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节 前奏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31 2006.08.28 19:54

    库车城外的军营和较场刁斗森严,连绵不断的营帐显示着这里已经不是往日的空营,连续几支军队陆续入住军营,将本来十分宽松的军营塞得严严实实,行色匆匆的步骑兵似乎连神色也严肃了许多,从番号和士兵的人种来看也知道这几支军队并不属于一个集群,军营周围的警戒一下子严格了起来,方圆三里地内已经严禁普通人通行,预示着将有重大的事情会发生。虽然来自各方,不过这其中有一点倒是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几乎每一个士兵脸上都闪耀着兴奋外带跃跃欲试的光芒,即便是奉命执勤站岗的士兵脸上也总挂着一抹渴望的神色。

  一群骑兵簇拥着几骑荡起漫天的黄尘从远处沿着大道卷了过来,虽然远远望去就可以看清楚对方的服装应该是西北军,而且只有区区几十骑,但营门口的岗哨和哨塔上的了望哨都立即进入了警戒状态,哨塔上的强弩也悄悄的调整了瞄准位置,保持者高度戒备状态。漫卷而来的骑兵齐刷刷的在营门口顿了一顿,一阵模糊的口令后,门口哨塔上的警戒哨和守门卫兵同时恭敬行礼,一群人随即整齐的列队而入。

  “黑子,好像是军团长赶来了,是吧?”看见一群人消失在军营内的身影,正在哨塔上站岗的了望手有些兴奋的向站在门口执勤的游动哨问道。

  “嗯,真是军团长呢,看来这一次咱们总算赶上了一场好戏,憋了这么久,手都快生得发痒了,整天舞刀抡剑尽是些演习训练,虽然说是实战演习,但总觉得没有和敌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样玩命来得爽利,再不打两仗,咱们第二师团都快要变成守备队了。”游动哨明显是一个老兵油子,嗜血的光芒浮现在他有些黑瘦的脸上,吧嗒吧嗒咂了咂嘴,有些不甘的道:“上一次突袭印德安没轮上咱们,却让咱们来对付西域这帮兔崽子,可这些家伙也忒不争气,没两下子就偃旗息鼓了,连瘾都没过足,这不是吊人胃口么?”

  “我说黑子,你他妈的都快变成杀人狂了吧?瞧瞧你手下那几十号兵,整天呲牙咧嘴,我看都染上了嗜血病了吧,上一次再楼兰军法部的人让你们吃的苦头还不够?别整天想着冲杀,也得把敌人看清楚,再杀错了平民,恐怕你这个小队长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大概是和这个叫黑子的军官十分熟络,站在哨塔上一边游目四顾的了望手一边啧啧道。

  “哼,不打仗养着咱们这帮兵干什么?咱一不会种地二不会打铁,就会舞枪弄棒,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命,老不打仗,总觉得心里不是个味儿。”游动哨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但愿这次能赶上一个够味道的仗。”

  “黑子,你说咱们这次神神秘秘的从楼兰赶到这儿,总不会又让咱们搞一次什么实战演练吧?我可是对什么实战演练腻味透了,千里迢迢又来搞一次什么演练,那可真是太倒人胃口了。”站在哨塔顶端的了望手伸手摘下悬挂再腰间的长弓,猛吸一口气吐气开声试了试臂力,哀叹一声道:“再不让手上的弓尝尝人血味儿,咱的弓术也快要荒废了。”

  “嘿嘿,这一次我看没那么简单。”一脸漠然的游动哨第一次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哦?黑子,你有什么内幕消息?说来听听。”哨塔上的了望哨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将弓收回,急不可耐的问道。

  “你没看看这次来的是些什么人么?第一师团比咱们先到两天,大概是同咱们一起出的发,西域联合军那帮小子也赶来了,看样子来了三个万人队,算是把主力全都拉了出来,我瞅了瞅,都是些老兵,听说他们得到李大人批准又组建了两个万人队,如果是演练,怎么会不把新兵蛋子们拉来训练,却把老队伍带来?嘿嘿,这其中的味道难道你闻不出来?现在连军团长大人也赶了过来,这绝不会是什么演习演练,分明是要打大仗了啊。”有些炫耀似的瞥了站在高处听得眉飞色舞的战友一眼,游动哨耸了耸鼻子,“也许要不了多久,咱又可以闻到人血的鲜腥味儿了,真是怀念啊。”

  “黑子,你是说咱们真的要打仗了?”了望哨兴奋得连声音都有些发颤,“怪说不得我昨天去大队长那儿去交令时,看见联队长正陪着师团长检查各大队后勤物资,如果不是要打大仗,师团长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耐心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检查的。可是,这库车荒郊野地的,有谁值得咱们大动干戈?连西域联合军那帮家伙都用上了,总不成又是罗卑人不老实了吧?”

