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游说风云(4)

江山美人志 瑞根 5202 2007.09.24 00:00

    心中一阵狂喜,刘阜节没有想到对方给自己带来的消息居然是这样一个惊喜,自己虽然出使这边但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西疆战事的发展,说内心话,刘阜节也不太看好目前西疆这种四面受敌而且都还是强敌的局面,东线和司徒泰之间的大战不可避免,但西线,虽然避开了吕宋人的兵锋,但罗卑人挟势而来,必定有所图谋,果不出所料,西疆不得不放弃东腾格里郡,转而在内地进行防守,西北、西域都采取战略守势,在刘阜节眼中,如何解决罗卑人的问题将会是关系整个西疆战略态势的关键。而从自己零零碎碎获得的消息就是罗卑人在西北和西域同时发动攻势,西疆的防守十分被动,一直处于艰难的维持状态,没想到对方一来就爆出这样的惊人之语。

  不过刘阜节马上便收敛了心思,沉下心来反问:“成大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是一周前的事情吧,我也是刚刚获得这个消息,看来秦王殿下现在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应对帝国内部的战事了。”成大猷脸上还是不冷不热的模样,这个消息来说只不过是帮他下决心推了一把罢了。

  “那另外一个消息呢?”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句话刘阜节深有体会,方才对方就说了,还有一个不大妙的消息,会是什么地方出了状况呢?

  “嘿嘿,这个消息恐怕足以抵消阜节兄刚刚到来的好心情,我本不愿意马上告诉阜节兄,但事情紧急也就不敢耽搁了。司徒彪和司徒泰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我刚刚接到情报,司徒彪在黄冈和安庆的军队调动频繁,尤其是水军舰队,而司徒泰的两个独立师团也在东面的金陵蠢蠢欲动,看来他们是准备向九江和湖州动手了。另外,三天前,马其汗大军进入了半岛地区,现在应该还在莱贡和库特丹地区与西疆军交锋,据说战况甚是激烈。”灰衫男子挥手示意在一旁站立的军士将棋盘搬走,自己舒展了一下腰肢,双手环抱,态度雍容闲适,丝毫看不出这些消息对他的心情有什么影响。

  但刘阜节却知道对方内心的沉重只怕并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这么轻松,司徒彪若是真要对九江动手,必然是水陆并进,成大猷虽然成功的将太湖水匪招募麾下,但如果要和掌握着帝国内最强大水军的司徒彪相较,只怕占不了什么优,应该说还处于劣势,而陆军方面,先不说东面的司徒泰,光是司徒彪就拥有三个正规军团,其中第五、第六军团的战斗力更是不弱,尤其是第六军团堪称南方军队中第一强者,金正扬更是奸猾如狐的老兵油子,而成大猷手中掌握的军队虽然经过近期的不断扩编和整肃,但一个军团的兵力要想独立抗衡司徒彪只怕也是力有未逮,而五湖刚刚组建的两个独立师团在刘阜节眼中看来还根本不具备一战的能力,顶多能当作警备部队维持领地治安,一旦司徒彪真的挥军西进,成大猷控制下的军队能否抵挡得住还真是有些难以预料。

  但让刘阜节最为担心的并不是这一点,成大猷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对自己的建议作出答复,看来仍然处于观望状态,他所属势力的生存虽然会影响到大局走势,但却并非至关紧要,而司徒泰和司徒彪如果真的合流,则意味着司徒家族的统一战线终于成形,这对于在帝国内地根基并不深厚的西疆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而马其汗人加入战局也正是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司徒家族的合力加上多顿人和倭人的力挺,这个联盟已经具备了和西疆一拼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马其汗人的加入无疑是在为司徒家族战线平添了一大助力。

  西疆在半岛地区的军事力量并不强,仅有一个第四军团,第四军团论总体战斗力并不弱,但数量相较于马其汗人来说却显得太过薄弱,如果马其汗人真是有心要助司徒家族一臂之力,只怕这一仗投入的兵力不会少,第四军团虽然zhan有地利,可能在前期还能够坚持,但随着战局的发展,在实力上的悬殊只怕会使得战局逐渐向有利于马其汗人一方的方向转化,整个东大陆都将被这场战争卷了进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帝国内战那么简单,这甚至关系到了东大陆的主导权归属问题。

  心念急转间,刘阜节已经从对方话语中琢磨出一些味道,看来眼前这个家伙今天是要向自己摊牌了,这么说来司徒泰和司徒彪的合流还促成了这个桀骜不逊的家伙最终作出选择,九江和湖州的命运似乎该在这个时候来决定了。

  “成大人,如此关键时刻,想必您也应该有了一个抉择了吧,阜节在九湖两地叨扰甚久,也该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帝国时局甚至东大陆时局在目前来说已经到了一个分水岭阶段,各人该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也该是有一个明确决断了,您说是不是?”

