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节 酒宴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9 2005.02.14 08:35

    一边内心对宫殿内曲折幽深的各种雅致建筑赞叹不已,无锋一边也在思考着今日宴会上很有可能提出的几个问题,宴无好宴,既然人家已经如此隆重的摆下酒席请自己入席,那除了表面上的感激外,恐怕更多的是需要商讨下一步的局势动态和走向吧。

  无忧宫和其他国家的王宫一样位于首都墨灵顿城内中心位置,占地并不算太大,但建筑艺术颇为独特,整个宫殿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当然是商讨政务的办公区域,而一道高深的宫墙隔开的后半部分则是艾伦大公的后宫。

  而今天似乎艾伦大公过于高兴,甚至把摆设宴会的地点定在了平素连大臣们也很难涉足的后宫内,也许是认为需要招待的客人太过重要,须得这样才足以显示出自己的尊重和感激之情。

  穿过宏伟的后宫院门,四名全身披挂着豪华礼仪战甲的卫士挺身举戟向贵宾敬礼,无锋漫不经心的和自己几名属下谈笑着在接待官的带领下走过,说实话他对这种明显效仿西大陆某些国家的虚礼一点也不感兴趣,这种厚重盔甲虽然色泽鲜艳看上去威风凛凛却一点也不实用,而作为步兵却执握着本该属于重装骑兵使用的大戟,看上去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当然拿出来摆摆威风倒也勉强看得过去。

  不过进入后宫的无锋却被迎面而来的建筑物震了一震,这是一片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物,造型优雅大方的环形柱廊看上去轻盈中夹杂一丝活泼,当中一座清幽袭人的喷泉水池让夏日的暑气顿时为之一消。

  喷泉池中心一具充满母性光辉的半裸女性雕像栩栩如生,她一手护着肋下的小男孩,一手似乎在遮挡着来自四周喷泉喷来的水注。水柱来自周围的癞蛤蟆雕塑,几十只神态各异活灵活现的癞蛤蟆被塑造得犹如真物,整个场景显得那么和谐自然,让人望之心旷神怡。

  随着无锋的脚步慢下来,他身后的崔文秀、康建国、宋天雄以及沙浪的脚步也都跟着放慢了节奏,前面的导引官似乎也察觉到了变化,回过头来,发现无锋的异状后,颇为自豪的介绍道:“李大人好像也对西大陆的建筑雕塑感兴趣?这可是大公花重金从西大陆请的名家设计建造的,大人真是好眼力啊。”

  “哦?”似乎才从梦中惊醒过来,无锋微微摇摇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道:“嗯,果然是名家之作,光这个柱廊和喷泉雕塑怕都价值巨万吧?”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原汁原味的巴洛克建筑了,嗯,似乎柱廊还有那么一丝爱奥尼亚的柔和纤细味道,这一刹那间无锋的心似乎又飞回到了昔年在海德堡的学习生涯时候,连神志似乎也有些恍惚起来,幸好导引官的话语把他从神游中唤了回来,连他身后的几名下属也察觉到自己上司的失态。

  “是啊,大公对东方的唐河艺术和西大陆的建筑都十分爱好,这也是大公专程派人到西大陆的法米尼帝国聘请的建筑设计师来设计,连建造工人都是从西大陆请回来的呢。”导引官见无锋果真很感兴趣,连忙迎上来邀宠般的详细介绍:“这些建筑材料都是上等大理石建造,雕塑则按照要求选的是产自马斯顿荒原上的火玉石精雕细凿而成,白腻中隐透红润,看上去和真人身体肌肤一般无二呢。”

  似乎对用什么材料建造不感兴趣,无锋随意的点点头,这座雕塑是西大陆神话中一个场景――拉东纳(Latone)护子图,拉东纳为天神生下儿子阿波罗后,被天后驱逐流亡,不得已向农夫乞食,农夫竟向她吐唾沫,天神大怒,将这些不知高低的农夫变成了癞蛤蟆。这幅雕塑在西大陆也并不常见,但在海德堡大学的校园里却有一座,在海德堡大学学习时,傍晚时分,无锋便爱在那幅雕塑帮休憩看书,享受疲劳一天后难得的愉悦。同学好友的面容似乎都已经有些模糊,但在这一刻又明晰起来,像一幅幅图片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闪过。

