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江南故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8 2005.08.08 08:13

    “一言难尽,此次江南之行历经几个月,苏秦若是单单只为了解廖其长所代表的江南庶族势力想法,那也花不了这许多时间。当然江南也是我的主要目的地,能够为大人争取江南工商势力的支持自然是好事,只是这江南远离我们西北,纵然李大人的想法和政策再符合他们的利益,但也得等到李大人得势力能够达到影响江南这一步恐怕他们才会真正坐下来思考这些问题,现在谈这一步他们觉得还有些为时过早了。”苏秦摇摇头,脸上颇有些遗憾的神色。

  江南之行正如他启程之前想象的,那些商人们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一点,始终无法看破目前表面的形势,帝国已非往日的帝国,面对太平教咄咄逼人的架势,三藩趁机扩张,几位皇子的夺嫡大战已经拉开序幕,帝国已经明显表现出无法驾驭大局变化的趋势,而马其汗人和北方诸国肯定不会在这关系整个东大陆局势的斗争中袖手旁观,甚至连米兰、倭人这些平素看上去不太相干的势力都会被卷进去,这种时候要想保持中立坐观形势变化未免太幼稚了一点,江南富庶百年,多少人对这片土地上的财富充满了渴望,在这即将到来的风暴中能够脱身事外吗?苏秦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

  “鼠目寸光!商人们逐利为本这不是错,但若是作为商人势力的领头人没有远大的目光,那就很有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江南经济力量足够雄厚,但政治上一直受着帝国上层贵族的打压,而米兰人也一直对江南商人们独霸东大陆的工商业和航海运输业耿耿于怀,马其汗人更是不用说,江南商人们的百年积累,他们只怕早就对江南的富庶垂涎三尺了吧,我听说马其汗人的大汗本人就对江南的风情仰慕已久,甚至还微服化装到过江南几次游历,只是碍于帝国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军事架构而不敢妄动罢了,如果帝国一乱,这种千载难得的机会,你说他们会放过吗?”萧唐摇头叹息不已,作为一个政治家,不仅仅要关注自己力量的发展,这周边势力的涨消变化一样是值得关注的焦点,自从西北的势力向关西延展后,萧唐更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帝国南部地区。

  “萧兄,这只是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罢了。换个位置看,廖其长的做法也没有什么错,七殿下本来就是皇室一脉,足以代表帝国正统王朝,此时又亲临江南百般许诺拉拢,加上南面的米兰人又与七殿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赢得他们的一些支持就算不错了。”苏秦苦笑道,“毕竟这些廖其长只是代表,最终决定还是要看商人们的主流派想法,他们的眼光不可能像我们这般考虑得那么远。”

  “哼,这时候司徒元需要他们来为自己的夺嫡大计出力出钱,自然要百般拉拢联结,可是司徒元的背后是帝国的上层贵族,他可能为了江南商人们的利益背叛自己根基么?”萧唐冷笑着道:“一旦利用价值丧失,剩下的就该榨取他们存在的经济利益了,到那时候,就成了鱼肉和刀板的关系,其下场难说得很啊。”

  苏秦一时间无言以对,他何尝不知道萧唐之言的深刻,这些话也是他委婉的转达给那些商人世家的,但对方能不能够接受就非他能够决定的了,很遗憾的是,大部分商人世家都不太看好自己的主子,至少认为短时间内无锋的势力难以起到帮助江南商人们的作用。

  大书房中沉默了下来,只有自鸣钟滴滴答答响个不停,萧唐和苏秦都在思索着什么,直到无锋的到来。

  默默的听完苏秦的汇报,无锋也陷入了沉思,没想到江南的局势一波三折,连廖其长也无法控制住那帮财雄势大的商人,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江南商人们似乎更倾向于与司徒元结盟,对自己抛过的橄榄枝似乎并不太感冒,这也在无锋的预料之中,要让那些眼睛只盯着眼前利益的商人们在眼前形势并不明朗的情况下一下子做出多大转变,也太难为他们了。

