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节 联手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87 2005.10.11 07:57

    司徒峻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天水府城防设施一般,若是要硬着头皮固守,虽然不敢说不可能,但肯定还得在军力上加强,可是现在他已经实在是抽不出一兵一卒了,不但抽不出,而且还得想法解决南线的安全,马其汗人已经沉默了太久,以毕希利和雷觉天的为人行事,这绝不是一个好兆头,实在不行就只有将驻防黄冈府的第五军团第一师团也抽上五湖和河朔之间的防线上,让腾出手来的第六军团能够抽出两个师团返回南线防范马其汗人。

  可是现在这十几万大军就呼啦拉一下子就从东面压了过来,这形势一下子就出现了逆转,天水究竟还能不能守得住司徒峻心中完全没有了底,说内心话,他也不愿意将自己唯一可靠的砝码消耗在与太平军的拼斗中,帝国局势未明,这个时候就把所有底牌用光,那自己拿什么去和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兄长和弟弟们争呢?一边咒骂着自己兄长和尤素夫和尤素夫二人的可恶,一边愤怒于新任军务大臣吉林的胆怯,两个新编军团既然已经成型,为何不向晋中出击,也可以大大减轻这西面的压力,让太平军不敢放心大胆的西进,可现在却把自己推到了火山口上蒸烤。

  彷徨犹豫的司徒峻已然是手足无措,巨大的压力让他发现自己拿下这天水府其实是一个再愚笨不过的举动,当初自己的智囊秋原就不赞同自己发兵天水,在秋原看来太平军与大殿下和尤素夫的城卫军团已经取得了默契,河朔的沦陷已成定局,趁太平军无暇之时取下天水固然可以博得皇帝陛下一喜,但一当太平军在河朔站稳脚跟,他们必然不会放任这天水不管,而以自己一方的实力,要想独力抗衡太平军,显然力有不敌,可是要想拼下去,却又无甚把握而且也极不划算,然而放弃天水回撤至黄冈那更会让帝国中央产生不良看法,司徒峻倒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陷入了一座泥潭,脱身不得,欲罢不能,不得不连夜召集麾下诸将和谋士商量此事。

  经过一番密议,秋原和麾下诸将都一致认为要想守住天水府实在困难太大,而且会带来巨大伤亡,比较稳妥的办法是回撤至黄冈,利用空间换取时间,太平军占领天水后必须要面对西面陇东方向的西北军威胁,必须要留下足够军力防范,那要想南下兵力也会减少许多,而五湖地区则是第五军团的老防区,情况熟悉,并且第五、第六军团都配备了相当数量的水军装备,也经受过必要的水上作战训练,而且五湖地区气候和地形都与河朔以北地区大不相同,水网密集,河道纵横,太平军若是敢于南下必然会遭受失败,与其在天水与太平军死拼,不如退守黄冈,以逸待劳,以己之长击彼之短,定能取得胜利。

  只是这天水城若是一仗未打就放弃,对帝国中央来说,似乎场面上却有些说不过去,老辣的秋原向司徒峻建议索性以南线马其顿可能北犯须将大军南撤回防为理由将天水府的防务移交给西北军,这样既可以推卸了责任,一旦天水失守也可以将责任推给李无锋,另一方面亦可让西北和太平军再次发生冲突,让两虎相斗,消耗双方的有生力量,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秋原这一招不能说不毒,先不说司徒峻以司徒峻命令的名义让西北军接受防务李无锋接不接受,单单天水一府的重要性来说也会让西北思衬再三,何况自己一方完全可以在撤离之前向天水百姓广泛宣传将会由西北军接收防御,一旦那天水战事不顺,老百姓愤怒的焦点也会集中在新接手的李无锋身上,自然没有人来考虑以前是由谁在负责防御了。

  司徒峻几乎立时就接受了这个建议,他在一面向外宣扬南线马其汗人的威胁同时下令自己的三个师团开始准备行装,也一面迅速通知在陇东驻防的西北军梁崇信部马上接防天水府的防御。

  “觉天,可以下达攻击令了吧?”志得意满的魁伟大汉一身戎装兴致勃勃的巡行在早已准备完毕的大军当中,脸上尽是满意神色,马上就要实现自己毕生的梦想挺进中原了,这份心思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身边这人,他也不像隐瞒。

