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节 红眼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68 2006.08.31 13:28

    将封好的信函交给匆匆离去的情报官,无锋忍不住吁了一口气,虽然将自己的意见已经写在了信件中,但毕竟自己远离印德安数千里,战场上的变化不是自己能够预料到的,就像印德安战局的风云突变一样又岂是自己所能想象到的?海德拉巴人,提克人,雅库安人,这帮家伙还真是不让自己省心啊,自己离开中大陆这才多久,竟然就会出现这样的惊天巨变,这不能不说情报部门迟钝和自己的失察。看来这提克人是蓄谋已久的了,否则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大动干戈,如果真是像文秀在来信中介绍的那样,雅库安人内乱正炽,那提克人肯定是想借自己在东边抽不开身的时候一战定江山了。

  也许提克人早就有这种打算了,说不定就是自己突如其来的征服旁遮人一战打乱了提克人的布署,否则提克人应该在去年就发动了统一印德安之战了吧。将旁遮人这条提克人的狗拴上了链子,这大概成了提克人心口永远的痛了吧。无锋嘴角微微翘起,下意识的冷冷一笑,既然有自己插了一脚,那提克人的梦想便永远只能停留于梦想,一个统一在印德安诸部中任何一部下的印德安永远不符合西北的利益,所以就注定只能是一个形势上的统一。

  拿起手中的情报资料,无锋忍不住又再阅读了一遍,海德拉巴人沦落如此,居然在提克人的两重打击下就彻底崩溃了,这统治了印德安王国的第一大部族难道就虚弱到了如此地步?无锋再次叹气摇头,这实在不能怪提克人生出吞并海德拉巴人的念头,即使自己是提克人的领袖也一样会毫不犹豫的发起战争,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却又抱住中央政权不放,就好比一个小孩子怀抱金银财宝穿行在强盗群中,这不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么?想到这儿,无锋不由得哑然失笑,那自己算不算得上一个强盗呢?也许在周围各方势力眼中自己应该是最凶恶最贪婪的强盗之一吧。

  看见自己的情郎独自一人呆呆看着手中的情报傻笑,身旁丽人忍不住启口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有些感触罢了。”无锋脸上露出若有所失的神情,强盗这个词语用在自己身上似乎并不太恰当,至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人所处的环境以及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看法也就迥然各异,不能强求一致。

  “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您发笑,不能说说么?”发现自己情郎的神色有些古怪,丽人越发好奇,摇着爱郎的手臂问道。

  犹豫了一下,无锋把自己感触说了一番,听完无锋的话语,丽人陷入了沉思,显然是被无锋的想法有所触动。

  看见女郎脸上复杂的神色,无锋有些后悔说了这番话,也许自己在不经意间触及到了对方的隐痛,只是没有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了,对方依然如此敏感。越京国的覆灭是迟早的事情,即便是没有马其汗人,也会有其他崛起的新兴势力吞并它,一个老朽而又掌握着巨大财富的政权始终是别人眼中的美食,换了自己是毕希利和雷觉天也是一样。

  自己现在何尝不是一样,在别人眼中自己是一呼百应,一诺千金,无人敢于拂逆自己的意愿,但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强大,没有背后支持自己的那些阶层和群体,自己其实什么也不是,即便是拥有的强大军队也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犬而已。正是自己代表了那些阶层群体的利益,他们才会忠贞不二的在背后全心全意的从人力物力财力上支持自己,而自己亦将个人的命运与他们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他们只有依靠自己这个军事强人才能够将利益追求最大化,而自己也需要依靠他们才能获得充足的经费作保障,这其实是一个相辅相成的统一体。

  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这个世道本来就是这样,既然要想在这个世界上拼搏一番,自然应该有这种觉悟,无锋早就把这一点看得很透彻了,只是自己身畔的女人似乎还难以接受这样的道理。

  默默***着光滑如缎的秀发,无锋爱怜的拍了拍对方有些黯淡的脸庞,无声的摇摇头,却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对方。

  再次走进作战室的三人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主帅脸上少有的兴奋之色,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舍内首先忍耐不住:“军团长,可是李大人来信了?”

