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节 困扰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43 2005.04.14 19:20

    “干得好!”司徒峻漫步在并不算巍峨的锦城府城墙头,昂首而行,举目四顾,豪情满怀。

  一马平川的锦江平原孕育了锦城这个并不亚于汉中的关西大府,一百多万人口,土地肥沃,乃是关西帝国西部数一数二的粮食油料基地,这里还是仅次于江南诸府的蚕桑基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着栽桑养蚕的传统,可与苏绣、湖绣、杭绣相媲美的锦绣在工艺和技术上甚至隐隐有超越江南三绣的迹象,除了在规模上尚有一定差距外,锦城府已经名副其实的成为帝国四大丝织业基地。这样一个膏腴大府唾手而得,怎么不让司徒峻感到兴奋?

  一股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豪气充塞于胸间,让他忍不住仰天长啸。晨间的一场恰到好处大雨将沾满了血污的府城从头到尾的清洗了一遍,但空气中依然充斥着淡淡的腥味,即便是瓢泼大雨也未能抹去这一切。

  转过身来,满意的看着恭敬的跟随在自己身后的三人以及自己麾下的几员武将,司徒峻脸上露出了练根所他已久的几员心腹武将也鲜有一见的笑容:“三位辛苦了,本座素无戏言,答应过的话就一定算数,说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本座办得到,决不推辞!”

  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邱子诚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脸上的神色越发恭敬诚挚:“殿下胸襟如海,邱某与两位属下早已有耳闻,今日能得殿下垂爱,更是无上感激,邱某三人早已商定,别无他求,只求能跟随在殿下身边得殿下耳提面命,但凭吩咐!”

  另外二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和邱子诚一般模样,躬身行礼,只等司徒峻答复。

  “哈哈哈哈”司徒峻难得的开怀一笑,背负双手沉声道:“你们三人可知本座御下甚严,若有过错,从不轻饶?”

  “嘿嘿,邱某三人也曾听说殿下为人行事,功过分明,当赏便赏,当罚则罚。”邱子诚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好!本座就答应你们,只要你三人忠心于本座,荣华富贵任尔等择取,若是怀有二心,也休怪本座翻脸无情!”脸色转冷,司徒峻一字一顿道,刺刀般的目光也在三人脸上逡巡。

  “殿下尽可放心,我等三人已无路可去,唯有跟附殿下,听凭驱策,但求得一生存之处便是。”邱子诚垂首无语。

  “大丈夫当立大志,择良主,建一番事业,方不负此生,如何出此颓废之言?在本座手下,只需忠心为主,用心办事,其余一切自有本座为你们作主,但可放心!”凉风猎猎,吹拂起司徒峻青衫飘舞,更显得他孤傲不群。

  还是自己家里好,当嗅到来自庆阳大地上传来阵阵微微湿润的轻风时,无锋忍不住深深长吸一口气,半闭上眼用心的体味着这熟悉的一切。

  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乡,但自他懂事一来,这庆阳已经成了他除了帝都以外郡主时间最长的地方了,自己在这里拼搏奋战、建功立业,无数忠实部属和热血儿郎伴随着自己度过多少不眠之夜,而来自大陆各地的百姓们已经毫无保留的将他们的忠心奉献给了自己,他们只希望能得到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一家人能够不受饥寒盗匪的威胁,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足矣。

  可是这乱世中这等简单的要求都显得那么遥远,似乎大陆上也没有那一处能够摆脱战争的阴影,只要有人有利益所在,那和平安泰几乎就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人都有梦想,自己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纷繁杂乱的思绪在无锋远远看见地平线上的庆阳城楼这一刻毫无来由的涌入脑海,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抖了抖额际被风吹散的发梢,无锋脸上泛起一丝少有的迷惘,当初立誓为凭,纵横天下的雄心壮志似乎淡漠了许多,究竟是自己更加成熟了,还是被现实中诸多的挫折和制约因素消磨束缚了自己原本狂放的心绪呢?

