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节 作势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02 2007.01.15 21:08

    金鼓齐鸣,吼声阵阵,排列成整齐方队的士兵们在瓢泼大雨中一动不动,水珠沿着士兵们额际眉头往下垂落,满面的水流慢慢下滑入士兵们早已经湿透的内衣中,紧闭的双唇和凝目而视的固定姿势宛如一具具雕像,铛亮的矛尖枪头在空中闪耀着青濛濛的光华,而被雨水浸透的皮甲一点一点透出沉着的色泽,看上去总有哟中说不出的凝重味儿,数万士兵凝聚在一起带来的那股肃杀气势在雨水中显得更为浓烈,仿佛要划破茫茫雨雾,直冲霄汉,笔直挺立的士兵们精神饱满,昂首挺胸,气势昂然的迎接着国王陛下的检阅。

  雨水已经将骑在马上的三人淋得湿透,但当先策马前行的壮年男子断然拒绝了身后二人提出要为他撑伞和披上雨具的建议,一边向行礼致敬的士兵们挥手致意,一边微笑着观赏着这一幕动人的雨中阅兵式。士兵们的每一个神色都毫无保留的映入壮年男子的眼帘中,显得那么生动自然,让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亲近感人气息的壮年男子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的壮怀雄烈。

  从接受检阅的军队一头走到另一头,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一刻似乎显得那么漫长,就在当先而行的壮年男子踌躇满志的同时,却让本来就有些心神不定的披甲元帅更是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陛下会突然坚持要检阅原本取消的士兵方阵分列式,但国王陛下的固执己见让任何人无法阻止,连带国务大臣也只能挺着身躯陪同着陛下在这雨中遭一场罪。

  “很好,朕很满意,佐夫,朕看王国军队的士气相当高昂啊,并不像你在给朕上一次的战报中所说的受了重创那般不堪嘛,朕就不信难道南边这些劣等民族真能比得上我们安第斯人,看了这只军队的气势,朕的信心也凭空暴涨许多了。”听凭身畔两个随身陪伴的侍女替自己脱去湿衣,换上衣服,躺在宽大的帅椅中,壮年男子已经恢复了平素的随和和自然,方才检阅兵阵时的威严肃穆消失无踪,听任侍女将靴子脱下,擦拭干净换上便靴,壮年男子白皙的脸膛上浮起惯有的懒洋洋笑意。

  库图佐夫有些不明白这位从小长大的好友话语中的意思,原本他已经抱定主意如果对方坚持要撤兵,他也只有服从,然后从与联军的谈判中最大可能的榨取更多的利益,但国王陛下来后只字未提撤军议和之事,难道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糟糕?悄悄的瞥了一眼一脸平淡的国务大臣,库图佐夫第一次生出看不透眼前二人的感觉,轻轻干咳一声,“陛下,在托克顿一战中,我军损失的确不小,不过联军损失亦是不小,而连绵不断的雨水也让双方的士气大受影响,只是我军都是经过长期训练和多次战斗的精锐老兵,更能够适应不利局面下的战争,相比之下,联军纵然是兵力稍占优势,但从总体实力来说,老臣以为却并不是我军对手。”

  眼见得事情似乎有一丝转机,素来谦和的库图佐夫也顾不得谦虚了,字斟句酌的分析着眼前的有利局势:“而最主要的是在联军中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半岛同盟东部诸国的雇佣军因为李无锋南下原因,恐怕很快就要东返,雨季亦将结束,正是我军与联军展开决战的最佳时机,只要我们一战而下,整个半岛同盟西部诸国和城邦都将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西奥兰王国再也无法借助同盟力量牵制我军,我们只需要休整两年,好生消化攻略的土地,到时候就该是和西奥兰王国清算一下新仇旧恨的时候了。”

  “唔,佐夫似乎很有信心一战解决联军啊。”对自己的军务元帅兼好友的话语不置可否,壮年男子舒适的躺在帅椅中伸了一个懒腰,大帐中只剩下三人,作为一国之君,壮年男子似乎毫不在意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心腹,一双幽暗的瞳孔透露出来的目光总像是游移不定。

  “元帅大人,想必你也得知李无锋已经在横断山之东大举南下,黑格不懂军事,但想问一问,以目前的形势,半岛同盟能否抵挡得了李无锋南下之势?”一直未曾搭腔的国务大臣终于发问了。

