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节 格局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1 2006.03.22 08:13

    当蒙卡笛忙着找路子希望与无锋一见时,罗卑人的谈判使团也终于来到了庆阳。使团的负责人自然是无锋几年前的老熟人多尼,在与无锋进行了短暂的会晤后,双方的谈判人员也都迅速进入角色,罗卑人是拖不起,毕竟几十万牧民拥挤在中部地区带来了巨大压力,而且征南部的部分军队也不得不集结在划定的停火线的西侧摆出防御架势,虽然西北人已经明确了停火谈判的愿望,但这种事情谁也不敢开玩笑,一旦西北军当真和赤狄人结成同盟突然发飙偷袭猛进,而罗卑人又没有防备,只怕立时就有灭族的危险,所以纵是西线再困难紧急,也不得不在停火线上保留必要的部队。

  而安排了与罗卑人的谈判,无锋也就大方的接受了蒙卡笛子爵的要求,安排了一个小时与他的谈话。谈话十分简短,无锋在再次倾听了蒙卡笛子爵的那些理由后,只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西北可以为了限制赤狄人而放宽对罗卑人的惩罚,但希望汉森同盟能够拿出必要的诚意来证明他们对西北的友善,否则他也无法向为这一仗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军方作交代。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蒙卡笛子爵初步同意了返回同盟后就同盟内西北商品流通关税问题作一些让步即下调,并原则同意西北商人在汉森同盟投资经商将享受与汉森同盟国民同等待遇,当然这些问题还需要在子爵先生回到同盟向同盟当权者汇报后方能实施。在蒙卡笛子爵的热情邀请下,无锋同意西北将派出全权使节出访汉森同盟,并就双方关心的问题作详细具体的谈论。

  当蒙卡笛子爵忙着踏上返回西方的归途时,普洛夫兰也接受了无锋的任命,作为西北驻西大陆的联络官,他也将很快返回西大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为西北从西大陆招募各种人才、招商引资、、了解西大陆诸国各方面的发展情况以及局势变化,另外一项工作则是普洛夫兰最为喜欢的,那便是代表西北联系西大陆诸国,作为联络官,他可以与西大陆诸国的官员们就工商业、文化交流等方面进行商谈,以促进双方交流发展,并被授权可以代表西北邀请西大陆诸国政要们随时访问西北,这让普洛夫兰感到十分荣幸。

  当然普洛夫兰并不知晓无锋和安全局的首脑刁肃还秘密与他的未婚妻进行过一次交谈,谈话内容一直到辉煌帝国建立之后也未曾解密,许多人都在猜测作为皇帝陛下的好友的未婚妻是否与皇帝陛下有着某种暧mei关系,但这种空穴来风的消息却无法得到任何证实,而德莱塞小姐从此在西大陆的外交界却是异常活跃,其风头丝毫不亚于其未婚夫,至于究竟为西北乃至后来的帝国带来了什么,恐怕除了无锋和刁肃二人,谁也无法知晓。

  罗卑人与西北的谈判进行得十分顺利,连多尼都对西北人表现出来的大度感到惊讶。虽然他也知道西北并不希望罗卑一蹶不振甚至崩溃,但处于这种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无论是谁恐怕都会狠狠敲诈自己一方一棒的,但西北似乎并不打算这么作。

  除了在青川海子及其周围地区需要归还给莫特人外,西北似乎并不打算占领包括乌兰集在内的这一片广阔的土地,这让多尼简直无法理解,在他记忆中,上一次战争中李无锋为了获取现在庆阳西北角那一片土地甚至放弃了罗卑俘虏的赎金,可现在怎么又倒转了个,像乌兰集这等水草丰美的肥沃土地,现在又被西北控制着,怎么会毫无兴趣了呢?

  而罗卑人的七万俘虏也是一个最为重要的谈判问题,按照通行惯例,这需要罗卑人付出至少三百五十万帝国金币或者等价的物资来赎回,这对现在的罗卑人简直是无法承受的,尤其是在现在与赤狄人处于对峙甚至小规模接火的状态下,各种物资和资金的消耗更是惊人,哪里筹得出如此大一笔金钱来作赎金?但这批俘虏对罗卑也举足轻重,如果赎回不但可以立即组建成军,另外对士气的鼓舞也是相当重要,如果还在战斗的士兵听到连俘虏都不愿赎回的消息,那将会给士气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多尼,直到对方谈判人员的到来,多尼仍然一直无法放下。