  这时候连导引官也看出了眼前这幅雕塑像是触动了无锋的记忆深处某个角落隐藏着的东西,一干人等都静悄悄的等待在一边,静候着面色变幻无常的无锋神游梦醒。

  好半晌后,无锋才从记忆的长河中趟了出来,淡淡的瞟了一眼四周等待的众人,启口道:“唔,劳大伙儿久等了,走吧,大公他们大概都等急了。”说完率先举步先行。

  一干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都不言语,也不知道自己上司究竟时那根筋被触及到了,竟然莫名其妙的站在这看不懂什么玄奥的破雕塑边呆上半天,只是看不出大人的情绪究竟是好是坏,只好闷声不响的紧跟着而行。

  宴会的在欢庆愉悦的气氛中开始,觥筹交错,酒意盎然;花香鬓影,穿梭如织。华丽优美而又略带挑逗性的宫廷舞蹈直把无锋手下一干武将们看得眉飞色舞魂飞天外,连见多识广的无锋也不得不承认艾伦这个老家伙治理国家没什么本事,但在享受方面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君。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耳热面红间,似乎一切话题都变得容易出口了,除开无锋带来的一干武将,捷洛克一方作陪的还有军务大臣兰蒙以及捷洛克王家禁卫兵团的首脑――兵团长巴林斯公爵,至于协助巴林斯公爵守城的唐河帝国援军指挥官秦风则自然而然的被排除在外了。就在艾伦大公和兰蒙公爵频频向无锋劝酒时,巴林斯也同样遭受着盟友们的重点“围攻”,一浪接一浪的劝酒行令不断将宴会推向高潮,几乎所有人都像是忘记了其实大半个捷洛克的领土还在卡曼人手中,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

  “李大人,卡曼人兵强马壮,威震东大陆,在利伯亚诸国中也是称王称霸,兰蒙也算时见过不少世面知之人,但卡曼军队的战斗力的确让兰蒙汗颜,昨天见了李大人的西北军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这句话一点不假啊,也难怪强悍如斯卡曼人在李大人面前一样碰得头破血流,兰蒙时真心钦佩,来,李大人,你我干了这一杯!”

  面泛红光醉意醺醺的军务大臣似乎心情很好,一连和无锋碰了几杯,无锋虽然不善饮酒,但凭借内力压制,十来杯酒还不在话下,欣然从命,一杯色泽金黄的极品香槟被一饮而尽。

  “呵呵,贤侄啊,你麾下勇将如云,个个文武双全,难怪无论是罗卑人还是吕宋人都在面前俯首称臣,如今你又大败号称卡曼双柱的麦利,这东大陆第一军帅之称实在是当之无愧啊,来,本公敬你一杯!”笑意吟吟的艾伦大公一扫前几日的愁态,兴致勃勃的举起杯。

  “大公您太过誉了,小侄手下这一帮子都是些不懂时务的武夫,哪里称得上什么文武双全,只是上了战场么,那都是你死我活的命搏命,谁也后退不得,侥幸打了几场胜仗罢了,作不得数啊。”无锋知道这两个老狐狸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轻描淡写的将话题推开,“卡曼人虽说北退,但实力未损,随时又可能卷土重来,麦利奸狡如狐,要想占他的便宜,实在是难比登天啊。”

  艾伦和兰蒙悄悄交换了一个眼色,军务大臣爽朗的一笑道:“是啊,李大人,您现在和大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捷洛克的事情就是您的事情,现在甲马地区已经沦入敌手几年了,当地民众士绅日夜企盼回归;而眼下凡林又被敌人围困,危在旦夕,若是不赶紧施以援手,只怕也是难逃卡曼人魔爪啊。可当下帝国也是无能为力,我们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您的身上,请您务必要再支持一把啊。”

  恳切的言词,期盼的目光,一时间让酒精麻痹的无锋差点满口答应,好在无锋素来没有轻易决定大事的习惯,假作一番沉吟后,其实却在仔细盘算如何应对。

  “大公,兰蒙大人,并非李无锋不愿意帮助贵国光复河山,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子民在侵略者的魔掌下哀泣沉沦,就像方才兰蒙大人所说,捷洛克和西北宜属一家,谁也不必分亲疏你我,捷洛克之事自然就是西北之事,也就是我李无锋之事。但是,眼前的形势和下一步计划还需要好好分析商榷,卡曼人北返,但却仍然保有十几万大军,加上凡林和甲马两地驻军,超过二十万人,我们现在有没有具备消灭或者打败他们的实力呢?”没有直接否决的提议,无锋脸上也是义愤填膺的模样,只是在最后巧妙的提出自己的疑问。

  听得无锋这样一番话,艾伦大公和兰蒙公爵不由得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失望之极的神色,尤其是艾伦,本是兴高采烈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连一边正在相互劝酒的几名武将们也感受到了这边气氛得把变化,悄悄压低了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