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节 波及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516 2004.05.02 08:29

    话音不大,无锋尚无多大的感觉,但他身后的二女却霍然变色,“风尘三侠?!”

  “哦?二位也知在下薄名?”对无锋的面无表情有些惊讶,但见无锋身后的两人道出自己三兄弟的名号,那灰衣男子江少洲倒自然了许多。

  “大名鼎鼎的风尘三侠,身为江湖中人,岂有不知之理?”秦霜影微笑着接口道,心中却在暗暗打鼓。

  风尘三侠之名无锋也曾听说过,只是不清楚其姓名罢了,无锋也知道这风尘三侠是现在帝都武林鼎足而三中的一大派----青叶派中的头面人物,在整个帝国武林中也极具名望,这三人都青叶派现人掌门人陶然的师弟,一身武功都已化境,也难怪无锋一行被三人欺到身后都没有察觉。

  “见笑了,萍水相逢,不知三位尊姓大名?在下见猎心喜,也颇想结识一下几位年轻朋友。”灰衣男子江少洲话虽如此说,心中也在暗自思量这几人是什么来头,尤其是当先这一人虽然武功不弱,但也还不放在他眼里,但这人对帝都江湖时势独到的见解让他深感此人的不简单。

  “在下姓吴,吴欲,他们两位是我的侍从。”无锋简短两句话应付过去,“不知三位有何见教?”

  眼见无锋对自己三人的名声并无多大意外,江少洲反倒有些惊讶,以自己三兄弟在江湖中地位,不敢说万人景仰,但至少可以说得上威名远扬,但此人却只是流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其他并无多大异状,令江少洲三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边思索,江少洲最终得出结论便是此人多半不是江湖中人,而来自于其他行道,而且极为可能是来自官府,想通了这一点,江少洲更加谨慎,但他内心却的确在听一听无锋对目前帝都武林形势的分析,无锋难短短的几句分析在他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见教谈不上,江某有些唐突了,只是方才听得少兄一番谈论入木三分,江某深有感触,想与少兄多交流交流。”江少洲面露微笑,伸手虚扶,请无锋三人入座。

  “刚才我听少兄对落日派、普华观、青衣门、白沙派、船帮五派结成联盟之事分析极为精辟透彻,江某虽为帝都武林中的一份子,却对帝都武林中现在的形势始终有些看不透,所以想请教少兄。”江少洲语出至诚,连坐在他身后的归襄和骆幼民二人也对自己师兄如此客气感到大为不解。

  无锋深深的望了对方一眼,看到对方善意但又有些忧郁的眼神,他心中突然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忽地在他心中形成。

  “江大侠,我向可能并非你看不清眼前的局势,而是有些难以作出决断才对吧。”无锋奇峰突起,径直奔主题。

  “哦,少兄何出此言?”江少洲心头一震,但表面却未露任何神色。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帝都江湖中局势变化无不与帝国的官场变化有关联,可以说这江湖就是帝国的延伸也并不为过。近几年来帝都武林中本身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势力变更,那这五个武林门派突然结成同盟其肯定存在一定目的和意义,聪明人都应该看得出,青叶派乃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大派,不会不清楚,虽然我不了解帝都武林,但我想这里边肯定不仅仅是五派结成了联盟这一件事情这么简单,也许还有着其他更为隐秘和复杂的东西,是不是也影响到青叶派的今后走向呢?”无锋的话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身为个中人的江少洲和归襄、骆幼民三人却忍不住陡然色变。

  无锋笑眯眯的把话说完,然后将目光落在江少洲脸上,不在言语。

  江少洲脸色数变后,这才轻叹一口气道:“那依少兄之见,青叶派能否置之度外呢?”

  慢慢摇摇头,无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恐怕很难,树欲静而风不止,帝都地处这风暴的旋涡中央,谁又能置身事外呢?尤其是象青叶派这样举足轻重的大门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若是一味逃避现实,说不定还会遭来更大的灾难。”无锋把最后的灾难两个字说得很轻,但却十分清楚。

  望着眼前似乎有些面善的脸,江少洲半晌没有说话,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呢?居然能够看穿眼下困扰自己门派的首要大事,而且自己总觉得此人象是在哪里见过呢?

  “在下可以送江大侠一句话,不要过分躲避该来的东西,而应该睁大双眼仔细的观察分析和斟酌,这既是带有极大危险的坏事,但也未尝不是蕴藏着风险的机遇,但机遇只属于有准备和有头脑的人,好好选择一下吧。”言毕,无锋起身抱抱拳,便与秦顾二女飘然而去。

  早已失去了再去观看那比试的心情,一路上无锋和秦霜影都陷入了深思,反倒是顾明霞却总觉自己听得云里雾里,无锋那打哑迷一般的言语更是让她听得混混沌沌不知所以,几次想开口问二人,但见二人都一副沉思的模样,也就只好将话吞进肚里待回府后再说。

  秦霜影默默的跟随着无锋身后,一直没有言语,直到快要进府大门那一刻,她才忍不住启口问道:“大``````人,您怎么会认为青叶派也遇到了麻烦呢?”

