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朝议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314 2003.05.16 22:15

    就在整个庆阳府沉浸在胜利带来的欢乐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却被恐惧、气愤和担心的气氛所包围了。镇国公司徒明志在10月8日战败逃回主营后,立即引发了帝国西征军队的全军崩溃,库尔多和格亚率领罗卑主力骑兵一路衔尾紧追不舍,撵得帝国军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仓惶逃窜。帝国步兵被击溃后,库尔多和格亚只派了一部分部队将他们驱散,防止其集结重新对自己一方部队形成威胁,而主力则全力追击司徒明志率领的帝国骑兵,司徒明志已成惊弓之鸟,连夜逃窜,进入博南府境内,库尔多和格亚率部尾随而来,尚未站稳脚的司徒明志不得不再次率领部队逃遁,就这样一追一逃,一直逃进关西郡陇东府境内,敌人才未继续追击,这时已经是10月10日了。

  ----筋疲力尽的司徒明志只在陇东府休息了一晚上,10月11日便留下残余的几万部队,自己只带了十多名随从就匆匆上路回帝都,他知道自己惨败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回帝都,如果不抢在皇帝陛下得知这一消息之前回到帝都找到几个能为自己求情的有力人士为自己做工作,自己的脑袋在皇兄的盛怒之下能否保得住都是个未知数。想到这儿,他不由的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回去趟这路浑水,他甚至有些怨恨起何知秋来了,恨他当时为什么不坚持不让自己担任这次战役的主帅。

  ----一路上他心急如焚,每天加班加点赶路,只用了五天时间就从陇东府赶回了帝都,而驻扎陇东的帝国情报机关由于司徒明志的封锁消息,直到10月13日才完全掌握帝国西征军队的战败情况,通过特快驿报,10月15日传到帝都,也正是司徒明志回到帝都的时候。

  ----一回到帝都,司徒明志连气都没来得喘一口,便到帝国财政大臣田易府上,田易见此情景连忙邀约几个平素与司徒明志关系较好的大臣商量,并要司徒明志马上进宫去向皇后求情,然后再负荆请罪。就在司徒明志进宫面见皇后的时候,唐河帝国皇帝司徒明月得到了军部上报的帝国西征军全军覆没的战报,立即下令紧急朝议,这时已经是10月15日的下午时分了。

  ----“根据目前掌握情报反映,帝国西征军于10月8日袭击敌人主营中伏,部队全军溃败,西北郡庆阳、博南、归德三府均发现敌人大规模部队出现,怀疑已被罗卑人控制,在与关西郡陇东府接壤的地带,也发现数目不详的敌人部队,怀疑有继续东进的可能。帝国剩余约三万骑兵现布置在陇东府,但缺乏武器装备粮草等后勤物资,士气也不佳。”军部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越汇报声音越小。

  ----“很好,很好,堂堂唐河帝国二十多万西征大军居然几天下来就只剩不到三万人,这叫打仗呢还是自杀啊,真是空前绝后啊!”司徒明月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胸部急剧起伏,人也站起来激动得在御案前走来走去,殿内众大臣看皇帝陛下如此愤怒,也都纷纷将头低下,噤若寒蝉。“那司徒明志呢?”司徒明月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镇国公大人已在回帝都的路上,可能很快就会到达。”情报部的负责人小声回答。“这么说,他还留得一条命在?”司徒明月恶狠狠的反问,殿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启奏陛下,镇国公在殿外求见。”殿门外的侍卫报告,“来得正好,宣他上殿!”本已有些平息了的怒火又熊熊的在心中燃起。只见司徒明志裸露上身,背上捆着几根荆条,跪伏着爬进大殿,“臣弟有负皇兄重托,罪该万死,请皇兄责罚。”司徒明志在司徒明月充满足以将钢铁熔化的怒火的双眼下瑟瑟发抖,说话也显得结结巴巴,头埋在地上根本不敢抬起来。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司徒明月背负双手,语气也平静了很多,“你有何罪啊?你还记不记得朕任命你为西征部队指挥官时与你说的话?你还记不记得在这里军部何大人的反复叮嘱?”

  ----“臣弟记得。”

  ----“西北大好河山,毁于一旦,中原震动,人心思危,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皇兄手下无情了。来人,将司徒明志立即推出城门斩首示众,头颅挂于城门,以谢国人!”

  ----冷酷的声音如同炸雷在司徒明志的耳边响起,“皇兄饶命啊,皇兄饶命啊!”司徒明志万万没有想到皇兄居然问都没有问一句殿内群臣的意见,直接就宣布了自己的死刑,吓得头如捣蒜,连连求饶。

  ----殿内群臣也被惊呆了,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映,这可是皇帝陛下一母所生平时亲密无间的亲弟弟啊,竟然被陛下亲自下令斩首,“任何人不得为他求情,否则,休怪朕翻脸无情。”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打破了司徒明志的最后一线希望,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扑了上来,拖起司徒明志便往殿外走,殿内群臣本来有几个想为司徒明志求情的尚未说出口,便被司徒明月后面两句话吓了回去,只剩下司徒明志凄惨的叫声在殿内回响。

  ----何知秋再也忍不住了,他知道这次陛下是动了真怒。皇帝陛下向来脾气就不好,年轻的时候,曾一怒之下就在大殿之上命令侍卫杖毙两名敢于拂逆他意的大臣,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大臣都被震摄住了,如果自己再不出面劝阻,恐怕镇国公真的要人头落地了。

  ----“慢!陛下,请听臣一言,此次西征失败乃多方面的原因造成,臣也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何知秋出列跪下。

  ----“何爱卿不必为司徒明志辩解,也不必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朕自有决断。”司徒明月丝毫不为所动。