  目光一凝,库图佐夫不知道对方问这个问题意图何在,但他知道这绝对与今日二人前来决定是战是和一事有莫大关系,不敢怠慢,仔细思索了一下方才答道:“半岛同盟虽然在军事上有联盟互助之约,但内里却暗流涌动,若单单要想以半岛同盟东部诸国和城邦要想抵挡住李无锋全力攻击,只怕很难,除非《乌尔根条约》签字国中的马其汗人和南洋联盟都出兵支持,那有另当别论。”

  “那以元帅看法,那马其汗和南洋联盟会出兵相助么?”国务大臣立即跟问。

  “南洋联盟纵然有心相助,但依他们联盟议会的办事效率,只怕议定之时唐河人的旗帜都插遍半岛了,至于马其汗人,我也不敢确定,毕希利和雷觉天都是老奸巨猾之人,按理说他们不会放任李无锋如此肆无忌惮的南下,从长远看来,这对马其汗人一样是潜在的巨大威胁,但现在马其汗人大量兵力被拖在了林氏的三江郡,米兰人在背后也是一个隐患,会不会出兵,以多大规模介入,都会对战局的发展和最终结局产生很大影响,这中间还有很多变数,所以我也无法确定。”库图佐夫的话语越发谨慎严密,滴水不漏。

  “我记得元帅阁下曾经与陛下说过这个迟早会成为我们的敌人,不知道元帅阁下现在也如此认为么?”黑格的声音越发低沉。

  怔了一怔,库图佐夫小心的揣摩着对方话语中的含义,瞥了一眼坐在大椅中瞑目不语貌似入睡的壮年男子,才慢慢道:“不错,本人的确说过这个话,不过现在却需要修正一下,如果李无锋能够解决掉吕宋的腓特烈的话,那李无锋将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但现在李无锋似乎已经对吕宋放松了压力,而腓特烈似乎经历了一些磨砺变得成熟了许多,李无锋要想解决掉吕宋人,只怕不是易事,以本人之见,三五年之内,李无锋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李无锋短时间内还无法对我们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那以元帅之见,我们有无必要现在放半岛同盟联军回东部牵制李无锋南下之势呢?”黑格脸色此时似乎由阴转晴,好看了许多,这让库图佐夫大惑不解。

  “放雇佣军东返?”库图佐夫心念急转,随即一震,心中大喜,只是不解的是为何从未听说过对军务有所涉猎的国务大臣怎么能够想出如此妙计,目光随即往一旁躺在大椅中的国王陛下望去,却见嘴角微微上翘的壮年男子虽未睁开眼,但那副表情却早已暴露了一切。

  “陛下,••••••”库图佐夫恍然大悟,但国务大臣这一番表现却又是何意呢?

  “呵呵,佐夫,不必东张西望了,这一法的确是朕之意,不过黑格却是坚决支持佐夫你的意见,要一举击败联军,拿下半岛同盟,朕不过是附和而已。先前朕还有些担心托克顿一战之后王国军队能否应对半岛同盟和西奥兰联军呢,不过看了朕的军队表现,朕也就放心了,倒是黑格对佐夫你信任有加,一直坚信佐夫你能够彻底打垮联军呢。”睁开眼睛,壮年男子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背负双手在大帐中踱起步来,“不管李无锋是将来的敌人还是现在的威胁,放东部的雇佣军回去对我们只有好处。现在各方的谍报人员在咱们境内活动得很厉害,朕不得不小心,此次朕带黑格来就是要给外界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黑格和朕与佐夫的意见不一,尤其是黑格和佐夫你更是成了对头,而朕呢,似乎也对佐夫起了疑心,就是要给所有人这个错觉,这样一来,我们在谈判中不但能够捞取一些利益,等半岛同盟东部雇佣军一上路,我们就可以继续完成我们的南征大业!”

  双目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库图佐夫此时的心情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前几日里的种种猜疑彷徨苦闷一下子消失无踪,妙,果然是妙不可言,如此一来,只怕所有人都会坠入彀中,尤其是对面的敌人,一旦敌人在签订和约之后,雇佣兵东返,集结起来的军队士气也会随之松散开来,要想在重新凝聚起来,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事情了,虽说手段有些不大光明,但兵不厌诈,这等手段也并不足为奇,尤其是陛下携国务大臣同来前线,这等做作足以让所有了解自己国内朝中恩怨的敌方势力深信不疑了。库图佐夫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敌人在庆祝和议成功的同时遭遇进攻的那种震惊场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