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节 截杀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07 2005.06.07 16:50

    

  眼见敌军强行摆脱自己一方的纠缠,骑兵绝尘而去,一直还在咬紧牙关竭力支持的青年军官再也撑不住了,他知道白己手下这帮乌合之众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眼见得对方的步兵已经开始长弧形散开,很快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向白己方包围过来,若是再不早作决定,只怕自己这支尚未祖建成功的部队就真的要宣告终结了,青年军官毫不犹豫的命令紧跟在白己身边的传令兵立即发布收缩后撤的命令。

  早已杀红了眼的高岳士兵们似乎并不太听这位才成为自己上司不久的军官的话,依然恋恋不舍的搏杀着,在他们看来,比白己矮小一大截的敌军士兵似手根本不是白己的对手,只要自己多使上两把劲儿,就能把对方砍杀个落花流水,而接到命令的敌军士兵也有意识和和这些高岳蛮共们沾缠在一起,始终保持着较近的距离,使得高岳蛮兵不能轻松脱身。

  心急如焚的青年军官见此情形,更是急怒欲狂,不得不拿出杀手锏,命令传令兵传达自己命令,若是再不接受命令,就一律取消加入西北军的资格,在这等近乎于要挟的情况下,高岳士兵们才算不敢违抗,蜂拥着极不情愿的开始后撤,而早已查觉到情形变化的天南军则马上跟进,死死咬住开始撤退跑路的高岳士兵,情势一时间变得混乱起来。

  知道再耽搁一下可能就会真的陷入不可逆转的形势,青年军官冲上山丘怒喝:“弟兄们。将你们手中所有兵器扔出去,送给天南人!你们马上就要成为西北军的一员,不再需要这些残破的东西。就送给他们吧!”,

  在接到将身上所有武器投出命令的时候,几乎所有高岳士兵都还有些无法接受,但在听到主将如此一说,顿时心怀大畅,是啊,马上就要成为伟大而光荣的西北军一员,就可以像其他在西北军中的同胞一样拥有厚实坚固的盔甲锋利的武器,相比之下,现在自己手中的东西无疑就是一堆垃圾。整个阵地上就像突然刮起一阵暴风雨,无数石斧、石锤、铁刀倾泻而出,夹杂着投枪、铁叉,顿时形成一道猛烈的冲击波席卷而去,促不及防的天南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打乱了阵型,当他们调整过来后,早已被借此机会拉开距离的高岳士兵们凭借着良好的体能忧势突破了逐浙合龙的包围圈,让指挥天南军的指挥官扼腕痛惜不已。

  与此同时,已经甩掉了纠缠阻挠的天南军先锋部队虽然是迅猛前进,但由于被那帮高岳土鳌的大肆骚扰,让本来占尽时间优势的天南军一下子丢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让马国华懊恼不已的同时心中也是有些紧张,若是就因为此事丧失了战机,只怕自己是难以向坐镇后方的节度使大人交侍。一面命令部下加速前行,一面也在暗中祈祷西北人不要来得太快,毕竞现在自己率领的只有两个联队的轻骑兵,若是真的和西北军主力湘遇,白己的命运可想而知,但此时他也不敢再有任何退缩,立下军今状的他若是拿不下西康府城,只怕也是难以交差,还不如拼死吃河豚,搏他一搏,也许还能险中求生。

  不过事态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当眼看已经接近了那地平线上隐约可见的西康府城,马国华这才发现似乎这西康府城已经换了主人,城墙上迎风飘舞的金鹏旗昭示着这座城池已经改姓了李,也许白己就是晚到了一步,就让己自丧失了这一辈子能够辉煌一次的最佳时机。

  舍内已非当日的舍内了,在得到骑军出现在西康城南之时,他便不顾大军才入城休息不到两个小时,在第一时间断然下令两个骑兵联队立即从东门绕道急速南下,以最快速度抢在敌军回师之前截断敌军归路,力争全歼这支冒然前来的敌军前锋部队。与此同时,他也有意示之以弱,将南面主门紧闭,装出一副兵力不足准备死守不出的模样,尽量迷惑对手,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以便自己迂回侧击的部队能够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到达伏击区域。

  舍内的这一招果然起到了一定作用,当马国华第一眼看到西康城已经落入敌人手中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后撤,毕竞自己率领的是先锋骑军,根本不具备攻城拔寨的战力,西康城虽然破败,但毕竞还算是有险可倚,自己若是要想在这个时候攻下西康,除非对方自己强弱悬殊,否则不可能会有好结果。但眼见得对方将大门紧闭,城墙上旌旗飞舞、雄赳赳的站满了守卫士兵,这却让老练的马国华看出一丝破绽,心中也是暗自一喜,若是敌军实力强大,何需如此张扬表现,这等表现只能说明他们外强中干,莫非他们也于自己一样仅仅是先头部队到达,故意虚张声势企图吓退自己?

