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节 两线(3)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8 2006.10.26 21:47

    林月心最后几句话犹如几记重锤击打在林国雄心间,房间里陷入一阵微妙的寂静,林国雄似在消化自己女儿话语带来的冲击力,是啊,争霸之战中本来就无所不用极,自己站在对方的位置上只怕一样是不甘人后,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自己已经在这场持续几十年的争霸战中落了下风成为了弱者,那被强者吞并淘汰的命运也就不可避免,只是这种难言的苦楚酸涩和不甘又岂是说能放下就能放下的。

  良久,经过剧烈思想斗争的林国雄才轻吁了一口气,挥手道:“月心你去吧,一切由你作主,有什么疑难你和你二叔商量着办吧,不必再向我请示了。”

  说完话,林国雄便将头偏向床里边,两颗混浊的泪水悄悄从枯瘦的脸颊滑落。

  素衣少女见此情形,也只能黯然叹气,起身深深一福,转身离开,只留下一抹夕阳透过窗棂映入房间,陪伴着孤独的老人。

  获得父亲授权的林月心立即展开了紧急行动,一方面命令玉山府守军坚守玉山府城,尽量延缓马其汗人两线大军进攻态势,另一方面断然下令让驻守华阳的叔父林国威率领三个师团放弃华阳即刻向江川靠拢,并将原驻守在秦都的一个师团抽回江川,而让江川仅有的两个师团出击接应华阳向江川靠拢的三个师团,确保三个师团安全回到江川。

  林月心还即刻下达了紧急动员令,将江川府的预备役人员无条件的强行征集,组建成一个警备师团,同时宣布戒严,整个江川城严禁人员流动,进入最高战备状态。

  此时的林月心虽然尽显巾帼英雄的本色,但军队中仍然存在着对一个弱质女流统领全三江的不信任感,更多的人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已经从华阳撤离返回的林国威身上,不过林月心表现出来的铁碗却让许多人刮目相看,一名拒不服从出击接应命令的师团长被解职关押,一名联队长被军法处置。

  林月心下达的撤离命令可谓千钧一发,当两个接应师团迅速出击刚好赶上了从娄山关向北挺进企图截断华阳与西方江川和秦都联系的马其汗大军,双方展开激战,而从华阳撤离的三江三个师团也适时的加入了这一战场,一场遭遇战迅速演变为一场大会战,马其汗人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与多达十万人的三江军队遭遇激战,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马其汗人被迫后撤,而三江一方也不敢恋战,在击退卡曼人之后迅速脱离了战场,平安返回江川。

  在稳固了江川防御态势的同时,林月心与自己的叔父林国威作了一次交心长谈,两人都一致认为光凭林家目前的军力纵然在短期内能够抵挡住马其汗人的攻势,华阳玉山两府的失陷已经是板上定钉之事,马其汗人一旦巩固了在这两地的统治,凭借娄山关的绝佳战略位置,马其汗大军可以俯瞰整个三江郡中部地区,包括江川府城在内的三江郡中部地区都在马其汗人强大的机动战力攻击范围之下。

  林家事实上已经丧失了对整个三江郡中部地区除江川府城外的控制权,即将成熟的第二季粮食已经成为马其汗人的囊中物。这批粮食在整个东大陆都处于严重旱灾的情况下尤显珍贵,即便是不能为林家所有,也不能落入马其汗人手中,只是现在形势险恶至此,要想保证这批粮食不落入马其汗人手中,光凭林家现有军队实力是无法阻止的。

  而有了华阳和玉山两府作后盾的马其汗人将会严重威胁到江川府城内林家的生存,林月心和林国威对此都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光凭目前林家的力量,仅仅只zhan有两府之地,而且两府也都只能说是残缺不全,府城以东的广大地区实质上都将被马其汗人所控制,缺乏强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机动军事力量作保障,这种劣势就显得更加突出。

  如果想要捍卫这个地区的主权,那就需要有强大军事力量作后盾,可是现在林家军事力量已经下降到了林家自统治三江以来的最低点,军事实力的削弱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减少,更大的伤害来自于士气的低落,连续遭遇惨败的三江军队内部到处蔓延着失败颓丧的情绪,失去了斗志的士兵比平民还不如,这一点作为老军人的林国威深深清楚。

