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变故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226 2003.10.01 15:50

    “你觉得怎么样?”随意坐在凉爽的荆竹躺椅上心不在焉的阅读书籍的李无锋,伸了一个懒腰,顺手接过坐在一旁的狄蕾娜递上的鲜嫩多汁的波蜜瓜,一边示意对面的莫伦也随意品尝。

  这波蜜瓜乃是帝国西北特产,味甜多汁,皮薄肉厚,而且化渣解暑,乃是盛夏时节不可多得的解渴佳品。不过此物产地特殊,只产于有地下水的沙地里,既不耐旱也不耐湿,而且需要光照时间长,否则便会变味成为次品,再加之它产量不高又不耐储存,价格相当昂贵,所以只有西北的富贵人家才能享用得起。

  莫伦也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大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人本来就胖,炎热的天气让他更是难以忍受,他已经两次向萧唐申请休假都被萧唐以工作原因拒绝,令他大为不满。

  莫伦色迷迷的眼光一直盯着衣衫单薄的狄蕾娜不放,顺着嘴角流下的液体让人无法辨清那到底是瓜肉的汁液还是嘴巴分泌的唾液。刚冲完凉的狄蕾娜一头湿漉漉的亚麻色长发随意的挽了一个髻,一身米色的罗衣衬托得她洁白无暇的皮肤格外夺目,甚至连里边穿的绣话内衣似乎也有点隐约可见,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

  看见狄蕾娜含情脉脉的为李无锋拭去手上的瓜汁,那小鸟依人的情景忍不住让莫伦嫉妒的哼了一声,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回答李无锋的问题。

  “这件事得慎重考虑,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都会涉及敏感问题,必须要仔细研究,想出对策。”很显然,莫伦对此事也拿不准主意。他午休时间一过便赶到节度使府,但被卫士告知节度使大人下午没有过来办公,他就直接到了李无锋的宅邸汇报。

  事情来的很突然,让人没有多余时间考虑,鉴于事关重大,莫伦也不敢轻作决定,只得上报,由李无锋来考虑。

  位于腾格里草原上犹利人是一个比较小的部族,总人口不足六万人,他们被夹在罗卑人和莫特人之间,十多年前臣服于罗卑人。今天上午,莫伦接到来自筹建西北三镇的地方官员的报告称,犹利人的代表秘密与他们接触,要求整个部落迁到庆阳府的西北部定居,希望庆阳地方政府能够接收他们并保障他们的安全,以及作为庆阳地区的同等居民对待。作为交换,他们愿意承认庆阳地方政府对他们的管辖权,并保证承担应尽责任和义务。

  由于情况重大,地方官员紧急上报庆阳府城守衙门,莫伦接报后也不敢怠慢,在与来自犹利人的代表做简短交谈后,他便将犹利人代表安置好,自己连忙向萧唐报告,萧唐也认为此事非同小可,涉及对外政策的走向,要他直接向李无锋报告,于是莫伦便直接来找李无锋。

  见二人开始商谈工作,狄蕾娜便知趣的收拾好果盘离开,一直望着那美妙的背影消失,莫伦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收回,吞了一口唾沫。

  “哎,莫伦,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已经是一府之首了,不是流落帝都的登徒子,了解的人都不说了,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咱们西北的官员都是你这样的货色就麻烦了。”李无锋打趣莫伦道。

  “坐着说话不嫌腰疼,你倒是天天美人环绕,可怜我们还的日夜奔波为你卖命,晚上回家,漫漫长夜,孤枕难眠啊。”莫伦摇头晃脑的叹息道。

  无锋对此嗤之以鼻,“得了,得了,你别在我面前装清高,我听说某人在前两天还从过往的奴隶商队购买了一名漂亮的女奴隶,嗯,对了,听说还是印德安美女呢!”

  无锋的话立即让莫伦便得脸红脖子粗,他有些恼羞成怒:“一定是崔文秀这个小人,那天碰巧让他遇上,他想调戏人家,被我严辞教训,才灰溜溜的走了,于是就到处毁人名声。他调戏妇女,监察部门就应该查处他才对。”

  无锋心里乐开了花,“文秀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怎么就变成调戏妇女了呢?”

  莫伦一窒,没有搭腔,无锋继续道:“他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实在是``````,唉!”

  莫伦一喜,“他的确是欺人太甚了,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才没有和他计较。”

  “不,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实在是太精辟了!”无锋一本正经的说完,莫伦这才发觉上了当。

  看见莫伦火冒三丈的样子,无锋不慌不忙的继续:“我还听监察部门反映,有些官员夜间在风月场所流连忘返,严重损坏了咱们西北郡政府官员的形象。”

  话音刚落,莫伦的心立即悬了起来,暗自打鼓,不敢再搭腔。

  “我要求监察部门要严肃查处,无论他涉及何人都要一查到底!”无锋的话义正词严。

  “呃,这个,其实政府官员也是人,你也说过,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人家在休息时间娱乐娱乐也未尝不可嘛。”莫伦硬着头皮为那些行为辨解道。

  “嗯,看来你也有此行为喽,”无锋似笑非笑的盯着莫伦有些尴尬的表情,“这样,我也赞成你的意见,听说庆阳才新开业一家叫做水月香榭的场所,据说是江南余杭府水月香榭的连所店,风情非同一般,虽然价格不菲,但还是夜夜爆满,还说近期名满江南的“琴圣”陶潜也要来登场献艺,怎么样,你请我去观赏观赏,如何?”