  “想知道吗?嘿嘿!” 悠然转身,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无锋又眨眨眼,然后才不慌不忙的道:“多用眼观,多用耳听,多用脑想,就这么简单。”话毕便一闪进府,只留下气恼得满脸通红的秦霜影和一脸莫名其妙的顾明霞二人站在大门口。

  进入府中的无锋便一直呆在书房里没有出来,他的心绪有些烦乱,看来古基和自己情报系统传来的消息应该是比较准确的,这皇位之争已经开始逐渐进入了高潮期,各皇子们的势力触角都已经伸进了这帝都社会中的每一角落,偌大的江湖自然也不例外,每一件事情的发生似都隐隐约约的暗示着什么,真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为期五天的西域诸国首脑联席会议在延期两天后终于落下了帷幕,会议的结果让哈依巴尔大失所望,不但先前曾经暗示支持的高昌库车两国纷纷变卦,连一度准备首先派兵组建联合部队的贝加国也变得瞻前顾后,犹疑不定,而那一直没有正面表态的乌孙国最后居然直接表示不赞同这个提议。

  虽然会议为这个问题专门延长了两天会期,但最终还是无果而终,令哈依巴尔意冷心灰。不过他也知道,此次会议之所以未能达到预期目的与唐河人与罗卑人派来的使团有着莫大的干系,在面临对方强大的军事压力之下,哈依巴尔也只有无可奈何的看着其他几国纷纷改弦易辙毫无一丝办法。

  眼见着几国的使团纷纷离去,联想到自己的意图已经被对方所了解,实力强大的敌人绝不会就此罢休,仿佛看到了自己国家的最后结局,哈依巴尔又气又急,终于病倒在了回程的旅途上。

  “姐姐,你看看这份报纸,大家都在预测皇帝陛下将会把你赐婚与那李无锋呢。”面带浅笑的淡色碎花绣袄少女一边饶有兴趣的阅读着最新报道,一边悄悄瞥了一眼正手持一卷《资治通鉴》看得入神的霜衣女孩。

  “哼,无稽之谈,都是些哗众取宠的家伙,连父皇也不能决定我的婚姻大事,岂是这帮家伙能知道的?”不屑一顾的从鼻腔里轻哼一声,头也未抬,依然认真的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这本书,虽然已经读过多遍,但每读一次就能让她体会到一些新的东西,所谓百读不厌也许就是这样了。

  “哦?可这上边说得是绘声绘色,还说那李无锋千呼万唤不出来,任凭那众多王公贵族踢破门槛,至今仍未答应一家,只说有了意中人,看来非你莫娶啊。”花衣少女边看边笑,不时打趣正在看书的司徒玉霜。

  司徒玉霜终于看不下去了,懊恼的丢下书,一把抓过花衣少女手中的报纸,“我看是哪家报纸,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肆意毁人清誉?”

  “嗯,不止这一份啊,这些报刊好象都对这件事十分关注啊。”花衣少女笑着将一大堆报纸递给气恼的司徒玉霜。

  略略一扫这些所谓的独家报道新闻特写,司徒玉霜将它们全都丢进了身边的废物篓,“妹子,这些东西纯粹是垃圾,无外乎我父皇在前两天的朝议上关心了一下那个家伙私人问题,竟然惹得这么多流言蜚语,他连面都未见过我,凭什么就说只在等候我?”司徒玉霜耸了耸鼻子道。

  “无风不起浪,总是有些关系才会这样嘛,我看你父皇真要选择你嫁给他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一举两得,既笼络了这李无锋的心,又解决了你和朝中有些大臣们担心的尾大不掉的问题,岂不是两全其美?”索菲娅半真半假的说道。

  司徒玉霜神色微微一动,没有搭腔,却被机敏的索菲娅看在眼里,一瞬间,索菲娅甚至感觉到自己心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大少师,卡曼人的特使来了。”一名神色匆匆的汉子急步走进来惊醒了正面对西沉的夕阳沉思的褐衣男子,轻轻旋过身,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上总闪烁着一股若隐若现的精芒。

  “唔,有没有情况?”声音冷淡甚至有些生硬。

  “回大少师,经过仔细侦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汉子恭敬的回答。

  “好,请他进来。”转身回到古朴的长案前,随手拿起一本旧书,书的封面两个篆体字----《史记》,象是细细吟哦着书上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