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节 连环杀(3)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5 2008.12.15 08:14

    根据战后的分析显示,这一次昆仑湖畔滩头阵地的争夺战应该是马其汗人取得胜利的一次最佳机会,然而缺乏经验让马其汗人浪费了这次良机。很多战史学家推测,如果不是马其汗人的运输用竹筏未能及时返回运送第二批战士赶到,如果不是西疆预先在滩头布置了多个高台有效牵制了马其汗人的突击速度,如果不是在紧急关头温拿亲自披甲上阵,如果关键时刻发挥巨大作用的高岳民兵当初被解散,这其中任何一个看起来似乎都有些侥幸的因素一旦缺失,都有可能导致整个防线的彻底崩溃,进而使得莱贡的命运甚至整个战役的结局被改变。

  但是正是这些偶然中组合成的必然使得马其汗人的水面突击功亏一篑,不但损失了多达两万多人的精锐,而且后援不继也严重的挫伤了马其汗人的士气,那一场堪称决定命运的生死之战中西疆军同样付出了接近一万人的牺牲,而且多达两千多人在这一战中终生残废,这一仗的血腥由此可见一斑。而后虽然马其汗人加大了对这道莱贡防御上的薄弱大门的进攻力度,但已经发现了缺陷的温拿很快就调整了高台上的布置,大批的包括重型投石机被安装上了高台,这极大的增强了远程打击能力,后期来袭的马其汗人许多竹筏在尚未靠近岸边时便被投石机击碎,庞大石块带来的冲击力不是竹筏和竹排能够抵挡得住得,每一艘成功靠近岸边的竹筏至少有另外一艘竹筏的沉没作为代价,也就是说发起攻击的军队有一半尚未真正进入战斗状态就命丧黄泉,漂浮在水中的士兵无疑是弓箭手和投枪兵最好的靶子。

  巨大的损失代价使得普天成最后不得不放弃这种太过残忍的攻击,让主战场重新回到城墙攻防上来,但火龙炮这个无法回避的梦魇又让每一个即将参加攻城战的马其汗人不寒而栗,虽然他们并不惧怕死亡,但眼见着在空中陡然炸裂开来的火球如同流行火雨一般洒落,沾上一点便会将人变成一团焦炭,这种恐惧带来的效果远远超过了实质杀伤力,甚至对整个马其汗大军士气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

  曾经是马其汗人眼中美食的莱贡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吞不下攻不克绕不开的烫手山芋,它就这样牢牢的卡在马其汗人进军的咽喉上,而随着第六军团增援进驻库特丹,木力格援军也总算在耗尽最后一分力之前赶到了已经是支离破碎的莱贡城,而此时双方的统帅和士兵都已经被这场过度血腥的战争磨掉了太多激情,连一直奉行攻势战争的普天成在数十年后自己的回忆史中也写道:“莱贡争夺战就像一支毒蛇死死的缠绕在我的心间,昆仑湖的血水和莱贡城下的血火交替出现在我日后的梦境中,让我多年以后都一直未能平静,那是我在此之前经历最深刻的一场战争,它改变了我对西疆的看法,也改变了我对战争的看法,战争已经不完全是战士和双方统帅的拼搏,双方综合实力的比拼越来越体现在战争中,尤其是新式武器的出现甚至足以起到左右一场战争结局的巨大作用。”

  与此同时库特丹争夺战却显得波澜不惊,由于将主攻方向定在了莱贡一线,库特丹方向马其汗人并未投入过多兵力,而在第六军团抵达库特丹之后,事实上马其汗人已经放弃了从库特丹突破的计划,改而向南,但莱贡城的顽强阻击让马其汗人再一次意识到西疆军的战斗意志绝非帝国军队可比,而继续南下从三宝寻求突破就成了唯一选择,当然,他们将冒着后勤补给线被西疆拦腰截断的危险,从理论上来说这个选择应该是一个赌博,一旦断绝了后勤补给,这支军队只能以全军覆没告终,但普天成和明重最终还是决定赌这一次。

  普天成和明重的赌博获得了回报,三宝城薄弱的防守根本无法抵御这支来自北方的奇兵,当穿山越岭抵达富饶的大南洋沿海平原的马其汗偏师出现在三宝城前时,南海自治领的警备师团在没有城墙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抵御这支气势汹汹的大军,一经交锋,南海警备师团便告失利,被迫退出了三宝,而为了避免三宝城遭遇不必要的损失,南海自治领总督钟文静也指示三宝城的官员们可以宣布三宝城为不设防城市,同意马其汗军队进驻三宝城。

