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节 摊牌(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68 2007.06.07 07:58

    司徒泰和司徒彪的入席让本来已经有些变味的争论告一段落,会议进入了正式议程。取代了宁远望成为帝国行政大臣的陆文夫代表帝国中央向与会的四位亲王对近期帝国事务做了一个概括性的简短发言。

  即使是陆文夫也不可避免的要面对此时帝国的尴尬,他的讲话虽然很简短,局限的范围也只能半遮半掩的单指帝都,而对于事实上已经处于半独立状态的帝国其他地方,他也是有意回避,似是想避开这一羞煞人的事实。

  但很显然四位亲王似乎都有各自的打算,他们对于陆文夫的发言看不出一点兴趣,这一场诸王之会似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议题,连帝国军令政令都无法达到统一,令不出帝都,这样的帝国还真的能够叫做帝国?

  财政大臣对于帝国财政濒临枯竭的情况也做了简单回顾,但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帝都数量巨大的贵族勋爵和官员们所需要的巨额经费就已经让帝国财政陷入困局,而几十万军队的所需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不是帝国国库中多年来一直有些积蓄的话,帝国财政也早就破产几次有余了,但即便是这样,这种情形也无法再维持下去,东海、江南、五湖财税厘金被截留使得帝国财政名存实亡,单单一个帝都的税收根本无法养活这样庞大的官僚群体,即使是把税厘提高一倍同样是杯水车薪。对于田易的叫苦,四位亲王反应不一,司徒泰面无表情,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而司徒元倒是一副沉思模样,似在为财政难题思考对策;司徒彪只顾和李无锋谈笑,不过从二人愉悦的表情来看,似乎与财税问题丝毫搭不上干系。

  这一系列的过门都显得那么平淡无奇,直到军务大臣吉林登场就帝国军务以及晋中事变的调查初步结果出台,才将众人的注意力稍稍吸引到了正题上。

  “鉴于各当事人均已死亡,调查组无法取得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和线索,但是像这种集体死亡竟然没有一个当事人存活的情况就足以证明这次兵变存在很多疑点。第一,徐文涛并非像外界媒体炒作所称与太平教余孽来往密切,他虽然与一些工商阶层有来往,但那些工商业者并非太平余孽,也与太平教余孽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徐文涛所率第二师团中高级军官绝大部分在所谓兵变中战死,这种所谓的战死说法,没有任何依据,相当可疑;第三,所谓第二师团反叛向第五师团驻防哨所发起攻击,除了第五师团单方面的报告外,并无其他证据证明,至于那些所谓民间损失,根本不能确认为第二师团所为;第四,第四军团副军团长兼第一师团师团长应建明在没有对所谓情报作任何确认便率部包围第二师团,并要求对方缴械投降,后又擅自邀请西疆军入晋中增援,这些反常行为都相当可疑,需要下一步进行调查。总之,这场事变充满了离奇与矛盾,根本无法确定这是一场事变,如果说这是一场政变也许更合适。当然这只是调查小组的意见。”

  面对军务总署出笼的调查报告中几乎每一个矛头都指向自己,无锋却是泰然自若,这种调查报告不需要进行任何调查也可以写出几份,只要上面有要求,一切都会按照要求添油加醋,何况对方这一次调查所获基本上都是属实,只是无锋不能承认罢了。重要的是结果,只要自己达到了目的,那便足够了,再多的调查报告改变不了已成事实的结局。不过无锋还是没有料到对方就在几日之间就取得了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成绩,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对方仍然还是获得了一些对自己不利的线索,只是无法将线索转化为证据罢了。

  “吉林大人,我对这支调查组取得的调查结果表示怀疑,这么短时间内他们就能遽下结论?据我所知,他们在晋中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整日和煤矿主们在风月场所花天酒地,根本未曾到军中各部进行实地调查,就这样也可以拿出调查报告,这样的调查我看可以休矣!”无锋表现得十分冷静,对于这支调查组也是一脸轻蔑不屑之情,根本不把对方调查报告放在眼里。

  吉林有些尴尬,选派参与调查的那些人究竟是个什么德行他自然清楚,能够拿出这样一个结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还期望他们能够保守节操,那无疑是一种妄想了。

