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节 反扑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02 2007.01.09 21:28

    “不错,你是什么人?”斐迪南心中已经转过千百个念头,这守卫在这粮库中的五百士兵居然全是西斯罗士兵,没有西疆士兵,很明显这批粮食已经全数交给了西斯罗人,是将这批西斯罗人统统宰调杀人灭口,还是将这批人带上一起押回自己国内再作道理,或者就来一个不理不睬?

  “呵呵,真是笑话,居然抢劫到主人头上,还问我是谁?!卡曼人可是越来越嚣张了啊。小子,告诉你,本人是西斯罗帝国特命粮食专员,玛尔德诺子爵,我告诉你,无论你是谁,马上带上你的人离开,否则就是对西斯罗帝国的公然挑衅,一切后果将完全由你负责!”玛尔德诺一听对方问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西斯罗帝国特命粮食专员?大胆狂徒,竟然敢在本人面前冒充盟国官员,这分明就是西疆人的粮库,什么时候变成盟国的粮库了?竟敢虚言恫吓本人,妄图蒙混过关!来人,将这个家伙押下去,好生看管,待本将处理完这边事务再来处置你这个招摇撞骗的家伙。”已经走到这一步,斐迪南别无退路,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装了。

  玛尔德诺一怔,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马上明白过来对方的意图,他并非庸人,对这些事情也略有所闻,于是点点头很光棍的道:“小子,算你很,不过我要提醒你,不管你是尼克还是麦利的手下,你这是在替你家主子惹祸!多动一下你的脑袋想一想,两国交恶甚至引发战争这个责任不是你家主帅能够扛得起的。”

  任凭两名卡曼士兵将自己押走,玛尔德诺不再多言,卡曼人竟然敢冒险走这一着棋,显然是不把两国盟友关系放在心上了,幸好自己明智的派人先行通报纽伦堡,这样一来能不能夺回这批粮食就不是自己的责任了。

  听得对方平静但充满了肯定语气的话语,斐迪南心中也是一抖,麦利元帅也只是叫自己抢掠西疆人粮食,却没有料到这批粮食已经属于西斯罗人,自己这自作主张,会不会真的像对方所说给自己和元帅带来麻烦呢?

  晋则成高据墙头,向南方远远望去,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知道三十里外的卡曼骑兵已经控制住了西斯罗人的第二批粮车,看来卡曼人胃口不小啊,只可惜自己手中掌握的骑兵数量太少,卡曼人的一个万骑队一直在要塞北面虎视眈眈,显然是要确保押运的第一批粮食运回卡曼,自己手中只有两个联队骑兵,不然定要叫卡曼人一个好看。不过机会还是有,现在就等这第二批粮车过来了。

  为了赶上这道大菜,晋则成甚至放弃了坐镇银川的职责,他知道卡曼人不可能去攻击城高墙厚的银川城,出动四万骑兵的目的一来是借助骑兵的机动能力,二来也可以凭借骑兵速度阻截攻击企图拦截运粮车和运粮驮队的己方军队,而以己方现在布置在银川一带的军队也的确无法对卡曼人造成大的威胁。不过晋则成从来就不是一个坐等时机到来的善主儿,他知道对方肯定也早就知晓自己手中掌握的骑兵力量底细,所以才会放心大胆的将四个万骑队中抽调了两个万人队分别监控银川府和甘兰要塞,每一个万骑队都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第三师团拥有的一个骑兵联队实力,应该说敌人的布置算得上是天衣无缝了,但对方少算了一点,那就是银川紧邻莫特地界。

  虽然腾格里草原上的游牧骑兵已经被秦王殿下收刮一空整编成了六个骑兵团,而两个驻防腾格里草原的骑兵团还远在一千多里地之外的乌兰集,无论从时间上还是地理位置上都无法赶得上这次战斗,但长期在银川留守的晋则成一直与近邻莫特人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没有正规骑兵部队,晋则成就秘密的通过官方和私人两重关系从邻近的莫特部落借来了几千勉强称得上预备役的普通牧民,利用夜色悄悄潜入甘兰要塞,将他们换上西疆军的服装,也可以勉为其难的冒充西疆骑兵了。

