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节 装甲兽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30 2007.04.04 14:14

    作为先期打击武器的有力补充,原本用来攻城压制对方远程打击武器的投石器和连发弩车也被用上了阵地作战中,大批巨型投石器云集于投枪兵后部,而连发弩车则直接提高了仰角和位置,以便能够更有效的给予对方重装骑兵以直接打击.

  轻骑兵被布置在了两侧,用于陷入缠斗当中实施最后一击,而西疆并不多的重装骑兵却没有露面,谁也不知道这支由铁甲骑兵和装甲独角兽组成的剽悍力量将会在什么时候露面,但在普尔人眼中,西疆的重装骑兵相比于他们的铁甲骑兵来说还属于业余水平,要想突破他们并不弱于高岳步兵多少的重装步兵方阵,纯粹是一种幻想.

  卡马波夫黝黑的脸膛上没有一丝表情,作为东线战事的指挥官,能够成功的将普尔人的二十万大军拖进陷阱中走到这一步,堪称完美了.虽然普尔人现在已经察觉了大势不妙,但如铁牛卧泥,要想脱出这个包围圈就不是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了.连续几天的缠斗已经让普尔人越来越陷入绝望之中,包围圈越围越紧,越来越厚,就像勒上脖子的绞索,普尔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卡马波夫并不想和对面交锋,尤其是在得知梁崇信的北线军队已经在凡林以西成功拖住了卡曼近卫军之后,他这种心思就越发明显了,除了不断的加强防御工事外,能够派上阵的也就是几个游骑兵团了,不断的骚扰游击,利用强大的机动优势,避免与普尔人进行正面决战,足以把普尔人的耐心磨尽.

  对于昆博来说,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问题,眼见得粮食一天比一天少,由于卡曼人的失信,前来接应并会带来补给的卡曼军队再也没有了音信,昆博已经意识到了卡曼人恐怕凶多吉少,而自己如果再不作出决定,只怕也会步卡曼人后尘,而要想突出重围,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在自己手中那几万铁甲骑兵身上,唯有依靠他们从正面将西疆军的阵营彻底击溃,把西疆人的信心彻底打垮,只有取得这样的完胜,自己一方才有真正脱身的机会,否则按照现在这种不痛不痒的小规模作战,只怕要不了几天,自己的士兵们就只有饿着肚皮上阵了.

  正面对决似乎成了普尔人的唯一选择,而对手异乎寻常的选择了这一方式来了结双方的恩怨,这让昆博颇感惊讶,但箭在弦上,昆博此时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了.

  卡马波夫同样也有说不出来的苦衷,战区传来的信息是西斯罗人即将介入谈判,而普尔人也为了自己这陷入重围的二十万大军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动员,这两个消息迫使卡马波夫不得不改变策略,提前进行决战.不过卡马波夫也已经十分满足了,普尔人的士气已经被己方消磨得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而重装骑兵和装甲独角兽的到位也让卡马波夫心中平添了几分信心,按照秦王殿下发来密信意见,西疆不能容忍这支普尔主力军队成建制的离开,这句话语中的含义让卡马波夫也正式下定决心一战.

  寄托着双方主帅希望的一战终于在清晨打响,双方都不约而同选择了重装骑兵作为突破对方防线打击对方信心的一着杀招,只不过拥有六万重装骑兵的普尔人选择了从正面直接突破,希望借助铁甲骑兵狂暴凶猛的攻势直接将西疆军的阵营击溃,而卡马波夫则将独角装甲兽和第三军团第三师团放在了右侧翼向西北方向横扫,以五千独角装甲兽为先导的突击骑兵虽然在启动速度上稍稍慢一些,但从右侧翼发起攻击可以迫使普尔人难以迅速变幻阵型,可以更充分的发挥独角装甲兽的攻坚爆发力,双方的决战都取决于各自重装骑兵的突破能力以及重装步兵的防御能力,谁能够更快更凶狠的击跨对方,谁能够更顽强的抵抗住对方的冲锋,谁就能主导这场战役的胜负.

  作为独角装甲兽的指挥官,贝克雷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战,实事求是的说,他也是第一次参加真正的战役,虽然手下的几千儿郎们对于操控独角兽是如臂指使,但现在这不是训练,也不是演习,而是真真正正的实战,是要人性命的决战.要说自己不紧张,那是欺骗自己,但看到手下儿郎们坚定无畏的目光都望向自己,贝克雷胸中涌起的热血和傲气一下子把那份紧张冲淡了许多.