  “大人,此次江南之行,苏秦未能竟全功,实在有负大人重托。”苏秦也感觉到了无锋的失望,有些忐忑不安的道。

  “不,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何况总还是有一部分人表现出了对我们的兴趣,这就证明了我们的影响力在逐渐扩大,虽然现在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太公开的表示,但是这种意向性的东西转化为实质性的东西也要不了太长时间,我们也不可能奢望他们现在就直接表明态度亲附我们西北,我们现在也没有具备那个实力,实在也怪不得他们。”无锋的分析十分客观,西北距离江南千里,即便是再有利害关系,但也不大可能直接干涉到江南,能够赢得商人们在经济方面的一定支持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

  “另外苏秦在五湖和东海两郡获得的情报也相当重要,其意义并不亚于江南之行。没想到这金正扬居然会来上这么一套,脚踩两支船,他也不怕司徒峻知道了剥了他的皮?”无锋说到这里语气已经轻松了许多,“真人不露像啊,没想到司徒彪这个家伙竟然能把第六军团给控制在手中,这样一来,我们的计划又得仔细斟酌一番,如果没有第六军团的支持,司徒峻究竟还有多大希望很令人怀疑。”

  “大人,这个消息也未必准确,金正扬出身禁卫军,据我们了解,这个家伙素来奸猾,在禁卫军中素来与军团长马远往素来交好,是一个典型的墙头草,南部军区司令官孟海头脑简单,虽然对皇帝陛下一片忠心,但根本控制不住第五军团和第六军团,现在这金正扬既然和司徒峻司徒彪两边都搭上了线,说明他也在观望之中,弄不好这个家伙还会主动向两边主子汇报对方和自己的联系情况以求得更多的支持,反正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他最终会站到哪一边就要看形势的变化更有利于哪一方,哪一方开出的价钱更高等诸多因素的综合考虑了。”苏秦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不过现在帝国重新组建第三、第四军团,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不知道这究竟是皇帝陛下的意图呢,还是现在朝中监国的九殿下的想法,如果是九殿下的想法,这两个军团的控制权必然会牢牢的控制在他手中,再加上禁卫军团也支持他的话,无论在清河的城卫军团是否投向了九殿下这大势就十分明了了,拥有三到四个军团的军力,外加朝中大臣的拥戴,这顶皇冠*就有点水落石出的感觉了。”

  “苏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些皇子殿下们,也许治国安邦行军打仗非他们所长,但是若要论起玩弄权术手段和算计他人的伎俩,只怕他们个个都不会后人的。”无锋抿嘴微微一笑,“举例说说六殿下吧,不知道之前谁会想到他会和金正扬勾搭上?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其他手段呢?要知道想登上皇位宝座只怕不是在陛下面前吹点枕头风和一个军团的支持就可以妄想的,司徒彪不傻,他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

  萧唐和苏秦同时点点头表示展同自己主子的看法,皇位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也许越来越多原来并不为人知晓的东西会逐渐浮出水面,进入这个阶段的角逐者,没有人会再作多少保留,谁是最后的胜利者现在下定论的确还为时过早了一点。

  临近祭春的天气委实不怎么样,尤其是这直接紧挨着腾格里草原上的莽野镇更是寒气逼人,说紧邻着腾格里草原有些不准确,这莽野镇所处的位置其实就是东腾格里草原东南角上的一部分,只不过这里除了游牧而居的犹利人等许多来自草原上的小部落外,还有许多唐族人生活在集镇附近。随着西北势力不断在东腾格里草原上的增大,唐族人也开始出现在东腾格里草原上的各个角落,唐族文化历史传统也开始渗透入草原民族的日常生活,本来就对灿烂辉煌的唐族文化仰慕已久,随着腾格里草原和唐河帝国内地尤其是西北的经济商贸联系日趋紧密,这种文化相互融合渗透更加明显。

  莽野镇就是这样一个典型,虽然这里居住的来自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居民不算少,但这些定居在这里的居民已经逐渐适应了唐族的生活方式和习性,当祭春大节即将到来,集镇上几乎每家每户无论是唐族还是其他民族都开始悬挂灯笼打,扫宅邸卫生,贴门神对联,为庆贺祭春大节的到来作准备。

  冬日里天黑德早,刚过了晚饭时间,天就已经黑尽了,不过莽野镇不比其他荒僻小镇,这里可是庆阳府最兴盛繁华集镇,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民族成分也造就了这里畸形的繁荣,可以说庆阳府城里的能有的娱乐消遣方式,这里差不多都有,只是规模略略小一些罢了,不过这也足以莽野镇的居民向外来的客商们炫耀一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