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节 动荡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56 2004.07.11 22:09

    “唔,河野君,这几个月辛苦你了,立原家族不会忘记你的。”立原山川脸上露出少有的感激之色,一双厉眼也隐含激动的光芒。

  “主公!”河野再次以头叩地,眼中泪光闪动,然后抬起头用略带呜咽的话音道:“河野必以毕生报答主公的信任。”

  “很好,我立原家能一统倭地,纵横大洋,就全靠你们这帮忠心臣子了。”立原山川脸色已恢复严肃,望着窗外码头边那艘宏伟的巨型军船,问道:“这艘船什么时候能够完工?”

  “回主公,再有半个月我们就可以下水试航了,只是我担心我们的漆的质量比不上唐河人,也许军船的耐用度会受到影响。”谈到自己亲自设计建造的军船,河野立即信心百倍。

  “唔,我知道了,我会立即安排人设法去大陆上购买,我们立原家的军船绝不能比别人都东西差。”立原山川脸上露出傲然不可一世的神情。

  “那这样一来就太好了,如果这艘船在试航后一切正常,主公,那么我们就可以大规模进行建设了。”河野兴奋的建议道。

  “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现在就只等试航的结果了。”立原山川瘦长的脸上也隐隐泛起一丝红潮,多年的心血就一朝就要实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到兴奋,有了足够的力量,剩下来的就看自己把握机会完成一统倭地的大业了。

  回到矶板城中的木屋,立原山川即瞑目进入沉思状态,直到幽灵般的毛利百夫太潜入,这才使得他从瞑思中醒了过来,看到面前自己这个心腹,立原微微点了点头,这才问道:“那几边怎么样,有什么动静?”

  “暂时还没有大的动作,不过天求家的风魔流活动开始频繁起来,我担心他们是不是得到什么风声,想来刺探我们军船的秘密。”毛利百夫太形容冷竣,背跪得笔直。

  “什么?!”立原山川的双眉猛挑,忍不住问道:“他们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属下判断大概是这几个月来矶板外港戒严,警卫措施明显不同寻常可能引起了他们的怀疑,所以他们要出动忍者来刺探。属下的手下已经在外港附近几次发现风魔流人员的行踪了。”毛利百夫太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哦?”立原山川此时已经不能保持平静,军船的秘密牵系着自己家族崛起的关键,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晓,“毛利君,此事不可小视,须得引起重视,你马上安排人手加紧防范,决不能出半点疏忽,若是有人擅闯禁地,一律格杀勿论,一定要确保这段时间的安全渡过,只要我们进入大规模建造阶段,到那时,即便是生比家和天求家知道也无关紧要了。”

  “属下明白。”毛利百夫太顿首道。

  “对了,那边的情形怎么样?”立原山川把目光转向了西边,眼中尽是狂热的光芒。

  “唐河人近段时间加强了防备,舰队的巡逻力度也有所加大,琉球群岛和堪察加岛附近都发现了他们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的行踪,大珍珠群岛的防务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米兰人陆军第二兵团在与马其汗人的战斗中损失很大,几乎全军覆没,今年计划要重建,据说路易十一还要加大对陆军投入,相比之下,水军恐怕就有些照顾不过来了。不过近段时间,唐河人的第三舰队一支分舰队倒长期驻扎在北珍珠群岛上的葫芦岛上,他们继续在这个向米兰人租借来的岛上大力兴建,看来有扩大成为中型军港的模样。”毛利百夫太掌管情报系统,对所有情况了如指掌。

  “哦?唐河人加强了戒备?为什么?”立原山川一下紧张起来。

  “主公毋须担心,我看是司徒明月到舟山群岛避暑的缘故吧,皇帝的安全自然是最重要的,主要担心有些不长眼的海盗的袭击吧。”毛利百夫太结实道。

  “噢,原来如此,司徒明月又到普陀山上去避暑了?哼,这老东西一天还真有闲情逸志啊,国内风起云涌,他倒象没事似的。”立原山川一脸鄙视神情。

  “也许他这是笑看风云淡,我自岿然不动吧。”毛利百夫太也难得的引用了唐族人的两句话,唐族人厚重凝练的历史文化对倭人简短粗陋的历史来说来说实在是阳春白雪,他们向来仰慕已久。

