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节 争奇斗艳(1)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86 2007.07.04 07:52

    四月的傍晚比起其他任何时候都多了几分清爽,不冷不热的温度正适合人们充分享受夜生活的愉悦,帝都城中的各方场所迅速进入了营业的黄金时间,而真正有身份地位的人们却是不慌不忙的按照各自预定的计划去赶赴一个个酒会舞会。

  清漪院的外围早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鉴于此次召开酒会的主人身份非同寻常,帝都警察局也早早就派出了大量巡警将清漪院这一片地区进行了清场,其实这一片地区本来就属于帝都有名的富人区,社会治安向来良好,但为了保险起见,巡警们还是提前一天就仔仔细细的沿着这片街区进行清理搜查,甚至还留驻下来,准备到酒会结束之后才算任务结束。

  对于这样一次大规模的酒会安全部门无疑是坚决反对的,虽然说来客都必须凭请柬入内,但清漪院如此大一片地域,三五个人要想藏身其间实在太容易了,而且大量客人的到来也会极大干扰安全部门的注意力,使他们大量精力放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尤其是清漪院更是一个开放式的庭园。

  但是安全部门也知道这种任务也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唯一的办法便是尽量将工作做细,尽可能的将每一处安全漏洞堵塞,确保这次酒会的顺利进行,当然他们的首要目标依然是确保无锋的绝对安全,相比之下,其他一切皆可放到第二位。

  酒会选在了清漪院西部的知乐堂内,这是一座典型的拉尼亚式大殿,呈侧“工”字形,西便多立克式的柱廊沿着四周分布留出一大片供客人们交谈闲聊的空间,两头和西侧分别是分隔呈几间的娱乐室、吸烟室以及小型会客室,廊台上是专门供乐队演奏用的,向东穿过一条通廊就进入了宴会厅,摆满各种酒水饮料和点心水果的长台占据了北头,而南头则是稀疏的一些桌几,可供客人们用餐和饮酒使用。宴会厅和舞厅外侧都是巨大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地和灌木间或相杂,错落有致,喷泉、雕塑、水渠、露台、长椅协调的分布在草坪中。

  林月心和苏秦二人站在内厅入口处,从这里可以将客人们分别带往两侧,如果客人喜欢喝两杯酒活跃一下气氛可以先将客人带到东边宴会厅,如果客人们只是想喝一杯咖啡或者和朋友熟人们聊一聊,那自然就可以请他们先到西边的舞会厅走一走。在外厅的入口处,外务部门熟悉情况的两名官员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将会把客人们带进内厅,并向他们先行介绍这次会议的女主人以及一些他们感兴趣的客人。

  不能不说林月心的这种安排是相当得当的,在之前既保持了自己身份的神秘性,但又在从外厅到内厅这段时间中让客人们对自己有了一个了解,当然无论是林国雄之女还是玉狐的名声都很好的烘托了林月心作为此次西疆酒会的女主人的身份,应该说林月心的目的达到了。

  当客人们用欣赏赞许认同甚至嫉妒的目光望向林月心时,林月心知道自己成功的走出了第一步,在这常人很难立住脚的帝都上流社会中为自己树立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形象,尤其是成功的给了这些与西疆有着复杂关系的士绅商贾们有别于司徒玉棠和安琪儿之外的另一个女主人定义,这种作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苏大人,这位是••••••”一位位客人的到来,让内厅入口处迅速热闹起来。

  “噢,劳大人,这位是月心小姐,呵呵,国雄节度使大人的独生女儿,劳大人不可能不知道吧?”

  “噢,原来是月心小姐啊,劳民不得不佩服秦王殿下啊,果然是佳偶天成,来的路上我还在琢磨谁能够替无锋兄承担起这份重担呢,哈哈哈哈,看来是我多虑了。”

  “劳大人过誉了,月心不过一介蒲柳,徒有虚名,如何当得起劳大人如此一说,今日酒会劳大人能来,实在是蓬荜生辉啊。”

  “劳大人请,曾大人他们已经先到了,他们在那边。”苏秦微笑着替对方指引路线。

  “这位就是国雄兄的千金吧,唉,好久未见国雄兄了,也不知道国雄兄身体如何?”

  “谢张伯伯关心,家父身体尚好,张伯伯如果有闲暇,也欢迎到江川一游。”

  “一定一定,待琐事一了,一定去江川看看老朋友。”

  “苏大人,方才那位是••••••?”