  含意悠长的话语听在成大猷耳中却是那么的刺耳,自己尽最大努力拖延回避,就是希望能够把形势看得更清楚便于自己下注,但司徒泰和司徒彪看来是等得不耐烦了,自己如果不作出明确回答和拿出实质上的行动来表示,只怕司徒彪的大军马上就会开进九江,东南之战也是一触即发了。

  马其汗人选择了司徒家族,那自己呢?两种念头不断在成大猷心中翻来覆去,选择司徒家族,太平余孽的光环将始终笼罩在自己头上,司徒家族代表的大贵族阶层也许这个时候会对自己百般笼络,但今后将来呢?自己只怕永远无法真正融入他们阶层当中,这已经被无数历史证明了。但选择西疆呢?眼下两面司徒大军虎视眈眈,而西疆现在虽然取得了对罗卑人的胜利,但紧随而来马其汗人入侵半岛又迫使西疆再一次面临两线战争的危局,李无锋能够支持下去么?己若是拒绝了司徒家,战事马上就会爆发,自己手中这点兵力能否抵挡得住司徒家的两面夹击,成大猷自己心中也没有底,而西疆在这种情况下又能为自己提供多大的支持呢?

  纷乱繁杂的思绪像杂草一般纠缠在成大猷心中,让素来果决的他花了两个月时间依然不能轻易作出决定。这个决定将影响自己和自己麾下数万儿郎们一生,他不能不慎重。

  “阜节兄,这种抉择若是那么容易作出,成某也不会厚颜留阜节兄这么长时间了。”微微叹了一口气,成大猷像是有些疲倦般的摇摇头,“处在成某这个位置,相信阜节兄一样会左右为难的。”

  “不然,请容阜节为大人释疑。”知道这是最后一个给对方施加影响的机会,刘阜节不想错过,“成大人出身太平余孽,这本来并不重要,但对于司徒家来说,这只怕是他们心中永远的刺,无论今后时局如何发展,即便是成大人投效了司徒家,无论大人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在这一点上他们永远不会释怀,这些所谓皇室贵胄的心性相信成大人应该清楚,从这一点上,为大人前途作想,大人就应当排除司徒家族。反观我们西疆,从军务署长凌天放到各军团军团长,大人可以扳起指头数一数,有几个人是所谓的正统士族出身?凌天放,来自中大陆基坦国的落魄文士;木力格,出身穷苦人家的苦哈哈;赫连勃,土匪头子;呼延虬,异族武将,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我们西疆的包容性?秦王殿下的胸襟又有何人能够比得上?”

  看见对方不动声色,刘阜节并不在意,“可能大人会说,单单为自己个人利益考虑显得太过自私,而且如果西疆一旦失败,这些东西不过都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一场空。那就再让阜节为大人分析一下当今帝国的局势。”

  成大猷不得不佩服对方口才惊人的说服能力,虽然有所准备,但他还是被对方的话语所打动,当然这种打动也仅仅是让他动心而已,要让他马上作出决定,还需要对方的进一步发挥。不过西疆人才之鼎盛已经让成大猷叹为观止望尘莫及了,一个政权实力的大小并不仅仅是军事力量就能够代表的,成大猷清楚的知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招募挖掘人才,但很遗憾,自己身上太平教余孽的色彩虽然淡化了不少,但还是很难让那些目不斜视的文人士子们把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除了惟利是图的商人们,九江和湖州两地的士绅们事实上都一直持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维持双方的合作,要想获得他们的真心支持,成大猷相信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但看看西疆,从军事到政治,从财政到外交,从文化艺术到教育卫生,自己与对方相比简直就不再一个层次,眼前这个外交官的表现就足以让自己折服了。

  “也许大人会认为西疆现在多面受敌,尤其是马其汗人加入战局将会极大的影响这场战争走向,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人,无论是谁,在这一场战争中都无法左右它的结局。”刘阜节以一句充满强烈感情色彩的话语开始了他的演讲。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来为大人分析一下东大陆的力量对比。其实真正能够称得上对西疆构成威胁的力量只有两支,一支是以卡曼人为首的利伯亚人,一支就是马其汗人,其中利伯亚人的威胁最大。但是看看现在的利伯亚人,卡曼人在上一场北方战争中大伤元气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戈麦斯的下台标志着卡曼人已经在走下坡路,而普尔人同样在那一场战争中损兵折将,加上薄弱的经济基础,没有卡曼人的财政援助,只怕普尔人连打一场仗的经费都凑不足。至于西斯罗人,先不说现在和西疆关系尚佳,去年的大旱让他们不得不依靠西疆的粮食支援,粮食这条命脉卡在我们西疆手中,至少短时间内它翻不起风浪,更何况他们新首相的政策再也没有以往的好斗性。多顿人最多算得上是利伯亚人中的小弟,连倭人的入侵都无力反击,却妄图在帝国来啄一嘴,也只有司徒泰这种蠢货才会相信他们,两个弱者抱在一起就以为可以变成强者,这种逻辑实在太幼稚可笑了。”

