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节 钓钩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32 2005.05.19 17:24

    “奥博拉将军,您好像有心事?”滚滚向前的铁骑洪流中,梁崇信和奥博拉有意与行进拉开一定的距离,以方便两人谈话。“眼下一切已经安定下来,所有事情都在按照我们制定的路线运行,将军还有什么值得担心呢?”

  摇了摇头,奥博拉黝黑的脸庞上浮起一丝苦笑,“梁大人说笑了,这一切都才开关,后面的还有许多麻烦事,哪有您说的那么轻松啊。”

  顿了一顿,奥博拉有些感慨的望着眼前急速行进的大军喟然叹道:“若是本人能有象梁大人手下这般一支精锐之师,那倒也没太大问题,唉……”

  “呵呵,奥博拉将军过誉了,假以时日,我想将军的部队一样可以达到甚至超越他们的。”梁崇信假意谦虚,心中却已经在酝酿说辞。

  “梁大人太谦虚了,本人检阅过大人的部队,才明白为何那横扫腾格里的罗卑人会在李大人的部队面前屡屡碰壁,威名之下无虚事啊,果然是一支钢铁雄师。”回忆起前两日自己检阅这支部队的情形,奥博拉依然是赞不绝口,这支号称西北军中第一的大军的确有这个资本,这是一支身经百战才能锻炼出来的队伍。

  见时机已经成熟,梁崇信斟酌了一下言词才道:“奥博拉将军,梁某是个直性子人,你我一见投缘,梁某也觉得将军是一个可交的朋友,有些话可能不太中听,但梁某把将军当作朋友,所以压在心头不吐不快。”

  奥博拉怔了一怔,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道:“梁大人何出此言,有什么话就尽管直说,奥博拉洗耳恭听。”

  “那就恕梁某直言了,梁某仔细查看了一下贵军,发现贵军存在不少问题,若是不加以解决,梁某担心在今后一旦遇到大的战事,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梁崇信瞅了一眼对方,见对方正仔细倾听自己的话,也就顺着话题往下:“首先是贵军的纪律问题,梁某发现贵军无论是原来的护卫军还是守卫军,纪律都显得有些松懈,这是影响军队战斗力最严重的问题,一支军队若是没有严格的纪律,那它的下场可想而知。”

  “第二,梁某和曲波副师团长和贵军一些中高级军官都接触过,发现贵军的军官水平参差不齐,若不加以解决,贵军战斗力很难有所提高。”

  “第三,贵军骑兵太过薄弱,这使得贵军在先天上就丧失了机动优势,这在战争中也是一个不可弥补的缺陷,还有贵军士兵装备较差,后勤补给机制不健全,这也是影响战斗力发挥的一个因素。”梁崇信顺口道来,一连指出了对方军队存在的几处问题,句句精辟,说得奥博拉叹息之余也是点头不止。

  “梁大人所言甚是,这些问题本人也有察觉,只是这两部刚进行整合,队伍显得躁动不安,士兵们的情绪尚未完全稳定,还不宜采取太大的举动,况且要改正这些缺点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尤其是军官素质的提高更是需要长期的锻炼学习。”说到这里,奥博拉想起了北面一直对旁遮人耿耿于怀的海德拉巴人,还有南面现在敌友难辨的提克人,而唐河人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他们不会在这片土地上逗留太久,很快就会东返,没有唐河人的掣肘,自然是求之不得,但这也带来一个现实问题,乌衣派现在已经掌权,而一直仇视乌衣派的白衣派在海德拉巴部落和提克部落仍然掌权,他们会容忍这种现象的发生吗?一旦兵戎相见,就凭自己手中这点实力,要想挑战南北任何一面都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己部落的命运堪忧。

  若不是唐河明确表态不能容忍现在政权的更迭,奥博拉甚至想在唐河人离开后凭借自己手中的力量重新驱逐乌衣派,虽然这有可能又导致一场混乱,但也远比直接面对两大部落的军事干涉强的多,只可惜唐河人在这方面的态度似乎很强硬,也不知道这乌衣派怎么会那么得李无锋的欢心?

