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节 群策群力(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20 2005.03.20 23:54

    位置偏僻的小会议室装饰得十分雅致,胡桃木镶制的玉屏风一眼望去洁白无暇,但再一看,表面暗纹若隐若现,似乎还有云雾慢慢升起,宛如一副经典的唐式泼墨山水,意境悠远,让人望之心胸为之一宽。这是来自北吕宋高岳人的礼物,作为领地解放者,为了感谢无锋对高岳人的一视同仁,高岳人将这块得自大横断山脉深处的青玉石经过精心打磨后献给了无锋,无锋大方的接受了这块造型奇特的礼物,将它置放于节度使府内的小会议室内。

  参加会议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五六人,但从凝重的气氛来看,似乎讨论的话题却是十分重要。

  “我在从归德返回庆阳的路上就一直在想,此次出征捷洛克包括我们前期的控制卢龙府以及在西域的军事行动是否有些盲目,缺乏通盘规划,缺乏一个长期而又稳定的战略策划?”

  沉重的话语在会议室内回荡,在座的诸人都在默默体味主帅的话语,这显然是无锋有感而发,有备而发,而非一时兴起顺口道来,这中间所说的几件事情都是经过无锋自己肯定并付诸实施的大型军事行动,若不是无锋自我道出,恐怕还真没人敢于置疑。

  “出征捷洛克,西线尚可,但南线三个师团却损失惨重,整个行动应该说并不算太成功,虽然歼灭了卡曼人部分有生力量,但对方元气却并未有太大影响,一旦他们国内叛乱平定,他们随时可以南下卷土重来。卢龙得而复失,造成我们在东边陷入被动,轻敌麻痹大意是造成卢龙失守的主要原因,我要承担全部责任。”无锋不紧不慢的分析着自己回西北的半年来军事行动。

  “西域问题,从战术上、从局部上、从单纯的军事行动上来看,我们的行动都是相当成功的,但是从战略、从整体上来看,我们在西边的局势也并不乐观,楼兰人始终不肯屈服,高昌国摇摆不定,库车人即便是贝加人现在恐怕也是面服心怨,还有罗卑人在后面摇旗呐喊,好在乌孙已经和我们结盟,库车人近期的表现也算友善,否则我们在西域的局势将更加严峻。”

  会议室内一片静谧,所有人都在思索着无锋这略显悲观的分析,等待着主帅分析结束将要提出的问题。

  “当然有些情况也是临时生成,我们也是被迫应对,当时也无法料到着后面的事态的发展,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却是我们没有一个较为长远而又可行的计划如何实现我们定下的目标。”说到这儿,无锋有意识的停顿了一下。

  果然,听得无锋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抬了起来,定下的目标?这句话含义深刻,当下便有人悄悄相互交换了一下兴奋的眼色,看来要要揭开这层面纱了。

  深邃的眼光环视了一下四周期盼的面孔,无锋面色平静如常:“也许大家心里都在嘀咕,我们目前的目标究竟是什么,能不能明确的提出来?”

  斟酌了一下言词,无锋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其实这个问题也困扰我自己很久了,说来本人也算是一方大员,西北军政节度使兼北吕宋总督,听起来也是蛮像回事,但在座大家都知道咱们这西北和北吕宋的情形,经济底子薄,四周环境复杂,所谓百战之地大概就是这样吧。现在帝国危机重重,四面战乱纷起,北边的利伯亚诸国对帝国鹰视狼顾,南边马其汗人磨刀霍霍,东边海疆倭人窥伺,内有太平邪教拥兵占地蛊惑民心,而帝国内部掌权者亦是同床异梦,这种情况下,我们西北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无锋的一番话立即在室内激起一阵涟漪,西北究竟该如何定位一直是一个难点,作为帝国藩镇,自然应该唯帝国马首是瞻,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帝国也已经无力控制局势,那西北该怎样确定自己的位置呢?

  深深吸了一口气,无锋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才道:“无论怎么样,西北和北吕宋既然是帝国藩属,我们就应该遵从帝国中央的命令,太平教也好,卡曼人也好,亦或是马其汗人也好,我决不容许他们成为中原的主人,这就是我个人认定的目标!”

  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在座的众人都无一例外的明白了坐在上首中位的主帅的意思,问鼎中原,舍我其谁?