  “秦王殿下,作为帝国中央派出的调查组,你只有配合的义务,并无权力干涉和评价,那是帝国中央的权力,我想你现在的行径已经远远超出了作为一个帝国藩属的身份!河朔地区本属于帝国直属地,你只是西疆大都护府都护,而西疆领地究竟在哪里,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你那些驻扎在河朔和北原的军队是在干什么?!卡曼人和普尔人早已消失,太平乱党也被你收编,你还在等待什么,为什么迟迟不把这两郡交回给帝都?”出面抨击的是行政大臣陆文夫,他早已经对李无锋的嚣张看不下去,面对无锋锐利的目光,他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冷静,但每句话语却是丝毫不留余地,直斥无锋心怀不轨。

  “陆大人,您说得对,河朔和北原并非西疆属地,我李无锋的确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是你要记住,我李无锋是唐河人,当我们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唐河百姓在卡曼人铁蹄下颤抖时,当他们在普尔人的刀锋下瑟瑟发抖时,帝国的军队在哪里?当他们面临赤地千里缺衣少粮易子为生时,当他们四处流亡逃避乱党屠戮时,我还是想问一句,帝国的军队在哪里?是在东海收刮民财还是在江南逞凶施暴,抑或是在中州排兵布阵?喔,也许我的话有些不太中听,但请陆大人你身为帝国行政大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这帝国中央一年里究竟又作了些什么呢?”面对陆文夫咄咄逼人的抨击,无锋早已是胸有成竹,毫不客气的给予迎头痛击,每一点都直接戳在了陆文夫的痛处,让他有苦说不出。无锋的话还连带着将一直坐在北面一言不发的司徒泰也拖了进去,但司徒泰似乎表现得很镇静,面对无锋的挑衅,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场内的紧张气氛一下子浓烈起来,双方一开始便进入了顶牛阶段,这并不符合司徒泰和陆文夫当初定下的策略,原本指望点出李无锋的出格行径敲打一下李无锋,迫使对方能够按照自己确定的大格局入局,但没想到这个家伙软硬不吃,反唇相讥,立即就让会议陷入了僵局。

  “诸位,诸位,都请冷静一些,今日能把诸位殿下请到帝都,正是因为现在帝国存在种种内忧外患,要想让帝国重现昔日辉煌,我们必须捐弃前嫌,携手同心,使帝国早日走出困境,这一切都好有耐于诸位殿下和各位大人的相互谅解和支持才是。”出面打圆场的只有财政大臣田易,此次他被拖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要借重此人的圆滑和老练,充分协调这诸王与帝国中央的关系,虽然这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想法。

  “田大人说得是,不过就目前帝国的局势而言,我想我们再像现在这般泛泛而谈,只怕再是谈上一年半载也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想我们不如选择一些大家更感兴趣且事关帝国将来的话题来商量,这样也许效率要高得多。”一直没有插言的司徒泰终于发话了,他一直在观察着李无锋和司徒彪的行动,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司徒彪仍然没有任何表示,看来他起初许下的诺言对于司徒彪来说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现在他不得不按照自己定下的轨道硬行往前走了。

  “大殿下说得很好,我想我们真的不如直截了当的商谈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大殿下有什么不妨明言,我李无锋洗耳恭听。”来了,无锋心中暗暗道,直到此时司徒彪的态度似乎还有些游移不定,自己给司徒元许下的诺言能否成功还得要对方的配合,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倒向了司徒泰,马上也就可以见出分晓了。

  司徒泰眼中闪过一丝怒芒,李无锋的步步紧逼让他感到格外的不爽,但是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只要过了这关,任凭他李无锋再嚣张,也要让他屈服。

  目光飘向西顿一侧,西顿立即感到了目光带来的压力,是该自己亮相的时候了,“目下帝国危局重重,其主要原因便是皇权不振,目下陛下身体虚弱,已经许久未曾上朝理政,陛下也曾向我和陆大人、吉林大人表示,他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再适合承担皇帝陛下职责,而鉴于陛下目前并无子嗣,他本人也希望由其兄长大殿下司徒泰来接任帝国皇帝职位,这是皇帝陛下手书禅位诏书,请诸位亲王一阅。”

  捞票,捞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