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路遇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48 2004.01.28 16:54

    继续行程的无锋似乎变得有了心事,仰躺在马车上,随着车速的家快,颠簸的幅度也变得大了起来。两位美女也知趣的只是轻轻依偎在他的身边,默默的不作声。

  这前脚才踏出西北,后脚就有人跟上来,看来对方的情报工作做得相当扎实啊,回到帝都,也就是到了整个东大陆的风暴中心,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个祭春节日前后,肯定会有许多令人难忘的事情发生,各方势力汇聚京城,再加之南边的战事也牵动着方方面面的利益,在帝都繁华的表面下面将会掩盖多少阴谋呢?

  想到这儿,无锋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既渴望局势变得越混乱越好,又担心局势过分混乱失去控制影响到自己的既定战略,既担心这次回京遭到帝国朝中各方势力的围剿而使自己处境更加困难,又害怕回到帝都后生活过于平淡波澜不惊而令自己太过失望,这人啊,真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啊,无锋深深的舒展了一下略略发麻的双臂,轻轻捏了捏莹莹的肥臀:“走,莹莹,咱们去赛赛马,这马车里呆久了也闷得慌!”

  早已全身不是滋味的管莹莹正愁没有乐子耍,一听无锋的提议,高兴的一跃而起:“好啊,这雪地里赛马,正别有风味。玉眉呢?”

  “我就不去了,我还是在车里等你们吧。”习惯了江南温暖的气候,花玉眉本来就有些怕冷,一闻二人的提议,连忙摇头道。

  挑开厚厚的棉帘,管莹莹一身健美的火红骑装罩在绣袄外,一袭玄色披风披在背上,站在车辕上,猛一纵身,轻盈的身形已经落在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背上,纤手皮鞭一挥,双腿微夹,那匹纯黑的乌骓已如离弦之箭,刹那间便窜出十几丈远,只扬起阵阵雪花。

  无锋一见也忍不住豪性大发,跃上一匹浑身白色斑点的枣红驹,一抖马缰,官道上顿时响起一阵如雷鸣般的蹄声,紧紧跟随前面的黑影而去。

  “大人,请慢一点!”紧跟在后的宋天雄一行不由得暗自叫苦,这两匹马都是三年前为感谢无锋对本族的物资支援,求尔人从自己族几十万匹马中选出的最优秀的骏马赠送给无锋的,自己和部下们胯下的马虽然也是良驹,可怎么赶得上那两匹马呢?

  一边暗自埋怨,一边安排好人看护好马车上的花玉眉,自己则连忙率领几十名近卫纵马狂奔,希望能赶上二人。

  管李二人这纵马一奔,犹如腾云驾雾,少倾便奔出二十里地,尤其是管莹莹更是兴致极高,也不管无锋在身后招呼,只管策马狂奔,好在这大雪天官道上人也并不多,即使有,也老远就看见这奔马过来,早早闪在一边,待过去后再上路。

  “好标致的大姑娘!”

  管莹莹正敞马跑得高兴,忽见对面弯道处也跃出十几骑人马来,速度也相当快,眼见双方就要碰到一处,莹莹不得不硬生生拉住马缰,停住脚步,心里却老大不高兴,此时又听得对方一句赞美话也就变了味。

  玉颊凝霜,冷冷的望着对方,莹莹也不多话:“好狗不当道,为何拦人去路?”

  “姑娘这话好无理啊,明明是你一人一骑挡在路中央,我们一行十几人无法过去,怎么倒成了我们挡路了呢?”

  当面三骑都是中年男子,身着同式长袍,当中一人瘦脸长须,一双鹰目神光倏隐倏现,高鼻薄唇,颇有大家之气;右边一人黑瘦长脸,左颊一道淡淡的伤疤直上眉梢,颧骨高耸,显得杀气森森;左边一人方面大耳,面白无须,一张脸上总带着一丝笑容,说话的就是他,虽然莹莹的话相当刺耳,但他眼力不俗,一眼就瞧出莹莹胯下乌骓乃马中极品,平常市面上都难得一见,能骑者绝非普通富贵人家,所以仍然不愠不火。

  “哼,你们一行十几人将本姑娘拦在此处,让本姑娘无法通过,还居然说本姑娘挡住了你们去路,难道人多势众就可以横行霸道吗?”莹莹一窒,但马上就强词夺理倒打一耙。

  白面中年人还未搭话,身后两骑已经冲了上来,“三师叔,不必与这等蛮横泼妇费话,想我们讲人话这等人也听不懂。”当先一骑也是妙龄女郎,一张粉脸不知是被冻得还是被莹莹无理的话激怒变得绯红,一双黑钻般的眼睛恰到好处的镶嵌其上,顾盼生波,宝蓝骑装下凹凸起伏的身躯却被白色披风衣遮得严严实实。