  奥博拉当然不明白李无锋心中所想,既不想让自己的军事力量陷在这里,又要充分展示自己影响力的存在,为将来的做好各种准备,这就是李无锋的想法,那么在这片土地上找到一个合适的代理人就成了一种必然,乌衣派在森格平原上面临巨大压力,要想保持现在来之不易的掌权局面,就不得不依靠西北,凭借自己对海德拉巴人的影响力以及潜在的巨大的军事力量,无论海德拉巴人还是提克人都要考虑真正面对西北大军的打算,也许妥协和平衡才是几方面都可以接受的。

  “梁某深有同感,但军官的素质对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影响极大,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充分说明了军官的在战斗力上的重要性,将军应该及早打算,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提高军官的素质啊。”梁崇信也是顺着对方的话不动声色的回答。

  像是想到什么,奥博拉根本没有料到这是对方有计划的引导话题,心中一动道:“梁大人,本人听说李大人的领地首府建立了一所军事学院,专门负责培训军官,不知……?”

  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梁崇信心中暗笑,表面上却皱皱眉道:“这个,西北军事学院乃是李大人专门为培养和培训军官所设,但好像一般不对外,上次乌孙卫军要求培训他们的军官,梁某向李大人多次申请也只是获得了20个名额,这还是梁某厚着脸皮死缠烂打才获准的,现在将军若是想打这个主意,恐怕有些困难啊。”

  “梁大人,既是有了先例,那就好说了,我想李大人总不能厚此薄彼,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合作协议,我想李大人应该能够接受我们这个不算太高的要求吧?”奥博拉有些兴奋,显然被这个想法吸引了,若是能够让自己的手下到西北学习,不但能够在军事技能上获得提高,而且也可借此机会一观西北军的真正实力,也好为以后自己部落何去何从做参考。

  “这倒也是,若是李大人不愿意,将军大可将这个先例提出来,李大人素来爱面子,想必不会为此自己打自己嘴巴吧?只是将军千万别说是梁某将此事透露给你,否则梁某少不了又要挨李大人一顿训,说梁某好为多事了。”梁崇信再三嘱咐对方,“不过,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军官培训学成至少需要一年半载,而贵军战斗力现在亟待提高,梁某有个建议,看将军是否有兴趣?”

  “梁大人请讲。”奥博拉大感兴趣。

  “此次回斋浦渡见到李大人,将军不妨夸大问题的严重性,一来可以请李大人将军队多逗留一些时间,为贵军多赢得一些时间,而且可以请李大人能否抽调一些老练军官作为军事教官,以军事交流的名义,先期带领贵军军官组织部队进行一些军事训练,这样也许能够让贵军的战斗力提高的快一些。”梁崇信慢悠悠的道。

  “嗯,以军事交流的名义帮助我军训练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值得一试,不过这个问题要等到回到斋浦渡后和诸位议事会成员商量以后再作定夺。”内心虽然已经赞成了这个意见,但谨慎的奥博拉还是没有当场决定,毕竟自己还未了解这斋浦渡的形势究竟如何,虽然戈尔迪纳拉的来信说了个大概,但此时乌衣派掌权,白衣派敬陪末座,原来掌权的贵族们已经沦为阶下囚,取而代之得势的那些以前名不经传的在野贵族家族,这主客易位,很多问题就难说的很了。

  像是理解对方想法似的点点头,梁崇信轻轻一夹马腹,胯下健马略略加快了脚步:“将军所言甚是,一切都等到斋浦渡再说吧,不过梁某相信无论是谁执掌权力,提高自己军队的战斗力都是首要问题,否则面对敌人入侵,恐怕受害的还是自己吧。”

  默默点点头,奥博拉也清楚这个道理,也许乌衣派那些掌权者比自己更重视这个问题,一旦海德拉巴人或者提克人出兵干涉,自己军队招架不住,首先遭难的就会是他们。

  “梁大人,奥博拉还有一个请求,就像方才梁大人所说,我军的骑兵是一个巨大缺陷,骑兵对我们整个印德安王国来说都是一个天生弱项,因为森格平原上并不产马,除了海德拉巴人能够从腾格里草原上获得一些马匹外,在森格平原中南部更是稀少,陆地运输工具都以驴骡车为主,这对军队来说则是一个致命的伤害,所以我想在适当时候扩充骑兵,使之能够达到一个相适应的水平,不知梁大人能否向李大人传达我们这个意愿,提供一些马匹和训练,以增强我军的机动战力?”奥博拉沉默良久又提出另一个问题。

  “将军阁下,我个人赞成这个建议,不过鉴于事情的敏感性,作为西北盟友的海德拉巴人会有什么反应,也需要考虑到,我想最好请将军阁下亲自向李大人陈述,梁某也会向李大人提出自己的看法。”梁崇信笑着委婉的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