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节 圈套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58 2007.01.07 19:23

    菲尔丁很快就接到了薄近尘的飞鸽传书,他在心中暗叹一口气,他不能责怪薄近尘,驻扎西康的第三游骑兵团也好,驻扎乌兰集的第二、第四游骑兵团也好,这两处的骑兵都是秦王殿下手中的预备队,没有秦王殿下手令或者是凌天放的军务署的命令,是根本不可能调动得了的,这一点原则久在军中打磨的菲尔丁自然清楚。可是要等到薄近尘的雪鸽飞到缅地,然后再将命令传回西康,任凭雪鸽速度再快,没有三四天时间是不可能的,可这三四天,卡曼人得铁蹄都足以踏进庆阳大地了。

  看来一切都只有靠自己了,菲尔丁苦笑着揉揉脸,没想到自己才脱下军服几个月又不得不客串一回军队指挥官,好在庆阳城中还有一个再建的第五军团第四师团,银川府还有两个联队,薄近尘已经命令驻扎太玄的那三个联队迅速归位庆阳,并抽调了守御太玄的一个骑兵联队增强银川兵力,但这能破坏卡曼人的目的么?卡曼人可不是来攻城略地,而是抢夺粮食,眼看着面前着一栋栋巨大的粮仓,黄澄澄的稻麦一口袋接一口袋的叠码得整整齐齐,虽即使动员了整个庆阳地区的车辆和运力,但这么多粮食要想一下子转移进庆阳城,显然不大现实,那这样的转移就毫无价值了。

  要不索性把这么多粮食一下子烧掉?菲尔丁脑子里突然间闪出这样一个念头,但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这个有些荒谬的想法,先不说卡曼人会不会突袭这里,即便是卡曼人携带大量运输工具而来,这几百万担粮食卡曼人也只能抢走百分之一就算他们走运了,为了这百分之一而将这剩余的百分之九十九毁掉,这样做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行的。

  明知道这一仗极其艰险,菲尔丁也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了,按照最坏的估计,卡曼人如果马上实施突袭,应该三天之内到达,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让自己作些准备了。除了立即在庆阳府发布紧急命令,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菲尔丁下令按照《西疆大都护府紧急状态条例》有关规定,命令凡居住在城里居民中青壮年男子一律集结起来,携带工具,到三十里地外的蔡寨粮食储备库外集结。

  随着戒严令的发布,庆阳民众又都估计到大概又有一场风暴将会袭来,只是他们不明白谁会在这种时候来捋虎须,虽然秦王殿下不在庆阳,但庆阳可是西疆大都护府治所,敢于挑衅者无一不是碰得头破血流狼狈而归,现在居然又有来送死者。总督府的公告没有说明什么原因,但捷洛克战事正浓,人们能够估计到肯定与东方捷洛克的战局有很大关系,已经习惯于服从的庆阳市民立即蜂拥而出,按照指定时间抵达了蔡寨。

  菲尔丁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沿着蔡寨粮库周围不停地挖掘战壕,一层环绕一层,层数越多越好,用这种笨拙但却相当实用的办法来对付远道而来的卡曼人,让卡曼人乘兴而来空手而归,要想搬运走这些粮食,无论是马车运,还是畜力驮,就必须要越过这些壕沟,而且还有击溃守御在粮库中的第四师团,菲尔丁已经下定决心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即使第四师团因此全军覆没,也绝不让卡曼人的阴谋得逞。

  接到来自南捷洛克传来的紧急军情,晋则成就知道自己又不得不面临一场残酷的战争,一个师团外加一个骑兵联队,这已经是主帅在最短时间内给予自己的最大支持了,好在自己手中的一个师团终于完整的回到了自己手中,还附带多了一个骑兵联队,晋则成还是打算好生陪卡曼人玩上这一局,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战争滋味的晋则成甚至有些渴望这一刻的到来。

  粮食问题让新任的银川城守佟岭有些头疼,西斯罗人仅仅来得及将存放于银川府的储备粮库中的一半也就是一百万担粮食运走,还有一百万担粮食存放于此,好在西斯罗人的接运使就在银川城中,西斯罗人购粮款早已经进了西疆财政司的帐户,只要将这批粮食办完移交手续,一切都与己方无关,纵然被卡曼人强抢去也与自己无关。在与驻防银川城的第三师团师团长晋则成商量一番后,佟岭终于同意了对方的建议,将这批粮食不作任何保护措施,也不像西斯罗人通报,但无论如何要让西斯罗人的转运使在移交手续上签字,以免在粮食被劫之后自己一方处于被动地位,而这样一来,自己一方还唯恐卡曼人不敢下手了。