  时间就在马国华的犹豫不决中一分一秒的过去,马国华拿不定主意自己究竟该是等侍后面的援军跟上来后就立即攻城,还是后撤和援军会合后再作打算,当他最终下定决心准备先行后撤时,舍内已经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

  当看见从城门内蜂拥而出的敌军排着整齐的步伐黑压压的的向自己猛扑过来时,马国华才发现白己不折不扣的上了对方一个虚实相间的大当,而背后远处扬起的阵阵烟尘让马国华更是懊丧欲死,只是此事已经由不得他多想,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将自己手中这两个联队部下逃离这个已然成型的陷坑。

  一面命令前队变后队,保持阵型开始移动,马国华也在认真的观察这从背后袭来的这一支骑兵部队,数量并不算多,和白己手中这支部队数量相仿,只是对方明显是想和自己来一场混战,把自己拖住,以便他们那的步兵能够完成合围,自己则不敢恋战,但并非没有机会。凭借骑兵的机动优势,他并不太担心后面的步兵,无论如何,两只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即便是在这等恶劣的情况下,马国华依然能够冷静的分析着目前的形势,眼见对方已经完成了组阵开始发起冲锋,马国华也不再犹豫,只有拼死一搏了,胜负在此一举了。

  “成菱形攻击阵型,第一联队居前,第二联队居后,注意两翼保护,目标敌军右翼,冲锋!”直到敌军的阵型已经充分展开,再无变化的可能,沉稳如山的马国华这才不慌不忙的向自己的部队下达了突击命令,而此时背后从城中猛扑出来的步兵已经距离自己不足一千米了。

  鼓声雷动,旌旗招展,万蹄飞扬,两军对进,卷起阵阵黄尘,足以遮天蔽日,大地在马蹄下颤抖,空气在呐喊声中凝固,血脉在鼓舞中奔流,圆蹬双眼的双方士兵们咬紧牙关,纵马拉弓,犹如两道漫卷而来的大潮疯狂迎面相向,这一幕华丽壮观奇景终于在西康城南广阔的大草地上展开。

  马国华已好别无选择,对方步兵已经气势汹汹的压了上来,而骑兵摆开了较为松散的鹤翼排阵,明显是要将白己包围犯住,一举全歼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便是拼死突破敌军的骑兵防线,这样虽然有很大危险,一旦自己没有在刺穿敌人右翼的包围圈之前敌人左翼骑兵又横扫过来的话,白己很有可能就会全军覆没,但这是赌博,不这样作,敌军步兵压上,那更是毫无一丝希望。

  扑面而来的风声、呐喊声、马蹄声似乎将天他间一切事物都押在了下边,两军的战士此时脑海中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拼了,浮现在他们脑际中只有这个念头。奔涌而来的两股巨浪在即将重合前一刻,几手所有的士兵都将手中早已引弓待发的箭矢猛然发出,睛朗的天际有如突然泛起一片乌云,又像那密密麻麻的嗜血飞蝗夹杂着丝丝劲气各自向着截然相反的方向突射而去。

  “噼里啪啦”一阵接一阵的钝响传来,无数蜂拥向前的战士甚至连喊声还来不及发出,便倒在了马蹄下,刹那间便被后面呼啸跟上的同伴踏成肉泥,不过这丝毫不能阻止夹着无边气势而来两股热浪的撞击,随着那一线间的距离忽的消失,黑压压的挥刀舞枪健马军士扑面咆哮而来,轰然迎撞在一起,顿时掀起淘天的血浪。

  在射出箭矢的一瞬间,士兵们便熟练的收弓入鞘,提枪举刀,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半丝阻碍,无数次的训练和搏战已经让他们知道谁的速度劲道更快更到位,也许谁就能在下一场战斗中获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喊杀声、哀号声、金铁交击声、坠马落地声甚至连刀枪刺入对方身体的闷响声都清晰映入双方战士的脑海中,也许在无数年以后,他们依然能够记住李家与郎家这帝国两大巨头之间第一场生死攸关的会战是如此的惨烈。

  锐利的菱形箭头头夹带着凶猛的劲风狠狠的插在了成鹤翼阵型的西北骑军右翼上,立即激起阵阵波谰,此时双方对各自的方略都已明日在心,一方是要拼死拖住缠住对方让自己的优势步兵赶上来将敌军围歼,一方则是要在敌方步兵赶到之间突破纠缠,挣脱链锁好逃出生天,唯一结局就只能看双方战力战术的比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