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节 摊牌(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20 2007.06.07 20:55

    西顿的一番话立即让清落阁内变得安静下来,相互询问的目光,阴晴不定的神色,窃窃私语的交流,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心脏一阵剧烈的收缩,无锋努力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沉稳的目光从左至右在众人脸上掠过,田易的脸色虽然还算平静,但目光流露出来的惊诧却是掩饰不住,看来他也并不知晓这个计划,而吉林脸上却是有些局促外带不安,应该是知道这个计划,但突然提出来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也许是觉得时机不对,而陆文夫却是泰然自若,气定神闲,他应该是这个计划的参与者,但这些人的表现都不重要,他们不过代表的是中央这些重臣,真正掌握在他们手中的实力相当有限,无锋的目光落在了司徒彪脸上,对方既然敢把这位方案陡然提出,自然是有把握获得支持,司徒元不用说绝对不会支持这个计划,但他的力量太过薄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真正能够起作用的却是司徒彪,究竟司徒泰拿什么东西作交易使得他甘愿与对方合作呢?

  司徒彪的神色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眼睑微微下垂,双手端起茶盏自顾自的细细品着,更像是对西顿提出来的这个方案在作仔细斟酌,无锋心中一动,看来二人果然早有默契,这种作势瞒不过人,看来自己有些高看这个司徒彪的智慧了,无锋心中冷冷的想道,既然对方真要联手来对付自己,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一味和对方媾和,丧失了相互利用的价值,也许下来的就该是刀枪相见了。

  司徒彪此时的心中并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他甚至不敢将茶盏端起,因为他发现茶盏一端起,自己的手就忍不住想要发抖,前前后后的变化实在太纷繁复杂了,就是在进京这几日里,他的心思也是一夜几变,直到现在他仍然在考虑自己若是反悔是否还来得及。摄政王外加五湖一郡和湖州、金华两府的自由裁度权,只需名义上服从帝国,如果有能力拿下泉州,那泉州也是自己的,当然这一切并非白送给自己,一来需要自己实力的支撑,二来需要司徒泰的支持,但是这些都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对司徒泰登基的全力支持!

  听起来似乎只需要表明一个态度而已,口头上的名义而已,但司徒彪却知道这个名义的重要性,李无锋在给他的信函中便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绝不能容忍司徒泰登上帝国皇帝的位置,他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继续维持老九这个傀儡皇帝统治,其余一切维持原状,那这样一来西疆自然可以高枕无忧,而自己却不得不面对司徒泰来自东方的威胁,连成大猷都投效了司徒泰,自己自己能够抵挡得住来自东方和北方的攻击么?西疆的帮助是不可靠的,自己不可能借助对方的力量来抵抗来自东方和北方的攻击,否则前门躯虎,后门进狼,这司徒彪很清楚。

  但和司徒泰以及帝国中央元老们结盟就能和西疆抗衡么?这是司徒彪最担心的地方,司徒泰虽然说将在北方向西疆施加压力,但摆在面前的现实是李无锋的西疆第一军团就在关西,跨过边境便可以全面进入五湖,李无锋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放任这样一支老虎在关西休息,他流露出来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迫使自己和他结盟。

  “哈哈哈哈,简直是荒谬!西顿,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妄谈废立之事?!我看你是获得不耐烦了,别替你的家族惹来祸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李无锋一阵宏亮的狂笑打破了清落阁内憋闷的氛围,“当今陛下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深得帝国民众爱戴,如今你们妄行这废立之事,那我想问一句当今陛下究竟有什么失德之举,竟让你等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你西顿一个小小的内政大臣就敢伪造诏书,行此当诛九族之举?!”

  “李无锋,你简直太放肆了,这明明就是当今陛下因为身体缘故无法胜任帝位重任方才主动让贤,这如何又成了西顿大人的伪造之举了?”陆文夫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胸中的怒火愤然反驳道,这个李无锋实在是国之大贼,只要是不符合他意的,一概狂妄的否决诬蔑,视帝国中央无物,从来就未曾把当今陛下之意放在眼中,现在却又在这里大谈特谈当今陛下执政之举如何如何,仿佛他是多么尊崇陛下,这等虚伪之极的行径简直让人发指。

  “是么?我想象不出皇帝陛下怎么会无缘无故要求禅位,这分明就是朝中某些重臣辜负君恩,勾结宗室外人,企图行那烛影斧声之行,我李无锋只要一息尚存便绝不能同意这种倒行逆施之举!”对于陆文夫的辩解,李无锋根本不予理睬,径直表明自己的态度,“若是有人敢于同意此逆行,帝国民众皆可视其为民贼共伐而诛之!”

