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节 采访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7 2006.07.28 20:09

    

  无锋的话语让年轻记者和礼仪官都十分满意,眼见得石氏双姝也走了过来,虽然无锋此时很想和石氏双姝亲近一番,但一来礼仪官在场,二来今天晚上司徒元的表现委实太过惹眼,无锋需要好生整理一下思绪,想一想一旦司徒元拿出了交易条件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回到府中的无锋立即仔细查看了这几日里获得所有情报,秦霜影、苏婕也陪同在一旁替无锋分析军情。

  “无锋,你认为七殿下和九殿下已经同流合污了?”苏婕在听完无锋介绍后,皱着眉头问道。

  “嗯,我是如此看的,司徒元对司徒泰如此强硬,肯定背后有着靠山,米兰人虽然是司徒元的靠山,但如果单纯依靠米兰人,司徒元也未必如此猖狂,他在除开江南和东海之外的实力实在太弱了,即使是江南,他的地位也不是十分稳固,所以他肯定有一个坚强盟友,他向拉拢我,肯定会给我甜头,盘算来盘算去,只有关西和我领地接壤,可以大方的送给我,这自然会损害司徒峻的利益,这样一算,司徒朗便呼之欲出了。”喝了一肚子酒,秦霜影替无锋端来一杯蜂蜜水解酒,无锋呷了一口,梳理着头脑中的思维慢吞吞道。

  “但是司徒朗和司徒元只有一人能坐皇帝位置,如何分配呢?”秦霜影接口问道。

  “嗯,这是一个关键,我猜测应该是司徒朗坐皇帝位置,但会给司徒元一个权力足够大的位置,否则司徒元不会同意,或者说在势力范围上有一个划分区域,比如江南东海归司徒元,燕云、五湖和五湖归司徒朗直管,这样两人就可以联起手来对付司徒泰和司徒峻。司徒泰现在在帝国上下人心尽失,如果没有得力举措,只怕离溃亡不远了。司徒峻情形也好不了多少,如果司徒朗司徒元要拉拢我,至少要把关西抛出来引诱我,那司徒峻和我很快就会翻脸,冲突在所难免;另外他们肯定会要求我从平陆西进减轻帝都压力,卡曼人必定不会让我们轻松。”无锋抚额长思。

  “那大殿下和三殿下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么?”秦霜影紧跟着反问。

  “当然不会,只是大殿下现在处境十分困难,北平府面临普尔人进攻,沧州有卡曼人的逼近,东海局势也是不顺,连多顿王国的态度也变得暧mei起来,只怕大殿下现在是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其他了。三殿下么,我先在也弄不清楚五湖局势究竟怎样,那个成大猷究竟投向了哪一方也令人捉摸不透,现在这个成大猷突然成了俏货,他的去向直接影响着整个五湖局势走向。如果大殿下和三殿下能够联起手来,未必没有一拼之力,只是这样帝国局势只会变得更坏,白白给了卡曼人普尔人以及马其汗人这些恶邻更多的机会。”无锋有些黯然,其实他能够推测得到,一旦七殿下和九殿下结盟,那大殿下和三殿下有很大可能性一样会走到一起来对抗对方的联盟,这样就会造成全国性的内战,连自己也很有可能被卷进去,对整个唐族经济文化的破坏也是难以估量的。

  看见无锋情绪突然一下子变得有些低落,苏婕和秦霜影也都感受到了无锋的感怀,但世事如此,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难道就没有挽转的余地么?”苏婕见自己情郎如此,忍不住问道。

  “挽转?能让他们放弃自己的想法么?太难了。”无锋摇摇头,“算了,我们也只能尽尽人事了。能够最大限度的限制这场战争规模,或者以最短时间结束这场战争,那就邀天之幸了。”

  梁崇信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获得的情报,看来平陆局势已经逐渐平稳了下来,在木力格和茅进强力打压和当地残余士绅全力协助下,卡马波夫驻防在平陆东部监视着东面的卡曼大军,山柱则率领北吕宋第一师团前往平陆北部对太平教余孽进行清剿,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但安原传来的情报仍然不容乐观,太平军依然牢牢的控制着整个安原,士绅们组织的私军和从南捷洛克潜入的特种部队屡次掀起的起义均被太平军有效的扑灭了,看来在安原的太平军相当顽固和狂热,要想轻松拿下,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大人的信报已经传了过来,看来帝都的角力要见分晓了,大人要自己准备好进入汉中和锦城的布置,难道要和司徒峻翻脸了?梁崇信有些头疼,如果这样,自己手中的兵力就得好生调配一番。