  “唔,他是帝国金融行会常任理事之一,帝都八大银行钱庄之一万丰钱庄的老板万仁明,这个家伙别看貌不惊人,一副猥琐模样,但嗅觉却是少有,是首先进入我们西疆发展的金融机构,在咱们西疆发了不少财,不过也算是替咱们出了不少力,他能够挤进这帝都八大钱庄银行之中,也全靠在咱们领地中的生意红火,算得上是殿下的老熟人了,其实他在帝都的生意规模远不及在西北和河朔。”每一个客人离开,苏秦都要抽空向林月心介绍客人的基本情况以及与西疆的实质关系。

  “噢,那这么说他在我们西疆的发展趋势也相当好喽?”林月心望着客人消失的背影一边默记着情况。

  “还算不错吧,不过詹姆斯强烈反对西疆银行之外的银行染指那些尚未得到开发的地区,所以这些外来金融机构在我们西疆的发展依然受到相当限制,上一次在天南第一工商银行开业问题上詹姆斯甚至还与莫伦他们闹得不亦乐乎,连萧大人也无法压得住,虽然殿下并未干涉审理院的裁定,天南第一工商银行开业也未受影响,但在实际操作中经济发展署也谨慎了许多,也引起了不少外来投资者的反对。”苏秦见对方似乎对金融方面的情况特别感兴趣也就多介绍了几句这方面的情况。

  “看来詹姆斯大人是希望利用金融市场垄断为西疆银行牟取更多的利润,这样看起来虽然从一定程度上是维护了西疆政权的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对西疆经济整体发展却有一些负面影响,当然不同地区也需要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来确定政策,也许詹姆斯大人是为了防止敌对势力控制我们西疆领地内的经济命脉。”

  林月心随便两句点评让苏秦颇为认同,他也不太赞同詹姆斯主张那种西疆银行必须在领地内任何地方的金融市场居于主导地位其他只是金融机构只是补充的意见,但毕竟那不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他也从来不就这个问题表明自己的态度。

  不过林月心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新来的客人吸引住了,应该说客人从一踏入外厅就是其他客人关注的焦点,同性相吸引异性相排斥这个原理这个时候似乎有些不大适用,就像一个磁石,客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众人的视线。

  苏秦其实对客人也并不熟悉,但老练的他还是很快就从一怔中反应过来,仅凭对方一身雪色罗衣间偶尔露出的杏黄衣带就可以判断对方肯定和宫廷皇室有一定关系,而宗室子弟中苏秦印象里发出的请柬没有这样一个人物,再看看对方娇若寒霜的粉靥,除了那位宫廷礼仪官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人了。

  “礼仪官大人,这位是林月心小姐。”苏秦忙乎着替二人介绍,“月心小姐,这位帝国宫廷礼仪官朱紫玫小姐。”

  就像两颗耀眼的星辰撞击在了一起散发出足以遮盖一切的光华,周围一切都显得那么黯然无色,连卓尔不群的苏秦一时间都变得暗淡无光。泰然自若的迎上对方清冷的目光,林月心脸上涌起那份圣洁纯真丝毫没有被对方姣若寒星的玉靥带来的风华所压倒。

  “噢,原来是紫玫姐姐啊,月心久闻紫玫姐姐的大名,今日一见才知往日那些传言根本不足以形容姐姐的一二。”林月心脸上和煦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足以融化一切,纵然是朱紫玫号称“冰冻玫瑰”此时也不能缓下脸来应和着寒暄。

  “哇,朱紫玫也会笑?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啊,看来她冰冻玫瑰这个名号可以休矣,不虚此行,不虚此行,足矣,足矣。”

  “嗯,果然不愧是老牌的帝都三花啊,如果那两朵花也都在这儿,那这个夜晚将会是多么迷人!”

  “是啊,冰冻玫瑰,映雪牡丹,阳光郁金香,嘿嘿,郁金香已经是秦王殿下的人了,自然可以在这里出现,不过映雪牡丹怕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在秦王殿下的酒会上吧?”

  任凭什么样的酒会女人总会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上流社会的士绅贵族们的口舌们也会永远围绕着女人的石榴裙翻飞,纵然是这一场酒会也不会例外,更何况是美艳加人气的女人。

  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