  李无锋如此决裂而鲜明的态度让几乎所有人都一下子有些进退失据,若是支持这个提案便是公然与秦王殿下反目,但是如果反对,那便是与已经将京畿之地重权握在手中的大殿下作对,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内战的浓浓血腥味已经在清落阁内袅袅弥漫,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直低眉垂目的司徒彪身上,他的态度几乎左右着整个局势的发展。

  李无锋冷冷斜睨着这位湘王殿下,自己已经明确的向对方阐明了立场,条件虽然不算太丰厚,但却相当实际,但看来这位湘王殿下似乎更倾向于司徒泰和帝都贵族重臣们那些虚无缥缈但看上去更瑰丽的许诺,否则他不会又如此反常之举。

  司徒泰同样怀着紧张的心情注视着司徒彪,这个家伙的反应似乎与约定之举有些不大一致,尤其是对方那种不敢抬头的表情更是让司徒泰认定对方有临阵退缩的嫌疑,现在已经别无他路可走,胜败在此一举,只要司徒彪支持自己,那有帝国中央重臣们的支持,那自己登位之事便可大成,纵然李无锋坚决反对,但在帝都他阻挡不了自己登基的进程。

  “湘王殿下,你的看法呢?”帝国行政大臣的话犹如一记重锤敲落在司徒彪心间,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了,自己的态度决定着整个帝国命运,如果同意,那一切就按照原先设定的计划进行,如果与李无锋态度保持一致,那几乎可以肯定,司徒泰和帝国元老两派人马便会全力对付自己,这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呃,本王曾经在前日里去觐见过陛下,陛下的身体的确如西顿大人所言已经难以支撑起繁重的国事政务,当然退位之举绝非秦王殿下想象中的那般,只是这种废立大事也就像秦王殿下所言,一时间就要作出决定,只怕也很难让帝国民众接受,以本王之意,兹事体大,尚需进一步召集各方商榷沟通,取得各方支持谅解方可决定,仓促决定只会引发帝国局势的动荡,对于帝国来说则是祸非福,还请诸位冷静下来好生斟酌。”几乎是从牙缝中一字一句挤出来,司徒彪觉得说出这几句话所承担的压力差一点就要把他压垮,背上内衣已然浸透,湿漉漉的说不出的难受,但是他总算撑了过来,现在球已经踢回了双方脚下,自己也可松一口气让这些人去闹腾吧。

  高,的确是高,无锋身体一松,眼睛眯缝起来,细细的重新打量了眼前这位貌不出众的湘王殿下,能够混上这个位置看来多少都还是有两下子,既没有反对司徒泰的想法,又没有对自己的意见给予支持,但反过来,也是既没有认同西顿的提议,也没有拖自己的后腿,而且理由还那么中规中矩,无锋敢肯定这个司徒彪肯定与司徒泰之间有过什么交易,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并未完全接受司徒泰的条件,这种有限度的支持对于司徒泰来说就像是隔靴搔痒,让人更加难受,但又无法说什么,正如司徒彪说的那样,商榷,沟通,谅解,斟酌,一副天下为公的口气,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让自己去和司徒泰去斗各不亦乐乎,他正好在一旁向双方都抛媚眼,端的是打得好主意。

  司徒泰却有些愤怒了,这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居然来上这样一手,难道真以为他成了奇货可居可以不偏不倚的坐在中间听凭自己和李无锋相争?想当渔翁,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和实力,别两头不讨好,自寻死路,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渐渐冷静下来的司徒泰还是得承认自己这位六弟这个时候玩的这一手的确漂亮,看看田易和吉林二人脸上赞许的表情就可以知道,这个家伙在这方面又得了一分。

  推荐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