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会猎(3)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0 2007.09.05 08:25

    无数支长达五米的拒马枪从塔盾的缝隙中钻出来,霎那间就形成了一片密集的枪林,高达两米的塔盾一面接一面连环排列形成一道坚固的移动堡垒,高岳士兵们也直到他们将面临经过改造后的罗卑铁骑最凶猛的一次冲锋,而这一次的罗卑人铁骑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上一次与罗卑战争时的情形。

  咬着牙关,以手臂挽盾,甚至用肩膀斜扛住盾牌,以增强盾牌的抵御力量,另一只手则将据马枪斜插入泥土之中,保持离地面三十度到四十五度的角度,呈梯次排列,遥遥指向前方,形成一道厚实的枪尖和盾面构成的防御带,要想突破这样一个犹如全身竖起的刺猬一般的防御带,像轻骑兵一类的冲击力,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难以从正面突破,唯有重装骑兵,他们可以依靠自己特有的超长的重装骑兵专用铁矛以及全身裹满铁叶甲的身体再加上悍不畏死的精神强行冲锋,只要能够撕开一处口子,那重装骑兵的一切牺牲都可以得到回报,而一旦被撕开口子又未能及时弥补和控制住局势,再强的重装步兵也难以正面撼动突破阵型的重装步兵,而第一道防线能否突破以及突破时间长短将成为重骑兵对重步兵这一仗胜负的关键。

  如果说重装骑兵不能突破或者突破花费时间太长损失太大,那就意味着重装骑兵的失败,反之,如果轻易突破或者突破时间短付出代价小,那对于重步兵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噩梦,一旦重骑兵主力突破得逞,那被冲散无法集结成阵型的重装步兵面临随后跟进的轻骑兵的屠杀他们的命运也就注定。

  如果说罗卑人悍不畏死的精神值得称道,但他们在面临这种大战时的战斗经验却明显太过欠缺。当重装骑兵卷起阵阵黄尘席卷而来时,从严阵以待的重装步兵方阵背后抛掷而出的第一波攻击并不是投枪,而是一种裹满了桐油点燃的木枪。密密麻麻的木枪从头至尾在抛出哪一个就开燃烧,斜插在距离重装步兵不足三十米的范围圈内,形成一圈有些诡异的火墙。

  虽然这些木枪对于尚未进入范围的罗卑重装骑兵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可以想象这种熊熊燃烧的火墙对于已经将速度提升到最快的重骑兵方阵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噩梦。牲畜怕火是它们的天性,即便是经过训练的战马在这种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大片火墙仍然会下意识的选择回避,而罗卑人很显然在这个方面并没有进行专门的应对性训练,而带来的后果却是空前惨烈。

  在这种前赴后继汹涌而上的情况下按照最快速度和步伐冲锋的铁甲骑兵再也没有任何躲避或者停顿的时间和空间,只见得第一批铁甲骑兵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真正对西疆军构成威胁便在战马的惊叫和骤然停步下轰然倒地,沉重的铁叶甲使得他们一时间根本无法站起身来,而后面的铁甲骑兵同样无法停顿住自己的脚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无从停下脚步,停下脚步的后果就是与自己身后的战友撞击在一起同归于尽,他们只能向前,但前方一大批战友的轰然倒下显然使得罗卑骑兵们一时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慌乱散落的阵型即使他们在踩着战友们的尸体冲上前时也无法对早已迎候的枪盾防线构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铁矛对拒马枪,长度相仿,冲击力量相互作用,无数声悲鸣和惨叫混合着兵器的撞击声,立即在枪盾防线面前形成一个人肉炼狱。人马的鲜血肢体如同一下子丢入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中,瞬间就变成了无数残肢败体洒落下来,如同盛满鲜血的堤坝陡然溃塌,漫天的鲜血一刹那间覆盖了防御线面前几米开外。

  库尔多立马阵前身体连同心都一下子颤抖起来,前方敌人的步兵防线就像一个张着的恶魔大口短短几息时间里就吞噬了数千大帅花费巨资打造出来的精锐,甚至连一点实质性的收获都没有取得,几千铁甲骑兵除了零散几十骑躲过了这一场如同天灾一般的毁灭碰撞圈马从侧翼逃开,剩下的就是在那一堵巍然耸立的枪盾防线面前惨嚎呻吟的伤兵和战马了。

  虽然内心充满了不甘和愤怒,库尔多还是不得不承认要和这样一支奸狡残毒的西疆军交战自己真的还缺乏一些经验,像这种突然投掷火标枪的战法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可正是这种稀奇古怪的战法的策略让自己一方屡屡遭受惨痛失败,而现在自己却不得不吞下这枚苦果。