  晋则成和佟岭甚至有些恶意的看着那位已经被自己下属从银川府城中的妓院里请出来的转运使,只要对方一签字接手,那一切都将与自己一方无关了。

  玛尔德诺有些疑惑的望着急匆匆的将自己从女人肚皮上叫下来的对方二人,从银川府城到粮库还有三十里地,马车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跑到,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要将剩余粮食一下子办移交手续,这中间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虽然是皇帝陛下的内亲,玛尔德诺却不能称之为庸才,他只是像正常人一样热衷于金钱和美女女人罢了,好不容易讨得这出使银川接收粮食的美差,除了银川府管吃管住外,银川府堂子里的****味道似乎也与国内那些女人味道大不一样,也不知道真是如此还是心理上的感觉。

  “二位大人,今日如此急切招本人来此,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要马上移交这批粮食,现在我国也没有这么多运输车能一下将这些粮食运走啊?”玛尔德诺看到连一直少有露面的驻军首领也出面了,心中更是嘀咕。

  “噢,玛尔德诺先生,是这样的,贵国皇帝陛下和首相大人对这批粮食都十分关心,已经屡次向我家秦王陛下致函要求尽快将这批粮食运回贵国,据说前些日子贵国皇帝陛下甚至有些误会我家秦王殿下有什么其他意图,所以为了挽回这些影响,我家秦王殿下已经勒令我们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将这批粮食运送至贵国,避免我们双方因此产生不愉快。”佟岭早已和晋则成商量好说辞,况且这些话也有根有据,西斯罗国内也的确因为粮食紧缺而致信秦王殿下,要求尽早完成粮食的运送,这正好成为了最合适不过的借口。

  原来是这样,如果不是李无锋这个家伙的命令,只怕这个家伙现在还在和自己泡蘑菇,自己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敲上一笔,玛尔德诺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一边搓着手道:“可是佟大人,您也知道我们一时间不可能调集得了这么多车辆来运送啊,这可如何是好?”

  “没关系,玛尔德诺先生,只要您让您带来得检验人员将这批粮食检验完,在这份交接清单上签字画押,我们的手续就算完成了,不瞒您说,下官须得马上将这份交接清单呈送到庆阳的大都护府政务署,否则下官不好向上峰交待啊,请玛尔德诺先生务必帮兄弟一把。”佟岭一脸谦恭的微笑,紧挨着对方的身体,一张票据也悄悄塞在了对方手中。

  飞快的睃了一眼塞在自己手中的银票,三千金盾,竭力压抑住内心的喜悦,保持一脸庄重,玛尔德诺心中暗想,看来这个家伙被上司逼得够紧,前两天还对自己爱理不理,现在却倒转来了。

  “哎,佟大人言重了,你我兄弟都是爽快人,你有难处兄弟怎么能不体谅呢,不过咱们公了公,私了私,这粮食的检验却是不能少的。”玛尔德诺还是有些担心对方在这方面耍手脚,回国之后这首相大人那边的一关却是不好过。

  “没问题,请先生的检验人员尽管查验并清点,直到您满意之后再签字也不妨。”佟岭自然知道对方担心什么,大方的一挥手,示意自己的人带对方检验人员进入仓库验货,“对了,这验完货,清点足够,没有什么差错的话,也请大人带来的人马进驻这粮仓守押,我们也就两清了。”

  本来还有些担心对方如此大方是不是想在自己签押后动手脚,却见对方主动提出来让自己带来的一干人马接手守卫,玛尔德诺也觉得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这种事情却也疏忽不得,他也就不客气的让自己从纽伦堡带来的一千战士马上进驻粮仓。

  看到对方满意的签字画押,佟岭和晋则成都悄悄松了一口大气,现在终于可以全心全意来应对可能到来的威胁了。有一个师团守卫银川,凭银川城的防御工事,卡曼人不大可能来进攻城池,晋则成并不仅仅只想守住城市这么简单,既然卡曼人敢来犯,自己若是不能凭借这主场之利给对方一个教训,岂不有辱西疆军的军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