  “错,毛利君,他这是作为皇帝对臣民的不负责任,对机遇的放弃,也是在赐与我们倭人以机会。”立原山川脸色庄重的驳道。

  大陆历695年6月初,以帝国礼务副大臣庄立强为首的和咨政院的一大帮贵族们到达博南开始作为帝国西北暨北吕宋参观考察团,这是帝国每三年一次的例行训察活动,主要由帝国各部和咨政院的贵族们对帝国各地政务民情的考察,后来逐渐演变成帝国的贵族们出游和索取贿赂的一种最佳方式。

  在参观博南府的陶瓷业基地时,近百名贵族大肆强拿当地窑主们的贵重瓷器,并公开索要贿赂,激起了窑主们的强烈不满,但由于对方的身份,商人们都只能忍气吞声。

  在博南收获颇丰的刺激下,考察团迅速北上归德,在得知归德的盐商和酒商们的富足情况后,贵族们更是犹如吸血蚂蝗般逐家拜访,或要挟或恐吓,疯狂的索要金钱财货。当地商人闻风而逃,纷纷出门躲避。贵族们尚不罢休,要求归德城守府对那些逃避“尊贵的贵族接见”的商人以不服教化为名加以严惩,并且要得到确实的回报。

  归德博南两地群情汹汹,但丝毫未能阻挡考察团前进的步伐,在丰厚的金钱刺激下,贵族们象饿狼一样扑象庆阳,在西北郡军政节度使府为考察团举行的接风晚宴上,除了所有官员们纷纷到齐外,几乎所有的商人们都托词未到。这激起了考察团的贵族们的强烈不满,对萧唐呈上的当地特产和一万金币根本不屑一顾,贵族们纷纷带上随身护卫,直接到商人府上拜访,企图获得更大的收益。然而精明的商人早已离家,只留下类似于管家类的人物应对,让贵族们大失所望。

  未得到满足的贵族们转而南下金州,金州的情况大同小异,恼羞成怒之下,贵族们在公开场合下以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咒骂西北百姓,对西北百姓以刁民之称,对高岳族人以蛮子兽类相称,对移民则诬之为杂种,对西北官员则称之为一帮头脑简单怯懦愚蠢的乡巴佬,这些话语都被《西北星报》以《来自帝都的高贵人对对西北的看法》为题刊登在了6月24日的头版头条上,这篇报道犹如一点火种迅速点燃了早已对这帮无耻的贵族血吸虫的极端不满的西北百姓的怒火。

  6月25日,几千愤怒的民众在有心人的组织下,包围了西北郡政府的驿馆,焚烧了贵族们的华丽的马车,庆阳城守府动用了大量警察依然无法控制形势。6月26日,归德和博南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游行,游行群众高呼口号“高贵人滚出西北!”“打死高贵人!”。

  6月27日,形势进一步恶化,金州南部大规模的高岳族人要求还他们一个公道,要求交出污蔑他们为“蛮子野兽”的贵族,否则他们绝不罢休。紧接着,北吕宋东部的高岳族人也纷纷组织起来举行游行示威,要求那些贵族必须在媒体上道歉,承认高岳人的平等地位。

  6月28日,西北军团中的第三师团发生哗变,几乎全部由高岳族人组成的第三师团驱逐了第三师团的唐族人军官,宣布不接受唐河帝国的管理和领导,并派兵包围了庆阳府的驿馆,扬言要以贵族们的头颅和鲜血来洗刷他们对高岳族人侮辱。

  同日,同样主要由高岳族人组成的归德警备师团(原金州警备师团)也发生哗变,也效仿西北军团第三师团,提出要贵族们付出血的代价以清洗他们对高岳民族的侮辱,并擅自离开驻防地,向庆阳境内挺进以申援第三师团。

  从未遇到如此景况的咨政院贵族们惊慌失措,原来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群俯首帖耳的贱民们居然敢于起来顶撞高贵的贵族,而且还意想不到要求他们道歉,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帮贱民的无理要求,并要求西北的内政部门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然而西北内政部门表现出来的软弱无力让他们大失所望。

  然而当两个师团的高岳士兵哗变暴动的消息传到他们耳中时,他们这才真正紧张起来,那些蛮子士兵可不比普通百姓,一旦爆发起来,将会难以控制,而且最重要的他们是军队士兵,都拥有武器。眼见得西北地方政府已经无力控制眼下的局面,他们一边强硬的要求西北其他军队立即对哗变的军队加以镇压,另一面也不断派出信使连夜返回帝都向皇帝陛下报告,请求皇帝陛下立即派出军队镇压即将爆发的西北骚乱。

  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西北形势骤然紧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