  身后一骑也紧随其后,却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一脸精悍沉稳之色,浓眉下一双鹫眼,与当中老者颇有相似之处。

  “妹子,不得无理,听师叔他们吩咐。”青年催马上前止住年青女郎的准备的过火举动,双眼神光湛然,看得莹莹也一凛。

  “这位姑娘,我看我们还是相安无事,各行其道好不好?”白面中年人涵养相当好,虽然莹莹出言不逊,但依然和颜悦色。

  管莹莹虽然刁蛮,但还是颇知尺寸,这事本来自己也有不对,更何况对方曲意忍让,也就不为己甚,反倒是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轻轻一圈马缰,将马带过一旁,“你们人多,还是你们先过吧。”语气已大为缓和。

  “哼!骂了人就这样算了?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当先几人尚未发话,宝蓝骑装少女却一口接上。

  莹莹一听顿时变了颜色:“那你们想怎么样?莫非还不让本姑娘过去不成?!”本来被扰了兴致的莹莹就一肚子的不爽,这时被对方一刺,更是火冒三丈。

  “姑娘言重了,好了,明霞,不要太过分,出门在外,不要惹事。姑娘,我看还是你先走吧。”白面男子微微蹙眉,略带责备口气批评了少女,然后展眉对莹莹道。

  “三师叔,这哪是我们在惹事呢?分明是有人欺侮到我们巴山顾家头上来了嘛。不行,她必须道歉才行!”少女嘟起嘴巴不服气的说道。

  巴山顾家?莹莹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后百米开外的官道上,蹄声雷动,当先一骑正是无锋,落后几十米还有二三十骑紧紧跟上,卷起漫天风雪。

  无锋也老远就看见莹莹和一大堆人堵在官道中间,似在争论什么,他原本一直跟在她后面,后来看莹莹越跑越来劲,担心自己越跟得紧她越跑得快,于是便放慢了速度,等后面近卫队也跟上来,这才又加快了速度,这一会儿,莹莹早跑得没影了。

  不过瞻仰眨眼工夫,无锋便催马来到了近前。

  “什么事?”见对面几人皆气度不凡,无锋皱了皱额头,知道肯定又是管莹莹惹的事,便低声问道。

  “锋哥,这伙人拦住我们去路,不让我通过,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管莹莹见爱郎到来,更是趾高气扬。

  “是吗?”无锋狐疑的望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望向对方几人,打量了一下对方,见当先四人皆渊停岳屹,显然不是常人,尤其是当中老者更是自带一股威势,一看便知道是这几人当中的为首者,旁边那个少女更是娇靥如花,望之令人心醉,只是粉面带寒,大概正在气头上,看上去别有一股风情。

  就在无锋打量对面几人的时候,对方也在仔细观察他。中间老者尤擅观人之术,这一仔细察看,顿觉来人气势非同寻常,虽穿着普通,但举手投足自带大家之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岁短短的一扫,却似要洞穿自己的肺腑一般,眉宇间颇有一分自己从未见过的霸气。

  无锋催马上前,在马上略一作揖,他看出对方几人皆身怀不俗武功,是江湖中的有名人士,不想多与对方纠缠,“各位兄台,小妹少不更事,如有得罪的地方,请各位多多包涵。”

  “小哥不必多礼,其实我们没有什么,不过是个小误会,出门在外,大家都放开一点就好了。”白面男子也赶紧回礼,微笑着策马让出一条路来。

  “顾家?巴山顾家?你们是关西巴山府顾家的人?”在一旁的管莹莹一直觉得顾家这两个字有些耳熟,这时突然叫了起来。

  “怎么?顾家又碍你什么事了?”对面的少女本来就压着一肚子火,听得管莹莹这一问,顿时又发作起来。

  管莹莹怒目瞪了对方一眼,没有搭理对方,“家父曾经提起过他有一位知交好友也是顾家之人,只是我从未见过,那位伯父也有快十年没来过我家了。”

  “哦?不知姑娘令尊大人尊姓大名?”白面男子双目一亮,赶忙问道。

  “家父河朔管一鸣。”

  “哦?你是管贤弟的千金?”中间一直保持沉默的鹰目老者面带惊讶的开腔了。

  “您是``````?”管莹莹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夫巴山顾云中。”老者颇有些傲色的回答道,“想当初,老夫与你父亲游荡江湖的时候,恐怕还没有你吧,哈哈!”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回忆逝去岁月的怅然之色。

  “您就是顾云中顾伯父?那``````方才侄女多有冒犯,请顾伯父多多原谅。”在长辈面前莹莹不敢失礼,连忙翻身下马行礼。

  “哈哈,不知者不怪嘛,侄女十年不见已经出落得如此人才,不知哪家儿郎有幸能成为管贤弟的佳婿?”老者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莹莹早已非处子之身,但却有梳着唐族未婚少女的头式,看来与身边这个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便不动声色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