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节 谍影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88 2004.11.29 00:03

    房内暗香浮动,兽型香炉里袅袅飘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烟,那是产自大陆极北之地虎纹木燃烧后散发出的。一张朴素大方的案桌上简单的摆着一些胭脂水粉,洁白的粉墙上一幅简洁明快的素描山水图,整个房间显得异常干净简朴。

  燃烧着的虎纹木产自大陆极北的沿海地带,树身很矮,甚至有些近乎于灌木类,但这种树生长速度极慢,累几十上百年也不过长到一米多高,能抵御海边强风,树质致密,本身就自带一种轻香,燃烧不易,但发出的香味却沁人心脾,还能驱虫去瘴,尤为可贵。剧断树后,其木纹与众不同,颇似一个虎头纹状,固得名虎纹树。

  由于生长地处极北天寒地冻之处,且数量也十分稀少,能够运到唐河中原之地,那更是价格奇昂,非豪富显贵人家不能一闻。

  灯花吡噗轻响,寒夜深沉,坐在窗际的女子却依然在抚额沉思。来西北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虽然出门时间不多,但也看得出这里百姓的生活虽然比不上江南东海繁盛之地,但蕴藏着的那股蓬勃发展之气却远远不是暮气沉沉的帝国内地所能比得上的。

  虽然是在室内,女子依然是轻纱遮面,只是一双明亮的大眼在灯光下忽闪,看得出正在思考着什么。这个李无锋还真是不简单,短短几年有此成就,摆在面前的那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任谁也无法否认对方的能力。女子发现自己的心思在不知不觉间有些向那个在帝国朝中褒贬不一的男子倾斜了,这似乎与她自己来西北的目的有些矛盾,连女子自己也觉得这有点不妥,但却是事实。

  摇了摇头,女子有些自嘲的一笑,朝不保夕,自己的命运还握在别人手中,居然还有心思去想这些,是不是太无聊了一点?在外人眼中,自己高高在上,连帝国的达官贵人们要想一琴芳泽也是万万不能,何等的逍遥自在,又有哪一个欢场女子能有这等自由无拘?但一想到自己背后的那双眼睛,她就觉得不寒而栗,愁眉黯对,重重心事有谁知?

  轻喘了一口气,少女有把心思放在了今晚的所见的情形上,那三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呢?身份明显不低,那他们来西北的目的有是干什么呢?

  “小姐,金夫人来了。”门外侍婢的声音响起。

  “哦,快请金姐姐进来。”少女连忙收拾起思绪,起身道。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同样一个面纱半遮的少妇出现在门栏外,“哦,妹子还未休息啊?辛劳一晚,也早点歇息吧。”话虽这么说,蒙纱少妇却莲步轻移,丰臀半扭,走进了室内。

  “姐姐快请坐,也没什么,休息了这么久,演奏一下也好,就当练练手吧。”少女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脸上,虽然看不到对方眼睛以下的面部,但少女感觉得出来,,这几日来,面前这个少妇的心情似乎与前一段时间大不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这几日来总荡漾这一股子说不出的狐媚妖艳味儿,说起话来字里行间比前一段时间来也欢畅了许多,象是遇上了什么开心事情,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对方的身份他已经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似乎也是某个势力派在西北的坐探,和来西北时自己背后人提供给自己的情报比较吻合,自己甫来西北时,这个女人表现得似乎很平淡,谈话中也能感受到对方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抑郁心境。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女人这几天却一扫原来的阴霾气息,举手投足间甚至散发出来的竟然是一股春意盎然的味道,难道这个女人遇到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就在姚莲满腹疑问猜测对方的时候,金婉仪却是春风得意。禁忌的魔力果然巨大,也许是别人的女人更加刺激了无锋心中那股黑色的yu望,几度恩爱缠mian后,原本还有些放不开的金婉仪也逐渐抛开了一切拘谨,尽情的放纵自己迎合对方,几年来从未得到满足的她终于充分享受到了爱yu的甘霖,饶是她被弄得死去活来,她却也无怨无悔,那份强烈的****冲击让她发现自己好象再也无法离开那个男人了。

  风雨之后,难免说些轻怜蜜爱的枕头话,在得到了枕边男人的保证后,她终于放下了心中唯一的包袱,她知道自己身后的那个人对枕边男人的重视程度,自己家人的问题对这两个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所以她更是尽心竭力的在床上辗转逢迎,完全丢弃了自己原来在帝都时那副贞节刚烈的身份。