  在攻击目标究竟是哪一方上,一脸精悍的游动哨也显得有些拿不准。毕竟像他们这些低级军官,只需要在上阵时严格听从上级的命令奋力杀敌就足够了,要让他们猜测究竟谁是敌谁是友,委实太难为了他们。罗卑人从敌变友,又由友变敌,在变成现在这种敌友难测的地位,连帝国的政治分析家们也难以推断现在了罗卑人和西北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更不用说一般人了。

  干咳了一声,游动哨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不可能吧,现在罗卑人还有胆子来招惹咱们?咱们没欺上门去都已经够意思了。难道是印德安人?要教训他们也值得咱们这么大动干戈?”

  站在哨塔上的了望哨同样一脸疑惑,打破头也想不通究竟是哪一家值得自己一方这般兴师动众。

  刚刚踏进军营的崔文秀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洗漱完,一个全身披甲的魁伟壮汉已经大踏步走到了房间门口。

  “呼延虬见过崔大人!”宏亮的声音略带一丝异国口音,一脸棕黄色的络腮虎须,虬髯戟张,精芒闪动双眸,厚实的皮甲外罩,全身几处要害均用铁叶裹护,一柄华丽古朴的弯月形腰刀斜挂在腰间,厚实的牛皮靴蹬地带起一丝灰尘。

  “呼延兄,你我兄弟之间何必如此见外?来来来,进来坐。”见壮汉进来,崔文秀丢下手中毛巾,示意卫兵将毛巾和热水端走,笑着迎上前去,握住对方大手热切的招呼对方入室。

  “呵呵,崔兄,先公后私,礼不可废,若是让军法部的人看见又要说闲话了。”虬髯大汉也笑着眨眨眼回答道。

  “军法部?如果连你我兄弟叙叙私谊也要受军法部的人约束,那米丰的手是不是也伸得太长了一些?”崔文秀眼神一凝,似笑非笑的反问道:“怎么,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呼延兄也害怕军法部的人?”

  “可是崔兄,你今天来库车可不是来叙私谊的,我看我们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呼延虬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咧嘴无声的笑了一笑。“好像崔兄对军法部的人有些看法似的,军法部可是独立处理事务,连李大人也是不能随便干涉的。崔兄,你我皆是在外统兵之人,你又是一直跟随李大人麾下的,咱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噢?”崔文秀心中一凛,对方似乎话中有话,自己不过是随意一句玩笑话,竟然引来对方这样一番含义丰富的话语,这不由得让崔文秀有些警惕,“呼延兄,你我之间似乎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如果呼延兄觉得文秀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尽管明言。”

  “呵呵,崔兄言重了。本来崔兄身为中大陆战区总指挥官,呼延虬和西域联合军亦是中大陆战区一员,有些话本来不该呼延虬来说,但崔兄与呼延虬既是兄弟相称,有些话倒也不吐不快。”呼延虬深棕色的眸子中跳跃着睿智的精芒。

  “崔兄身为中大陆战区总指挥官,本来中大陆一切军务崔兄皆可作主,只是这印德安事务恐怕并非你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此次提克人既然敢于无视我们在森格平原上的存在悍然大举进攻海德拉巴人,其必定做了大量准备,恐怕他们也估算到了我们这边兵力的不足。眼下提克人四周皆无强敌,其可以调动的兵力至少在四十万以上,蚁多咬死象,何况提克人军队的战斗力恐怕也不是我们预计那么的不堪一击,根据现在我们了解的情况,他们已经很轻松的将海德拉巴人几处防线击溃,这至少证明了提克军队不是弱者。”

  “而崔兄亦知道虽然大人现在的重心一直摆在东面,但印德安又是大人一直看中之地,如果我们冒然介入印德安战事,一旦战事不顺或者陷入僵局,必定会危及到我们在森格平原上的声誉和影响力,这恐怕是值得我们慎重行事的。”呼延虬没有顾及对方的表情,自顾自的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