  “就目前来说,真正能够对西疆构成威胁的大概就是马其汗人了。但是马其汗人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他们无法对西疆的战略利益构成实质威胁,除非他们能够突破三江西部。说一句有些唐突的话,半岛地区在西疆领地中的重要性从长远来说也许十分重要,但就目前来说,真正丢失了也不是不能够接受的,也就是说,就算马其汗人能够大获全胜一举拿下半岛地区,也不会对西疆实力构成性的损伤,只要西疆能够在半年甚至一年两年之内解决中原战事,收复半岛地区易如反掌!我也相信以第四军团的战斗力真要依靠地利将这场战事拖上几个月也不是一件困难之事。”

  “再看看中原战局,司徒泰手中的军事力量不过三个军团而已,真正能够一战的不过帝国第一第二军团两个军团,但是看看第二军团在云中府遭遇西疆第五军团时候的表现,号称精锐中的精锐的第一师团取消番号,现在云集了多达几十万大军在云中边境却迟迟不敢发动进攻,我很怀疑这支军队是否还有当初第二军团的风采!眼下罗卑战事已经结束,我可以毫不讳言的告诉大人,罗卑很快就会成为西疆的盟友,罗卑人的铁骑很快就会和其它游牧民族骑兵一样成为司徒泰的噩梦,相信不久大人就可以看到这一幕。”

  刘阜节斩钉截铁的这一番话终于让成大猷悚然动容,罗卑人是败了,但罗卑人已经败在西疆手中几次了,但这并意味着罗卑铁骑的战斗力可以藐视,能够纵横腾格里草原几十年的强者绝非浪得虚名,而昔日帝国军队在罗卑人面前屡战屡败也决非偶然,西疆人能够屡次击败他们除了他们具有强大的军力外,更重要的是战略战术得当,几乎每一次他们都是依靠强大的综合实力迫使对方以己之短硬碰自己之长,最终获得胜利。但如果说罗卑人也像莫特人、图布人以及求尔人一样充当李无锋军队急先锋的话,成大猷可以断言,在北方的大平原上,没有人能够是李无锋大军的对手,而失去了野战的优势,单单依靠坚城防守,成大猷不相信司徒泰能够维持多久。

  “阜节兄的意思是罗卑人将加入秦王殿下麾下?”一直沉默不语倾听对方滔滔不绝的成大猷终于按捺不住了。

  “大人若是不相信,阜节也无话可说,不过相信要不了多久,大人便可知阜节所说是否属实了。”刘阜节淡然一笑。

  成大猷点点头不再多言,事实上他已经相信了这一点,从获得的情报来看,西疆先是在西域大破罗卑骑兵,然后截断了罗卑主力的后勤补给线,迫使罗卑大军撤军,但在罗卑大军回撤之时,西疆军竟然没有出动一兵一卒乘胜追击,这在一场战役中如果不是有意那就是不可饶恕的失误,这只能说名一点,那就是西疆高层已经与罗卑高层就某些事情达成了妥协,只是达成妥协的速度如此之快让不知道真实内情的人甚至怀疑这场战争不是一场早已布置好的道具。

  “让我们再看看南方,司徒彪手中的力量充其量说也就是两个军团,除了第六军团外,第五军团来自于司徒峻一系,战斗力一般,而且很难说它能不能得到司徒彪的充分信任,而另外那个新建的军团除了在巴陵之战中似乎表现尚可外,其余表现平平,总的来说,司徒彪的军事力量值得一提的唯有第六军团而已,但有西疆第一军团在关西,阜节看不出它在面对这支我们西疆第一军的时候还有多少胜算。”

  洋洋洒洒一番言词将东大陆上诸方势力来了一个生吞活剥,让成大猷原本还有些犹豫不决的心思似乎一下子沉稳了不少,尤其是最后那几句话更是颇入成大猷耳,有西疆第一军团在关西虎踞,只怕司徒彪也不敢让第六军团轻易离开,而如果是其他军团,成大猷心中也就踏实了许多,想到这儿,成大猷一时沉重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是该作出决定的时候了,胜败在此一举,这一去,只怕自己就再无回头之路了。

  新书《异时空之风华游猎》最后一周冲击新书榜了,望支持瑞根和江山的书友腾出宝贵书架收藏后并将推荐票投给新书吧,书号141568,不胜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