  雨露滋润之下,她的变化自然瞒不过有心人,不过在无锋的刻意隐瞒之下,除了她自己心腹管家之外,还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的隐私。但在姚莲的有心注意下,她的一些异常行为已经引起了对方的关注。

  “唉,这关西战乱好象还没有停息的模样,太平教这帮逆贼看来还真是麻烦啊,帝国军队也吃了亏,也不知道东去的道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畅通无阻,妹子出来这么久,习惯了江东生活,不知道对这偏僻的西北生活能否适应啊?”少妇款款落坐,随意的问起对方家居生活情况。

  “谢谢姐姐关心了,小妹虽然文弱,但也出过几次门,如今这西北的模样远远出乎小妹想象,其实它的繁华程度已经与江东各府相差并不太大了,小妹平时在金陵听到的西北情况可是与眼前的庆阳截然不同啊。”姚莲微笑礼貌的回答,以便却在看能不能从对面这个女人口中探听一下今晚李无锋旁边那不认识的三人究竟是何方人物,也许这个女人作为这栖凤居的主人知道一些。

  “哦,妹子的看法其实与姐姐才来西北时的想法一样,在帝都大家一提起西北,都是荒凉偏僻,人烟稀少,治安混乱的印象,其实我听在这里生活了的比较久的人说,在几年前情况确实是这样,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糟,但自从李大人入主西北后,情况一年三变,退敌寇,歼匪盗,整顿治安,发展经济,鼓励农工商,西北面貌为之焕然一新,这里当地人都把李大人当做活菩萨贡着呢。”金婉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知不觉的为那个男人唱起赞歌来了,究竟是发自内心的称赞呢还是因为有了肉体和情感上纠葛的缘故,她自己一时间也难以分清。

  姚莲有些诧异,想不到对方居然为李无锋大唱赞歌,而且好象还并非违心编造,难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其他企图?

  “姐姐说得是啊,小妹也曾听到下人们谈起西北的变化,看来李大人的确是人中之龙,不愧为帝国的民族英雄。”姚莲浅笑附和道,话题一转就说到今晚的表演上来了,“小妹在帝都曾有幸见过李大人一面,今日的表演也是小妹祝福李大人辖下的西北能够更加繁荣昌盛。”

  眼光流动,金婉仪猜度起对方的心思来,这个女子虽为帝国三大琴技大家,但枕边人已经告诉自己,对方的来历不简单,绝非表面上一个欢场女子那么清白,但究竟她背后有什么,枕边人也语焉不详,只是要自己多留意。

  “嗬,若是李大人能听到妹子这般祝福,定会踌躇满志心花怒放吧,在帝国能得到妹子这这般夸耀的还真不容多见呢。”金婉仪一边小心回答,一边仔细思索对方话语的含义。

  “姐姐言重了,妹子不过是一流落风尘的凡女子,哪里当得起姐姐这般说,只是今晚见李大人和其他几位客人尽皆气度不凡,显然是李大人手下的肱股之臣,深感敬佩而已。”姚莲依然不露声色的绕圈子。

  但早有准备的金婉仪却已是逐渐领会到对方的意图,若有所思的道:“是啊,除了李大人外,其他三人也都是李大人手下重臣,平素鲜得一见,还有几位李大人的重要客人,都是对妹子的名声仰慕已久了。”

  金婉仪其实也并不知道,除开西北几人外其他几位究竟是何许人,不过他也察觉到这几人好象并不是来自同一处,而且似乎心情都不太好,但好象枕情郎却是兴致勃勃,,既然情郎没有告诉自己,她也就不敢多问,这时候听得姚莲这样一问,也就隐隐约约察觉到对方问话的目的。

  “哦,还有几位是李大人的客人?”姚莲假装有些吃惊。

  “嗯,好象是北边来的客人,姐姐也清楚,怎么,妹子好象对他们很感兴趣啊?”金婉仪含含糊糊的回答道,似笑非笑的反问,“嗯,好象那其中有个青年客人气宇轩昂,是不是``````?”

  北边来客?会是哪儿来的?正思索间,对方的反问让姚莲一惊,刚想解释,但又听得对方后面一句,以为对方想到另外一边去了,心中一松,故做羞涩的恼道:“姐姐说笑了,妹子这一生早已打定注意主意丫角终老的。”

  推荐:玄媚剑VS猛龙过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