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节 对击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2 2006.03.03 08:37

    既然有了针对性的目标,西北军的斥候们的任务也就减轻了许多,大量的情报被从中筛选了出来,罗卑人的阴谋也就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丝端倪。

  “大人,很明显,罗卑人玩了花招,他们主营内的大军已经悄悄转移到后侧和两翼,主营几乎成了空营,他们在主营周围加派的大量岗哨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欲盖弥彰,大概也是为了防止我们的斥候察觉,就等着我们的突袭部队上钩呢。”凌天放手中拿着内线传递出来的罗卑大营结构图,虽然内线已经受到贝桑的严格军令限制,无法进入到罗卑高层了解到具体内情,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而罗卑人缺乏严格正规训练的弱点也表现出来,虽然对外表现出十分勇武,但对内部的军纪却并非密不透风,内线依然可以轻松的将情报传递出来,这份罗卑大营结构示意图便是内线的功劳。

  “唔,这么看来贝桑想等咱们上钩扑空后,再加以反袭,包咱们饺子啊。”无锋也点点头,“又是他们第一次西北战争时用的那一招,只不过上一回司徒明志是主动出击,这一次却是使出百般花样够勾引咱们。”

  “嗯,不过这一招虽然简单,但却相当实用啊,如果是夜间我们前去袭击,他们两面包抄夹击,只怕我们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凌天放笑道,“计谋不在复杂,关键是有针对性,谁会想到贝桑花这么大一个心思来玩这一招,按理说他的替身大概都在三百里外回巴罗纳城的路上了。”

  “那天放你觉得咱们该如何应对?”无锋点点头道。

  “嗯,两个方案。第一方案,是置之不理,命令南线四个师团加快进度,目标是占领乌兰集,我估计贝桑顶多两三天内就稳不住了,自然会撤军,我们可以趁势追杀,这是一条最稳妥的办法,缺点是太过保守,贝桑可能会命令他的几万主力逃跑,剩下临时组建起来的军队能跑则跑,不能跑的就地化整为零,甚至脱下盔甲变回牧民,对他们征东部实力损伤不大,他们可以卷土重来,随时可以将这些人武装起来。”凌天放侃侃而谈。

  “那第二个方案呢?”

  “第二方案,将计就计,派重装骑兵突袭主营,引敌人伏兵出动,然后我们的主力从两面反包围夹击,一战定乾坤。缺点是,可能要付出相当代价,而且也有一定风险。”凌天放对第二方案也比较慎重。

  “嗯,敌人若是故伎重施,用火计对付咱们,咱们的突击部队就会遭殃了。”无锋也同意这个看法。

  “那倒没太大关系,我们现在既然清楚这个情况,可以让突击骑兵冲击主营时,主动发射火箭引发大火,自己注意队形和位置就可以了,如果选择夜间行动,这个方案成功率可以提高一些,毕竟夜间重装骑兵冲击,可以有效麻痹敌人,罗卑人也不好判断,只能凭借临时的感觉来判断了。”凌天放补充道。

  “那你的意见是用哪个方案?”

  “我倾向于第二方案,虽然有一定风险,但此次我们西征直到目前都还没有取得战果,这样回去恐怕对大人您的声威有损,如果这一战打下来我们胜了,即使付出一定代价也是值得的,至少解决了罗卑人这个后患,对西北民众也有一个满意的交代。”

  凌天放想得很远,甚至从政治的角度来考虑,让无锋有些感触,政治决定军事,但有些时候往往难以作出最佳选择,自己在西北的声威不容有损,至少从表面上不能破坏在广大民众中的形象,这不仅仅是从自己个人声望或地位来考虑,而且亦是代表了以自己为首的一大群人的利益,包括官员、军人以及亲附自己的商人士绅。

  好在这一次战役还给了自己选择的机会,也许下一次就再没有机会选择,一寸机会一丈血,教训都是用鲜血换回来的,无锋心中默默道。

  看见主帅半晌没有答话,凌天放知道主帅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看法,沉声道:“那属下就不打扰大人了,不过属下也要提醒大人,罗卑人也可能趁我们突袭,对我们主营实施同样的手段,这不得不防,贝桑的伎俩素来周密,请大人注意。不知道大人定在何时发动?”

