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节 热锅蚂蚁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24 2006.09.26 07:45

    “克鲁夫,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目前我们还不具备这个能力,除非我们能够等待到一个合适的时机。”青年男子眼中闪动着睿智的光芒,略显冷峻的脸上有些落寞无奈,“李无锋现在的实力不是我们一家能够撼动的,他在中大陆布置的力量都完全足以应对我们了,我们目前还只能等待。我一直在考虑我们是不是该放弃对北吕宋主权的争取,是不是应该把目标放在其他更切合实际的方向上呢?”

  克鲁夫心中一惊,接口问道:“腓特烈,你不是一直主张要收复北吕宋么?现在我们已经夺回了南吕宋,假以时日,我们积蓄力量,趁李无锋把主要精力放在唐河帝国内战上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夺回北吕宋啊!”

  “克鲁夫,我不怀疑我们可以趁李无锋身陷唐河帝国内战的时候能够夺回北吕宋,但是如果李无锋在唐河帝国内战中获胜呢?我看按照李无锋目前的架势,唐河帝国迟早要改姓李,一旦李无锋取得唐河帝国的控制权,以唐河帝国之力来犯,我们还能在北吕宋站得稳脚?”摇了摇头,青年男子脸上阴冷之色更为明显,“我们要想夺回北吕宋控制权取决于李无锋本人,而不取决于我们。如果李无锋在唐河帝国内战中失利,力量遭受削弱,我们完全可以大举北上夺回北吕宋,甚至直接出兵西域,帮助西域诸国颠覆李无锋在西域的统治,彻底打击李无锋在中大陆的力量,我想除了西域诸国本土势力外,罗卑人也会是我们可靠的盟友。”

  “削弱李无锋在中大陆的力量,相当于砍断李无锋一支力量不大但却很有用的左手,这会反过来极大的影响李无锋在唐河帝国内战中的力量,只要李无锋表现出疲态,我想西斯罗人和卡曼人以及马其汗人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定然会狠狠扑上来咬一口,甚至莫特人这些游牧民族都会生出异心,这样一来就是我们的机会到了。”腓特烈这番话显然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唉,我们吕宋失去的机会太多了,如果能够早上十年,西域甚至印德安,都将是我们吕宋的势力范围,哪里轮得到李无锋这个家伙来称王称霸?”

  “那如果李无锋在唐河帝国内战中获胜呢?那岂不是我们就全无机会喽?”克鲁夫皱了皱额头问道。

  “李无锋获胜哪里还会有我们的机会?那他的势力指挥进一步得到加强,我们能够维持现状都已经相当不易了。所以我们得想方设法给李无锋制造麻烦,拖他的后腿,尽可能创造一切可能让他在唐河内战中失败。”青年男子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

  克鲁夫默然,对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却将主动权交到了唐河人手中,自己一方只能被动的等待,至于说制造麻烦拖后腿不过是一些辅助手段,始终无法正面应对对方,这样的效果能有多大呢?

  见自己表兄有些失落,青年男子抿抿嘴鼓励道:“克鲁夫,你也不必太悲观,李无锋现在势力虽然盛极一时,但他也一样有弱点。他统治的地域面积太大,但经济却欠发达,手中军队虽然不少,但却斑驳不纯,而且他胃口太大,从西到东纵横几千里,周围强敌环伺,唐河帝国内战,司徒家族毕竟占据着正份儿,要想掀翻司徒家族的统治也不容易,尤其是要想赢得唐河人中素来保守怀旧的士族人心,更为困难,我们且拭目以待吧。当然我们也不能被动等待,除了加强我们自身力量外,咱们也得多与唐河人内部势力联络一下,利用我们在唐河人内部的力量,煽风点火,尽量使矛头指向李无锋,让他一刻不得安宁。”

  郎氏一族的覆灭和天南全郡的易手让帝国内部的所有人都用战战兢兢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直到缅地光复,一切都归附于平静,帝国中央的勋臣显贵们都只能在暗地里交换着意见,却没有一人在明面上发表自己的意见。连皇帝陛下对此事都一直没有表态,甚至连倾向性的口风都未曾透露,作臣子的也不得不闭紧嘴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西北军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几乎所有人都再次认识到李无锋手中军事力量的强大,半个月之内横扫天南和缅地,曾经辉煌一时的一方藩镇就如此干脆利落的灰飞烟灭,没有丝毫悬念,李无锋究竟打算干什么,这恐怕是每一个帝都朝臣心中暗自思索的问题。