  “舍内,你这狗鼻子可真够灵的啊。”崔文秀难得开玩笑道:“没错,李大人的命令已经到了,嘿嘿,这回李大人可是难得大方一回,一口气给咱们来了十万骑兵,这一次咱们可以好好玩一回大的了。”

  “十万骑兵?!”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哪儿来十万骑兵?”

  “嘿嘿,没想到吧,我也一样没有想到,关西的十几万莫特和图布骑兵因为草料不足问题,有十万轻骑兵已经在十多天前就返回了火花集和庆阳进行休整,这可真让咱们捡了一个大便宜,鉴于印德安的重要性,李大人已经命令十万大军兵分两路即刻西进,我估计北线七万人现在已经快到乌孙边境了,至于南线三万人大概也快到火山口了吧,三天内他们都会到达指定地点。”崔文秀一反平常的冷静,兴致勃勃的道。

  “好!崔大人,这下子咱们真的如愿以偿了,现在是该考虑怎么打好这一仗了。”呼延虬也禁不住眼放精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森格平原上狼奔豕突的提克败军。

  “是啊,军团长,你有什么计划么?这森格平原上全是一马平川,正好适合骑兵作战,嘿嘿,提克人永远也不会想到咱们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打他个措手不及,不是正好?”姜汉也激动的搓着手,连话语都有些含混不清了。

  “不急,还有三天,情报部门会把最新的消息传回来,姜汉,把你们的斥候全部撒出去,再熟悉一遍道路,别给我要拜堂的时候脚转筋了。”崔文秀定了定神,挥了挥手,“现在才是该见那几位使者谈条件的时候了,火到猪头烂,也是时候了,相信海德拉巴人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献礼。”

  “军团长,有了这十万骑兵,咱们是不是该好生考虑一下如何全歼提克人了呢?”舍内豪气冲天,胃口之大甚至超过了自己上司。

  脸上渴望的神色一闪即逝,崔文秀舔了舔有些干渴的嘴唇,自从收到上司的回信之后,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动物发qing一般的亢奋状态,无数种设想在脑中早已构思好,就是没有想到李大人竟然会一口气拨给自己十万骑兵,那自己真的需要更改一下计划了,掌握着十七万大军而且是出其不意,如果不能完胜最大限度的为西北榨取利益,别说李大人那边无法交待,只怕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全歼提克人不是不可能,但咱们得想一想真的彻底将提克人打垮对咱们有多大利益?海德拉巴人已经没落,如果再把提克人得军事力量彻底摧毁,那得益的会是谁?雅库安人呢还是从西边来的圣灵教?”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崔文秀慢条斯理的分析道:“这需要因时而定,因势而定,我觉得一种虚弱的平衡似乎更符合我们的利益。”

  “虚弱的平衡?”咀嚼了一下这句话,三人都若有所思。

  “呵呵,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想法是既然咱们有了充足的力量,那就不一定局限于在北面一个战场上展开了。提克人兵力虽然够多,但李大人对整个印德安人总结过一段话,我觉得十分经典,他们可以是最勤劳的农夫,可以是最能干的工匠,可以是最出色的诗人和艺术家,可以是最尽职尽责的官员,但绝对不会是合格的士兵,这是他们民族独具的柔弱品性决定了的。提克人虽然拥有五十万大军,但在我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犬,只需择其虚弱,便可一鼓击破,根本无需担心。”崔文秀像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怒狮,兴奋的在室内来回踱步,“海德拉巴人既然作好了邀请我们的准备,那肯定为我们准备了足够的礼物,现在是该我们攫取这些礼物的时候了。”

  “呵呵,大人,听说印德安什么都没有,只有肥沃的土地和无尽的黄金珠宝,剩下就是动人的美女了,既然人家都已经磕头作揖请求咱们去zhan有了,那咱们还在等什么?孩儿们早已经整装待发,就等大人您一句话了,让提克人匍匐在咱们西北的铁蹄下颤抖吧,我们来了!”双眼发红的舍内再也按捺不住,撕开胸前的盔甲狰狞的嘎嘎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