  关西四府加上天水的局势在自己全力绞杀下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无论是陇东还是天水又或是泸江和巴山,太平教也好,林郎两家的残余力量也好,都已经被拔除得所剩无几了,剩余的一些力量也都在自己监控之中,等他们留在关西也好,也许还能用这些家伙引点其他鱼儿出来。

  十万游牧骑兵已经闲得发慌,好在西康草地上的草料还算丰足,足以应付这些家伙,但即使这样,梁崇信也觉得养着这帮家伙不用实在有些可惜,白白浪费草料,从天水到西康,这些家伙的拉练演习也已经搞了两三次,弄得陇东天水一线草木皆兵,这样大规模的骑兵队过境,总会引来无数猜想,更惹得各路谍报势力纷纷现形,正好让安全局的人马派上用场,吊上了不少平素未曾露脸的大鱼。

  在得到无锋的信报后,梁崇信终于将五万游牧骑兵进驻了天水,摆在了第一线上,一来可以随时策应平陆的军队,而来摆出随时可以横扫河间的架势,让太平军疑神疑鬼,但这些都不过是掩饰,做好突袭锦城的准备才是目的,而两千辆运输车也悄悄集结在了天水,第二近卫师团和西北军团第五师团已经进入了全面戒备状态,随时准备杀入锦城。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要一鼓作气,拿下锦城和汉中那是指日可待,到那时候,大人也就可以真真正正的称孤道寡了。梁崇信望着地图上已经快要连成一片的帝国西部,出神的想道,拿下了锦城和汉中,安原自然也不在话下,那大人下一步目标又将会是哪里呢?

  司徒泰烦躁的将案桌上的纸片信函揉成一团扔在地上,似乎周围这一切都变了,连平素十分喜欢的工艺品也变得如此刺目不堪,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就走入了绝境?司徒泰发现又一个词语非常适合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困兽犹斗,不,自己不是困兽,他们也未必就是猎人!

  枯瘦老者有些遗憾的看着从多顿王国派去使者送回来的信函,这帮该死的多顿猪猡,居然又在这个关键时候落井下石,这无疑是在已经不堪重负的殿下身上轧上一块巨石。

  “冷老,难道我们只能接受安德烈这个老狗的敲诈?”司徒泰疲惫的脸上充满了绝望,不甘心的舔了舔嘴唇,双手按在案桌上,似乎要将案桌压塌。

  “殿下,现在这个时候接受不接受都是两难,接受了,固然可以缓解多顿人一方的压力,但也会刺激多顿人更大的胃口,下一步,他们会不会提出多的要求,很难说,但是不接受,按他们的语言说,就是我们没有诚意,婚姻不成,而且还极有可能给他们兴兵的借口,燕东走廊我们一直没有驻军,他们一直在边境演习的大军很有可能就会猛扑而来,燕山府能否保得住,一样是一个问号。而且多顿王国一旦和普尔人与卡曼人联手,整个北方包括燕云郡,我们都只怕再也防守不住,即使退入东海,也只是苟延残喘,难以维持多久。”枯瘦老者冷静的分析着。

  “那冷老你的意思究竟是怎样?”司徒泰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耐心,毛发耸立道。

  “殿下请冷静一些,值此之际,更应该保持平常心境来考虑事情。唯今之计,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无疑是饮鸩止渴,后患极大,老朽也一直拿不定主意。”枯瘦老者欲言又止,显然也是彷徨不定。

  “冷老,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顾虑什么,是堆屎我也得把他吞下去啊,只要能渡过现在难关。”司徒泰急不可耐的叫道。

  “利用倭人,让倭人助我们一臂之力,可是这很有可能是引狼入室。”枯瘦老者压低声音道。

  “倭人?!”司徒泰倒抽了一口凉气,难怪对方一直不肯明言,这倭人贪婪之性更胜于多顿人,防备还来不及,现在还要借助对方?

  “对,倭人不是一直对大东洋上的堪察加和库克群岛感兴趣么?我们不妨以堪察加岛作诱饵让倭人去进攻库克群岛,甚至可以支持倭人将多顿人南端的新月半岛占领,只要他们能够按计划行事,多顿人就不可能有精力再来顾及我们这边,弄不好还会有求于我们。”枯瘦老者脸色阴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