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节 风起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0 2006.01.30 09:58

    “哈丽琴娜过于固执,一心想要恢复他们楼兰王国的往日荣光,却又不愿意睁开双眼看看周围的世界,时代变了,历史的车轮只会轰隆隆向前滚动,那种想开历史倒车之举无疑是螳臂当车,只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白白让那些无知的民众送命罢了。我不愿意多造杀孽,把她囚禁起来也是无奈之举。”无锋轻叹了一口气,在这里他本来不想谈这些扫兴的事情,不过看得出苏婕对这哈丽琴娜十分重视,也许是楼兰王室和天山派十分看重吧,居然想办法想到这里来了,“她的兄长要明智得多,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够认清天下大势变化的人才能敏锐的把握好自己。”

  苏婕默默无语,虽然自己对身边这个男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在下意识里她对无锋的话有些反感,这分明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一套,只要挡在他面前的东西,似乎都会被他扫除得一干二净,无论是来自哪一方面。

  “阿婕,若是你真有心做些事情,不妨到我这边来,你不觉得整日沉湎于这些所谓武林江湖之间的争斗有些太过空泛了吗?”仰躺在绣枕上,无锋眼睛显得格外深邃,虽然没有瞅女郎一眼,但话语中似乎却有所指。

  苏婕心中略略一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身边这个男子的问话,难道他真的感觉出了什么,还是欢娱之后的讨自己欢心的随口之言?

  无锋其实早就有所感觉,早在苏婕和沙伊娜联手刺杀自己那件事之后,无锋便已经勒令情报部门和安全部门的加紧收集幻凤门的所有情报,可以说幻凤门的所有情况无锋都已经了如指掌,苏婕作为幻凤门中二代弟子中的出类拔萃的人物,而且又是刺杀无锋的主犯,自然更是重点对象。苏婕在幻凤门中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尤其是在刺杀无锋失败之后,更是表现出了相当出色的应急能力和变通机变能力,她在门中极力劝说门中长辈和西北交好,与西域诸国中反西北保守势力保持距离,使得幻凤门在态度上也有了较大的转变,这也才有了幻凤门和西北合作的基础。其间在门中的表现也被安插在西域诸国中的西北眼线所了解,最终都汇集到了无锋得案头上。她表现出来的才能和***也让无锋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一抹不甘,这也是无锋有意考察她的目的。

  “阿婕,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秦霜影能够在我这儿发挥,你也一样可以,我很看好你。”无锋的嘴角总有一丝淡淡的笑意,雄健的胸膛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显得那么诱人,“听说你的胡语和拉尼亚语都和天方语说得一样好?”

  苏婕心中一阵悸动,但随之而来是压抑不住的激动。“我有个任务想要交给你,赤狄人听说在做战争准备,估摸着他们今年想和罗卑人清算一下旧帐,我想让你去那边看一看,看看赤狄人他们的准备情况究竟如何,动员的深度有多大,是准备打一场有限的战争呢还是准备和罗卑人来一次真正的交锋,这对我们将采取何种形式和程度的应对会很有帮助的。”

  看完从东面穿过来的书信,屠答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轻轻捻着颌下略略有些卷曲的络腮胡子,屠答忍不住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又拿起书信细细的读了一遍,信中介绍的情形触目惊心,敌人在整军习武,积极备战,可自己一方似乎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西面和赤狄人的对抗上去了,对来自的东面的威胁似乎视而不见,究竟是因为经济利益原因不愿和西北扯破脸么还是真的处于战局原因考虑不愿双面受敌?这个念头一直在屠答的脑海中纠缠。

  慢慢放下手中的信函,屠答再一次重重叹气,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平心而论,罗卑一族在与西北停战这几年间应该说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时期,因为与西北签订了商务条约,唐河人的商品大量涌向西大陆,仅从过境的关税收入罗卑人就获利颇丰,屠答虽然没有掌管财政,但从自己征西部常备军士兵的装备得到大幅度改善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而且唐河人大量生活用品的涌入,也使得原来一直依靠来自西大陆的生活必需品结构得到了质的改变,连自己家中的管家都交口赞叹唐河人的东西更加价廉实惠,那些推崇唐河文化艺术的贵族们就更不用说了。可是这同样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负效应,贵族们似乎都沉醉于享受安乐,忘却了战争的威胁,要不是赤狄人的金鼓不时在西面响起,只怕这些贵族们根本就想不起罗卑人还生活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真以为自己生活在天堂里了。

