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初战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897 2006.11.22 13:22

    大陆历691年10月3日,唐河帝国与罗卑人的战争在帝国庆阳府境内的土奇平原正式打响。10月3日,罗卑征东大将军屠答下属将领哈先率领麾下三万轻步兵配合格亚率领的三万轻骑兵对帝国驻扎在土奇平原中部的军队发起了试探性的进攻,双方对第一次正式交锋都持谨慎态度,在战斗打响后都还是有所保留。

  在太阳出来之后,罗卑人首先发起了攻击,三万轻步兵在哈先的带领下采取层层深入的方法稳定的向前推进,罗卑人的步兵自带弓箭,与帝国有所区别,这种方式有利于对步兵防御,转换队形也相对较快,但在遭到骑兵的袭击下很难组织起有效抵抗,不过战前屠答已经交待了哈先,告诉他第一天的战斗都是试探性的,敌人不可能立即投入骑兵部队,肯定会以防御为主,何况他这支步兵的主要目的是吸引对方重装步兵,并不准备真正投入大规模阵地战,真正投入战斗的是格亚率领的轻骑兵。

  在哈先成功牵制了敌人阵地中央的重装步兵方阵后,格亚率领三万轻骑兵对帝国两翼发起了进攻,由于帝国重装步兵几乎全部放置在中部,而临时变换又已来不及,而且还在对方步兵的威胁之下,好在各部队都有准备,轻步兵利用构筑的简易防御工事进行了顽强防守,所以格亚的多番进攻并未占到多大便宜,第一天下来,罗卑人损失了近三千骑兵,而帝国防御部队也损失了四千人左右的轻步兵。落日的余晖笼照着战后的战场,遍地都是丢弃的武器、箭矢、盔甲、马尸,只有双方收殓阵亡士兵遗骸的后勤人员在对方哨兵的监视下忙碌着。

  夜幕已经降临,两边军营哨楼上高耸的火把将周围照的雪亮,巡逻队伍来往不断。罗卑屠答营帐。“大将军,今天我部损失了近三千人,不过获得了很有价值的情报,我发现敌人左翼实力明显强于右翼,部队番号也与右翼不同,左翼好像是他们的第三军团,而右翼则是第二军团,只是不知道是否是敌人有意露出来的,好引我们上钩。”格亚首先作了汇报。

  “应该不会,我今天仔细观察了敌人的中军部队,相当厚实,清一色的重装步兵,估计在五万人左右,敌人大概害怕我们利用重装骑兵的优势从正面强行突破,所以在正面布置得十分坚固,在格亚率军攻击两翼时都没有作调整,所以我估计不是陷阱。”哈先思考了一阵才说道。

  “那我们可以考虑集中优势兵力对他们的右翼进行突破,只是需不需要再观察一天?”库尔多也加入了发言。

  “不能再等,战机稍纵即逝,敌人也不是傻子,除开司徒明志,他们还有其它的指挥官,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估计明天敌人的阵型不会有多大变化,再等一天就不一定了,明天哈先继续从中路进攻,牵制敌人重装步兵,注意保持阵型,左路由格亚的副手勒密率领二万轻骑兵战术骚扰牵制,也该锻炼锻炼这小子了,未经过暴风雨洗礼的雏鹰永远难在蓝天上翱翔。库尔多率三万铁甲骑兵从右面进行突破,格亚率领三万轻骑兵配合库尔多进攻,务求迅速打开缺口,在敌人增援部队未到之前歼灭右翼敌军主力。”屠答眼中露出决断的神色。

  唐河帝国军主营。在军营正中的帅帐中,灯火通明,司徒明志坐在正中的虎皮大椅中,副总指挥辛格坐在他的旁边,其它各部的师团长分坐在周围,“今天我们共计折损了约四千人,主要是两翼的轻步兵,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不过敌人好像只出动了步兵和轻骑兵,他们的主力铁甲重装骑兵还未出动。敌人估计也损失了三千人以上,都是轻骑兵,他们并未占便宜,总的来说达到了预期目的。明天估计敌人会出动重装骑兵,各部要加强戒备,投枪兵要配置合理,尽量发挥其威力。在坐各位如果还有问题,可以现在提出来进行商量。”辛格作了简短的陈述。

  “大人,卑职认为我们右翼力量过于薄弱,担心敌人如果发现了这一点,会集中兵力对右翼进行攻击,能否抽调部分重装步兵到右翼协助我们防御?”第二军团第三轻步兵师团师团长提出了请求,一旁的第二混成骑兵师团也表示有同感。

  “这个,要请镇国公大人决定。”辛格连忙望向旁边的司徒明志。

  “目前,战争刚刚开始,情况都还不完全明了,暂时还不宜作调整,正面的任务很重,如果敌人的主力从正面突破了我方阵地,后果不堪设想。让预备队做好准备,明天再观察一天再说吧。”上首的司徒明志最后作了决定。

  第二军团的两名师团长明显还想再作努力,但看见镇国公的脸上已明显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只得又将到口的话又吞回去。

  天还麻麻亮,罗卑大营里已是一片忙碌,重装骑兵、轻骑兵、轻步兵都已在列队准备。屠答准备利用天刚放亮的这段时间,也正是部队平时准备早饭的时机对敌人发起进攻。看见各部在短时间内就都已准备齐备,屠答十分满意,一声令下,黑压压的部队便分头秘密出发。离开大营,库尔多率领的三万铁甲骑兵和格亚率领的三万轻骑兵便向南潜行,在绕至帝国军队主营右翼斜前方时,库尔多与格亚约好同时发起了冲击,这时已经没有必要隐蔽,也无法掩饰战略意图了。只见铺天盖地的罗卑铁骑分成两个箭头向帝国军队右翼营地发起了凶狠的冲击,库尔多的目标是敌人的步兵防线,而格亚的任务则是协助库尔多攻击,并牵制支持的部队。

  坐在营帐中正准备吃早饭的第二军团第三轻步兵师团师团长郑长勇有些心神不定,总觉得有些不祥的预感,昨晚的军事会议,他的增加防御力量的请求未被采纳,就让他有些睡不好觉。突然,正在准备吃饭的全体官兵们感觉到大地一阵轻微的抖动,逐渐越来越明显,有些反映灵敏的士兵已经反应过来,“敌人袭营了!”