  要想扭转江川乃至整个林家危如累卵的局势,目前唯一能够借助的力量也只有西面的强邻李家了,虽然李无锋的大军已经开进了安顺府,但从目前的表现来看,李无锋并没干预安顺府的任何政务,除了城市防御方面的,虽然这很有可能是李无锋暂时麻痹人们的一种手段,但林家上下更希望这种局面能够一直维持下去,至少这给了他们一种渺茫但似乎还存在的希望,他们希望李无锋能够看在与林月心的关系上把安顺交还给林家。

  大陆公历698年7月16日,马其汗人南线大军终于占领了整个北罗尼西亚,林氏在北罗尼西亚的统治经历了三年后终于宣告寿终正寝。7月19日,当马其汗大军兵临玉山城下时,玉山城举城官员率领城内未来得及逃脱的士绅商贾出降,马其汗人接受了玉山城官员们的投降。7月25日,也就是一周之后,华阳府城宣布为不设防城市,马其汗人北线大军兵不血刃的接管三江第二大府――华阳府。至此原来三江郡东面的防御铁三角华阳――娄山关――玉山正式覆灭,而马其汗人在占领了这三地后,更将这个铁三角反其道而行之,倒转来的铁三角的尖锥――娄山关正好直指三江首府江川府城。

  王宗奚静静的坐在江川城守府的会客室里等待着林月心的接见。也许是想要避免刺激自己卧床不起的父亲,林月心避开了节度使府而选择了江川城守府作为接见地点,这似乎有掩耳盗铃的嫌疑,但林月心还是觉得这样做更好一些。

  王宗奚虽然与林月心并不熟悉,但也见过对方几面,而上一次见面似乎间隔时间并不太久,就在林月心到达关西不久,王宗奚就曾经在与上司会面之时,见到这个较弱不堪的尤物。

  环顾了一眼四周,趁着林月心和现在林家军方统帅林国威尚未到来之时,王宗奚绕有兴致的打量起这江川城守府的建筑来。王宗奚有些惊讶的发现这江川城守府更像是一座南方风格的私家园林,用于办公的房舍建筑并不多,寥寥几间而已,反倒是建筑物侧翼的一座小园林颇有些味道。

  进侧门一个小天井,经过曲廊进入有花木布置的空地,在经过小廊到达另一小院,苍翠的古木枝叶虬劲盘曲,连接小廊的是一座小厅屋,厅墙上开启空格窗,窗外一座人造水池,水面虽不宽阔,但形态曲折自然,一座石桥将水面横切成大小不一的两片。池中一角涓涓细流蜿蜒折入池岸边一座水榭背后,仿佛水有源而无头。岸边睡莲遍布,稀疏布置的湖石高低起伏,错落有致。而王宗奚所居的房间只需穿过一道宝瓶门便可直入曲廊,转入厅屋,一览水色,颇有些曲径通幽的韵味。

  正当王宗奚兴致盎然的欣赏着这门外秀色时,却听得侧门一响,赶紧转过身去,却见往日一副娇弱怜惜的模样的少女今日却有些变化,昔日蛾眉髻依然被高高挽成一个高髻,一枚玉簪斜插,合身的连体长袍罩在有些苗条的身躯上略显宽大,一袭暗红色的披风外罩,让少女凭空多了几分英武之气。

  “王大人别来无恙?”圆润悦耳的声音把有些发呆的王宗奚从一怔中拉了回来,王宗奚不敢怠慢,躬身一礼道:“见过林小姐,宗奚奉主公之命前来江川见小姐,若是小姐有什么需要,主公早已吩咐宗奚,请尽管吩咐。”

  王宗奚已经是第二次经历这种有些尴尬的场景了,上一次是见众人眼目中的大妇安琪儿,这一次又来正式会晤据说是与主公有着特殊感情和关系的林家玉狐,尤其是在林月心已经担负起林家重任又面临马其汗大兵压境的情况下,这份工作并不那么轻松。

  见到对方直截了当的道明来意,林月心反倒有些犹豫了,李无锋大概已经料定了林家无法单独扛起抵御马其汗人的重担了,马其汗人此时气势正盛,没有李无锋的支持,只怕林家真的难以顶过这一关,但是自己能够相信他么?正如自己父亲所说,如果安顺事变在秦都甚至江川重演又该怎么办?她无法确定在自己心目中始终有些变化不定的表情和神态究竟哪一张才是他的真正面目,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人心永远是最难以认清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