  赤狄人的威胁并不可怕,屠答心中早有定算,之所以赤狄人这么忙不迭的想要挑起第八次腾格里战争,只怕并非为了什么利益,这一次他们是惧怕罗卑人获得太多的时间来发展,罗卑人的实力会凌驾于赤狄人之上,所以他们这一次才会费尽心机蓄谋挑起战争。

  屠答眼中有一丝迷茫的神色,照这样看来和西北的和平条约似乎是一个给双方都带来巨大利益的东西,但是为什么自己内心中却总是对这个条约持怀疑甚至是抵制的情绪呢?是自己多心还是下意识的警觉,屠答更趋向于后者。

  李无锋啊李无锋,这个家伙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逐渐成为了罗卑一族在东边的最大祸患,西有赤狄,东有西北,罗卑人已经在战略上处于一个相当不利的环境中,虽然罗卑人得到了长足的进展,但赤狄人一样不是弱者,而李无锋的军力突飞猛进,这已经成了屠答心中永远的痛,假如那一仗自己更谨慎一些亲自带队征伐庆阳该多好,那历史上就将会再也没有李无锋这个名字,只可惜历史没有假如。

  用力摇了摇头,身上的精致的银配饰一阵清脆悦耳的鸣响,屠答想把那些懊悔的情绪抛开,现在已经不是追悔往事的时候了,而是需要定下心来思考分析征东部送来的情报。李无锋这样大规模的扩编军队,目标即将是哪里,他们的整军备战和现在赤狄与罗卑的局势不断恶化中间有关联么?

  呆呆的凝视着案桌上的地图,屠答陷入了沉思。

  哈先挥手制止了卫士的通报,他不想卫士打扰此时正在思索的屠答。自从得到征东部库尔多传来的信函后,大帅就把自己独自关在房中潜心思考,看来东面又有什么异常的变故让大帅忧心了。

  “是哈先么?进来吧。”屏声静气的哈先并未等候多久,便听到房内传来大帅温和的声音。

  “大帅,常备军的装备已经检查完毕,一切正常,所有器械、武器和甲胄都已经按照您的要求补充齐备,儿郎们士气很高,都等待着好好教训赤狄人呢。”看得出主帅心情不是很好,哈先有意拣些让人高兴的话题的来说。

  望着眼前这个面色深黑的青年男子举手投足间比起几年前已经多了几分沉稳,对自己却依然那么恭敬如同学生,也许在自己面前,他们总是像自己当年的学生,屠答心中感慨万分。

  “嗯,”屠答随意的点点头,在哈先眼里,大帅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心思。

  “大帅,斥候们已经在边境地带发现了有赤狄人的斥候出现,而且规模不小,甚至在北面也有他们的踪影。”哈先不得不让一些不利的消息来然大帅引起重视。

  “哦?北边?是安欧人的领地里么?”屠答立即警觉起来,若是安欧人都倒向了赤狄人,这一仗恐怕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悬念了。

  “不,是在和安欧人交界的地区,我们的巡逻队发现了混入边境地区的赤狄人间谍。”哈先摇摇头,虽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这也许是一个危险的兆头,不能不引起重视。

  “嗯,我会马上报告大酋长,请大酋长派特使去安欧人那里。”屠答吐了一口气,安欧人素来不介入赤狄人和自己一方的冲突,每一次双方冲突最后充当调解人总会是安欧人,双方也落得让安欧人来扮演这个协调者的角色,毕竟每次战争总有胜负,总需要一个中间人来撮合最后的利益分配。看来还得让情报部门马上了解安欧人内部近期有没有异常的变动,看看赤狄人的上层人物有无人到安欧人领地内捣鬼,想到这儿,屠答心中总有一丝不安的心悸,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看见大帅脸色阴沉,哈先也不知道该不该把后面的情报报告给屠答,只不过是一个传言,也许说出来会让大帅更加心烦,只是不让大帅知晓,大帅不采取应对措施,也许就会出现更严重的事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