怕和止步,铁代表力量,血代表恐怖。

  竭力稳住自己的身形不露出一点破绽,宋天雄坦然自若的走下高台纵马上鞍冷冷的横扫了一眼依然是沉浸在这霸道无匹的惊天一击的震骇中一片的俘虏们,全场只听得这几骑清脆的马蹄声,再无其他的任何杂音。

  一直刀校场门外,宋天雄再也压不下那口逆血,呛口而出。

  就在宋天雄校场逞威威压全场时,无锋一样面临着隐隐暗流带来的巨大压力。斋浦渡城内的几个贵族府中已经是蠢蠢欲动,不少私兵已经开始集结起来,其目的不问可知。但此时无锋却不敢轻举妄动,俘虏营中已是风波迭起,若是自己再轻易动用最后的撒手锏,一旦矛盾激化,那自己的大计就真的要半路夭折了。但若是放任这些家伙聚集会商,又不会养痈遗患的凭空添出一番祸事来呢?

  整理了一下思路,无锋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原来经过调查掌握获知除开目标以外,其他一些不得势的贵族应该不大可能掺和到其中来,为什么这表现又如此令人意外呢?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呢?

  就在无锋猜测着这其中的奥妙时,却传来卫兵的通报声:“大人,门外有两个旁遮人要求面见您。”

  “哦?”有些惊讶的反问一声:“要求见我?”

  “是的,巡逻队带来的人,他们口口声声说有重要事情必须面见您才能说。”无锋越发诧异了,这难道又是什么变数?

  饶有兴趣的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旁遮男子,一身旁遮人传统袍服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枯瘦的老者满脸皱纹,唯有一双眼睛中充满了智慧和平静,而旁边的白衣男子身上似乎还溅有隐隐血迹,朴素的棉布长袍上几点血斑显得刺眼。

  微微眯缝着眼睛,无锋一直没有说话,他在等待对方说明来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来这两人是有为而来,只是究竟目的何在,无锋一时间也难以猜度到。

  “敢问上座的可是李无锋李大人?”就在双方相互打量观察半晌后,白衣男子终于打破了沉寂,一口标准的印德安腔天方语,似乎知道无锋通晓天方语。

  “不错,本座就是李无锋,不知二位……”无锋也是一口天方语,只不过略带中大陆南方沿海各城邦的腔调,但大同小异,并不会对理解产生多大障碍。等待的目光在二人脸上掠过,但依然看不出任何问题。

  “我们两人的来历自然会给李大人一个交代,但此时我们想先冒昧的请教一下李大人一个问题,不知道李大人能否坦诚的答复我们?”白衣男子和枯瘦老者交换了一下脸色后才郑重其事的说道。

  “呵呵,二位连来历都不肯告知本座,却要本座坦诚相待回答你们的问题,这是否有些过分呢?”耸耸肩,无锋大感有趣,只是不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笑着反问。

  “厄,这一点请李大人谅解,我们的身份自然要向李大人言明,但请理解我们的苦衷,我们想听到大人回答我们的问题后,才做最后决定。”白衣男子大概也觉得自己的问话有些不近人情,但仍然坚持,而枯瘦老者索性闭上眼睛充耳不闻。

  “也罢,两位看来也是有为而来,不妨说来听听吧,只要本座能够解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无锋也没有过多的纠缠,爽快的应承了对方。

  听得无锋如此干脆,连闭上眼睛养神的枯瘦老者也微微睁开眼睛瞟了无锋一眼。斟酌再三,白衣男子终于沉吟道:“李大人贵为唐河帝国封疆大吏,不知此次挟重兵来我们旁遮领地究竟意欲何为?”

  “呵呵,说得好,意欲何为,本座也想知道两位怎么看?我们既然挟重兵而来,二位觉得我们的目的何在呢?”无锋一声轻笑,半推半就的反问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想这句我们唐河人的俗语在大陆也很流行,难道就只能你们旁遮人玩这一套?这未免也太苛刻了一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