  出乎多尼的意料之外,对方谈判人员似乎很能理解现在罗卑人的难处,七万俘虏作价三百五十万帝国金币由罗卑人一方先行领回,至于赎金问题,可以先行以贷款方式解决,由西北银行负责借贷,年息一点五,以北方商路关税作担保,这让多尼感到十分满意,毕竟战败了就要付出代价,而这样的代价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好了。更让多尼吃惊的是,以王缭为首的谈判人员甚至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西北政府甚至愿意为罗卑人作担保向西北银行进行一定数额的贷款,以缓解目前罗卑的困境,这让多尼甚至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战争的一方贷款给另一方,这简直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好在多尼也沉得住气,只是礼貌的表示了感谢,表示需要考虑并上报大酋长后才能作出答复作为缓兵之计。

  关于征东部领地问题,西北提出了一个折中性的解决方案,那就是以乌兰集以西一百里划线,征东部成为不设防地区,依然归属罗卑人,但不得驻留罗卑军队。罗卑军队只能驻扎于乌兰集两百里地之外区域,并且在两百里地范围之内超过五百人的军队调动须预先通报乌兰集西北驻军,西北军也只在乌兰集象征性的保留一个师团驻军,逃亡牧民可以自由返回原牧地,乌兰集作为原征东部的核心地将实施对西北开放的政策,欢迎西北商人到乌兰集投资办厂,征收税率享受与罗卑人同等对待。

  多尼带着满意和一丝疑虑而去,合约的顺利签订让他十分高兴,但西北的大方也让他感到些许忧虑,不过总的来说在,这次谈判是令人欣慰的,至少可以向大酋长以及一干翘首企盼的贵族们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

  解决掉罗卑人问题之后,就该轮到那些不知死活的图布人了,放过罗卑人并不代表就要放过作为帮凶的图布人,虽然图布人这个帮凶实际上什么也没帮,但他们在这第三次西北战争中的表现让无锋大大的不爽。说实话,无锋当初也没有想到图布人竟然敢于来这一手,他实在不明白图布人的头人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在根本没有分析形势的前提下便匆忙押宝下注,既然敢于上阵赌博,那愿赌服输这句赌博格言相信图布人也一样明白,输了,那就需要付出赌注。

  图布人派出的使者的苦苦哀求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到后来无锋和苏秦、王缭等人甚至拒绝再接见他们的使者,而《西北星报》和《北吕宋快讯》的那些记者编辑们在授意下也是妙笔生花,连篇累牍的将那些图布人这几年在各个方面从西北发展的经济中获得的利益一一列举,《西北星报》的头牌记者柯云以《真诚支持换来的是什么?》这一具有强烈质疑口吻的反问为题,从图布人关税上的收入增加近十倍到西北对图布人的文化教育和卫生方面基础设施的无偿支持,从道路交通的建设到前些年西北为拉拢图布人对付罗卑人给予的金钱和物质上的无偿援助,其详细程度让无锋在看了这篇报道后都忍不住想让安全局过问一下这个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通过何种手段弄到这么详细的资料。

  而《北吕宋快讯》则从双方民间交流和普通民众之间的往来日趋频繁甚至融合的趋势这个角度来阐述图布人的民众们的民众从西北的经济发展获得了多少实质性的东西,双方民间交往日趋频繁关系日趋紧密的同时,那些只知道攫取私人利益的图布上层人士却罔顾族群利益,悍然于图布人长期的宿敌罗卑人勾结在一起,在西北最需要支持的时候背后插刀,意图毁坏这一切来之不易的成果,让西北和图布人之间成为互不相容的敌人,这些勾当令人发指。

  舆论的力量是无穷的,被舆论唤醒的西北民众无不义愤填膺,纷纷上书请愿要求西北严惩这些卑鄙可耻的叛徒,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和焦点都被那些“龌龊卑污的叛徒”所吸引,而对战争的始作俑者的惩罚却再无人提及,甚至连西北军务联席会议首席参谋凌天放也破例接受《西北星报》的采访,表示西北可以接受敌人面对面的战争,但绝不能容忍那些从西北获取了无数利益却又出卖西北背后插刀的背叛行径。苏秦则在《北吕宋快讯》发表讲话,西北的惩罚将是针对的是那些无视民众感情和利益,无视族内大多数人看法的少数图布人上层贵族,对绝大多数支持与西北交往融合发展的广大图布人,西北的政策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