  库尔多不是一个随便服输的人,罗卑人的自尊和西北战线上大帅的期待使得他不得不继续冒险,虽然这一次冲击给己方带来重大损失,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输了这一仗。

  在第一波冲击遭遇火墙时库尔多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第一波恐怕无法取得预期效果,而第二波、第三波的冲锋他更是命令缩短间距,同时拉开距离,也让骑兵们注意对方火标枪的袭击区域。应该说第二波火标枪的效果比起第一波来就不可同日而语,一来是前方的火标枪仍然还有许多在燃烧,而发起冲锋的第二波骑兵战马显然对此有所适应,而来拉大的间距也让罗卑骑兵们又足够的空间在遭遇紧急情况下来调整自己的位置,而火标枪在实质上并没有太大的伤害除了对战马情绪有些影响外,罗卑骑兵在通过这一带时只需要用铁矛轻轻一荡便可一扫而光。

  第二波冲击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殊死搏杀,罗卑重骑兵的战斗力在这一波冲击中得到了充分展现,沉重的铁矛在厚实的塔盾面前展示了它的威力,不少塔盾仅仅是遭遇猛然一击便告碎裂,当然罗卑人在完成他们的倾力一击之前首先需要通过密集枪林,而通过这一遭的幸运者往往并不多,他们大多充当了扫清盾牌防线前面据马枪林的马前卒角色。但是即便是这寥寥无几的幸存者给山柱带来的危机感仍然不小,罗卑人战斗力提高得如此之快也使得他这个号称铜墙铁壁师团得首领感到了压力。

  库尔多安排的第三波冲击堪称恰到好处,在第二波攻击波打开盾墙面前的几条通道时,第三波骑兵也就沿着战友们开辟的通道集中力量进行突破,不过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个装满泥土的包裹铁皮的巨型木车,这是山柱为了在紧急情况下防止敌人突破想出来的应急方法,巨大的木车虽然经受不了重装骑兵们的几下糟蹋,但它毕竟可以为防线的重新稳固赢得一些时间,而这个时候,时间几乎就和生命一样重要。

  西疆军种种变通手段可谓让罗卑骑兵吃足了苦头,甚至差一点影响到第三波冲击的效果,但是这毕竟只是零星现象在如同黑云一般咆哮蜂拥而来的罗卑骑兵强力冲击下,第一师团承担的防线依然在一点一点被削弱,虽然这种削弱的速度很慢。不过在另外一个印德安第三师团承担的防线上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了,虽然他们承担的防线只有第二军团第一师团的三分之一那么长,但眼光锐利的罗卑人很快就发现了这里正是他们突破的最佳去处。

  如果说把山柱负责的防线比喻成为一块铁皮,它薄但是坚韧,而印德安军团的第三师团明显就难以适应罗卑骑兵的攻击,到后来,除了少量骑兵在正面牵制第二军团第一师团外,几乎所有的重兵都已经用在了突破印德安军团的防线上,它就像一块厚实但确略显泡松墙壁,罗卑人每一次凶猛的冲击总会让这块墙壁塌落一片,虽然立即重新填补上,但很明显这种填补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罗卑人带来的杀伤,再加上从两翼不断环绕袭扰的罗卑轻骑兵带来的巨大压力,使得整个西疆防御圈不但被压缩,好在有两万骑兵预备队不时出击减轻正面防线的压力,否则情况将会变得更加糟糕。

  此时的库尔多重新恢复了胜利的信心,眼见着对方防御圈被自己一步一步压缩,虽然抵抗力量也越来越强,但他相信这只是回光返照,当那个印德安师团被自己的重骑兵彻底击溃时,也就是他们末日到来的时候了,也许那两万骑兵预备队能走脱一些,但这已经无关大局,只要能够将这两个步兵师团,尤其是那个号称“铜墙铁壁”西疆王牌师团消灭,库尔多也就心满意足了。

  当攻击安延集的那个攻击群赶到战场迫不及待的加入时,库尔多已经能够肯定自己胜券在握,没有谁能够改变这场战争的结局了,这里的战事一结束,自己便可以放心大胆的长驱北上,是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莫特人和图布人还是立即配合已经在土奇平原上取得辉煌战绩的主力,那就要看大帅来定了。

  收藏江山的朋友也请收藏瑞根新书《异时空之风华游猎》,书号141568,每日三更,瑞根作品,信誉保证,绝对不会让书友失望,敬请收藏后点击、投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