  “嗯,准备得差不多了,从北面传来的消息,太平教人已经依约向西面推进,顾及他们的攻击目标会是天水,天水现在控制在司徒峻手中,而五湖郡境内的两个军团好像现在都受司徒峻的节制,只要太平教人对天水发起攻击,必然会拖住五湖地区的唐河军队,如果司徒峻放弃天水,那么太平军占领天水后,唐河帝国的军队将会面临从东面的九江到西面的黄冈几百里上的太平教人的压力,他们的防御将会更加困难,所需要的军力将会更多,对我们的行动也更有利。”慢半步的雷觉天点点头,语调平和,却没有多少兴奋之意,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意料之中的计划,面对已处于极度劣势的帝国,现在连在唯一能与自己相抗的何知秋也是罢职赋闲在家了,新任军务大臣吉林?哼哼,夸夸其谈的庸才一个,也配与何知秋相提并论?看来这真是天要亡唐河,自己连反间计都没有来得及用,何知秋便自动下台,委实怨不得别人啊。

  “嗯,真希望太平教人能够表现得好一些,如果他们能够打垮唐河人的第五师团,我宁肯让他们占领黄冈和九江两府也行。怕就怕他们习惯了在北方作战,进入五湖地区,到处是水乡泽国,可千万别三五两下子就被打得缩回去了就不妙了。”雷觉天满怀希望中哟略带一丝担忧,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大军,这几年,自己的军队已经在国内做了无数次适应性的训练演练,在夺取了越京国后,更是将各部大军轮番拉到越京国境内与帝国南方地形相仿地带,按照帝国江南和五湖地区的地形和气候作针对性的实战演习,以便部队适应,他对此是抱有很强信心,倒是北面的盟友太平军他不是很放心,太平教人在江南和五湖地区的本来基础就不是很强,而且太平军士兵多是北方人,无论从气候上还是生活习惯上未必能够迅速适应,能不能按照盟约约定的那样南北对进,主要就看他们了。

  “呵呵,大汗不必太过忧担心,我听说此次西进南下的太平军首领是成大猷,这个家伙不是等闲之辈,能够在河朔地区先出奇兵包围帝国大军,又决堤放水淹没半个府,一举消灭了唐河帝国的主力军队,这等手腕这等计谋这等心计,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作得到的,我看这次太平军也是打定注意要想夺取帝国南部这个粮仓了,我们的行动可不能后人。”雷觉天微微摇头,并不赞同自己大汗的意见,“将是兵魂,有这样一个武将带队,以唐河军队中一帮老朽古板或者纨绔子弟凭借关系和资历爬上来的将领,恐怕很难在他面前讨得好去,虽然从表面上来说,唐河帝国军队似乎在战斗力方面要强于太平军,旦一切都要真正打了以后才能下定论。”

  “那最好,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够在北面战场上有所表现,也不枉我们和他们结盟一场。”毕希利咧开大嘴笑道,眼中却是隐隐略现泪影,“真是期待啊,自本人登临汗位以来,就无时无刻不再企盼着这一天,以中原江南大好河山,却被那司徒一族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连觉天这等人才居然也被人弃之若敝履,司徒一族不亡,何以服天下?本人若是能不负天恩,入主中原,定要让那山河改姓换颜!”

  长期受唐河文化熏陶的毕希利一口标准唐语甚至比很多唐族人还要标准,而受历代大汗影响,马其汗国上层社会中已经纷纷改用唐语作为官方语言,上流社会中更是以不会唐语为耻,原来他们的母语――从草原上带来的胡语和本地土族混杂形成的马其汗语仅仅是在某些祭祀场合才偶见一用了,而毕希利登临汗位后更是以身作则,大力改革本族内的陈规陋习,学习唐族先进文化艺术,模仿唐族生活方式,连服装、生活习俗也逐渐向唐族靠拢,他本人也是一个唐族文化迷,他麾下许多重臣大将受他的影响也都成了唐族文化的仰慕者。自雷觉天在马其汗主政以来,不少在帝国内部不得志者也悄悄来到马其汗寻求发展,毕希利都能量才录用,甚至还引起了部分马其汗王族的嫉妒和不满,好在毕希利和雷觉天联手为马其汗的扩张赢得了大片领土,地位已然不可动摇,倒也无人敢于公然挑衅,顶多是背后发泄一番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