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节 知我者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53 2006.05.10 08:01

    “玉棠,来坐,”有些惊诧于为何一大早便找上门来,但无锋还是落落大方的请对方入座。虽然和这位帝国的十七公主已经几度鱼水,但无锋却总觉得对方有些骄矜自傲的味道,虽然在他面前未曾表现出来,但仍然是让他心底里有些不舒服,而司徒玉棠也从不在自己府中留宿,所以这样一来,二人的关系像是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平平淡淡的模样。

  “无锋,听说郎家现在汉中和泸江与林家激战,眼下外敌当前,你为什么不出面制止他们这种自相残杀的行径?”一身淡爽的罗裙外带一袭紫红的披风,衬托出少女分外精神。

  “哦?出面制止?玉棠,你怎么关心起这种事情来了,林郎两家本来就是宿仇,此次郎家准备充分,志在必得,外人尤其是像我这种在名义上就缺乏充足理由的人干预只怕会适得其反,我也很想尽一分心,但这种事情,恐怕只会越帮越忙。”无锋笑着道,一边打量着少女全身,“不过我已经让人上京,请有能力干预此事的人士出面干涉。”

  “有能力干预此事的人?无锋,你是指谁?”司徒玉棠怔了一怔,讶然问道。

  “呵呵,当然是从各方面都具备干涉此事能力的人,当然我也愿意配合他出出力。”无锋有意迈了一个关子。

  “究竟是谁?”司徒玉棠顿时恼了,玉面含霜。

  “你觉得你三哥出面来调解此事怎么样?”无锋琢磨着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很快就要到了接手昆仑关的约定时间了,而王宗奚也该到了京城见到了司徒峻,估计很快就会有答复回来,也就无所顾忌的告诉了对方。

  “啊,我三哥?”少女又惊又喜,狐疑的目光在无锋脸上打了几个旋方才问道:“无锋,你老实说,你这次为什么会让我三哥出面干预此事,这中间会有什么古怪?”自己这位未婚夫婿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这种热闹事情他怎么会不插上一脚沾些油水,这太不符合他的个性了。

  “瞧你说的,玉棠,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无锋故作嗔怪状,但见对方无动于衷的盯住自己,这才咂了咂嘴装出一副可惜的神色道:“我也出面调停过,但郎家这次胃口太大,而且估计和马其汗人已经搭上了手,光凭我们西北,一来从大义上我不想承担擅自攻伐同僚的责任,虽然我敢肯定郎永泉和马其汗人中间有勾结,但却没有任何真凭实据,而且毕竟我和他统属帝国藩属,也无权过问这些事情,另外单凭我们西北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压制得住郎永泉现在的势力了。”

  司徒玉棠稍稍放下了心,但对无锋提及的郎家和马其汗人勾结一事却是又惊又怒,“郎永泉好大的狗胆,竟然与外敌勾结!无锋你不用瞒我,你以为不知道你已经把莫特人和图布人的铁骑调进关内了么?还敢说压制不了郎家?”

  司徒玉棠在说这番话时语气已经有些变化,这么久以来,她也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身处无锋身边,已经是名分上确定了的妻子,但血统上她却又是司徒皇家的女儿,究竟自己身份该如何定位,这一直让她头疼不已,随着自己未婚夫势力的不断扩大,已经大到了很明显的足以影响整个帝国朝政和甚至东大陆局势走向的地步,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他手下也一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集团,这个集团牵扯到整个帝国各地方方面面的地方势力,这让她感到担忧的同时也下意识的有了那么一丝自傲,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夫,将来的丈夫,他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也就一样代表着自己,只是作为司徒家的女儿却又害怕他的实力扩大会危及司徒家的统治,正是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一直无法摆正心态。但司徒玉棠发现自己心境比起以前却却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变得越来越看重西北的成长,发现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悄悄的融入到了西北,喜欢西北每一处新的变化,这种变化在自己和未婚夫西康之夜后表现得尤其明显。这种变化让她又惊又怕。

  “呵呵,玉棠,看来你倒是了解得很清楚啊。不错,我是安排了莫特人和图布人的骑兵入关,不过,缺乏大义的情况下,我可不敢擅自妄动。”无锋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少女,“但只要三殿下愿意出头,我自然全力支持。”

