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节 民心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4 2007.01.29 08:34

    “东海、燕云的盐、酒专卖权。眼下除了这两份专卖权能够吸引住帝都那些老奸巨猾的商人,只怕没有东西能够让他们动心了。”冷谦缓缓道,目光中却多了一些无奈。

  “可是冷老,如果这样做,那咱们就真的要和东海的商人们决裂了,这两地的盐酒专卖权可是一直被他们垄断了多年的啊。”司徒泰有些犹疑不定,他还没有做好和东海商人们公然翻脸的准备,东海商人虽然没有江南商人那般财雄势大,但却一直十分团结,而且相当排外,当初老七在那里也并未赢得他们的尊敬,自己更是难得获得他们的欢心。

  “哼,现下情形已经如此,我们只能走这步棋了。若不是他们,我们岂会走到这一步,莫非殿下还真以为我们还能依靠他们不成?”冷谦冷冷的反问,无论是七殿下还是大殿下,似乎都难以俘获这些极度看重自己阶层利益商人们的心,也许在他们眼中,只有完全维护他们利益的统治者才是他们所需要的人。

  看见自己主公依然犹豫不决,冷谦进一步加重语气道:“殿下,北原已经糜烂不堪,燕云现在就是殿下的根本,所以我们务必确保我们根基的稳固,至于东海商人,他们既然不愿意于殿下同舟共济,殿下也就不必太过宽厚仁义,别说盐酒专卖权,必要时候剥夺他们的权益和财富也是可以采取的手段之一,只要局势走到了那一步而且有必要的话。”

  脸上终于浮起决然之色,一抹阴冷悄悄在司徒泰眼中升腾,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连带着话语也透出丝丝寒意:“那以你之见,我们有无必要采取特殊手段来对付那些顽固不化的商人呢?如果能够杀鸡吓猴敲打一下那些抱着钱财不肯松手的家伙,你看咱们现在的困境会不会有所改善?”

  自己的提议一下子把主公潜伏已久的杀机激发了起来,冷谦却还没有做好这种准备,踌躇良久方才道:“这个,殿下我们还不宜操之过急,虽然东海商人可恶,但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您登位之后的种种后续事宜,所以暂时不动他们为好,等到殿下登基之后,要收拾他们可就容易许多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恶气,司徒泰内心深处是很想教训一下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商人,但从长远计,他还不得不忍辱负重,一切都需要围绕皇位来运转,现在纵是在受多少窝囊气也得忍下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自己荣登大宝之后再来慢慢收拾这些家伙。

  “也罢,冷老,这些事情就由你多操心,嗯,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不妨多选拔一些人手帮帮你,现在军务方面成怀也能勉强搭上手,这边政务还需要你多操心,能有几个人帮扶一下,咱们也不必这般劳累。”

  司徒泰的话也激起了冷谦的同感,缺乏能够信任而又搭得上手的人,这是现在冷谦也同样感到紧迫的事务,一旦主公坐上皇帝宝座,这要操心的事情可就太多了,远非现在可比,是需要位于绸缪早作准备。

  “你说什么?陶亭之?云中双士中的陶亭之?他要见我?”有些惊讶的扬起漂亮的老鸦眉,海蓝色双瞳浮起疑惑的神色,卷曲的长发披在肩头,斜倚在法兰绒织面躺椅上女郎撑起身来,一对颤颤巍巍的*看得进来通报的俏丫头也忍不住目光一闪。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贴身丫鬟的灼灼目光,女郎不介意的笑骂道:“死丫头,往哪儿看,有你这么看人的吗?难道你没有么?”

  “嘻嘻,小姐的身段可是越来越好了,若是姑爷这会儿进来,怕是眼珠子都要落在地上吧。”被主人斥骂的丫鬟一点也不惧怕这个亦主亦姐的女郎,说起话来也是肆无忌惮。

  “你!说话越来越没规矩了,人家都说我把你惯坏了,我还不信,看来我得严加管教才行,免得外人笑我的人没有家教。”话语虽然严厉了一些,不过那语气却是并没有多大变化。

  “嘻嘻,谁会笑小姐?黎姐姐她们都说蜜儿天真烂漫,千万别像有些女孩子一副未老先衰的老陈样,上一次小姐不是也赞同么?”俏丫鬟振振有辞的反驳自己主人。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等以后自然有你受的。对了,这陶亭之可曾说过要求见我的愿意是什么?”女郎坐正身子,俏丫鬟也替自己主人在一袭合身旗袍肩部披上一条绣花呢绒披肩。