  随着尖刺刺入独角兽的厚批中,胯下吃痛的独角兽终于开始启动了,两翼的重装骑兵已经为一直担任隐蔽作用的装甲兽让开了道路,没想到第一次遭遇战竟然是和普尔人,而不是想象中卡曼重装步兵,这让贝克雷有些失望,不过听说普尔重装步兵并不亚于卡曼人,贝克雷很想见识一下,所谓坚不可摧的重装步兵方阵是否能够抵挡得住胯下这头咆哮如雷的狂兽.

  隆冬的榆南平原上泥土被冻得坚实如铁,独角兽装甲兽的每一次奔腾跳跃落下的脚印依然深达两寸,坚硬的泥地在这帮怪兽近乎于蹂躏的脚步面前立即变得破烂不堪,当五千装甲兽涌过大地之后,你简直无法相信究竟是什么样的破坏力才会把这样一片土地变成这般惨状.

  当无数头独角装甲兽组成的攻击波慢慢出现在早已整装以待的普尔重装步兵的眼帘边缘时,谁也没有想到来自西疆的重装骑兵来得是如此缓慢,以至于普尔步兵们甚至在怀疑西疆军的重装骑兵是否浪得虚名.

  但当一阵阵奇怪的咆哮声从越来越快的骑兵群中传来时,似乎才有人意识到暴露在自己眼前蜂拥而至的骑兵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老天!那是什么?!”

  “嗬嗬,妈啊,那边是什么?野牛群?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野牛群?”

  “放你娘得屁!什么野牛群?!那是柏因人的独角兽群!赶快报告万夫长!”

  “稳住阵脚!顶住,顶住!不要慌乱!按照对付重骑兵的方法对付,没什么大不了!”

  “不要自乱阵脚!保持阵型,据马枪准备!投枪准备!”

  列成整齐防御阵型的普尔重装步兵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连大地都为之发抖,如同异界魔物的出现,黑压压的装甲独角兽像潮水一般轰隆隆碾压过来,粗大的独角暴露在厚实的装甲外面,独角兽上跨坐的武士亦是全身被甲,狰狞的头盔将面部遮得严严实实,唯有一双眼睛在晨曦下闪动着幽幽的暗芒。

  两道黑线终于在那一刻融汇到了一起,尖利的据马枪在装甲独角兽面前显得那么脆弱,不是轰然断裂便是飞向一旁,本来就皮粗肉厚的独角兽再被厚实的铁叶甲一裹,犹如一座移动的钢铁怪兽,可怜的普尔重装步兵从未见识过如此暴烈的装甲兽,重达千斤的装甲独角兽借助着巨大的惯性和刀枪不如的身躯,如同一柄柄硕大沉重的铁锤疯狂的击打着普尔步兵这块铁砧,曾经坚强无比的重步兵方阵在这种非人力所能阻挡的冲锋阵型面前显得那么脆弱,从一处变成两处,从多处变成一片,从一片变成一线,逐渐蔓延到整个步兵方阵。

  看见自己的长枪大戟无助的捅刺在装甲兽身上对方却丝毫无损,而高举着双刃巨斧的装甲武士每一次挥舞总会带起无数血光,虽然这并不足以让英勇善战的普尔士兵们退缩,但是当面对千斤重的身躯冲撞和踩踏,任何人都无法保持自己的位置,就像一锅逐渐烧开的水,缓缓但却不可逆转的沸腾起来,最终变成喧嚣的滚水。

  普尔人的阵型逐渐开始动摇溃乱,任凭军官们徒劳的斥骂威胁,但面对一具具庞然大物的冲锋踩踏冲撞,与生俱来的恐惧浪潮终于击溃了军纪大堤,当一座方阵开始崩溃,这种现象立即传染到了周围的方阵,无数个步兵方阵就这样被自己的败兵裹胁着推动着,一个连着一个,一个带着一个,败兵涌到哪里,哪里就开始混乱溃散,十万大军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动摇起来。

  而紧随装甲兽而来的铁甲骑兵更是恰到好处的完成了夹击作战,对于已经溃乱的步兵阵型来说,铁甲骑兵的冲锋那简直就是收买人命的阎王,刀砍斧劈,枪挑蹄踩,如同崩山巨潮,乱成一团的士兵们蜂拥着向后躲避逃跑,无数士兵甚至连前面的敌人面目还没有看清楚就这样倒在了自己战友的脚下,如同一个巨大磨盘启动很慢,但速度越来越快,最终演化成为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崩溃。

  拿票票来啊,要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