  晋则成一直在等,他需要等到第二批粮车靠近甘兰要塞的时候,虽然北有一万卡曼骑兵监视,护送第二批粮车的还有七千卡曼骑兵,但只要能够成功的将在北面监视的卡曼骑兵引走,自己手中两个联队骑兵完全可以对护送第二批粮车的卡曼骑兵发动突然袭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以有备对无备,两个联队对七个千骑队,这一仗值得一搏。

  斥候的消息终于回来了,押送粮车的卡曼人已经在距离甘兰要塞南部几里地处开始绕道,那里有一条便道可以绕过甘兰要塞,平素主要是一些躲避税检司检查的走私马帮车队从那里分道,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条便道,对车队来说虽然速度会放慢许多,但毕竟能够绕过甘兰要塞,看来卡曼人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一直游荡在甘兰要塞周围的富尔登万骑长终于发现甘兰要塞上的异动,几千铁骑终于按捺不住陡然间从北门蜂拥而出径直向东狂奔而去,一边立即派出斥候迅速跟上察看虚实,自己的万人队也开始向东北方向移动,富尔登一边也在仔细思索敌人的目的究竟何在。在这个关键时候,敌人居然倾巢而出,留下一个要塞,只怕要塞中最多也就是两三千防守步兵了,敌人这样孤注一掷明显是有其目的。

  斥候很快就回报了,不出自己所料,敌人骑兵奔出不到三十里地就改道向北,目标很明显直指已经上了贯通利伯亚诸国的南部干线的粮车,不敢多作犹豫,富尔登立即命令全军向北快速跟进,北面只有三千同伴,还得负责押运那些并不老实的西斯罗人,只要北面同伴能够纠缠拖住对方一阵,自己就可以赶到将这帮该死的臭虫捏死在平原上。至于南面第二批车队还有七个千骑队,而西疆人已经没有足够骑兵,要想堵截,根本是痴心妄想。

  一切按照晋则成设定的计划运行,当北面负责监视的卡曼骑兵被自己安排的诱饵吊走后,晋则成立即亲率两个联队的骑兵对甘兰要塞侧面的卡曼骑兵发起了攻击,虽然保持了一定戒备,但没有料到从甘兰要塞中居然一下子杀出了将近一万西疆铁骑,卡曼人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搏斗后最终不得不退出了战场,而第二批粮车也被截下安全的转进了甘兰要塞。

  斐迪南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安排得如此慎密的计划依然会出纰漏,各方面情报都证实敌人没有足够的骑兵力量,但敌人却恰恰突出奇兵,一下冒出来近两万骑兵,这些骑兵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但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第二批粮车被劫,第一批粮车安然无恙,已经转道直奔帝国而去,自己只需要将这三万多匹驮马上的粮食运送回卡曼就算对帝国有所交代了,至于上方将如何处理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种行径就将是对是错。

  薄近尘端坐大帐中,首次在众将面前穿上甲胄的他一脸肃色,而列在麾下的诸将也是一脸期待的兴奋之色,大家都知道经过这么久的游击破袭,卡曼人已经被搅得鸡犬不宁,疲惫不堪,现在各部主力都已经收缩回了南捷洛克,主帅这个时候突然升帐,其目的不言而喻。

  金灿灿的令箭在案桌上闪耀着沉着的光泽,主帅背后的幕帘已经拉开,几个粗大却颜色各异的箭头笔直的指向北方,让人一目了然,在案桌下端站定的将官们只是一瞥便知道了即将到来的战事将会是指向何方,看到连捷洛克军的几名将领也都跟随列队,几乎所有都知道决定整个北捷洛克命运的一仗即将到来。

  “诸位,恐怕大伙儿都已经明白这一仗的目标是什么了,不错,这一仗咱们的目标就是北捷洛克的甲马地区,也许不少人会在心里想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拿下凡林,我也很想,但是现在条件还不成熟,尤其是在榆林的卡曼军队已经增加到了两个兵团,当然是没有骑兵的兵团,而且已经在向凡林靠拢。现在是我们拿下甲马的最好时机,敌人的骑兵已经启程向东奔袭银川和庆阳去了,甲马地区只有两个万人队,但是凡林的敌军在榆林增援部队一到就会立即向甲马靠拢,所以我们不能错失这个机会。”薄近尘不想给诸将留下一个独断专行的形象,所以有意以一个比较和缓的开头来吸引众将的注意力。

  “所以,我们必须在一周之内彻底解决甲马!现在我宣布命令!”语气陡然一转,薄近尘态度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