  “这倒没有听门房说,门房只说他一直等候在大门上,要求见小姐一面。莫不是他这把年纪也仰慕小姐的丽名••••••”说到这里,丫鬟忍不住掩嘴自己笑了起来。

  “死丫头,少在那儿胡说八道毁人清誉,这陶亭之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在燕云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名士子,所设私塾名气远远超过燕云郡任何一座官学,桃李更是满天下,而且在云中一带可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要见我,论理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他也该去找司徒泰或者当今皇帝陛下才对啊。”金黄的蓬松秀发挽成一个落落大方的发髻,再用黑色丝织发网一兜,一袭合体的藕荷色旗袍将身体勾勒得玲珑浮凸,性感中隐含华贵的风姿气度足以熔化一切冰雪,明眸善睐,幽蓝的目光宛如深不见底的海洋,从发网中偷偷散落下来的金黄发端迎着阳光飘舞,那一刻典雅精致荡人风情扑面而来。

  “那他来求见小姐干什么?莫不是姑爷让他来找小姐,有什么事情需要转达给小姐不成?”丫鬟也有些不解的附和着问道。

  “不,我从没听他提及过这个人,而且前几天的来信也未曾说过,应该是有其他原因吧。”金发女郎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罢,别让人久等了,兴许真有什么重要事情呢。”

  等候在休伊家族宅院门房的陶亭之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才会病急乱投医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来寻这位传闻中的秦王殿下王妃候选人。大殿下不闻不问,皇帝陛下无心过问,眼见得一场人道惨剧就要在云中府发生,几十万难民缺衣少粮,能够逃亡的都已经逃往邻近府县,剩下的大多是拖儿带女无法外出,要不就是一些老弱妇孺,严冬逼近,普尔人将整个云中府洗劫一空后溜之大吉,只剩下几十万一贫如洗的难民,没有粮食,没有衣物,这如何让难民们渡过长达几个月的寒冬?

  可是这段时间里,自己和几位云中士绅父老已经跑断了退,从大殿下驻节的金陵到帝都,可是每到一处都是连连碰壁,没有一个人对于远在北方偏远的云中感兴趣,大殿下似乎已经忘记了云中还是他的领地,到后来更是以外出视察为名避而不见。从金陵到帝都,皇帝陛下的态度更是暧mei,除了叫苦喊穷就是推给大殿下,总之是一毛不拔,现在风传皇帝陛下更是有意将皇位转交给大殿下,对这些事情只怕是更加不想过问。

  绝望之下几人一合计,只有在帝都四处找那一些重臣贵族,看碰碰运气能不能寻些善心人大发慈悲,总算有人给他们这群无头苍蝇提了一个醒,秦王殿下刚刚才向帝都低价提供了大批粮食供应帝都民众生活需要,如果能够获得秦王殿下的支持,那云中难民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而休伊家族的安琪儿小姐不但是秦王殿下的红颜知己,更是秦王妃的有力候选人之一,这个消息在帝都已经不是秘密,所以才会有陶亭之的冒然造访。

  虽然是心急如焚,但陶亭之还是被坐在对面的这位娴雅高贵少妇的绝世风姿所震慑住了,好在几十万人的性命对于这位常怀悲天悯人之心的学者远远超过任何事物,他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简单的见礼之后便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并郑重其事请求对方能够给予云中百姓以援助。

  说实话,安琪儿被对方满腔热忱和仁义之心所打动了,不远千里四处奔波,仅仅是这份心也足以证明面前此人道德情操的高尚,安琪儿从内心深处是很想帮助对方的。但作为自己未婚夫在京城的代言人,她也知道自己一言一行的分量,但她同时也需要考虑自己未婚夫代表着的整个西疆的利益,作出答复容易,但却需要斟酌整个西疆利益群体对这样明显是慈善行为援助的看法,尤其是在无锋同意低价向帝国中央提供一千万担粮食之后,西疆内部已经有不少官员认为对帝国中央让步过多,不值得为帝国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看见对方眼中企盼的目光,安琪儿已经在嘴边的话语又忍不住收了回去,她实在不忍让对方满怀期望而来却失望沮丧而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