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节 再刺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95 2005.11.28 08:43

    美目泪光流动,泫然欲滴,光滑如玉的香肩也轻轻的抽动起来,看得无锋心中一时不忍,但他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不能让步,一旦开了先例,那今后自己的麻烦事可就多了。

  “莹莹,你对你们管家和六合门的感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希望你过多的卷入这些事情中,你现在既然入了我李家的门,那就更应该注意这些事情。崆峒派可不可以进入关西发展那要根据条件是否合适,我不想这些事情掺杂什么个人感情在里边,尤其是你,若是你父亲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找主管官员,用不着你来掺和,若是在条件允许范围之内,我自然会考虑你家的。”无锋话语没有丝毫放松,不过在最后的尾巴上已然为已然泪光涟涟的管莹莹留了一道后门。

  管莹莹平时虽然性子粗疏,但对爱郎的话语却一样十分敏感,当爱郎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时,她就知道自己的言行总算是取得了效果,爱郎话语中虽然语气严厉,但作为几年的枕边人,莹莹自然清楚爱郎话语中已然有一丝松动,当然她也清楚爱郎的话语也明确无误的表达出了一番意思,那就是希望自己摆正位置,不要以自己的身份掺和道自己家族和门派的利益之争中去。

  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无锋也不忍再多责怪下去,也只好一把搂再自己怀中,胡乱安慰一番了事,只是经过这一番言语警告,相信莹莹也不敢再有其他非分之想,若是还想再自己身边立足,却也不能再有逾越之处,这也给其他女子敲响了一记警钟。只是这等警示究竟能管得了多久,无锋心中一样没底,毕竟涉及自己家族利益,谁又能抛开这世俗的亲情人情,对此类事情,无锋其实也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处理。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一直到下山,无锋还在默默诵念着这黄帝在崆峒山上问道广成子所得到这意境深远的精妙言论,世人都道神仙好,长生不老多逍遥,可是这些自诩为接近天道的道士们为什么和世俗中凡人一样对这世俗中的林林总总充满了***呢?无锋无法理解,既然能长生不老,还需恋眷这凡间尘世中的一切么?

  看来这些道士们其实和普通百姓并没有什么多大区别,一样对这世间这些他们原本不应该窥伺的东西充满了渴望,既然是这样,也许许多问题对自己来说那就好解决得多了。

  越过发源与崆峒山间胭脂河这条泾河最大支流,无锋一行踏上了返回天水的道路,一直将无锋一行送出山门,崆峒派的宿老们无一不是充满兴奋之情,虽然事情还有着许多需要流血流汗的地方,但这至少获得了这位主宰一方的西北王的默许,那崆峒一派的发展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当然这些机会并非没有付出,但这些付出应该说既是再大一些也是值得的。无锋同样十分满意,梁崇信的曲意安排,自己的含糊其词,让崆峒派不得不付出更多的东西,最终自己也并未给对方多少实质性的答复,一切都需要他们在今后的时间中来证明他们的诚意,那才有合作下去的机会,否则一切皆是空中楼阁。

  坐上马车,无锋默默闭上眼,方才才从帝都传来的紧急情报再一次让他本来有些松懈下来的情绪一下子又重新绷紧起来,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自己要想借此机会休整一段时间的机会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打断,他一样没底。朝中监国的司徒朗终于宣布鉴于目前严峻的形势,新组建第八军团和第九军团,负责东方和北方的防御线,而仅仅事隔三天,倭人立原家族终于打败了一直和立原家抗衡的其他几大家族,结束了长达几百年时间的战乱,立原山川终于能够有机会将兵锋指向外面,大规模的造舰计划大张旗鼓的浮出水面,大东洋上一时风声鹤唳。

  而一直托病不起而逗留于余杭的司徒元突然向朝廷建议,鉴于江南的形势不稳,要求帝国中央同意他组建第十军团,并联合许多商人士绅募捐,为新组建的第十军团筹措初期的经费,并利用江南的媒体报刊大肆进行宣传,这明显有先斩后奏的嫌疑,但司徒元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他相信此时自己正在监国的兄弟根本就没有力量来约束或者限制自己,那只是给他自己找麻烦,即使是自己那位监国的兄弟拖延不批,他一样会按照自己的计划组建第十军团,江南的财税收入足以再组建两个军团也毫无问题,当然他还是不能太过明显,万一一直沉湎于病床上的父皇突然醒来,也许一道圣旨下来,就有可能把自己打入万丈深渊,所以还是得小心为上。

