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节 瞄准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99 2006.12.31 21:00

    “帝国大患?百姓灾源?姐姐,小妹这就有些不能理解了,李无锋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如何称得上百姓灾源,至于帝国大患,这一点小妹一样有不同的看法,如果说他割据一方就是帝国大患,那六殿下和大殿下,以及七殿下还有三殿下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姓司徒就不是大患,而是天公地道的事情呢?如果姐姐是这样认为的话,我觉得姐姐您的心胸就太过狭隘了。这天下也不是那一家的天下,唐河民间有句俗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虽然是儿戏之言,但也道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千年不垮的王朝,小妹记得司徒王朝同样是从前朝一个地方诸侯成长起来的吧,那为什么就没有人说司徒王朝是百姓之灾源呢?无他,一样是因为司徒王朝在当时赢得了民心民意,符合了历史发展的大流吧。”

  索菲娅语气虽然和缓,但论点却是犀利异常,刺得司徒玉霜娇靥含霜,心中阵阵发痛。她也有些诧异,虽说有些时日没有就这些事情与这位妹子交流,但索菲娅言语一下子变得如此锋利,也的确让司徒玉霜一下子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但对方的言论的确说到了司徒玉霜的痛处,凭什么说司徒王朝就一定会千秋万代永世传承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本来就是前朝覆灭前起义军提出的口号,果不其然皇帝这个头衔最终落到了司徒家族身上,这改朝换代之事谁又能说得清楚,自己何尝不清楚这其中的道理,只不过是下意识的不想接受这份现实罢了。

  见到司徒玉霜脸色黯然中带着一丝凄楚,神情恍惚不定,索菲娅也知道自己的话语对对方打击太大,她站起身来替对方披上一件外衣,轻言道:“姐姐,妹子的话语虽然有些刺耳,但的确是肺腑之言,姐姐本来是一个再明白不过之人,何苦要为了不可能为的事情为难自己,这天下事不是哪一个人能够改变得了的,该来的始终要来,姐姐还不如冷静下来,面对现实,寻找一个对司徒家更有利的方略才好。”

  悄悄替对方拉上门,索菲娅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黯然离去。她可以想象得到,今夜对面的书房中又会是灯亮通宵,又有人彻夜难眠。

  一望无际的平原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寥廓,天高云淡,秋日的阳光洒落在北国平原上金黄耀目,但你如果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整个空气中似乎你都可以感受到灾荒带来的苦涩的气息。遭遇了多年未遇的大旱灾,整个北方平原都陷入了粮荒中,有些积蓄的富农大户都不得不将动用积蓄下来的米粮,而那穷苦人家除了卖儿卖女外似乎就只有外出逃荒这唯一的出路了。

  一条如同见不到尾的长龙一般黑压压的队伍,正在蜿蜒向前,两边的斥候早已经沿着道路两旁几里地搜索,青灰色铁甲和同色的战袍上绣着的火焰中一枚鸢形盾他们是卡曼帝国正规陆军士兵,看那规模至少应该在三万人以上,一个万人队的轻骑兵正沿着行进的步兵队两侧飞速前进,居中的是密密麻麻的辎重车,多达上千辆的大车上虽然用蓬布遮得严严实实,但从干燥的地面上被压出深深的轮印来看,车上应该是装满了粮食。

  一名矮壮的步兵军官正站在道旁催促着运输车辆加快速度,以便能够使得车队能够在晚上宿营前抵达前方六十里地的一处集镇上,但车辆负荷过重加上道路状况不良,不时有车辆由于车轮或车辕的损坏而停下来,部队行进速度也不得不跟着慢了下来。

  “妈的,让咱们跟随这运粮队一块儿北上,这不是存心折腾人么?就这速度,要走拢凡林,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这里方圆几百里地都在咱们的控制之下,难道说还会有人吃了熊心豹胆来捋虎须?”矮壮军官不耐烦的向刚从侧翼策马过来的同伴发着牢骚,嘴里骂骂咧咧,一脸怒气,“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让咱们兵团来承担护送任务,兵团长也是,咱们独自行军多好,一周就能到凡林,现在可好,揽上这一摊子事儿,这蜗牛爬的速度,没有半个月怕是难得到凡林,人都快要被折磨疯了。”