  “今天的会议目的就是要确定近期的计划,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我希望在座众人都能各抒己见,拿出自己的看法,现在由凌天放先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无锋简短的结束了自己的说辞。

  “诸位,想必近期的形势大家已经有所了解,捷洛克南部之围已解,可以说墨灵顿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我们已经于与捷洛克公国达成一致意见,在墨灵顿驻军一个师团防止卡曼人的威胁,另外捷洛克公国已经承诺支付五百万帝国金币作为我们此次的额外酬劳!”凌天放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这一点怕是政府官员特别是萧唐最乐意听到的,只可惜萧唐等人并未获准参加这个会议。

  “西域局势已经基本稳定,吕宋和科米尼已经与我们签订了军事同盟和互不侵犯条约。可以说西线形势一片大好,应该能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来用于发展。”

  “东边,虽然我们丢失了卢龙府,但鹧鸪关依然在我们手中,东出关西的咽喉仍然牢牢的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随时可以东下。”

  “当然我们也存在着一些问题,西北军团第三、第五师团以及独立第三步兵师团损失不小,尚需时日恢复,卢龙丢失,我们丧失了进入中原地区的一个绝佳跳板,西域尚未完全平复,依然需要驻军,北方诸国的威胁尚存,牵制了我们极大精力,这些问题都需要在下一步计划中考虑进去。”凌天放也没有多余的言语,简单的将目前的形势介绍给了在座的诸人。

  “嗯,卑职想问一问,方才节度使大人和凌大人都已经介绍了目前的情况,我们现在的方向究竟是东还是向西?是要解决掉楼兰这个隐患还是准备东伐太平教,亦或是先拔掉甘兰要塞孙元辉这个钉子?请大人明示,也好让属下心中有个谱。”沉声发言的是独立第一骑兵师团的崔文秀,在在座的诸位将领中他无疑是最为有资格说话的。

  崔文秀的话问出了在座众人心中的疑问,主帅召集众人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要有所动作的模样,但眼下局势混沌,究竟先从哪里入手却是一个值得商榷的大问题。

  “问得好,饭需一口一口吃,路需一步一步走,我们首先从何处着手,确实是一个值得好好商量的问题,文秀,你有何看法?”无锋点头称赞,示意对方继续说出自己看法。

  轻轻摇摇头,崔文秀却道:“兹事体大,文秀不敢妄言,西域楼兰背后有罗卑人的影子,急切间能否一鼓作气拿下?甘兰要塞孙元辉虽然力量最弱,但相距西斯罗人南部重镇纽伦堡太近,且要塞坚固难攻,如何拿下也是问题。东边太平教声势正盛,但他们战线拉得太长,却有许多破绽,要看大人怎样考虑了。”

  话语虽然谨慎,但却还是流露出向东进击的意图。

  “嗯,文秀之言甚是有理,不知大家还有什么看法,尽管提出来,我希望能够有不同看法,而且是最好有充分理由的看法。”无锋笑吟吟的把目光投向其他人。

  “老木、天雄,说说你们的看法。”见无人接话,无锋只好点将。

  见上司已经点到自己的名,木力格摸了摸颌下的短须,若有所思的应道:“方才崔大人已经说到了,楼兰和甘兰要塞都是咱们西北的后患,按理说要想有所作为当先解决这两个钉子为上策,但实际情况却让我们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打算,无论是罗卑人还是西斯罗人恐怕都不会对我们坐视他们的所谓盟友遭受我们的进攻而不顾,这战火一旦蔓延开来,恐怕将会牵制消耗我们太多的精力。东进是大趋势,从北边的卢龙到陇东再到靠南的西康,战线蔓延近千里,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攻击点,怎么运作就要看大人您的意思了。”

  老沉持重的木力格说起话来也一样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无锋有些不满意的皱了皱眉,方待开腔,木力格却又接上说:“不过,卢龙和陇东目前都又太平军重兵把守,唯有西康府防守显得比较薄弱,不过西康地盘不小,但人口少,经济也是关西六府中最差的一个府,地理位置也不甚重要,实在是一个鸡肋,拿下来能有多大价值?”

  “是啊,进军关西是咱们走出西北的必经之路,太平教人也是咱们首先要对付的敌人,只是现在的时机总是不那么合适。”宋天雄也主动插言,口气却是异常凶狠,“要么我们就下些血本,强攻陇东府城,卡断关西太平教人和他们北面老巢的联系,也可以打通和帝国的联系。”

  “那这样会不会激起太平教人的强烈反弹呢?若是南北两路太平军都拼死反扑,我们承受的压力可就太大了。”提出质疑的是第二师团师团长沙浪,显然他不太同意这个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