  而嘉峪关上的卡曼人再次传来不稳的迹象,根据从卡曼国内获得的线报,原本只有三万余人驻守的嘉峪关,现在至少已经增加到了五万人,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中,估计会在近期增加到一个兵团,虽然不足以对太玄产生致命的威胁,但与北捷洛克的卡曼军队也在不断增加中这个情报联系起来,这就不得不让无锋为南捷洛克的安全担忧了。看来戈麦斯这个家伙终于稳固了在国内的政治地位,重新掌握了主动,又准备蠢蠢欲动了,不过他可能还在等机会,谋定而后动向来是这个家伙的策略。

  目前驻防墨灵顿的捷洛克守军已经恢复到了五万人,但其战斗力无锋不敢相信,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尉迟宾的南捷洛克军团第二师团和帝国驻防墨灵顿的展伯涛师团,好在展伯涛师团缺编的兵员已经得到足额补充,而无锋在前不久会见了专程来庆阳拜见自己的展伯涛之后对这个年轻人的看法也相当不错,而展伯涛与尉迟宾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相当不错,这让无锋对墨灵顿防御作战还是有相当把握。只要坚守住墨灵顿,卡曼人就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静静的思索着这一切,无锋知道也许平静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漫天的阴云又已经隐现端倪,无论是太平教人还是卡曼人,他们都不会听凭这种局面维持多久,一旦在九江的成大猷站稳脚跟,只怕连绵的战事又会接踵而来吧。

  从崆峒山下到天水府城前一段路程有些偏僻,需要走上五十里地才能进入从天水到陇东的主要商道,即使是天水到陇东的这条商道道路状况也并不太好,不少路段的路基已经年久失修,一些小型桥梁涵洞甚至让无锋产生了随时都有可能垮踏的感觉。

  尽心尽责的近卫队战士们努力的搜寻着周围百米开外的每一处可疑地点,无论农田还是山林,这次节度使大人携带大量女眷出游,也是近卫队战士执行的最为繁重的一次任务,几辆马车之间的距离并不大,厚实的重甲骑士队将几辆马车遮得严严实实,一切看来是那么平静。

  当凄厉的尖啸声划破长空时,伴随着是来的轰然巨响,重甲骑士们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作出,便被突如其来的弩枪和巨石撞击开一个大口子,两排重甲骑士连人带马被从侧翼挟带着沛然气势的冲击波一下子撕裂,十数名骑士当场死亡,残肢碎肉混合着破碎的甲胄散落在地上,无数巨石和弩枪一波接一波从远处山坡上倾泻而下,只是短短的几息时间,队伍中的几辆马车也被蜂拥而来的巨石和弩枪砸得粉碎。

  惊怒交加的梁崇信一面迅速结阵,而早有准备的轻装甲士则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行刺人藏匿的方向,分成两队以最快速度实施了包抄,截断敌人撤退的后路,另有一队甲士则径直扑向三百米外的山坡,很明显刺客的打击力量来自山坡隐秘处。

  一阵阵喊杀声从山坡上的丛林中歘了出来,搜捕的甲士遭遇了敌人,不过这批专门负责警戒搜捕的甲士很明显占了上风,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而从两翼包抄的甲士也在完成包围圈后投入了战斗,随后的厮杀并没有太多悬念,擅长使用器械的刺客并不一定是白刃战的好手,而面对的却是久经战阵的勇士。

  “报告梁大人,战场已经清理完毕,当场格杀四十七人,俘虏二十三人,在山坡低平处发现六具弩车和三具可拆卸多臂投石器。”当解决完战斗的甲士队长跑步来到梁崇信面前时,梁崇信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滔天怒意了,在天水地盘上居然会出现如此惨烈的情形,这不能不说敌人的疯狂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而自己这位全权负责天水事务的军事长官是不是也该有些责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