  “就今晚吧,你提醒的很有道理,贝桑很有可能用两手准备,你不提醒我,只怕还会出大问题。”无锋有些疲倦的幽幽道,“早了早心安,该来的始终要来。”

  庞大的军营内几乎没有什么声音,疲劳一天的士兵们都该入眠了,虽然这几天都没有大的战事,但在草原上的小股部队的交锋依然不可避免,这种小股部队的交锋甚至比大部队作战更为激烈残酷,往往是以一方的全军覆没的结果收尾,无论是罗卑骑兵还是西北轻骑,似乎他们脑子中都没有投降这个词语,也许觉得在战场上战死才是一名战士的荣誉归宿。

  几盏灯笼和火把依然沿着大营周围高悬于哨楼上,游牧民族也在与农耕民族的多年作战中学会了安营扎寨使用栅栏和壕沟来防范敌人劫营,虽然他们寨墙和壕沟修筑得要比那些农耕民族粗糙简陋得多,但对于他们这些以机动能力闻名于世的游牧民族来说,突袭偷袭素来是他们的惯用伎俩,能够有这样的觉悟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西南角的一处营帐中被遮得严严实实,厚实得皮帐连灯光也隔绝在外,一脸肃色的中年男子默默坐在大椅中一言不发,眼睛微闭,似乎在等待什么。都三天了,都超出自己预计时间三天了,对手究竟再等什么?难道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李无锋并没有及时获得自己被解职的情报?或者是没有了解现在罗卑征东部出现的“混乱“?

  不,不可能,李无锋的情报网络不可能这么低能,男子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从敌人每次发起的攻势以及平素表现来看,没有强大的情报系统支持,李无锋不可能敢于如此大胆的发动攻势,贝桑甚至怀疑自己被解职是否会有李无锋在其中做了手脚。

  可是敌人为什么一直不动呢?难道是李无锋看穿了自己的表演?贝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但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怀疑,虽然李无锋情报人员无孔不入,但贝桑还是相信他李无锋还没有能力渗透到自己下属中的高级军官里来,而自己所做的布置也就是针对李无锋情报人员可能触及到的层次,他不可能察觉得出这里边的秘密。

  微微叹了一口气,贝桑心中充满了苦涩,若是今晚再没有希望,只怕自己就不得不实施撤军计划了,也许李无锋真被自己前一仗打怕了,变得保守了,居然肯放弃摆在眼前的机会,只可惜自己费劲心机布这个局了。

  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帐帘一掀,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来到贝桑跟前一阵耳语,已经有些预感的贝桑顿时一扫方才的落寞颓丧,猛地站起身来,一掌拍在案桌上,瘦脸上神光湛然,“好,来得好!命令库尔多,马上依计行事!”

  黑沉沉的夜幕像是知道今晚即将有一场决定双方胜负的大战,不忍看到充满血腥的这一幕,连月亮和星星都隐藏了起来,巨大的草原唯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唧唧的叫个不停,茂密的牧草高的甚至可以齐腰,微风过处,草浪摇曳,一切却像是如此美好。而就是这等良辰美景,压抑了许久的黑压压大军都已经完成集结,分别从各自的大营中悄悄出发,各自朝着几里地外的目标猛扑而去。

  如果有谁能够在这片土地的上空俯瞰,就可以见到一副奇异的场景,居中两只部队中间相隔不足五里地,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像两条黑龙张牙舞爪的扑向对方的老巢。双方都在刻意保持着肃静,以求得最佳时机,只不过一方是真心,一方是演戏,不过演戏者也有演戏者得职业道德,一样表现出了偷袭的最高水准。而在这两支部队之外的十里地处,还有两支大军也先于最先出发扑向罗卑人主营一方的那支部队出发,不过他们的行动似乎更加诡秘,宁肯绕的更远一些,成一个钳形,缓缓的向着静立在黑暗中的罗卑大营合拢。

  而此时双方的大营中都早已悄悄的行动起来,但双方似乎都了某种默契,一切行动包括部队的调动和阵型的布置都在黑暗中进行着,好在双方对夜间布置似乎都有所专长,并没有出现什么混乱,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等待着大戏的隆重开演。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行进的速度也欲来越快,当距离各自的大营不足两里地时,双方的突击部队都不约而同的开始加速,再也不用掩饰发出的声音,伴随着胯下健马的嘶鸣,如天雷滚动,挟带着海雨天风狂卷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