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节 胃口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04 2006.05.16 07:05

    其实梁崇信在接到无锋战争准备命令的时候,梁崇信已经就抢先做好了战争准备。在获悉了主帅有攻占巴山的想法后,梁崇信想得更远,既然在关西已然集结了如此庞大的军力,主帅又完全授权给了自己,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将目光局限于巴山和汉中,泸江一样可以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尤其是在得知汉中将回移交给司徒峻后,梁崇信的求战***更加强烈。

  两套情报系统已经充分的运转起来,尤其是在顾家人脉充分发动起来后,巴山一战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悬念,郎家在巴山的驻军仅仅只有天南第二军团一个师团以及一个才组建不久的警备师团还有一些才从天南过来的预备役部队,早在这之前,警备师团便已经被顾家渗透买通,只要西北大军越过昆仑关南侵,梁崇信有绝对把握在两天之内解决巴山问题,而问题在于泸江,根据情报泸江不但有多达七到八万的驻军,虽然抽调了一个师团加入汉中,但仍然有五到六万驻军,而翠屏关这道关卡已经有天南军驻防,要想轻易攻克只怕不易,但一旦形成对峙强攻的话,又会给予泸江的敌人以准备时间,短时间内攻克泸江的可能就会化为泡影。而且西北水军根本没有形成战力,也无船队可用,要想借用水路上水优势攻打泸江,还不现实,看来这一仗还得好好核计核计,花些心思。

  潜心研究了半天情报,梁崇信仍然未能下定决心究竟是立即攻克巴山,还是兵分两路分别进击泸江和巴山,多达十多万人的大军已经从西康府城启程南下,已经没有时间在再拖下去了,不过最后一份情报让他颇感兴趣,天南军第一军团第一第二两个师团从泸江启程西进,动向不明,这两个师团不是在攻击翠屏关时遭受了重创么?怎么会突然西进?难道是返回天南,这也未免太仓促了一些吧?

  “大人,您说这从天南的预备役怎么会到巴山呢?”曲波也发现了这其中的端倪,若有所悟的问道。

  “曲波,你的意思是敌人也察觉到异常,准备加强巴山的防务,所以从泸江抽调这两个师团加强巴山防御,甚至还从天南调来预备役直接在巴山补充这两个师团?”梁崇信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得走,这倒是一个机会,若是让这两个残缺师团得到那些预备役士兵的补充,只怕战斗力立即又可以大半,这可是天南第一军团的两个精锐主力师团。

  “看来李大人做人真失败啊,这边和约刚签,墨迹未干,天南人就在加强巴山的防御了,这不是明显不信任人么?太失败了,真的太失败了。”坐在一旁大放厥词的自然是第二师团师团长沙浪,一直还未等到命令的他已经是毛焦火辣如坐针毡,索性扭着曲波来到总指挥的办公室里赖着不走,非要得到一个准信。

  梁崇信没有搭理对方,从秘书手中接过那封发自泸江的情报,时间显示是二十四小时之前发自泸江的紧急军情,那么现在这两个师团应该还未来得及踏进巴山境内,而且这一天里如果有什么变化,这两个师团也难以及时得到,不正是一个极佳的机会么?

  眼前一亮,一个异常胆大的计划倏地跃入梁崇信的脑海,脑子急速的运转起来,一边吩咐漂亮的女秘书迅速拿来巴山府的详细地图仔细琢磨,一边让曲波和沙浪二人上前,其余人则尽皆离开。

  从泸江到巴山是连绵不断的低矮丘陵区,并不算高峻的龙门山脉呈东西走向沿着巴山府东部向动延伸,断断续续一直拖到泸江府的中部,翠屏关便是这龙门山尾部最重要的一道关卡。簇拥在龙门山脉周围的便是一些低矮许多的山包,由于没有什么名气,馒头山、鸡公山、清泉山等一系列土名也就随便命名在这些山丘上了。山丘与山丘之间依然间隔着宽阔的谷地,成为这一带地区较为重要的粮食产区,而坡地上则是茶树和生漆树的生长地。从泸江到巴山的大道则沿着龙门山麓蜿蜒向西,一直进入巴山境内百里地方才进入所谓的坝子区,这里其实是庐江河的沿河冲积区,平地并不宽广,但相比与两府交界地区的谷地,那又不知道平坦到哪里去了。