  莫伦心中大呼上当,但又不得不答应下来。

  “还有,她们那边你得给我编一个合理的理由。”无锋朝里屋呶了呶嘴巴。

  “好了,该谈正事了。这件事的确有些麻烦,现在咱们与罗卑人关系还算良好,他们控制着咱们的主要商路,一旦因此事关系恶化,恐怕咱们的损失会相当惨重。可如果咱们不接受,也会有相当大的负作用,那些向来投奔咱们的小势力小部落便会心灰意冷,对咱们的形象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无锋轻轻揉着自己的额头。

  “是啊,罗卑人一直把犹利人视为自己的一个分支部落,假如我们接收了犹利人,他们肯定把会善罢甘休,再加之罗卑人内部反对与我们和平相处的势力也不小,肯定会借此机会掀起风波。我们的经济刚有起色,商品外运有很大程度都要依靠北部这条商道,一旦中断,后果不堪设想啊。”

  “嗯,这个我清楚,现在就看能不能想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不过要想让罗卑人接受的确有很大难度。”无锋已经站了起来,背负双手,绕着绿树成荫的小院落慢慢的踱起步来,一边苦苦的思考。

  “唉,以后我们还是得想办法让商品出运的道路更多一些,否则一旦受制于人就显得太过被动。西域五国我们也要想办法打通关节,做工作看能不能让他们降低关税,这样一来就可以减轻依靠北方通道的压力。”李无锋沉吟着道。

  “恐怕很难。西域各国历来关税较高,而且他们分属几个国家,企望走这条路,恐怕不现实,除非咱们能控制他们的生存权力还差不多。不过这也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当务之急是要怎么回答犹利人的代表。”莫伦摇摇头不赞成李无锋的想法。

  “这我知道,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说实话,到现在无锋也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更让他烦恼的是这件事也打乱了自己即将准备布署的军事计划。

  “这样吧,莫伦,你先安排犹利人的使者好生休息,告诉他我们将近两天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要注意保密。”最后,李无锋仍然没有更好主意,只得让莫伦先离开。

  西北的初夏,白天天气炎热干燥,但到了傍晚,气温便已大幅度下降,再加之阵阵凉爽的风从远处雪山上吹下来,更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一身便衣的无锋混在人群中,随着众人走上城南的一所小有名气的茶楼,现在正是上生意的时候,许多出门在外的旅客和本地人吃完晚饭都喜欢在这里来泡一碗茶,一边休息一边闲聊打发时间。

  无锋也好久没有这样单身一人出门,本来卫队坚决要跟着出来,但在无锋的坚持下,他们只有化了装,远远的在街头巷尾逗留警戒。

  “老板,来一碗茶。”走上茶楼的无锋,瞄了一眼临窗的的位置,这里临街的位置已经差不多坐满了,只有一个年轻人独自坐在一副茶座上,旁边还有一个位置,但年轻人态度冷冰冰的,让人一见就生出难以亲近之心,也许就是这样才没有人与他坐一桌。

  示意借光后,无锋也不客气的坐上了唯一的一个空位上。临街望去,淡蓝色的布幌子,正在晚风中随风起舞,斗大一个“茶”字仍清晰可辨。

  隔桌而坐的青年斜瞥了一眼无锋,根本没有理会无锋的招呼,仍然将目光望向窗外的街市。

  碰了一个钉子的无锋也不在意,一边端起茶博士送上的香茗,吹了吹浮在水面上茉莉香花,轻轻的啜了一小口。望着忙里偷闲的茶客们,原本有些闷闷不乐的无锋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了一股愉悦的心情。

  身后坐的大概是两个小商人,正起劲的谈着各自的生意,“老杜,听说你跑了这一趟赚得不少哇。”

  “嗯,还可以,咱们这边的瓷器在那边还真卖的起价,要不是这一次咱太胆小,没敢带太多的货,光这一次咱就发了。”八字胡的老杜兴致勃勃的回答道。

  “一这一趟就是三个多月,一路上情况怎么样?听说现在罗卑人的地盘上关卡少了许多,沿途的那些士兵态度也好了许多,不知是不是真的?”问那个与老杜谈话的人也与那个老杜年龄相仿,都在四十来岁,一口西北口音,显然就是本地人。

  “嗯,那些士兵虽然还是要好处,但态度倒是比以前好了许多,而且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了,最主要的是这些人不敢随意扣留咱的货物了,治安状况也好了不少。看来咱们的好日子算是来了,老孟,你也得抓紧机会多跑那边两趟啊,我下一周就又要去法米尼帝国了。我通过商会了解了一下,那边的价格更好,这一次我可要好好计划计划,争取捞他一大把。”老杜洋洋得意的劝着自己的老友。

  “不瞒你说,老杜,我后天就要去海德堡,这两车茶叶可是我花了大本钱才从江南运买回来的,车行也已经找好了,就是准备好好的做这一票生意。唉,儿子快要娶媳妇了,得多攒两个。可这小子,什么人不找,非要找个奴隶出身的印德安女人,眼珠是褐色的,头发却又是棕色的,我和他妈都看不惯,可这小子非要不可,我们两口子怎么劝也劝不住。”老孟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哎,你也是的,年轻一辈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作主吧,更何况现在咱们这里谁还管你什么出身和民族啊?李大人早就有明文规定任何人不得有民族、人种和出身歧视,所有人一律平等,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杜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乍一看和我们唐族人不一样,有些不习惯。”那个老孟也有些不好意思。

  “哎,看久了不就习惯了。赶明儿,咱赚了大钱,还打算再娶一个法米尼女人呢。”老杜越想越高兴。

  眼睛虽然望这窗外,但身后二人的谈话却听得一清二楚,无锋的心里忍不住又涌起一丝忧虑。看来这条商路的确牵扯着许多人的生计,自己还真得好好核计核计,原来估计都还有些太乐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