  凄厉的警报在营中响起,大营中的士兵一阵慌乱后在军官们的喝斥和命令声中迅速镇定下来各就各位,进入应战战态。

  “是铁甲重装骑兵!”站在观察哨中的郑长勇轻叹一口气,果然不幸而言中,狡猾的敌人仅用了一天就发现了薄弱环节。

  “马上向指挥部报告,就说敌人主力重骑兵袭击,请求支持!”天边的一道黑线迅速粗了起来,逐渐沈闷的马蹄雷动声也随着敌人骑兵的逼近越来越响。

  “各部命令,弓箭手预备!”“放!”“各部命令,投枪兵预备!”“放!”狂野暴烈的罗卑铁甲骑兵集群在通过帝国弓箭兵的射击区后只起了一阵轻微的波动,一些不走运的家伙被射中了盔甲防范不到的地方落下马来,连惨叫声都还未发出,便在一阵血雾中被跟上的战友们的铁蹄踩成了肉泥。进入五十米范围,一浪接一浪的投枪在铁甲骑兵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带着巨大惯性的锋利投枪毫无阻碍的刺穿了裹在人和马身上的铁甲,骑兵一片又一片的倒下,但距离太短了,在前锋部队付出巨大代价后,两军之间只剩下简易的障碍工事了。

  “全军迎战!”郑长勇见事已至此,唯有拼死一战了,否则一旦撕开了这个缺口,后面的中军侧翼将直接面对敌人铁骑的冲击,后果不堪设想,只希望增援部队能及时赶上堵住这个缺口。他率先举起武器,气贯长虹的喊道︰“弟兄们,跟敌人拼了!”带领自己的亲卫队向恶狠狠扑来的罗卑铁骑迎去。但战场不是舞台,简易的障碍工事在罗卑铁骑一次冲击下便宣告瓦解了,接下来,与其说是一场战斗,不如说是一场屠杀,士气低落的帝国轻步兵在面对杀气腾腾的罗卑重装铁甲骑兵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下很快就崩溃了,挥舞着狼牙棒的罗卑骑兵疯狂追杀着四处逃窜的帝国步兵,整个战场充斥着兵刃的撞击声,战马的嘶叫声,罗卑骑兵放肆的狂笑声,更多的还是帝国士兵被杀的惨叫声。后人在撰写《唐河帝国对外战争史》一书中只写了一句︰“鲜血浸透了大地,以至于多年以后农夫们在这片地里种出的庄稼粮食都有些泛红,成为当地的一大奇观。”

  帝国第二军团第二混成骑兵师团在发现敌军袭击后也迅速组织迎战,格亚率领的三万轻骑兵与刚整队完毕的第二混成骑兵师团迎头撞上,杀成一团,由于帝国骑兵战斗力明显赶不上罗卑骑兵,再加上对方有备而来,兵力也略占优势,而第二师团则显得有些仓促,很快罗卑骑兵便占了上风,不久,解决了第三步兵师团的库尔多又抽出一万铁骑从侧面发起了进攻,本已有些抵挡不住的第二混成骑兵师团更是招架不住,损失惨重,不得不逃离战场,而前来增援的城卫军团的两个师团才堪堪赶到,只赶上为撤退的罗卑骑兵送行。

  10月4日这一天的战斗以罗卑人的大获全胜而告终。是役,罗卑人以损失三千多人的微小代价,一举歼灭了帝国军队近两个师团共计四万人。帝国军队主营,大帅帐篷里一片阴霾,两个建制的师团几乎被全歼,一个师团长当场战死,一个师团长身负重伤,损失如此之大,这在帝国近年来少有的。“现在已由城卫军团的两个师团接替右翼防御,左翼抽调第三军团第四轻步兵师团驻扎中军后部,作战略预备队,另外在中军两个重装步兵师团中各抽一个联队分别加强左右两翼的防御。诸位如果还有好的建议,现在可以提出来,供指挥部参考。“辛格声音低沈的宣布完司徒明志的决定。

  犹豫了好一阵,城卫军团第五师团师团长鲁定中终于忍不住了︰“大人,如果我们这样被动防御,各部又不能随意出击,罗卑人可以充分运用他们骑兵的机动性,这样打下去恐怕我们的兵力消耗太大啊。”

  司徒明志其实也考虑到这一点,但他也想不出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自告奋勇来逞这趟能了,听见下属这样一说,他顺水推舟的就问鲁定中︰“依你之意,该当如何呢?”

  “属下认为,敌人不敢和我们拖时间,只有不停的发起进攻,他们要想攻破我们的防线,就必须投入大部分主力部队,这样他们的主营就显得比较空虚,如果我们能坚守住防线的同时,用一支部队对他们的主营发起突然袭击,毁掉他的粮草后勤补给,他们就会不战自退。不过就怕敌人狡猾,利用我们的心理,故意设计让我们上当。”,司徒明志心里一喜,这倒是解决目前被动挨打局面的一个妙策,不过也不能不防罗卑人的诡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