  有些羡慕的咂咂嘴,骑在马上的披甲军官摘下头盔擦拭了一把额际的汗珠,哀声叹道:“不能怪兵团长,听说这是尼克元帅下的命令,必须要将这批粮食安全送到凡林,听说凡林那边补给都得依靠唐河人这边了,国内的补给全都停了。弄不好咱们以后这种活儿还会有,怪都只能怪你我运气悖,谁让你抽到这签,每次护送这运粮队都需要出动五个千骑队,还得一个万人队押阵,总得轮着来啊,我看他们也都跑不了这种差事,除了皇家近卫军那帮家伙。”

  “哼,我看是多此一举,尼克大人也是越来越小心,虽说西疆人在南捷洛克那边动作挺大,但不是说可能针对的是甲马和凡林么?要不抽咱们兵团增援甲马干嘛?这运粮车队还要专门先到榆林城,再从榆林改道向西进凡林,这简直成了女人家一般胆小了,这里距离南捷洛克至少有五百里地,我就不相信唐河人敢深入这么远来,若是被我们截断归路,他们不是只有死路一条?!”矮壮军官不屑一顾的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愤愤的道:“这下可好,动员这么多兵力来护送,那今后每一次不是都得这样?咱们成了运粮队,你我也成了运粮官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谨慎些好。”也许是受自己长官情绪的影响,加上长时间的慢行军,负责前后两翼押阵的步兵阵型显得有些松散,骑在马上的军官略略皱了皱眉,好言提醒对方道:“你还是在叮咛下边一下,我看你的队伍有些松懈,别让上边看见了,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嘿嘿,放心,兵团长他们已经走到前面去了,这会儿只怕都已经进榆林城了,谁像咱们这般傻愣愣的在这里苦熬着。你也下来休息一阵吧,反正这帮运粮队的速度也只有这样,今晚天黑之前能到前面集镇歇个间就算不错了。”矮壮军官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招呼同伴下马。

  迟疑了一下,看到对方脸上有些不悦的神色,骑马军官终于还是偏身下马,瞅瞅四周没有人注意这才从腰包中掏出烟匣来,甩给对方一支,点燃火美美的吸上一口,青烟从二人的鼻孔中慢慢喷出,“老哥,今年国内也大旱,到处都缺粮上面对这批粮食看得十分紧,兄弟我可不敢掉以轻心,好在明天就能进榆林城,进了榆林城,咱们也可以好生歇息一番了。”

  “唉,你们当然好,屁股底下还有四条腿代步,咱们步兵可命苦,那得一步一步往前挪啊。行军咱不怕,但这副要死不活的速度,人都得给磨死,还得随时保持防御队形,精神绷的这么紧,谁受得了哇?”矮壮军官一脸疲倦之色,显然对这种行军深恶痛绝:“妈的,后勤部门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也不能多找些车辆,也免得负荷过重压坏车辆啊,咱们速度也能提高许多。”

  “嘿,也别怪后勤部门了,这黑山龙泉两地的车辆都被咱们征集一空了,能用得上的都用了,那些难民逃难也带走了不少车辆,当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只顾驱赶这些人,谁知道后面会突然要征集车辆?”摇摇头,骑兵军官一挥手将吸完的烟头扔掉,飞身上马,“好了,也差不多了,我还得去四周看看。”

  随着对方身下的健马扬起一阵黄尘,矮壮军官一脸轻蔑的嘀咕道:“呸,一个小小的千骑长也和老子玩资格,就你会认真,老子当兵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随即吐了一口粗气,怒吼道:“快点,妈的,加快速度,没吃饭怎怎们的,赶到前面镇子里让你们吃个够!”

  巴音卓带着部下悄悄溜进榆林地界有两天了,但他不敢让主力部队进去太深,倒不是怕敌人堵住,就凭第一游骑兵团这三个万骑队,巴音卓可以自信满满的向任何人夸口,在这北方平原地带,只要他想逃,还没有人能够把他堵得住。斥候队还没有回来,看来敌人行军的速度比预计的还要慢,否则斥候应该早就发现这支运粮队了,一万步兵,五千骑兵,而且一直贴着大路走,前面还有两个万人队打前阵,看来卡曼人也对这批粮食很看重,这么说来,这个目标值得守下去。只不过不知道从清河那边内线发回来的情报是否准确,但纵然是有些出入,只要是粮食,那就值得一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