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节 变化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629 2003.05.16 22:52

    就在庆阳、金州两府百姓欢庆我们打败罗卑人的入侵的时候,善于煽风造势的卢曼又开始了他的新一轮征兵宣传计划。当我换上便衣与狄蕾娜和鹿纤纤走出城守府大门来到最繁华的无锋大道时,却见到一幅让我目瞪口呆的场景。

  这里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大街,也是应全城广大百姓的要求而改名而来的。街头征兵处是人头涌动,报名应征的青壮年排成几条看不见尾的长龙,正在焦急的等待征募人员的检查选拔。上方一幅巨大的宣传画,画的正中央是我一身戎装,形容冷峻,背负双手面向苍天的图画,看得出画技还相当精湛。旁边几句巨大的充满强烈反问语气的话语:“你想成为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吗?你想成为帝国女性的新偶像吗?你想成为名垂青史的民族英雄吗?来吧,加入军队去实现心中的梦想吧!!!”

  随手接过一张宣传品,上面依然画着我的形象,只不过换成了我穿着普通士兵服装的图象。“六年前,他,李无锋不过是帝国军队中普通的一员,凭着忠诚、勇敢、机智,经历无数次血雨腥风的考验,他终于成为帝国之骄傲,民族之英雄。来吧,举起你有力的双手,迈动你坚实的步伐,为实现你人生的最高目标加入军队吧!!!”假如我是一名普通的青年,恐怕也会被这连番的宣传攻势所吸引,迫不及待的投身军伍吧。

  狄蕾娜和鹿纤纤都对如此夸张的宣传海报感到十分有趣,我看了以后也只有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这个卢曼倒真是个人才,还会充分利用我的形象优势,看来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向战备署索要一笔数目不菲的形象权使用金啊。

  现在的庆阳府城已经完全是一个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的中型城市了,与两年前相比,简直不能以道里计算。近八十万的移民涌入,不但使城市的人气急速飙升,而且带来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也是城市的手工业、商业、娱乐服务业都得到了充分发展,而对罗卑人的战争胜利,又使原本奄奄一息的交通枢纽价值逐步得到恢复,我想在这次战争后,庆阳的经济将会发展更快,在解除了罗卑人的威胁后,这一块地区内已经没有哪一方势力能挑战我的领导地位了,再下一步将是更大的扩展我的势力范围,并不断的增强我的经济、军事实力,为获取更大的利益作好准备。

  我一边设想美好的未来,一边随意的漫步在庆阳城的大街上,狄蕾娜和鹿纤纤大概也很少到大街上象普通百姓一样生活,也显得意兴盎然,拉着我的双手出入大小店铺,但好景不长,很快就有人认出了我,在被兴奋的百姓包围之前,我不得不领着两位小姐匆匆突出人堆,逃回城守府。

  就在庆阳、金州两府人民欢天喜地庆贺击败罗卑人,我也雄心勃勃希望借此次战役胜利获取更大的利益的时候,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帝都中州的上上下下却陷入了忧喜交集之中。

  早在八月,帝都的不少媒体便开始披露帝国西北郡的归德、博南两府局势开始恶化,地方政府无所作为,致使局势更加险恶,而且由于这两府乱军的向外四处发展,已经辐射到周围府郡。关西郡的陇东府、河朔郡的黑山府都已经出现了各种不稳定的苗头。

  虽然帝国新闻出版署严加限制对这方面的负面报道,但这些消息依然很快就被帝都的百姓们知晓。进入九月,归德、博南两府的情况更加糟糕,当地政府警备部队不断被乱军消灭,残余部队都被围困在府城中,地方政府的各种职能已基本丧失,完全是在府城中苟延残喘。而不少新闻媒体也受一些在两府中有利益牵扯的权力人士的影响,不断抨击帝国中央政府应对乏策,坐视归德、博南两府局势糜烂。

  而帝国中央政府也有苦难言,西斯罗帝国、卡曼帝国和普尔王国都敏锐的察觉到帝国的窘境,分别屯兵数十万于帝国接壤边境地区,卡曼更是将驻扎在捷洛克公国甲马城的占领军兵力增至二十万,不断摆出要南下西进的架势,迫使帝国北部军区和西部军区的军队不敢随意妄动,而唯一能够抽出机动军队的太玄府不但承受了来自西斯罗帝国和卡曼帝国的双重压力,而且银川府孙元亮的部队也开始频繁调动,并移动到了与太玄府和归德府三府交界地带驻扎,菲尔丁虽知道这几方的目的就是要牵制自己无法抽军帮助归德、博南两府,但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牢牢加强自己的防守,对归德和博南的求援则只有说声抱歉了。