  泸江和巴山之间因为有水路相通,但由于正值秋水暴涨季节,许多河段水流变得异常湍急,从巴山东下泸江自然顺水快捷,但要从泸江逆流而上却是困难重重,许多地方连纤夫也难以拉纤,所以往往在秋季,从泸江通往巴山的陆路交通也要比其他几季繁忙许多。

  一条赭褐色的长龙沿着龙门山麓缓慢的向前移动着,这条大路蜿蜒盘缠,并不宽敞畅顺,平时更是因为有水路担纲主要运输,而秋季雨多路烂,更是难行。这支队伍已经沿着龙门山麓行走了三天,眼见得马上就要走出山区,进入路宽天开的坝子地区,这也让一直在山区行军的军士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蔺兄,前面就出山口了,兄弟们已经相当疲惫了,要不出了山口,就在坝子里休整一会儿?”从二人的服饰上就可以知晓这两人绝非普通的军官,问话的人一脸剽悍之气,浓眉黑脸,厚实的嘴唇一咧嘴便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高大魁伟的身材在骏马上背上更显得威风凛凛,不过他的话语间却是相当客气,显然与他并行之人也不是简单之辈。

  犹豫了一下,另一骑上的军官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轻甲裹身,外罩青灰色披风,干瘦的脸颊十分枯黄,但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男子游目四顾,看仍然保持了行军队形,但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毕竟连续在山区行军,加之原本就是激战之后没有获得多少时间休息,上峰一声令下,却又马不停蹄的从泸江赶往巴山,手下儿郎们虽然没有怨言,但自己这个当头的却须考虑到下边人的感受。

  “唔,前面就出山了,出山后选一处平坦之地休息一个小时,另外派哨骑通知巴山,我们再有一天就可以到了。”中年男子勉强同意了对方的建议,照他看来继续行军,到达镇甸上休息打尖才是正理,但对方也和自己平级,而手下儿郎们也确实疲惫不堪,再加上这里还是控制区的中心区域,相信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山贼土匪敢来捋虎须。

  “蔺兄太谨慎了些吧,这里距离巴山府城还有一百多里地,我们从泸江出发时一切都还正常,我谅他李无锋也不敢毁诺犯我,即便是有变,那巴山府难道就没有一兵一卒来报?”剽悍军官仰天大笑,洪声道:“我就不信那西北军是铁打金刚,还不和我们都一样,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和他们好好会一会,看看究竟是他们的刀锋快还是我们的戟枪长!”

  中年军官心中有些不屑,这么多年了这个家伙依然是这么狂妄,虽说手上有些资本,但敢于如此说话的,整个天南怕也没有几个,他并不欣赏此人,但此人却深得节度使大人胃口,李无锋若是这般轻与,只怕早就被北方强国和游牧民族撕成碎片了,就凭他,也佩叫板李无锋?只怕一辈子也论不上这个份儿。

  不过此人刚才的话也算有些道理,巴山府纵是防御能力不佳,李无锋大军真的南下只怕也能抵挡个一两天吧?纵然不能抵挡,总能逃出个一人半马报信吧?到这会儿也没接到警报,相信至少到现在西北还没有入侵巴山,想到这儿,中年男子心中放下了一些,只要能赶到巴山,将兵员好生补充一番,提拔一些老兵起来担任低级军官,自己的第一师团实力又可以恢复大半,这次泸江一战自己的第一师团和旁边这个家伙的第二师团损失虽然不小,但功劳却也最大,拿下翠屏关相当于夺下了半个泸江,这可是自己和师团和第二师团拼着血本啃下来的硬骨头,连节度使大人也亲自发来嘉奖信,看来自己这一次回去有望升任军团的幕僚长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一连串的胡思乱想在中年男子脑海中不断翻腾,以至于胯下健马速度慢了下来都未曾发觉。

  长龙很快就游出了山区,展现在士兵面前的是异常宽阔的天空,终于走出了可恶的山区,那里太多的蚂蟥和毒蚊子让士兵们吃足了苦头,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游很多人没有想到这山区中这些小玩意儿回事如此猖獗。

  接到命令的军官们很快依次下达了休整命令,各个联队的士兵按照大队、中队的分布就地休息,过于疲劳的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放松状态,许多士兵甚至倒在地上就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