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节 合流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2 2007.05.29 20:26

    无锋对这个女人并不十分熟悉,整个近卫队在这一两年中由于西疆版图扩张速度太过迅速,而安全部门承担的任务也越发沉重,而近卫队的编制也不得不随之而不断扩大。

  尤其是精力充沛的无锋几乎每月例行的视察工作更是让安全部门大伤脑筋,西疆九郡加上事实上已经在西疆军事管制之下的捷洛克,现在又多了北原和河朔二郡,在安全部门眼中除了西北郡和缅郡之外,几乎每一郡或多或少都存在危险分子对无锋安全构成威胁,要么是民族极端主义分子,要么是前政权的余孽,要么是太平教的残余,还有保守贵族分子的极端派和原有利益受损者,更不用说来自外部敌对势力派出的暗杀者,这些都是安全部门时刻警惕的对象。安全工作无小事,也许几年间一次都不会出问题,但一旦出了问题便是惊天大事,这是刁肃在每一次安全部门的例行工作会议上的第一句话。

  由于安全部门所承担的特殊工作使得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的人员更是需要千里挑一万里挑一,既要保证绝对的忠诚,又要在能力上能够胜任,这样的要求使得安全部门在挑选人员的范围上显得狭窄了许多,尤其是要能够胜任无锋的近卫人员更是需要慎之又慎,江湖武林中的大门大派便是刁肃挑选近卫的首选,毕竟这些知根知底的门派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实的根基,门派中的弟子不但在素质上能够得到保证,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背后有门派作担保,不会像一般江湖浪人那样忠诚度上无法保证。而江湖武林门派与西疆安全部门也是一拍即合,谁都希望能够赢得这片土地事实上的主人的青睐,而担当贴身近卫无疑是一种最快捷的途径。

  刁肃在安排无锋的近卫人员上也是煞费苦心,无锋身边众多的女人也是一个麻烦,担心那些贴身近卫们和无锋女人中某人产生丑闻一直是刁肃最头疼的事情,所以刁肃在西疆领地逐渐扩大后可供选择的余地更多之后也慢慢开始进行调整,除了尽可能的选择能力出众的女性弟子充当无锋的贴身近卫外,刁肃便是有意识的选择一些年龄较大品性刚正的门派宿老们充当,而刁肃也发现这些江湖门派更乐于派出年轻的女弟子们担任这一职责。当然男性年轻弟子也并不是毫无机会,但他们更多的是充实到了安全部门的其他行道,军方的铁血营也是年轻俊杰们向往的另一个去处。

  鲁黛月是在无锋确定要去帝都赴会之后安全部门临时从各门派中邀请而来的宿老中的一批,按理从鲁黛月的年龄上来说她似乎与门派宿老沾不上边,但在关西水道上从出道到现在已经打滚十年,丰富的阅历经验和老辣干练的作风使得她作为浮萍会派出的代表来担当了这一次护卫重任,只是未曾想到护驾未成反而却成就了春风一度,世事难料这句话的确不无道理。

  无锋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着眼前袒露在自己面前的赤**人,胸前两砣巨大的凸起依然挺拔结实,嫣然两点惑人迷眼,平坦柔和的小腹下些许卷曲的毛发隐约可见,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但对自己身体养护得很好,而且由于长期的锻炼使得全身上下尤其是女人最易发胖的腰间竟然没有一丝赘肉,而那丰润的臀部也许是女人最赖以自豪的部位了,与蜂腰相比,浑圆饱满的臀部只能用一种勾魂荡魄的瑰丽来形容,连无锋在欣赏这副美人春睡图时原本不想打扰对方的一番心思也在见到这副场景后忍不住将手按上了那优美的弧形上。

  当无锋双手按上对方的腰臀时,便知道身畔这个女人其实已经醒了,女人身上的微微一震不能瞒过对女人心思已经有相当了解的无锋,现在揭穿对方只能让双方难堪,反而少了许多朦胧中的乐趣和意境,这种情形下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装作不知道。

  双手尽情的抚弄着装睡中女人丰硕的臀瓣,指尖不时扫过那妙处,刺激得女人全身不时发出一阵阵轻微的颤抖,无锋不想在被揭穿之前就丧失了这份机会,双手沿着腰际上行,迅速攀上那沉甸甸的两砣,先前那份熟悉的感觉又回到脑海中。