  “无锋,你敢说你就没有想过你自己去控制汉中和泸江?”少女脸上掠过一抹奇异的表情。

  有些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个少女,似乎一下子变得自己不认识了,对方居然文出这样一个问题,难道真是天时变了?“玉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么简单的话你都不明白,既然你有那个能力,为何不直截了当收复巴山、泸江和汉中,却要等到我三哥?仅仅是你所谓的大义约束了你么?李无锋何时变得如此谨小慎微了?”司徒玉棠却是步步进逼。

  “哈哈,知夫莫如妻啊,还是玉棠了解我,大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我现在不想和郎家翻脸,郎家现在的力量膨胀得很厉害,如果能让他们和林家消耗一些,这样对我更有利,这样得回答,玉棠满意了么?”无锋索性直接把话挑明,他想看看对方的表情。他看得出来这一段时间里司徒玉棠似乎已经有了许多变化,从她更乐于参加各种行政性的事务活动就可以看出,像是对接受西北女主人这个角色身份已经不太那么抵触了,而司徒家公主的身份也隐藏得更深了。他想探一探对方的底,如果对方真的能够适应自己妻子的这一角色,有许多必须要自己参加,而自己有不愿意参加的活动让她代劳,效果却还要好得多,她本来就是一个极其精明能干之人。只是要看她能否融入自己的生活圈了。

  点了点头,司徒玉棠面色不变:“这才是李无锋,我想也应当如此。好了,我走了,今天我要去银川视察银矿,想必行政署已经通知你了,希望你能够早一些与我三哥联手化解林郎两家的矛盾,别让外敌趁机占了便宜。”

  说罢,没等无锋有何表示,便径直离去,丢下无锋一个人呆呆愣在那里,苦苦思索对方今日的表现究竟意味着什么,是真的愿意和自己和解当一个合格的妻子呢,还是打算继续扮演两个角色,在自己和司徒皇家中走钢丝,亦或是伪作和解其实却所谋更深呢?无锋无法确定,但他内心深处真心希望能是第一种情形。

  望着消失在门厅外的俏丽身影,无锋禁不住悄悄叹了一口气。

  站在昆仑关上俯瞰南方,越过这一片不算险峻但却崎岖不平的连绵丘陵区,再往南就是巴山府的中心区域了,那里是被当地人称作坝子的一处处盆地地形,虽然比不上汉中盆地那么肥沃,但在这一片以丘陵山地为主的地区中已经是相当难得的了,一个接一个坝子分布在丘陵之中,也就形成了巴山府的主要农业区,而坝子之间多是低矮的浅红色石岭地形,易于风化,对交通影响不大。每遇雨季,风化了的紫色砂石被雨水洗刷后,汇成小溪向低处流淌,形成特有的红水河奇观。

  沿着这一片丘陵向东可以一直延伸到汉中盆地边缘的乌蒙山余脉,那里生活着和天南郡中少数民族同宗同族的一些土族居民,向西则可以一直蔓延到横断山麓,那里是高岳人的活动区。

  前一天送走了遵诺撤离的天南军两个联队的守军,无锋便亲自赶到了这昆仑关上查看地形,同时视察了西康府,昆仑关良好的防御体系让无锋颇为满意,无论是对南还是对北,这座关隘都是一座至关重要的咽喉之地。

  汉中的天南军已经完成了合围布置,并且兵力增至四个兵团,而且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看来天南一方是决心趁这个机会独霸关西了。林家在汉中的主将是林国雄的一个外侄,也算是三江军中的老人,但根据情报显示,这个家伙在林家军队中的威信不高,许多部将对他担任汉中主帅一职一直持怀疑态度,李无锋对此有些担心。如果按照正常进程,林家两个精锐师团外加太平降军组成的警备部队,依托汉中城防设施,外加汉中的物资充足,人口资源丰富,即使面对优势的天南大军,只要不出意外应该完全能够坚持一个月以上,但若是主帅无能,一夕之间沦陷的事例却也不是没有。

  看见站在墙头的主帅一直望着东方出神,跟随无锋一同视察昆仑关防御的梁崇信和岳山二人都静静的等待着。呼啸的秋风打着旋从垛口掠过,残阳如血,照得关外的灌木林呈现出一片灿烂的金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