  而周围地区的形势不稳定也增加了各地地方政府的不安,他们不断的上书帝国中央,称自己的领地内情况危急,需要加强驻军,强烈反对抽走自己领地的驻军,迫使原本有意抽出部分驻防各地的正规陆军前往西北的军部提议也几次在御前会议上被搁置。紧接着帝国的注意力又被罗卑人的大规模入侵所吸引,对归德、博南两府雪片般飞来的求助也暂时置之脑后。一直到获知我将入侵的罗卑军队一举击溃后,注意力才又回到归德、博南两府上来,对两府的用兵才又重新提上议事日程。

  帝国为了转移民众对归德博南两府日益恶化的形势的注意力,也指示各新闻媒体对我击败罗卑人入侵一事大肆宣传,各大报刊更是连篇累牍的报道我所取得的辉煌战果,尤其是我俘虏了四万多名罗卑俘虏,这是帝国历史上从未取得过的骄人战绩,历来都是帝国战败被俘多少人,即使是前年我所赢得的庆阳保卫战也只是击退了罗卑入侵军队,而这次我却深入敌人腹地,一举击溃敌军,并俘获了如此大数量的战俘,使得整个帝国上下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普通百姓更是载歌载舞以庆贺这来之不易的大捷。

  但胜利并不能掩盖归德、博南两府的困境,而且两府境内的乱军甚至还有蔓延之势,使得帝国中央不得不定下心来认真思考对策。

  大陆历693年10月15日,帝国朝廷再次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如何应对归德、博南两府的事态变化。日月殿内,高坐在御座上的司徒明月神情显得有些阴晴不定,彻底击溃罗卑人的入侵,斩断了罗卑人伸进西北地区的魔掌,令他兴奋不已,然而随之而来的归德、博南两府急剧恶化的形势也另他烦恼不已,而且两府乱军势力日益扩大,已经严重影响了邻近府郡的安全,再不采取措施,恐怕真的要酿成大患了。

  “各位爱卿,情况已经很明了了,大家也尽可以提出各自的意见和建议,只要是有利于解决目前复杂险恶的局势,都可以言者无罪,朕绝不责怪。”显得有些疲倦,司徒明月半靠在御椅上强打精神主持会议。

  然而,殿下却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都缩着脖子,不敢开腔,这两天皇帝陛下脾气喜怒无常,虽然他已经发了话,但如果话不中听,也难免惹得陛下生气。而原来提出从西部军区抽调军队的军部官员们也因为自己的意见被搁置而不愿在老话重提,场面显得有些冷场。

  “怎么?难道在座的诸位就没有一人能为朕分忧吗?”司徒明月也有些恼怒了,平时这帮人争权夺利比谁都更积极,轮到需要他们拿出解决事情的办法的时候,又都哑口无言了。

  看到皇帝陛下心情又开始变坏,所有的大臣都感觉到似乎又有风暴到来的预兆,不由得暗自嘀咕。

  “父皇,其实除开咱们帝国西部、北部两个军区的正规陆军外,我们在西北地区还有其他军队可以支援归德、博南两府的啊!”一语惊四座的居然是平时纵情声色犬马的六殿下司徒彪,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男子,他依然是那副放荡不羁的模样,即使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也没有收敛多少。

  由于帝国历来传下的规定,皇室男性成员成年后均可参与朝会议事,所以六殿下司徒彪也理所当然的每次参加了帝国朝廷的朝会,只不过他以前显得十分低调,而且给众大臣的感觉是他不过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无非是他母亲十分年轻美貌,是皇帝陛下最宠爱的的一个妃子,自己并无其他本事。

  司徒明月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太玄府的军队早已被西斯罗帝国和卡曼帝国的军队所牵制,哪里还分得出力量来支援呢?这是众所周知的情况啊。