  ----“陛下,此次战役的失败,臣的确负有责任,当时臣就认为镇国公并不是此次战役指挥官的最佳人选,但后来陛下决定后,臣也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也许不会有大的问题,并未坚持自己的意见,这就是臣失职所在。”

  ----殿内群臣也都纷纷跪下为司徒明志求情,司徒明月长叹一声,“此次战役朕也负有用人不贤的责任,要说责任,何人又大得过朕呢?也罢,死罪虽免,活罪难逃,免去司徒明志一切官职爵位,打入天牢,由司法三部会审。”

  ----在处理完司徒明志后,司徒明月余怒未息,“在座各位,记得当初朕任命司徒明志为西征军主帅时各位除陆大人因病未到外,其余都在场,好像除了何爱卿曾劝阻过朕外,你们都是赞同支持,如今回想,朕应当负用人不贤的责任,但在座各位又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食君禄,拿君俸,恐怕还应当为君分忧吧,朕希望各位都应当好好反省反省自己!”

  ----众大臣听得陛下语气严厉,纷纷跪下请罪,“目前局势已如此恶劣,何爱卿可有何良策?”司徒明月没有理睬,“回陛下,目前需要尽快了解西北地区情况,再作安排。不过依臣推断,罗卑人目前还不具备进军中原的实力,顶多在陇东府骚扰一阵,所以请陛下宽心,倒是其它地方的情况值得注意。”何知秋谨慎的回答。

  ----“哦?说说你的看法。”司徒明月连忙问道。

  ----“依臣拙见,罗卑人此次东进的目的主要是为自己领地度过难关抢夺粮草,并未作好东进中原的准备,否则,他们大可趁势突进,而不必在陇东府的边境就停住脚步,我们那边的军队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准备。目前需要抓紧时间了解西北地区罗卑人的活动情况,以便我们下一步采取对应措施。只是我们在关西和河朔两郡的兵力为防范西南的威胁已经显得十分薄弱,而北方捷洛克公国境内战火正烈,捷洛克公国艾伦大公已两次派使向我们求援,可我们的北方军区的部队应付普尔王国军队的进攻已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根本抽不出兵力去增援,更不用说对付罗卑人了。南边的马其汗倒还显得比较平静,但其军队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南部军区的军力,现在他们虽无异动,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唯一能调动的就只有东部军区的第七军团了。”何知秋字斟句酌的分析道。

  ----“可是,何大人,东海和江南两郡只有一个军团驻防,而倭人现在十分猖獗,第七军团恐怕不能随意调动吧。”一个面貌俊美的年轻人出列问道,这人就是司徒明月的第七个儿子司徒元,他与东海、江南两郡的地方实力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母亲是米兰王国的大贵族出身,所以他与米兰王国的当权贵族们也有着特殊的关系。

  ----何知秋不由得暗自皱眉头,自己的无心之语居然又触动了七殿下的利益。“七殿下过虑了,目前已进入深秋,倭人在这段时间一般不会有大的行动,更何况我也并无从东部抽调部队的想法,毕竟距离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

  ----“那依你之见,目前应当如何?”司徒明月听得头都疼了起来,现在到处是烽烟四起,除开西北地区,北方也是战火连绵,捷洛克公国乃是阻挡卡曼帝国这个北方的头号大敌的天然屏障,那是绝不能袖手旁观的,可现在是兵力不足,捉襟见肘啊。

  ----“依臣之见,目前主要是收集情报,同时可以命令城卫军团除第一师团外的其它两个师团作好战斗准备,分别进驻河朔郡和捷洛克公国,以防万一。”何知秋沉吟了半晌才回答道。

  ----“那各位还有何建议,都说出来让朕听听。”司徒明月斜睨了一眼跪在殿下的群臣。

  ----“臣有奏。”内政大臣陆文夫起身出列。

  ----“陆爱卿请讲。”司徒明月对陆文夫还是十分客气,毕竟陆文夫与选帅一事毫无关联,而且在群臣中也颇负人望。

  ----“目前各地对帝国西征失败议论颇多,许多地方甚至谣言四起,特别是帝都和河朔郡辖地,造成人心恐慌。臣想请陛下同意发布公告,严禁百姓私下谈论,如有造谣惑众者,以敌国间谍论处。”陆文夫依然是那付泰山压顶不变色的样子。

  ----“唉,那朕不成了掩耳盗铃了吗?纸终究包不住火,百姓要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去吧,但对那些有意造谣生事者要严加惩处,不能姑息养奸。”司徒明月长叹了一口气吩咐道。

  ----“臣遵旨。”

  ----帝国西征兵败的消息立即在帝都上下传得沸沸扬扬,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无不议论纷纷,而且越传越神。有的说罗卑人俘虏了帝国西征的全部二十多万大军,并将这些俘虏全部活埋;有的说罗卑军队已经占领了西北郡六府全境,俘虏了全部的帝国朝廷官员;有的说罗卑人已经于帝国北方三国联合起来,很快就要打进来了;还有的甚至说皇帝陛下已经离开帝都前往江南视察,其实是怕罗卑人真的打到帝都城下被包围在里面。这些传言都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这些人就在现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管莹莹、花玉眉和安琪儿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心急如焚,四处打听无锋的消息,由于帝国当局对帝国这次战败的具体情况严加保密,所以三人也无法得到确切的消息,更何况无锋率领第四联队的情况就是帝国情报部门在当时也并不知晓。倒是古基早有思想准备,因为在无锋离开时便向古基透露过并不看好这次西征,并托古基照看三女,所以古基告诉给三女,要他们放心,说无锋早有准备,自己一旦有消息便立即通知她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