  鲁黛月其实早就醒了,但在秦王殿下清醒的情况下她实在拿不下脸来在对方面前穿衣离开,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对方赶快起身离去,也好方便自己穿衣脱身,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这种想法的错误,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背后男人灼灼目光在自己背上和臀部的游弋,心中暗自叫苦的同时对方的双手再度抚上了自己的肌肤。心中哀叹的同时鲁黛月只能默念神佛保佑不要让进城的几个女人这个时候回来,如果让那几个女人将自己这副丑态看在眼里,鲁黛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对方。

  随着自己双腿被挤压开来,鲁黛月不用想也会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这位秦王殿下的风liu潇洒在整个西疆已经不算是一个秘密,鲁黛月只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选上自己,躺在她身边的那几个女子个个都是各门派选出来的精英人物,他却把这种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是一份恩宠的行为施加给了早已为人妇的自己,她的确无法理解。

  梅开二度,春意盈盈,意气风发的无锋再次得偿所愿,女人鲜活的身体虽然刻意压抑了声音,还是让无锋体会到了对方曲意逢迎下的美妙,这一刻无锋自然无法理会得到对方心中的种种想法,但他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会随便放过这样一个尤物。

  当与鲁黛月再度春风之后,无锋才把心思回到身边其他几个女人身上,光头孜孜的妙音身下点点殷红带来的那份惊心动魄的娇艳如同白雪中迎风怒放的腊梅;而以手遮面的上清八冠之末的秋水寒唯有锦被一角遮掩,妙处毕露,勾人心火上燎;而关西双蝶的美景无锋早在花水峪便已经偷窥得手,现在近观更是赏心悦目。按捺不住一番手眼温存,装睡的诸女在无锋放肆的魔掌下唯有苦苦支撑,直到满足他的***为止。

  这一场走火入魔的风波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但从城中返回的诸女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尤其是无锋帅帐中那掩饰不住的点点血迹似乎也在像诸女诉说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而无锋与往常大不相同的精气神也让几女感觉到了这中间的异常变化。

  不过无锋现在已经没有更多精神来关注女人们怀疑的眼神,丰泽园里传来的消息才是无锋的重点。

  “你是说司徒泰和司徒玉霜以同意我们军队进驻帝都并镇守东门为条件要求我必须入城到丰泽园与会?”无锋端坐在案桌背后双眉紧皱,用怀疑的口吻问道,“那王缭你认为这中间会有什么古怪?”

  “殿下,我和苏兄也都商议过了,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对方既然这般强烈的要求殿下进城,说明他们在城内肯定有所预谋,而现在我们手中只有一个师团,如果对方真正撕破脸安心要将殿下留在帝都城内,只怕这一个师团难以抵挡得住啊。”王缭是在预备会议结束之后匆匆赶回城外的,对方出乎意料的以同意西疆军入城作为让步条件要求无锋入城参加会谈让二人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越是这种情形越是证明对方有阴谋,苏秦和王缭都坚信这一点,他们倾向于坚决不进城,而让自己二人替代无锋与会,顶多也就是背上一些没有诚意态度傲慢一类的骂名,这些都是小节,无关大局。

  “嗯,正如你们所想,司徒泰和司徒玉霜肯定有什么安排,不过除了暗杀之外,他们还能有什么手段呢?如果要用军事手段解决,除非整个禁卫军团都动用,否则只要拖上几天,晋中援军就可以赶到,你觉得可能么?”摇摇头,无锋意似不信,眼下集结在晋中的西疆军已经增加到了三个陆军师团,而且还有两个骑兵团,其中一个骑兵团和一个步兵师团已经推进到了晋中和中州交界地带,随时准备策应,无锋不相信对方会在这个时候出此下策。

  “那殿下您决定要进城参会么?”王缭也知道无锋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很难听得进旁人的劝说,也许只有林月心能够起到一些作用,他希望无锋能够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不急,左近还有几天才会正式开会,我们还有几天可以考虑和安排,我只是在想他们究竟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无锋手下意识的在颌下摩挲着,目光却望向东方。

  同一时刻的帝都城内,历史性的见面却在进行中,司徒玉霜神色复杂的望着大步走进大厅内的兄长,已经有些时间没见面了,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封亲王的兄长,但现在却轮到他来掌舵了。

  强烈要求推荐票,要求上周推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