  其实木力格和温拿也曾经考虑到马其汗人可能越过莱贡与三宝、摩洛之间的山岭出兵大南洋,但兵力的匮乏让他们只能在摩洛和三宝之间选择一个,而相比之下摩洛的位置更显重要,一旦占领摩洛,三宝城便成孤岛,纵然马其汗人不出手,只怕一直就蠢蠢欲动的南洋联盟也会宣布接管三宝,与其那样还不如死守摩洛,至少马其汗人占领了三宝也可以绝了南洋联盟的想法,避免南洋联盟也加入这一战局。

  不过马其汗人这支偏师在占领了三宝城之后也成了强弩之末,翻越莱贡与三宝之间的崇山峻岭耗尽了他们的体力,也让他们吃尽了苦头,他们被迫丢弃了所有多余的行装和武器,如果不是他们来得过于突然再加上南海警备师团的战斗力实在不敢恭维,也许他们连没有城墙防护的三宝城也难以拿下,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丧失了在向前推进的气势,能够在三宝城维持现状已经是竭尽所能了。

  半岛地区出现的这种奇怪僵局应该是双方都没有预料到的,当木力格和温拿在为三宝的丢失紧张得昼夜难眠时,普天成和明重一样在为三宝与莱贡之间的山岭叹气不止。摩洛仅仅只有一个师团守御,加上一些海军守御部队,整体数量不会超过二万五千人,而马其汗集结在三宝休整的部队则超过了三万人,像摩洛这种没有一寸城墙的城市完全是以开放海港繁荣起来的,在针对陆地上的防御力来说几乎为零,只能完全依靠守卫军队的胸膛来抵挡。木力格和温拿不知道马其汗人还会派出多少军队越过三宝与莱贡之间的山岭,但二人清楚一旦马其汗人真的再有余力穿越这片山地,只怕整个南海自治领都只有俯首称臣了,面对莱贡的巨大压力,西疆一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顾及沿海地区了。

  但事实上并不像木力格和温拿想象的那么糟糕,翻越三宝与莱贡之间的姆禄山地让习惯于在炎热干燥地区生活的马其汗士兵吃足了苦头,湿热憋闷的气候让这些士兵很多患上了皮肤病和痢疾,虽然抵达了三宝,但事实上为此付出的代价亦是不小,以致于他们根本无法向旁边的摩洛发起攻击,见到此种情景普天成和明重再也不敢让军队通过这个地区,几乎丧失一般战斗力的这种行军简直是闻所未闻,何况莱贡尚未攻下,而东面的南洋联盟态度也变得让人捉摸不透,虽然一直在向己方军队提供补给,但却对派兵出征一直没有作正面回应,他们议会的低效率成为一个十分好的借口。

  莱贡成为一个僵持的节点,而三宝和摩洛之间则是另一个,奇怪的对峙而又缺乏激烈的战事,似乎双方都很乐意见到这种莫明其妙的不战不和局面,而事实上背后的争锋才刚刚开始。

  “还等什么?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西疆人已经走投无路,现在我们只需要轻轻一挥手,整个三宝、摩洛、东萨摩亚还有莱贡都将纳入我们手中,而弗吉岛、鹭岛以及普林塞萨都将重回我们怀抱,这样的机会诸位还在犹豫什么?”一身雪白的海军制服在一帮各色民族服装中显得格外刺眼,作为联盟海军司令的法拉古实在太兴奋了,马其汗人的邀请实在来得太是时候了,而他们提出的条件更是诱人无比,仅仅是要求一个可以驻少量军队的****而所有沿海的港口和城市都将归属于南洋联盟,这种好事哪里去寻找?何况西疆本来就是联盟心腹大患。

  “法拉古将军,您太激动了,以致于好像您的兴奋甚至蒙蔽了您的心智,我不得不提醒您一句,您的海军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确保沿海各港口不会在外来军事威胁之下陷落么?”一个声音尖细的嗓门就像在捏着嗓子说话,显得相当女性化,但谁也不敢小看他,一身半秃的头顶,长眉细目,南洋联盟军事委员会资深委员,要想出兵首先就需要说服他,而现在他似乎一点都不看好联盟的出兵,他的意见几乎就代表了军事委员会的意见,要想推翻这个固执老头的看法,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支持江山的书友把推荐票投给新书《孽龙转生》吧,http://www.qidian.com/Book/1114080.aspx,江山已经不需要推荐票了,新书急需,恳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