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破敌

江山美人志 瑞根 5112 2006.11.22 13:07

    大陆公历689年10月27日,唐河帝国北部的北原郡境内爆发了帝国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农民奴隶起义。

  起义发生在北原郡南部的清河府境内,由于当地官吏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以为与前一段时间的小规模暴动一样,既没有上报帝国中央,也没有迅速采取强有力手段,所以起义在短短一星期内便蔓延开来,波及到邻近的平陆府以及燕云郡的莱州府、河朔郡的黑山府、龙泉府,参加起义农民和奴隶人数也由起初的不到三千人发展到近六万人,而且还有继续发展的趋势。

  起义军接连攻占清河府境内几座大的集镇,击溃了前来镇压的清河府警备师团两个联队与当地地主商人私人武装的联军,并查抄了几家大地主、大商人的家产,以及一个当地警备部队的小型军备库,获得了大量后勤物资,气势更盛,邻近几府的小股起义军也纷纷向这边靠拢,希望与他们会合。清河府与北原郡的官员们见局势已经控制不住,这才如梦初醒,急忙上报帝国中央,并向驻扎在北原郡首府安原府的帝国陆军第二军团求助。

  帝国内城德政殿。殿内一片寂静,只有内政大臣陆文夫浑厚的声音;“目前暴民主要聚集在清河府的大安集、古城镇、太和镇一带,那里与河朔郡的龙泉府交界,地形也比较复杂,由于他们打垮了我们当地的地方警备部队,抢得了不少武器和物资,所以发展很快,估计人数已接近八万人,现在龙泉府的第一、第二警备师团已准备就绪,正在府城待命,由于邻近几郡局势都极不稳定,北原郡的安原府、清河府、平陆府、河朔郡的龙泉府、黑山府、燕云郡的莱州府均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北原郡已向驻扎在当地的第二军团请求援助,但因为没有军部和北部军区的命令,第二军团尚未作出答复。”

  坐在正上方御椅上的帝国第三十一任皇帝司徒明月脸色阴沈,双眼半闭,陆文夫的话语停了好一阵后,他才接着用阴冷的语气搭腔。“何爱卿,你也说一下。”

  皇帝指的是军务大臣何知秋,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干瘦老者排众而出。“陛下,第二军团与北部军区的报告已经上报到臣这里,臣正准备向陛下报告。除这个情况以外,臣还有一些情况要向陛下报告”

  “讲。”

  “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反映,最近北方边境的卡曼、西斯罗、普尔三国军队调动异常,三国陆军的几个主力兵团均已南下至与我国接壤之边境地带,有向我方发起进攻的态势,北部军区所辖两个军团及三个独立师团均已进入戒备状态,我们已向三国驻我国使馆发出知会,三国大使均称为例行军事调动及演练。但我们怀疑三国行动与我国北部暴乱有一定联系。另外,捷洛克公国的军务大臣兰蒙爵士也向我们通报了西斯罗、卡曼两国军队在与他们国家交界地带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请求我们西部军区第三军团向北靠拢,以防不测。”

  “各位爱卿,还有什么看法。”

  “末将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平息暴乱,北方三国军事调动无非是想混水摸鱼,只要我们一边作好应战准备,一边全力扑灭刁民的暴乱,我想他们只会空欢喜一场。”说话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武将,说起话来一口南方口音,他就是帝国城卫军团军团长尤素夫伯爵。

  皇帝的眼光又瞄向紧挨着他的另一名武将,帝国禁卫军团军团长马远往伯爵也赶紧出列。“末将也认为应先安内,只不过如果要从北部军区或东部军区抽调军队应该要慎重考虑,以防外敌趁火打劫。”

  “各位爱卿可还有其它看法。”

  看了看殿下其它人均无表示,皇帝皱了皱眉头,“何爱卿,讲一讲军部意见。”“

  刚才二位将军的意见都很有道理,臣与陆大人已商量过,有一个方案,请陛下定夺。”

  “讲。”

  “臣与陆大人商议,北边和西边由四府五个警备师团连成一条锁链,采取守势,东边和南边抽调城卫军团两个师团采取钳形攻势进行进攻,西部军区第三军团三个师团北靠至与捷洛克公国接界处,以防不测。北部军区所有部队保持高度戒备,以应付突发事件,同时可由外交大臣苏大人向三国提出抗议,抗议他们破坏边境局势,有可能引发两国战争。妥否,请陛下定夺。”

  “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和看法,都说一说。”