  他自己也发现自己越来越矛盾,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正该怕开一切顾虑,大展身手,而更多得失后则是瞻前顾后仔细考虑得失,完全没有了当初创业时那股子知难而上逆风而行的气概,他有些分不清两者之间的分界线究竟在哪里,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他不想再这么进两步退一步的拖下去,内心那股急欲喷发的***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来处去宣泄。

  轻轻带住马缰,胯下健马不耐烦的打着喷鼻,显然是奇怪主人既已到了家门口,为何却又勒住自己,感觉到胯下爱驹的不满,无锋也觉得此时此刻要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显然不是时候,折椅且还是等到回到家中再来细细思量吧,松缰夹马,招呼身后三人跟上,无锋猛吐一口气,身后扬起一阵黄尘。

  一来一去前后将近一个月,无锋纵然是铁打的身躯也感觉有些疲惫,尤其是在柏因族又亲身经历并操作了一次不大不小的阵变,更是让他觉得有些心力憔悴,而缠绕在心间的问题症结却依然没有解开,朦胧间,倦意顿生,无锋就这样歪着身子斜躺在浴桶中睡着了。

  “李无锋,你真够狠毒!我父王为了我们捷洛克公国的生存,甚至不惜拆散我和兰洛,让我来西北作你的人质,可你,你枉称帝国英雄,你看看你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有意拖延援救我们,让我们守军惨重,你可知道他们都是我们墨灵顿城中父老乡亲的儿郎啊?你这样做良心上过得去吗?”浴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无锋猛然一惊,一下子从浴桶里力起身来,进来的二人不是自己的女人,一男一女,竟然是安妮公主和那个兰蒙公爵的长子兰洛。

  “大胆!你二人如何敢擅闯本人内府?”眼见得对方二人来意不善,不但身怀利器,而且均是杀气毕露,显然是不怀好意,尤其是那个兰洛,英俊的面容由于过度激愤显得有些扭曲,一双满怀怨毒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自己,右手看似随意的抚在腰间的剑柄上,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却笼罩着自己全身,让无锋背心顿生凉意。

  无锋清楚,今天这般光景,若是稍不留神,怕似难以走出这个浴房了,此时已经顾不上考虑对方二人是如何闯进自己这警卫森严的内宅,先应付过去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擅闯?呵呵,咱们不是未婚夫妻么?你不是一直想娶本公主企望获取捷洛克公国的继承权好名正言顺的吞并我们捷洛克公国么?怎么,我我这个未婚妻进内宅不算逾制吧?”安妮公主玉颊凝霜,偏生说出来的话语却又是那么媚意腻人,而旁边斜身睥睨无锋的兰洛虽是一言不发,但眸子中燃烧的怒火或者妒火却是愈发炽烈。

  而无锋此时身无半缕,只得蜷起身子沉入水中,脸上还不得不义正词严的警告对方:“安妮公主,请你不要听信他人谗言,本人行事想来光明磊落,至于军事行动上的问题,这半言只语恐怕也难以解释清,你和兰洛马上离开,本人理解你的心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呵呵,离开?李无锋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间浴房吗?你一死,只怕你这个西北马上就会分崩离析作鸟兽散了吧?”美目流盼,安妮语气依然是那么甜美,只是中间却夹杂着一丝揶揄味道,“你也尝到受人威胁逼迫的味道了吧?怎么样?味道如何?”

  无锋尚未来得及答话,旁边一直未发一言的兰洛忍不住沉声道:“安妮,别和他说那么多废话了,一了百了,他一死,所有一切都可作个了结了。”

  寒锋出鞘,剑气大涨,“不急,我想好好享受一下这个滋味,这个家伙可是把本公主戏耍够了,我今天非要出口恶气不可!”安妮公主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洛哥,若是今天我们把他杀了,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会拍手称快啊?”

  一边运气抵挡着对方剑芒中直透心底的阵阵杀气,无锋却丝毫没有放弃:“嘿嘿,当然有人拍手称快,比如说卡曼人,这捷洛克公国不是又可以唾手可得?”

  “你以为只有你能挽救我们捷洛克公国?”轻蔑的瞥了一眼的无锋,安妮公主脸色转寒:“落入卡曼人手中和落入你手中又有什么分别?本公主最鄙视你这种卑鄙小人,卡曼人摇侵略,至少人家是真刀真枪通过上阵搏杀而来,而你呢?就只会趁人之危落井下石,我真为唐河帝国百姓感到羞耻,他们真是瞎了眼,为何会把你这种人当作英雄来崇拜?!”

  脑中急转,无锋根本没有注意对方后边挖苦讽刺自己的话语,难道说对方又找到了另外的靠山?不可能?除了自己,谁还有能力解对方的危局?若是不能破解对方的这个破绽,只怕自己真是摇怨死于此了,兰洛武技之强横远远超出无锋的想象,没想到对方年纪青青剑气竟然已练至手法由心的地步,自己手无寸铁,身无半缕,要想亡命一搏,怕是凶多吉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