  “你是说太玄府菲尔丁那里?”司徒明月有些烦躁。

  “不,父皇,太玄府现在自顾不暇,我是指刚刚大败罗卑人的李无锋啊!”在自己父亲严厉的目光注视下,司徒彪稍微庄重了一些。

  一石击起千层浪,殿下众臣都纷纷议论起来。

  “可才经历了与罗卑人的大战,李无锋能够抽出足够的兵力来对付归德、博南两府的乱军吗?”司徒明月大为震惊,他不是因为司徒彪的言论有多么惊人而惊奇,而是因为司徒彪平时表现与今天的言论表现大相径庭感到奇怪。

  “据儿臣所知,李无锋由于在此次战役中采取的埋伏突袭的计策,自身损失不会很大,应该能够抽出部分力量来应对,更何况银川府的军队已经驻扎在与太玄府和归德府交界的地带,我想他们不仅仅是牵制太玄府的军队,恐怕是受西斯罗人的指使,想趁机占领归德府吧。”司徒彪这不紧不慢的分析,立即引起了所有大臣的议论。

  本来司徒彪今天的表现已经足以让在座所有人感到震惊了,而且他的发言居然还有理有据,令在座不少人点头称是。他的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更感到既惊奇又嫉妒,司徒泰、司徒峻、司徒元、司徒朗几人更是暗暗将他列为自己的竞争对手。

  一旦银川府的孙元亮占领了归德府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凭着他与西斯罗帝国的密切关系,相当于西斯罗人的魔爪伸进了帝国的腹地,可以随时威胁帝国的中心地带,这是绝不能接受的。

  “依你之见应当如何呢?”司徒明月不由得对自己这个平时感觉不怎么样的儿子的话产生了兴趣。

  “给李无锋一个名义,让他平定归德、博南两府的暴乱,恢复当地的正常秩序。”司徒彪声音十分平淡。

  “哦?给他什么名义呢?”司徒明月双眼紧盯着司徒彪。

  “可以让他担任西北郡军政节度使嘛,也好作为对他此次击败罗卑人入侵的奖励啊。”面对父亲咄咄逼人的目光,司徒彪并未有丝毫退缩之意,他就是要以震聋发馈的言论来博得父亲的注意,否则也就失去此次暴露自己真实面目的原意了。

  这短短两句话却犹如惊天巨雷立即在群臣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军政节度使?!这可是一个非同小可的职位,它的实权远远超出了属于平级的郡首,其实也就相当于一个地方的小皇帝了。郡首只能管理一个郡的日常行政事务,不能组建正规军队,对下一级的人事权、军权均无决定性权力,必须报帝国中央批准才能实施。而军政节度使则大不相同,它不但可以自行组建军队,而且对全郡内的人事、行政、军队各方面拥有绝对的处置权,无需报请帝国中央批准,只需在事后报帝国中央备案即可。

  整个帝国截止目前也只设有两个军政节度使,一个是三江郡,另一个是天南郡。三江郡是在三十多年前三江事变时,时任三江郡郡首的林家当代家主林逸之连任三江郡郡首二十年,林家在三江郡的势力已经根深蒂固,而当时帝国也察觉这一情况,想利用官员轮换的方法将林逸之调到帝国中央,但遭到林逸之的拒绝,帝国遂撤消了林逸之的郡首职务,林逸之便煽动其下属的各府发生叛乱,宣布三江郡独立,当时帝国忙于与帝国北方的西斯罗帝国、卡曼帝国、普尔王国作战,无力镇压林家的反叛,,南方的马其汗国也趁火打劫,派军队入侵帝国南方的五湖郡,整个帝国形势岌岌可危。最后为避免帝国发生分裂,帝国中央与林逸之秘密达成协议,三江郡取消独立,依然属于帝国领土,服从帝国统治管理,帝国中央任命林逸之为三江郡军政节度使,统领全郡一切军政要务。五年后,为了抵御林家越来越强大的军事压力,帝国又任命了当时天南郡郡首郎敦明为天南郡军政节度使,希望通过天南郡牵制三江林家,这在当时也的确起到了牵制林家的作用,但后来随着郎家实力的逐步增强,帝国对天南的控制也逐渐削弱,现在已经没有多大的实际控制权了。

  今天司徒彪又提出了设立西北郡军政节度使,也难怪群臣的反应如此激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