  “陛下,臣以为可以在北部三郡部分地区宣布减免那些的确困难的地方的赋税,并开仓救济,这样一来可以安抚民心,瓦解暴民士气。”农政大臣秦跃东出列建议道。

  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秦卿言之有理,这件事朕就让你和田爱卿去办。其余的就依刚才何卿所奏,立即布置,力求完胜。”

  公历689年11月15日,帝国城卫军团第二师团从帝都西郊出发,由南向北急进,第三师团则从帝都北郊出发,先向东北方向急行军,然后再由东南向西北方向包抄。

  战前,第三师团召开了全师团大队以上领导的作战会议。会上,霍克尔师团长传达了军部召开的军事会议精神及要点,要求大家要振奋精神,力争打出第三师团的威风,这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和立功机会,希望大家好自为之。接着,幕僚长就各联队的任务作了布置。会后,无锋回到大队就在操场马上召开了大队全体士兵会议,会上,简单总结了训练成效,又谈了谈帝国北部面临的严峻形势,无锋再次施展了他那无与伦比的演讲才能。

  “弟兄们,幸福总是来得突然,我已接到命令,我们即将开赴北部,去迎接我们的第一场战斗,成功的果实在等着我们去品尝,升官发财,衣锦还乡也不再是梦想,敌人不过是一群从未受过正规训练的乡巴佬,只要我们消灭他们,金币、奴隶、美女将应有尽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让我们挺起胸膛去迎接我们的第一次辉煌。”

  一席话刺激得所有人忍不住大声狂呼,震耳欲聋的吼声响彻云霄。连素来冷静的梁崇信都禁不住热血沸腾,恨不能马上出发。

  经过五昼夜的急行军,第三师团已经到达了帝国燕云郡的莱州府与北原郡的平陆府交界地带,部队都有些疲乏,于是师团命令休整一天。无锋坐在帐篷里,正仔细的察看案上的地图。

  “报告。”

  “进来。”

  一个身影钻了进来。

  “是崇信啊,快来坐。”

  梁崇信来到案前,并未坐下,而是仔细打量案上的地图。

  “大人,这好像就是我们所在这一片的地图啊,但好像不是上边发的军用地图,比发下来的详细得多啊。”

  “眼光不错嘛,这是我几年前到处周游时在各地找私人学者订做的。”

  “难道大人未卜先知,那时就知道我们会在这一带打仗。”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会预料后事,只不过,我对地理比较感兴趣,所以在旅游中到各地我都请教当地的地理学者,请他们替我做一幅当地的详细地图。虽然不够规范,但比上边发下来的实用多了。我曾在西大陆旅游,发现那边的地图制作比我们这边先进优良得多,帝国在这方面已经落后了很多。”

  “大人,不知明天会有什么行动。”

  “刚才我在联队得到最新消息,第二师团会同当地三个警备师团两天前已在清河府与敌军接战,听说初战并不顺利,但目前已占据绝对优势,恐怕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对我们师团来说就未必是好消息啊,肥肉都叫第二师团占完了,不知道我们还捞不捞得到一点汤喝。”

  “根据我的分析,敌人恐怕未必会一下就被第二师团他们全部吃掉。”

  “哦,大人为何这样认为。”

  “因为第二师团不过两万多人,加三个编制未满员的地方警备师团,充其量不过九万人,其中三个警备师团战斗力参差不齐,而暴动的乱军足有八万人左右,而且这些乱军熟悉当地地形,在当地又很受支持,虽然没经过正规训练,但也打败过地方警备部队,说明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所以就算打败了,第二师团他们也不可能一网打尽,我估计敌人败了多半会向我们这边分头逃窜,到时候,我们师团正好可以以逸待劳,给他们来个瓮中捉鳖。”

  “大人明鉴,希望能让我们第三师团也建功立业一回,别让大家空欢喜一场。” 梁崇信松了一口气,他对自己的上司有一种说不出的信赖感。

  “放心,到时候有你们立功的机会。回去早点休息,养足精神,作好战斗准备。”

  两天后,无锋在联队得到上级通报,第二师团与地方警备部队联军在清河府万家集一带击溃乱军主力,消灭乱军两万余人,俘虏近三万人,余下两万多乱军已分成十多股向第三师团方向逃窜。

