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节 纵论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78 2006.12.27 21:58

    京城的媒体从来就不乏新闻,几乎每一天都有各种最新的消息从各地传回来,有很多时候,各大报社的消息甚至比帝国官方的情报通道来的更快更准确,这的确要有赖于帝国初建时第二任帝国皇帝司徒无悔颁布的《新闻自由法》和《新闻检查条例》。

  正是这两部法律奠定了帝国新闻繁盛的基础,而有了这两部法律作依据,只要不是直接针对皇帝本人的攻击和只要没有对帝国安全造成威胁言论都可以享受自由发表的权利。当然在对帝国安全造成威胁这一条的解释上用法律学者的话来说显得有些过分模糊,容易被新闻和出版检察署滥用权利,但事实证明这三百多年近四百年来,帝国新闻和出版检察署一直由开明派贵族把持,纵然时保守派贵族再是不满,但出版和新闻检察署却一直没有受保守派贵族们的影响,有政治家分析,这是历代帝国皇帝陛下为了压制保守贵族维持帝国内部各方势力平衡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而这一段时间中京城的媒体似乎显得更忙碌了,许多主流报刊都纷纷大出增刊,以详细的介绍来自各方面的新闻,满足帝都和帝国民众的需要。

  站在临湖亭子边的老者一边翻阅着最新的《帝国新闻》一边浏览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一身样式古旧但质料却是绝对上乘的唐式长衫足以证明老者身份不同于一般人。

  “何老,您好像有些心事?”旁边一名中年男子一边笑着招呼茶博士替刚刚发好的茶注水,一边随口问道。

  “老朽能有什么心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该是老朽享福的时候了,只是睁眼就看见这林林总总的消息,有些感慨罢了。”老者精瘦的脸上显得有些迷惘中夹杂着一丝伤感之色,似是回忆起了以往的旧事。

  “哦?”中年男子同样锦袍玉带,举手投足间更是一番贵气,一看就是官宦人家,探头看了看对方手中的报纸头条,顺口道:“怎么?何老认为西边又有什么变化不成?”

  “不好说,不过以秦王殿下的心性,在南捷洛克这般折腾,恐怕不会只是演习一番那么简单吧?”精瘦老者摇摇头,像是不想深谈这个话题。

  “呵呵,李无锋这小子从来就不会安闲半分的,南捷洛克那边除了针对卡曼人还会有谁?卡曼人前不久不是和李无锋的西疆军在平陆展开血战么?听说那一仗可是打得天昏地暗,最后还是李无锋落了下风,被迫退出了平陆才算结束,看来这一次李无锋是想报一箭之仇了。”面色白皙的中年男子笑着道:“这样也好啊,李无锋能够好生教训一下卡曼人也好,免得卡曼人太过嚣张放肆。”

  能称呼李无锋为小子的,即便是在帝都也没有几个,若是有人站在一旁听到,恐怕立即就会有人侧目相视,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如此大胆放肆的称秦王殿下为小子。

  “殿下,平陆一战并非像那些媒体那般说的是秦王殿下败退出平陆,那一仗若是平心而论,那一仗应该算是一个平手,从双方各自的意图来说,双方都应该是达到了各自的目的,不能说谁胜谁负。”缓缓摇摇头,老者显然并不同意现时流行的说法。

  “噢?”白面男子有些惊讶的扬起眉毛,“怎么说?”

  “卡曼人的意图是要占领平陆,确保清河无腹背受敌的危险,从这个战略目的来说,卡曼人的目的的确达到了,尼克率领的卡曼精锐的确厉害,纵然是秦王殿下的西北军主力也不得不避其锋锐。”精瘦老者似在细细琢磨双方的战略意图。

  “那李无锋明明败出了平陆,刚刚从太平乱党手中夺得的一个府县就拱手送给了卡曼人,他也达到了目的这从何说起?”白面富贵男子更是不解了。

  “殿下,许多时候不能一城一地的得失来论成败。卡曼军队素来强悍,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在对我们帝国军队时总是占尽上风,说一句老实话,原来帝国军队中能够与卡曼大军有一拼之力的恐怕只有大殿下的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其他纵然是尤素夫的城卫军团也要略逊一筹。这种心理一直压在帝国各方军中,秦王殿下的军队一直没有和卡曼人正面交锋的经历,虽然原来在北捷洛克也有过几次交手,但那都是在不对等的情况下进行的,难以显示出双方的真实实力。而这一次平陆之战却将双方摆在了一个较为公平的环境下,卡曼人兵力占优,秦王殿下一方有防守之利,可谓势均力敌,那就可以充分展示各自军队的战力和将领的才能了。”

