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亮剑(4)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96 2006.12.16 16:45

    地图上的玻璃放大镜拿起又放下,这是来自西大陆的舶来品,能够把地图上较为细小的东西放大,真是一个希罕玩艺儿,不过现在也无助于解决矮胖老者心中疑惑。

  从地图上可以清楚看到,李无锋所谓的西疆军已经在北捷洛克集结了多达十一万之众,加上所谓的一个师团帝国派遣军和七万捷洛克国防军,其数量已经超过了二十万,对于仅仅有一个兵团驻扎的北捷洛克构成了极大威胁,虽然捷洛克那七万军队战斗力不敢恭维,但十六万西疆军却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平陆一战硬碰硬毫无花巧的死磕,让自己麾下几个素来不把唐河人放在眼里的将官无不谈“西”色变,现在如果还有谁敢于夸口说西疆军是一支弱旅的话,只怕连狂傲不可一世的尼克和克劳迪亚都会当面吐他一脸口水。

  平陆一战已经彻底的扭转了卡曼军方对唐河军队的看法,原来还只勉强把唐河人的第一第二军团打上眼,现在又来了一个更加凶悍的西疆军,计算了一下平陆一战中敌我消耗的比例,连戈麦斯自己也要承认自己原来是有些小看天下英雄了。李无锋的成功不仅仅是建立在阴谋诡计上,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了一支百炼成钢而又忠心耿耿的铁军。

  想到这儿,戈麦斯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看来卡曼人要想称霸中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马其汗人能够和西疆军拼个不相上下,倭人能够以寡敌众火拼多顿人,看起来这东大陆一样是藏龙卧虎,只不过自己原来有些坐井观天罢了。看见地图上密密麻麻标注的地址以及用颜色分隔开来的地域,凸出去的北捷洛克和榆林、清河、平陆,淡淡的浅绿色这个时候变得这么刺眼,矮胖老者心中第一次发现其实占领了这么多土地也有不好的时候。

  嘉峪关三个字倏地窜入戈麦斯眼帘,刺得戈麦斯眼皮一跳,难道李无锋想要声东击西,一举夺回嘉峪关?戈麦斯随即哑然失笑,不可能,自己是太敏感了,嘉峪关现在虽然只有三万人驻扎,但唐河人修建的天堑现在也成为了他们的恶梦,没有人能够凭借武力强行攻克它,只要占据嘉峪关,即便是北捷洛克全部被他们收复,自己一样可以轻松从嘉峪关南下。

  那李无锋的目标会在那儿呢?榆林府?有哪个必要么?荒僻穷困的榆林府只怕现在送给李无锋,李无锋也未必肯要,就像现在落在自己手中的黑山和龙泉一样,除了暴民就是流民,如果不是考虑到没有军队控制,流民有可能向北向西乱窜,危及平陆防线,戈麦斯早就想把这两地扔出去了,尤其是在经历了尼克一伙的就地征集粮草之后。不过现在似乎是丢掉这两个包袱的时候了。

  平陆府?李无锋难道有那个胆量再来一次平陆坟墓战?戈麦斯下意识的摇摇头,平陆一战的惨烈连戈麦斯至今都还觉得肉痛,七万多精锐就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葬身黄土,战士们抛洒的鲜血足以浸润整个大地,当然李无锋一样不好受,戈麦斯不相信李无锋还敢和自己来一次以血换肉两败俱伤的惨痛经历。

  摇摇头,戈麦斯第一次发现自己无法揣摩到对方的心意,按理说李无锋的首要目标应该是东方的中原大地,纵然是现在一时间不宜举兵,也该偃旗息鼓养精蓄锐才是,为什么却在这南捷洛克大张旗鼓的折腾起来,而且还像模像样,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古怪。

  但是摆在北捷洛克面前的危险是客观存在的,甲马和凡林两地总计兵力只有七万人,只相当于集结在南捷洛克的敌军三分之一,而且还不仅仅驻防甲马和凡林两城,在除两城外的一些要塞一样有驻军,这样分散的力量很容易被对方各个击破,好在麦利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收缩了防线,不过这样一来,眼见得即将开始的粮食收成却会受到很大限制,李无锋会不会有意用这种手段来消耗自己一方呢?戈麦斯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戈麦斯为西疆在南捷洛克的动作感到苦恼不已的时候,无锋已经迅速返回庆阳,并在庆阳作短暂停留后就秘密南下经关西南下天南进入缅郡首府珀斯城,在此之前,凌天放已经与情报署和军情局一干人先期抵达了珀斯,而西疆第一军团以及两个骑兵团也以换防名义采取以多换少的手法悄悄向天南开进。