  “果然不出我所料,终于来了。”无锋心中暗暗自语。

  第三师团在接到通报后,立即进行了部署,以联队为作战单位,五个联队撒开迎击,力求全歼。第四联队也作了部署,将五个大队在作战区域内排开,中间保持一定的距离,随时保持联系,以防有漏网之鱼逃脱。无锋根据地图反映的情况,主动要求第五大队巡防其它大队不愿去的中部丘陵地带,获得同意。会后,五个大队立即展开行动,进入战斗状态。

  “大人为何我们会分到这一条路线,这条路不好走,敌军忙于逃窜会不会走这条路。”

  “崇信,你看这条路有些偏僻,十分隐蔽,但不狭窄,敌人中肯定有熟悉地形的当地人,他们肯定料不到我们会在这儿出现,所以敌军指挥官应该会走这条线,我倒是有些担心如果敌人数量太多,我们吃不下来。”

  “大人,敌人已经是丧家之犬,又逃跑了这么远,肯定十分疲劳,我们士气正旺,又以逸待劳,就算再多,我们也能拿下。”

  “蚁多咬死象,大家还是谨慎一些,随时与联队保持联系,侦察兵全部出动,有情况火速报告。”

  “是。”无锋率领第五大队保持着高度戒备,有条不紊的进行搜索。

  “报告。”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

  “讲。”

  “前面十五里地发现有大批敌军出现,数量不详,估计在三千人以上。敌军正向我们这个方向行动。”

  “命令全队进入战斗状态,一中队迂回绕行至敌军后方,二中队急行军至前面山谷各派两个小队在山谷两侧埋伏,三中队、四中队、五中队及二中队一个小队急行军至前面山谷口布防,作好战斗准备,立即向联队报告遭遇敌军,请求支持。”无锋冷静的发布完命令,各中队立即分头展开行动。

  作好各种准备,无锋不动声色的观察像蝗虫一样涌来的乱军,乱军根本没有派出侦察兵,大概是根本没想到会在这儿遭遇伏击,而且只顾逃窜了。望着越来越近的乱军,无锋平静的心也禁不住有些澎湃,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战啊。

  “弓箭手准备,听我的号令。”无锋小声下达命令。

  越来越近,甚至可以听见敌人说话声了,无锋举起右手,弓箭手纷纷引弓搭箭,屏住呼吸。

  “放。”

  随着无锋一声令下。“嗖嗖嗖嗖。”箭矢像飞蝗一样射出,乱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像割麦子一样,当时就倒下一大片,乱成一团,有的往山谷两边逃跑,也遭到弓箭的袭击,有的往回逃,后面也有部队吶喊追赶声,乱军更加混乱。

  这时,无锋起身站立在埋伏的最高处,运足中气大喝:“乱军听着,我们是帝国城卫军团第三师团,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可免一死,否则格杀勿论。”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却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敌军士兵耳中。

  慌乱中的敌军顿时静了一下,然而马上就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吼了起来:“弟兄们,别听他们的。投降才是死路一条,他们没多少人,给我冲啊,冲出去才有活路。”

  紧接着也有几个声音跟着叫了起来“冲啊。”、“别听他们的。”乱军本已平静下来的形势,又骚动起来。

  无锋看准那个挑头喊话的,估计就是这一股乱军的头领,从旁边一个士兵手中接过一把硬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只听一声惨叫,正在吆喝手下往前冲的家伙被无锋一箭穿心,当场毙命,梁崇信和另外两名军官也将跟着鼓噪的几个家伙射倒在地,乱军顿时成了无头苍蝇,不知何去何从。

  无锋冷酷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马上缴械投降,放你们一条生路,负隅顽抗者,立斩无赦,刚才那几个人就是榜样。”

  “铛!”一声,不知是谁率先丢下武器,就像传染一样。“唏哩哗啦。“所有的乱军就在一瞬间全部放下了武器。“双手抱头,排成纵队,听候处理。”无锋再次发布命令,同时示意一部分部队密切监视,一部分部队上前缴械。

  当联队的援军赶到时,第五大队已经清理完战场,将俘虏集中关押看守。在清理战场期间,士兵发现一个奇怪的俘虏,在发现他时,他早就被捆绑上了,问周围投降的原来押解他的两个士兵,都说他原来是乱军的参谋,后来因为意见不和与乱军首领发生争吵,他说了一些过激的言辞,惹怒了乱军首领,原本要杀头的,后来考虑他也曾提过一些有用的建议,也许以后还有用处,所以就留了下来,但死罪虽免,活罪难逃,在还没来得及商议怎么处理他时,乱军就被击溃了,逃亡的乱军也就将他带着四处逃跑,最后被无锋他们俘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