  看见对方越听越有兴趣,原本不想谈论这些话题的老者不由自主的打开了话匣子,此时想收也不好意思。

  “这一仗具体情况不需要老朽多谈了,但最终结果虽然是以秦王殿下一方退出平陆告终,但殿下可知道卡曼人付出了多少代价?七万多人,这个是卡曼人最精锐的陆军,整整一个军团有多,纵然秦王殿下的西疆军损失也不小,但这一仗却竖立起了西疆军的威名,面对强敌敢于亮剑一战,能够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的与尼克率领的卡曼精锐大战而不落下风,这足以让西疆军引以自豪了,这也为所有西疆军打破卡曼不败神话奠定了良好的心理基础,这样一来,以后在任何时候任何一支西疆军在面对卡曼人的时候都可以竖立起坚定的信心,卡曼人不过如此,我们西疆军一样可以打败他们。这种心理优势的确立,足以让秦王殿下军队的战力大大提升一个层次。这就是西疆的收获和秦王殿下的目的。”

  “如果说当时秦王殿下鉴于卡曼人势大而撤离平陆避免一战,那势必在西疆军心目中留下一个我们无法打败卡曼人的心理阴影,这种心理带来的危害是难以想象的,殿下没有带过兵恐怕无法体会到这一点。”精瘦老者最后总结道。

  “精彩,何老分析果然精彩,我司徒明达虽然不懂军务,但也知道这军心问题极其重要,如果军心不稳,只怕战斗力也要大打折扣了。”白面富贵男子笑着拍掌道。司徒明达,原安乐公,新皇继位时为了笼络人心,将自己几个叔父都晋封为王,安乐公自然也就变成了安乐王了,只不过他们这些王却是没有封地没有多少权柄的享福王侯罢了。

  “殿下见笑了,不过秦王殿下在军事方面的确眼光独到,思路也与其他人颇有不同,若说他是帝国开国四百年来来的一代军事奇才,老朽以为一点也不为过。”老者苦笑着摇摇头,“只是这位秦王殿下太过穷兵黩武,今年一年里他就已经西征南伐打了无数仗了,这会儿有琢磨着和卡曼人一战,也不知道是秦王殿下天性如此呢还是他麾下的将领们觉得闲着难受,没有仗打便浑身不舒服似的。”

  听得对方半开玩笑的揶揄,司徒明达也笑着道:“他这一仗若真是和卡曼人较量一番,对咱们帝国也有好处,至少陛下不用在日思夜忧卡曼人会打到帝都城下了。”

  “打到帝都城下?卡曼人到明年夏天都怕是不可能有这份心思了,即便是秦王殿下不打这一仗,卡曼人一样不大可能再发起攻势了。”精瘦老者摇头不同意对方的看法。

  “哦?何老为何如此肯定?”司徒明达心中一喜的同时也有些不解。

  “殿下,您看看卡曼人在榆林、清河和平陆三府与在黑山龙泉两府之间的表现就可以知道了。”精瘦老者微笑着端起温度正合适的茶盏抿可一口,茶叶的芬芳在口齿间惬意的流淌,说不出的清爽。

  “表现?什么表现?”对这些消息不大注意的司徒明代显然没有明白这其中蕴藏的含义。

  “殿下,卡曼人夺下榆林清河平陆三府便全力安抚地方,甚至拉拢启用各地士绅,安定民心,不管怎么样,卡曼人的这些手段多少也起到了一些作用,而在黑山龙泉两府呢?大肆掳掠抢夺粮食财货,甚至四处驱赶难民,让这些难民向四周流亡,这迥然不同的做法为什么会发生在卡曼人身上?”精瘦老者耐心的为对方分析着:“无他,情势变矣。先期卡曼人并没有感受到这蔓延到整个东大陆旱灾的巨大影响,所以占领榆林清河平陆三府的目的还是想仿效北捷洛克一般以控制土地人口的统治为主,而这后来察觉到形势的巨变,粮食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整个战事的进程,这黑山龙泉他们根本无法吃下而又维持统治,所以索性来一个以土地换粮食,放弃控制,夺取民间粮食,实在不行一走了之。老朽断言,这秦王殿下在南捷洛克一有举动,那卡曼人势必舍弃河朔回师清河和榆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