  临近十月金秋,缅地已经多了一丝凉意,但相比起关西和西北,这里的其后依然有些太过温暖,让人无法体会到秋意的到来。郁郁苍苍的森林沿着大道蜿蜒向南,一支通往南方地平线尽头,可以看得出这天贯穿缅郡的南北的道路也只是初步进行了修缮,让原来连车辆通行都十分困难的情况得到了一些改善,最起码,普通马车可以勉强一直通到缅南的穆加勒城,再往南通往半岛同盟最北的苏拉维西公国就只有羊肠小道了。

  缅地一纳入自己管辖,无锋便指示贯穿缅地南北的道路必须列入一号计划尽快开工,但由于缅地基础条件实在太差,尤其是在缅中和缅南更是荒僻,偌大缅中和缅南地区不足二十万人,而且大多分散在山林中,穆加勒和腊波两城与其说是城,不如说两个小集镇更为妥当,若是比起中原内地稍微大一些的集镇也是远远不如,要想突然修建一条贯穿南北的道路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好在卢曼就任缅郡总督之后,一方面迫于无锋催促,另一方面也意识到这条道路对于整个缅郡尤其是缅中缅南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特殊意义,加上来自河朔地区的难民也源源不断的涌入缅郡,也给他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

  在总督府的强令下,所有流民一律不得在缅北居留,全部前往缅中缅南,这虽然在当时激起了部分流民的反对,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官府强硬的态度,流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尤其是卢曼在从西疆政务署财政司争取到一笔难民的专项补贴后,立即就宣布了迁移到缅中和缅南将会获得的安家补贴以及可以享受的优惠待遇,这个矛盾很快得到了解。

  “苏拉维西人拒绝了我们的要求?看来这位大公还是一个宁折不屈的人呢?有志气,精神可嘉啊。”无锋笑着揭开胸前的衣襟,十月的缅地与关西和西北的九月并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还要更温暖一些,一番踩探回来,无锋也觉得身上有些发热。

  “呵呵,殿下,苏拉维西人也不是傻子,这条道路一旦修通,固然可以改善商业往来,但带来的副作用一样明显,面对我们这个强邻,只怕傻子也会想一想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别为了发展通商连自己国家都亡了还不知道为什么。何况半岛同盟的主要商业伙伴是中大陆诸国,在东大陆却又南洋联盟这个大家伙在为他们撑腰,商业往来也主要在南洋联盟和马其汗人之间,他们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冒风险在缅地和他们之间新开一条商道。”卢曼无可奈何的笑着解释道:“但这条道路对于缅地来说却是至关重要,一旦我们这条路能够直接通到大南洋海滨,那我们缅郡的特产可以直接运送到海滨港口,在那里装船运往中西大陆各处,甚至东大陆在大东洋的沿岸港口,这可比通过陆路运输又省力省前,尤其是也可以为通往中西大陆打开一条最便捷的通道。”

  “苏拉维西人难道就不清楚拒绝我们西疆意味着什么?”无锋脸上露出一丝狠辣的微笑,“难道它真以为同盟就能够挽救他们的命运?!”

  有些为难的搔搔头,卢曼有些不好启齿的道:“大人,苏拉维西不过是弹丸小国,民寡国弱,军事力量更是不值一提,不过在缅郡和苏拉维西之间仅有小径相通,连运输都相当困难,中间全是布满森林的的浅丘,对大规模军队行进有着相当大的限制,要想通过这里对他们构成威胁,不太容易。”

  “事在人为,不过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在一周内将穆加勒到珀斯城的道路重点路段再好生修缮一番,其他你不用多管,我不希望一周之后,我还看到这般模样。”无锋话语中没有任何抬价还价的余地。

  “明白了,卢曼会再招募一批难民,投入到对路区的的维护修缮中去,老天开眼,这几天缅地地面很干燥,对道路维修也相当适合。”不该问的坚决不问,卢曼深知有些事情并不一定需要每个人都清楚,他只需要行使好作为缅地总督的职责就足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