  司徒朗夜不能寐,糟糕之极的局势让他烦躁不安,躺在床上,各种纷乱不堪的情景一幕幕从脑海中掠过。好不容易入睡,却不时被噩梦中的情景惊醒过来,背上冷汗涔涔,卡曼人的刀锋,大哥的矛头,李无锋兵戈,无一不是刺在他的心头上。环首四顾,自己竟然找不出一个能够替自己分忧的能臣干将,件件烦扰之事让司徒朗甚至怀疑当初费尽心机坐上这个位置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些茫然的望着黄罗帐顶,年轻的皇帝陛下此时思绪万千,想尽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法打开局面,继位已经有几个月了,当初的风光和荣耀感已经当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烦恼和困扰。东海已经完全沦入了大哥手中,金陵在半个月前终于陷落,自己那位七哥再也坐不住了,拍拍屁股溜回江南,全力组织力量易应对即将面临的威胁,现在自己连一个能够说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陛下,您怎么还没睡啊?夜深了,还是早些休息吧。”身旁的娇美丽人附在耳边轻声道,她能够察觉到自己身边男人心情的不爽,这一段时间里,自己身畔这个男人一直愁眉不展,连房事的兴趣也寡淡了许多,整日长吁短叹,只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只能尽心尽力的讨好自己丈夫,却无法在其他方面给予自己丈夫更多帮助。

  “嗯,朕睡不着啊。国事日紧,朕有责任啊。”司徒朗拍了拍身畔女人的肩头黯然道:“大哥在东边大动干戈,七哥已经支撑乏力,朕又担心他把米兰人这股祸水引进来就再也赶不出去,江南是帝国第一赋税重地,万万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朕现在是进退两难啊。”

  看着身旁丽人似懂非懂的目光,司徒朗哑然失笑,自己和女人谈论些国事干什么,正待收口,却听得丽人柔声道:“陛下,奴婢看陛下心事重重,虽然奴婢也不懂这些,但陛下就把奴婢当作一个外人,把这些闷在肚子里的话说出来,也许陛下心情也就会好过一些了。”

  面对自己女人如此善解人意,司徒朗心情也一阵感动,不忍拂逆对方好意,心中也的确想找个人倾诉自己的苦楚,也就自顾自的往下说:“卡曼人枭獍之心不问可知,现在全力在北原经营,企图巩固自己的统治,尤其是清河府,已经成了横在帝都大门口的一棵毒刺,朕很想拔除它,可是,城卫军团残败不堪,第三军团畏敌如虎,难当大任,这让朕深感失望。”

  “陛下,不是还有一个李无锋么?为什么不让他去打卡曼人呢?”丽人依偎在年轻的皇帝陛下身边随口问道。

  “咦?爱妃,你怎么知道李无锋?”司徒朗心中一凛,侧首问道,预期也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

  “陛下,奴婢虽然长处深宫,但也能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还有这段时间的报纸不是也在说李无锋正在攻伐天南,征服缅地叛逆么?奴婢想,既然他又力量去讨伐叛逆,为什么就不能替陛下分忧呢?”丽人毫无机心的话似乎听不出什么。

  “哼,如果那李无锋真有如此听朕的话,那朕真的要磕头作揖感谢上苍了。谢绝朕的秦王封赐,却又想当什么西疆都护府的都护,朕都有些弄不明白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了。”司徒朗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神色。

  “陛下,玉霜公主名满帝都,为何陛下不与她商量一下呢?她是陛下嫡亲妹妹,奴婢相信她能够替陛下分忧解难啊。”丽人想了一想说出自己的建议。

  “十三?”司徒朗怔了一怔,是啊,名满京华的十三公主智谋无人不晓,哟是自己同父同母的妹妹,于情于理都应当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但似乎自己和这个妹妹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发疏远了呢?司徒朗其实是知道其中原因的,自从自己拒绝了对方提议让何知秋复职后,两人关系就有些冷淡了,尤其是在有意自己册封司徒元为楚王李无锋为秦王后,更是遭到了这个妹妹的坚决反对,她认为在目前皇权未稳的情况下轻率册封王位只会加剧皇权的虚弱和衰落,可是她哪里知道自己的苦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